點擊進入下一頁

8月5日下午,白先生及家人居住在從攜程平臺預訂的一民宿內,其三歲半的女兒突然從床邊窗戶墜樓身亡。白先生稱,事發後才發現該窗戶紗窗已破損。據悉,該房源由途家平臺提供,在攜程銷售。昨天下午,攜程發佈説明稱,涉事房東已被警方拘留,正配合警方調查中。

女童在攜程平臺民宿墜亡

昨天上午,白先生告訴北京青年報記者,7月26日11時45分,他在攜程民宿頻道預訂了遼寧營口的一間民宿,計劃全家六人去魚圈旅遊。在APP上,白先生篩選出某廣場附近、兩室一廳的民宿,最後選擇了一間他認為價格中等的民宿。

在白先生提供的預訂截圖中,北青報記者看到,白先生預訂的是遼寧營口魚圈某小區的一間日租房,位於15層。白先生的租住時間為8月3日至8月5日,訂單總價270元。預訂當天,白先生在APP內聯繫房東,告知對方入住人數共6人,包括4個大人和兩個孩子。

8月3日,白先生與家人入住該民宿。8月5日下午,白先生夫婦在主臥午休,三歲半的女兒可可(化名)與爺爺奶奶一同在次臥的床上午休。16時左右,爺爺發現,一旁玩耍的可可從次臥的窗戶上墜落身亡。

從白先生提供的房屋照片裏,可以看到,可可墜落的玻璃窗處於打開狀態,外設有紗窗,紗窗為關閉狀態。但紗窗的右下角已與窗框脫落,可用手掀起。

房源為途家簽約攜程分銷

白先生推測,“孩子可能是上紗窗那乘涼,那個紗窗品質是特別次的那種,然後可能失足從樓下掉下去了。”事發後,白先生檢查發現,該高層安裝的並非防盜紗窗,且紗窗已經破損。

“事發後我才知道,這個民宿的出租人並不是房主本人,是二次轉租的黑房。”白先生告訴北青報記者,“當初我就是信任平臺才選的這家日租房,以為平臺會替客戶把好關,選好房,結果造成現在的悲劇。我們做父母的肯定是有很大一部分責任,我們看護不到位。我們不要攜程負全責,但他們一定是有責任的。”

白先生認為,該民宿是他在平臺選擇特定條件後,從平臺推送出來的。房東僅向他出示了身份證件,並未出示其他房屋手續,也未提醒他有任何安全隱患。而且,白先生在入住後發現,該民宿與網站描述不符,設施比較劣質破舊。

8月10日,北青報記者從攜程一工作人員處獲悉,此次涉事房源為途家簽約民宿,途家作為合法的供應商,在攜程平臺分銷,提供交易資訊與相關服務。

攜程稱涉事房東已被拘留

據攜程工作人員稱,攜程目前正全力配合警方調查,全力配合、積極處理,不逃避不推諉。

10日下午,攜程發佈一則關於營口民宿事件的相關情況説明。説明中稱,當地公安機關對此事進行了立案處理,並對涉事房東進行拘留審理。

説明稱,8月6日,攜程接到發生在遼寧營口民宿3歲半兒童墜亡的消息。對於發生在遼寧營口民宿的悲劇,攜程已與途家方面啟動重大突發事件應急預案,成立0805專案小組,全方位了解事件,並已于8月7日安排專人抵達營口,攜程和途家客戶服務負責人與白先生及其朋友在其入住的酒店附近碰面,表達慰問,並表示攜程和途家將給予其家庭相關援助,包括法律、心理援助和情感撫慰。

攜程在説明中表示,攜程將積極配合警方等部門的調查,並盡一切可能幫助受害者家屬,為受害者家屬提供關懷和援助,幫助受害者家屬渡過難關。(楊凡 張夕 向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