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網法治訊 湖南省臨湘市人民法院為確保基本解決執行難如期實現,節假日不休息,由分管執行工作的院領導帶隊,吳鵬和執行局全體同事持續保持在“戰鬥狀態”中。查整案卷、查詢財産、搜尋被執行人,“工作緊張忙碌但成效突出”,3天共拘留了7名拒不履行義務的被執行人,執結8案,到位執行標的額64萬餘元。

“堅定思想信念——解決執行難的總目標必須要完成,也一定能完成;找準工作方法——‘老賴’怎麼難受,就怎麼做。”該院院長張猛談及為決勝基本解決執行難,黨組清晰定位了這一工作思路。

以此為引導,臨湘法院在搜尋被執行人、靈活運用強制措施、擴大懲戒效果、構建聯動機制等方面創新一系列工作方法,在決勝執行難戰役中奏響了一曲曲凱歌。

逢年過節清網,解決人難找的問題

“人難找是執行難的最大難點,除部分被執行人本身長期在外地務工外,還有的被執行人是習慣性躲避執行。”對此,臨湘法院充分利用節假日的契機開展突擊執行,還靈活運用夜間蹲守、雨雪天抓捕、飯點執行等手段“錯峰”截堵,“早晚堵被窩,中午堵飯桌”,對所有被執行人展開拉網式清查。

當執行幹警帶著黃某見到她三歲的女兒時,黃某將孩子緊緊擁在懷中,不斷親吻著小臉頰。“朝思暮想近一年,終於可以抱一抱孩子了。”喜極而泣之餘,黃某不斷對法官表達著謝意。

黃某與前夫汪某經法院判決解除婚姻關係,其中黃某最在意的是得到了女兒的撫養權。但是判決生效後,汪某不僅未支付財産分割款項,還拒絕將女兒交給黃某撫養,阻撓黃某與孩子見面,甚至將孩子藏匿起來。

因汪某常年在廣東打工,法院多次到府找尋未果。今年春節前夕,執行幹警收到汪某已回家的資訊後迅速出動,對拒不執行法院判決的汪某實施司法拘留,黃某也終於見到了朝思暮想的女兒。

除黃某的案件外,今年春節前後,執行局出警600余人次,找到42名長期不現面的失信被執行人,執結案件36件,到位標的額830余萬元。

“找人不僅僅是體力活,還是技術活。”半年間搜尋30余次,終於將陳某擒獲,臨湘市法院執行局政委楊立雄對此感嘆道。

陳某係一起民間借貸糾紛的被執行人,敏感性極強。案件執行期間,執行幹警對其實施了臨控措施,並在其居住地多次蹲點,但均未發現陳某蹤跡。

“未必他可以幾個月不出門?”帶著疑惑,執行幹警開始排查蹲點方向。細心的執行幹警發現,陳某哥哥一家人常年不在家,但家裏的電能表卻經常在轉動。於是大家調整蹲守地點,終於將半夜出門的陳某抓獲,並以拒不執行判決罪移交公安機關刑事偵查。

以懲戒促執行  解決民生案件執行難題

“涉民生的執行案件,標的額一般不大,但關切到老百姓的切身利益,也是我們工作的重點”。臨湘法院執行局局長陳仁祥説,“辦理涉民生執行案件,必要時堅決‘亮劍’,果斷採取拘留、罰款等強制措施。”

在該院執行數據庫中,2017年司法拘留失信被執行人165人次。2018年1-4月,這一數據已達91人次,同時移送公安刑事偵查6名涉嫌拒執罪人員,受理拒執刑事自訴案件5案7人。採取司法拘留等強制執行措施的案件中,64.1%的執行完畢,31.2%的案件部分履行或雙方當事人達成執行和解。

李某是某公司負責人,2013年該公司在開展商業活動時拒絕支付工人工資共計12萬元報酬,經法院判決後並未自動履行義務。執行期間,李某仍不配合,法院遂決定對其採取司法拘留措施。在抓捕李某時,執行幹警發現李某一家住在環境優雅、價值百萬的豪華別墅之中,家中雕龍繪鳳,裝修奢華至極,還雇傭有專職家庭保姆。起初還千方百計想逃避執行的李某,懾于強力的執行手段和法律的威嚴,最終主動履行生效判決所確定的義務。

“完成個案的執結只是短期目標,形成高壓打擊失信被執行人的社會氛圍,樹立法治權威和法院權威才是最終目的。”張猛介紹説,以前的執行,被執行人履行完義務往往可以提前解除拘留,易引發“出錢即放人”的錯誤導向。2017年以來,臨湘法院強調“履行歸履行,懲戒歸懲戒,一碼歸一碼”,即便是履行義務完畢且悔過的情況下,實際拘留期限必須到決定拘留期限的一半,方可提前解除拘留,“以懲促執”的效果愈發明顯。

在執行一起買賣合同糾紛案中,法院在對被執行人方某實施司法拘留的當晚,方某的家屬即代為履行了法院判決全部義務,請求法院對方某提前解除拘留。“司法拘留是對方某拒不履行人民法院判決的處罰措施。”最終,方某仍被司法拘留5天。

創新信用懲戒方式  解決制度水土不服的問題

近年來,列入徵信系統黑名單、限制高消費、限制貸款或辦企等懲戒措施從很大程度壓縮了失信被執行人的生活空間,但是在經濟並不發達的縣區特別是農村,也常會“水土不服”。

在臨湘法院受理的執行案件中,大量被執行人少有乘坐飛機、高鐵外出的需要,更別説經商貸款,這些措施難以發揮懲戒作用。張猛在調度執行工作時反覆強調:“一定要趟出一條符合臨湘實際的破解執行難道路,老賴怎麼難受,我們就怎麼做。”

“法官,我馬上還錢,法院給我定制的失信彩鈴太丟人了,現在同事都知道我不還錢的事了。”被執行人呂某在被進行通信限制後的第二天,匆匆忙忙找到執行法官,如數履行了生效判決義務。

信用懲戒既因案施策,也因人施策。除了給被執行人定制失信彩鈴,臨湘法院還聯合移動、聯通、電信三家通信公司,為失信被執行人定制失信短信及標簽;通過當地的手機報每天公告1名失信被執行人照片、身份、地址等資訊,每天的閱讀量達5萬多人次。

同時把徵信系統黑名單“搬”到失信被執行人的活動範圍,在其房前屋後和單位社區大範圍張貼失信公告。這些創新的信用懲戒連環招,極大地壓縮了“老賴”的信用空間,讓其感受到失信的切膚之痛。

盧某是一起民間借貸糾紛的被執行人,也是一家企業的職工,法院多次督促其履行判決義務未果後,決定到其單位張貼失信公告。盧某聽聞後立即到法院交納了執行標的款,請求法院給他“留點面子”。

加強執行協作  凝聚合力破解難案

系列關聯案件、異地財産執行案件、涉及特殊主體或多家法院輪候查控的執行案件,往往是攻堅難度較大的“高山”,“要想成功拿下這些山頭,既需要統籌自身的執行力量、精準聚焦重點案件進行攻堅,也需要借助外力,構建同盟,形成總包圍之勢。”臨湘法院分管執行工作的副院長周建偉認為。

近年來,臨湘法院加強移送執行、協同執行、委託執行及執行協作力度,化解了20余起“骨頭案”。

彭某與臨湘某單位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涉及多方利益主體,關係極其複雜。臨湘法院在執行該案時,及時報請上級法院——岳陽中院協同執行,岳陽中院執行局經多次協調,到被執行單位溝通督促,指定另一基層法院協同執行,最終該案順利執結。

樹立解決執行難的大局意識,臨湘法院對其他法院委託、移送執行的案件,以及兄弟法院提出的執行協作,積極作為,不推不諉。2018年1月28日淩晨,鄭州市二七區法院查扣一輛涉案車輛,返回鄭州經過臨湘境內時,因雪後道路濕滑被堵在高速公路上,遭到20余名不法分子打砸涉案車輛。經法院執行指揮平臺調度,周建偉迅速帶隊出動現場,控制事態,並聯繫公安機關對3名參與打砸情節惡劣的人員刑事拘留,上網追逃1名現場逃離人員,全力配合二七區法院將涉案車輛開回鄭州,維護了申請人的合法權益和司法權威。

“決勝基本解決執行難,這是一場硬仗。要實打實、硬碰硬,一項項分解任務,一條條落實舉措,一件件執結案件。”張猛在決勝執行難戰役總攻動員會上如實説道。(李艷 黃文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