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為:高玲為沈大叔(右一)追贓梳理線索

  圖為:高玲在派出所裏的“家”

漢陽有一個90後美女碩士偵查員

楚天都市報記者吳昌華 通訊員楊槐柳楊冰 攝影:楚天都市報記者蕭顥

90後,陽光美女,刑警,刑事偵查專業碩士,有律師資格證,在漢陽區公安分局,流傳著關於高玲的幾個關鍵詞。近日記者慕名來到江堤街派出所見到高玲,忍不住問她:這麼熱愛刑事偵查,是不是小時候偵探電視劇看多了?“是的!現場懸疑,步步推理,揭開真相!”眼前的高玲快人快語,一開口就活力四射。“她來之後,所裏每人平均破案數在分局名列前茅,經常被局長表揚。高玲參警短短2年多,追回的贓款近千萬元。”派出所分管刑偵的副所長楊柳得意地向記者介紹他心中的愛將:“她不僅是我們所的寶貝,分局領導個個都認識這個新參警的美女碩士,她半夜撞了副局長的車反而受到表揚。”

採訪進入到一個個案件故事,記者發現高玲之所以成為“寶貝”,是因為她能破案、肯吃苦。

初出茅廬 忙碌通宵理清墜樓疑雲

真正當上刑警,感覺跟影視劇裏一樣嗎?高玲説:基本沒有影視劇裏那種刺激,其實平凡又瑣碎。最大的特點,那就是忙!白天上班,晚上備勤,手機沒關過。

忙啥呢?“天氣晴朗防搶劫,風雨大作防盜竊,酷熱難耐怕打架,天寒地凍怕死人。”高玲説:“這是派出所最常見的刑事警情。”

高玲是2015年12月份參警的,幾個月後來到江堤街派出所,她加入刑偵隊之後總共才3名民警。2016年9月13日下午,她第一次接觸到死亡案件。

當天下午,一名中年男子墜樓身亡。查明是他殺、自殺還是意外,是刑警的職責。走訪現場,蒐集證據,傳喚相關證人,形成調查筆錄,一直忙到次日淩晨。派出所作出了自殺身亡的結論。

高玲邊幹邊學。副所長楊柳為她梳理脈絡:該案3名當事人都姓王。王甲借錢王乙數百萬元,催促王乙還債。王乙帶著王丙來見王甲,對王甲説他的錢借給了王丙,讓王丙還錢。3人坐在客廳喝茶聊天,王乙提前離去。王丙接了一個電話,説去上廁所。直到樓下傳來動靜,王甲才知道王丙墜樓。

為什麼認定自殺?第一現場只有王甲一人,他説的話可信嗎?楊柳告訴高玲,調取了監控視頻,確認王丙爬出窗外墜落沒有受到脅迫;客廳、衛生間沒有任何打鬥或者翻動痕跡;衛生間的門一直反鎖著,是派出所找來鎖匠才打開。

高玲認真地記下,揣摩。

鬥智鬥勇 為女舞蹈老師挽回損失260萬

2017年2月23日,曉莉(化名)報案:被姜某騙走260萬。“這是我賣房子的錢!”曉莉不停流淚。

曉莉是舞蹈老師,在相親網站結識姜某。事後查明,姜某結婚多年有兩個孩子。他騙走曉莉第一筆30萬元,就給老婆買了一輛甲殼蟲。曉莉轉給他115萬元之後,姜某買了一輛瑪莎拉蒂。

後來,曉莉發現自己被姜某朋友圈遮罩,換微信號才看到姜某曬出的豪車。更讓她氣憤的是,姜某以公佈不雅照片要挾,拒絕還錢。

戀愛糾紛往往複雜,沒有可靠證據很難立案,更別談追贓。看著曉莉隨身帶來厚厚一摞密密麻麻的流水帳單,高玲耐心尋找關鍵記錄。

曉莉説,姜某“借錢”説是公司需要資金週轉。高玲調查發現,姜某聲稱在深圳黃石兩地的公司都不存在。

高玲摸清姜某可能落腳的幾個住處,與同事一起布控。一天,姜某終於落屋,抓捕民警上前將其控制。“錢是曉莉自願給我的,你們是狗拿耗子多管閒事。”姜某大言不慚。高玲亮出一大堆證據,姜某啞了。

3月2日,高玲帶著曉莉來到銀行,將260萬元交到她的手中。“太超乎想像了。”曉莉發自肺腑地道謝。

據不完全統計,兩年多來,高玲已追回贓款贓物近千萬元。

1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