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託大公司授權,高回報引誘註冊,收錢後推脫否認

提防小程式註冊開發陷阱(誠信建設萬里行)

打開微信小程式,各類資訊應有盡有,小程式火了,為不少創業者帶去商機的同時,也有一些人打起了歪主意。

去年6月,接到安徽合肥市一家網路公司發出的“國家中小企業網際網路扶持暨小程式會議”的電話邀請,安慶市從事助聽器銷售的何方很有興趣,不想這一去,便掉進了“陷阱”。

搶注小程式“誘餌”多,輕信者被“套路”

全封閉的酒店會議現場,展示了大量有關騰訊公司的宣傳內容,會場禁止錄音錄影,公司人員極富激情地宣講:“你錯過了實體經濟、錯過了‘網際網路+’,還要錯過小程式嗎?”

“公司自稱是微信授權的第三方。”何方説,他們鼓動在場的人搶注稀缺的微信小程式名稱,還向大家展望了後期可觀的商業價值。“他們説,微信小程式可為店舖做廣告,搶注一個小程式名稱相當於‘跑馬圈地’,以後別人再想註冊,得找你協商,轉賣名稱還能升值。”

一番話讓何方動了心。這時,公司又拋出“誘餌”:“原價3.98萬元的小程式註冊開發費,現只需1.98萬元!搶注名額有限,先到先得!”一陣鼓動之下,才一會兒工夫,就有很多名稱都被參會者註冊。何方趕緊抓住機會,當場花了5.94萬元,簽約認購了3個小程式的註冊開發。

從會場回來以後,何方犯起了嘀咕,上網搜索“小程式註冊”相關資訊,發現原來小程式可憑營業執照或身份證件自主申請註冊,僅需300元。“我又諮詢了騰訊的客服,得知微信從沒授權任何第三方開發製作小程式。”

察覺到事情不妙,何方立刻和這家網路公司交涉,卻被告知合同約定的不光有小程式註冊,還有後續的開發推廣等,這些都要費用。“可他們交付的産品只是粗糙的模板,沒啥技術含量,遠不值近兩萬元的價錢。”何方説。

類似案例還有不少。湖北十堰市民熊科花費1.96萬元同武漢一家公司簽訂小程式開發合同,事後發覺不對,與對方交涉數月未果。浙江台州從事地毯銷售的黃曉花費1.58萬元,同杭州一家公司簽訂小程式開發合同,事後被公司告知“不接受退款,程式已開發,費用已用完”。來自廣西的朱路花了1.96萬元購買小程式服務,事後多次與公司人員溝通,仍未收到任何小程式製作成品,到公司註冊地及公司先前提供的其他地址後,發現那裏已是其他公司的辦公場所……

記者梳理幾位舉報人反映的情況,發現被舉報公司都有以下特點:電話邀約,假托有大公司授權,拉大旗作虎皮;強調搶注小程式名稱的市場前景廣闊,並給出名額有限、折扣優惠等“誘餌”;現場禁止錄音錄影,合同條款精心設計;事後提供服務粗製濫造,或根本未提供服務。

涉事公司否認欺騙,交涉退款大多未果

被舉報的涉事公司有何説法?

給何方提供小程式開發服務的公司負責人崔某承認召開過推介會,但否認冒充得到騰訊授權、誇大宣傳搶注小程式等,稱僅是正常宣傳並提供了程式推廣等服務。後來,在合肥市廬陽區海棠街道市場監督管理所的調解下,雙方達成協定,公司返還何方2.7萬元,剩餘合同約定事項協商解決。

黃曉給記者提供了一份同簽約公司交涉的錄音錄影,錄音裏對方表示自己得到騰訊授權,錄影裏公司人員表示黃曉繳納的費用已全部用於程式註冊、後臺伺服器管理等。

記者與朱路一起撥通了對方公司人員肖某的電話,告知接到群眾受騙舉報,想了解一下情況。對方否認是肖某本人,朱路卻向記者證實,接電話的正是肖某。

熊科雖與對方交涉未果,但不久前他在另一場宣講會上堵住了這家公司的負責人,將其扭送至當地派出所,協商後要回了全部款項。

相關平臺加強管理,多方合力堵住陷阱

“小程式搶注類似于域名、商標等搶注,部分投資者心存僥倖,希望有朝一日該程式名稱被人看上,能賣個好價。”安徽大學法學院教授朱慶説,“當事人要提高鑒別能力,別抱投機心態,加強防範。”

北京大成律師事務所律師婁秋琴建議,要注意證據收集,及時報案,達不到刑事詐騙立案標準,還可通過民事協商或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

“舉報人先前多是被電話邀約,這些個人資訊如何洩露的?相關部門要加強個人資訊保護,構建防範個人資訊洩露的機制。”婁秋琴建議。

“針對小程式的開發、推廣,騰訊公司等平臺相當於建了一個開發區,每個公司都能申請註冊。”安慶市公安局迎江分局經偵大隊大隊長王珊認為,相關平臺對可能出現的問題須有預判,應當承擔更多監管責任。

“相關主管部門也要加強對平臺方的管理,同時對提供電子服務企業的經營行為,比如引導當事人搶注類似小程式名稱等行為的合法性要作出細化規定。”王珊説。

(因涉及隱私,文中舉報每人平均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