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浙江省金華市公安局召開新聞發佈會,對金華市武義警方前期偵破的一起部督特大微信傳播、販賣淫穢物品牟利案進行了通報。

“開始行動!”3月2日,隨著一聲令下,奔赴廣東省中山市、廣州市兩地的武義縣公安局專案組成員同時展開抓捕行動,抓獲主要犯罪嫌疑人吳某、羅某,打響了“0103”特大微信傳播、販賣淫穢物品牟利案抓捕行動的第一槍。之後,武義警方歷時4個月專案經營,組織5批次300多名次警力分赴浙江、江蘇、安徽、江西等12個省區市組織統一抓捕行動,抓獲犯罪嫌疑人143名,其中採取刑事強制措施104名,扣押涉案電腦11台,涉案手機等移動設備168部,扣押違法所得20多萬元,查獲淫穢視頻文件1萬餘部。

民警發現可疑微信賬號

2017年12月底,武義縣公安局熟溪派出所民警開展對轄區流動人口的管理工作時,在某出租房內,發現一個名叫余某的微信朋友中,有一網名為“小萌最可愛”的微信好友在其朋友圈上發佈淫穢小視頻,數量竟然達200多部。

民警立即對該微信賬號進行深入調查,發現“小萌最可愛”朋友圈不僅有大量淫穢視頻資訊,其更是在朋友圈上大肆販賣淫穢視頻,不乏卡通、幼女等主題的視頻。儘管嫌疑人使用了大量偽造的身份資訊,民警還是通過對該微信資訊的深度研判、循線追蹤,鎖定了犯罪嫌疑人王某(未成年)的基本資訊和落腳點。

2018年1月27日,在掌握了大量事實證據後,民警決定主動出擊,在永康市芝英鎮一飯店抓獲王某,並繳獲作案設備電腦兩台。

挖出淫穢視頻販賣代理團隊

經審訊,王某交代,他是通過交納198元的代理費,進入了一個名為“櫻花之戀資源群”的微信群,每月交納10元月費就可以在微信群每日獲得9部色情視頻。王某將微信群內獲得的視頻通過朋友圈變賣,至被抓獲時已非法獲利2000元。

通過王某的交代,民警發現,“櫻花之戀資源群”是一個擴招視頻販賣的代理團隊,該不法團隊涉及人員多、範圍廣,淫穢視頻不管是數量還是散佈方式都遠超一般途徑所能達到的限度。

武義縣公安局立即成立專案組,由治安大隊牽頭,網警、派出所聯動,抽調精幹民警對涉案微信群進行查控、取證以及實施抓捕。

隨著偵查工作的開展,民警成功鎖定了部分涉案人員的地址和身份。3月2日,抓捕行動打響第一槍,專案組兵分兩路,在廣東省中山市、廣州市抓獲“櫻花之戀資源群”群主吳某、羅某。之後,專案組又于3月8日、18日、4月8日和5月3日分四批出動,陸續對犯罪嫌疑人進行抓捕。

至5月20日,武義縣公安局在廣東、浙江、安徽、福建、江西、吉林等地已抓獲以吳某、羅某為首的犯罪嫌疑人150多人。其中,104人因涉嫌販賣、傳播淫穢物品牟利罪,被武義縣公安局採取刑事強制措施。

倆群主碰面互不認識

在回武義的火車上,落網的兩名群主吳某和羅某居然是第一次見面,互相都不認識。

吳某1989年出生,廣東中山人。羅某1984年出生,廣東梅州人。兩人都是已婚,平時在家帶小孩,沒有工作。2016年12月,羅某認識了跟自己一樣做微商的吳某,兩人一拍即合,開始商量如何通過販賣“黃色小視頻”來賺錢貼補家用。

“她們沒有法律意識,覺得在微信上販賣淫穢視頻就跟別人做微商是一樣的,都是賣東西。”辦案民警陶警官告訴記者。

兩人説幹就幹,吳某負責到國外色情網站收集視頻、圖片等資源,自己製作成小視頻,並把每個視頻都做好編號,放到百度雲盤內。羅某則負責尋找代理、管理代理和微信群日常維護。

2017年2月,吳某與羅某建立了首個“櫻花之戀資源群”,通過微信好友添加、製作小廣告等宣傳方式,以每人98至168元不等的價格收取代理費,並每月固定收取10元管理費為代理條件,招收淫穢視頻電影代理。經查,被抓時,兩人已建立淫穢視頻代理群15個,在建立的淫穢視頻代理群內已發送淫穢視頻資源和資源連結達1萬餘條,共非法獲利40多萬元。

群成員大多為女性

“櫻花之戀資源群”裏的代理五花八門,有未成年人,有大學生,有老師,他們都有一個特性:空閒時間多,想賺外快。

羅某的家中有4個小孩,最小的才兩歲,丈夫常年在杭州賣衣服。民警到府抓捕時,4個小孩一個大人擠在一間租來的小套房裏,房間亂七八糟,羅某正在微信群裏收錢。對於妻子的所作所為,丈夫完全不知情。

“要養活4個小孩,就靠老公一個人壓力太大了。以前做微商賣保健品又賺不到什麼錢,之前在朋友圈看到有人賣這個,好像還很賺錢的樣子,所以我就動心了。”羅某説。

廣東的吳氏姐妹倆同時落網,在此之前,倆人互相都不知道對方在做同樣的事情。姐姐在廠裏上班,妹妹在家帶小孩,都是空閒時間比較多。“我們民警去抓的時候,以為是妹妹用兩個微信號在做,結果一查才發現,原來另一個號是姐姐在做。”陶警官説,“有意思的是,這姐妹倆互相都不知道。”

義烏的朱某被抓時,還在哺乳期。當民警找到她時,她讓民警不要告訴家人自己被抓的真正原因。“她的丈夫、公婆都是很老實本分的人,她自己也知道做這個事情很丟人,就為了貼補一點家用,走錯了路。”陶警官説。

貴州人鐘某,是慈溪某金屬加工廠的車間管理人員,平時工作比較空閒,在網站上看到“櫻花之戀資源群”在招代理,聽説可以賺外快,於是加入。

“鐘某家裏條件跟其他老鄉比算是比較好的了,平時月薪也有四五千元,完全夠用。從2017年10月到2018年1月,一共就賺了90多元。”辦案民警謝警官告訴記者。

安徽的黃某是名初中語文代課老師,為了做代理,用丈夫的身份註冊了新微信號。“她的丈夫是事業編人員,我們去的時候以為是他本人在用,結果一問是他老婆在做。”辦案民警王警官告訴記者,“被抓的時候她剛結婚沒幾個月,還在準備考公務員。”

熟溪派出所副所長彭賀浪説:“在被抓的100多名犯罪嫌疑人中,幾乎所有人都以為這是很小的事情,教育一下就可以了,頂多也就關個三五天,都沒有意識到這是很嚴重的犯罪。”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六十三條,以牟利為目的,製作、複製、出版、販賣、傳播淫穢物品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並處罰金;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情節特別嚴重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並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産。

目前,此案中的104人因涉嫌販賣、傳播淫穢物品牟利罪被武義縣公安局採取刑事強制措施,部分涉案犯罪嫌疑人已被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王春 徐文榮 王國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