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人民法院近日印發的《關於加強和規範裁判文書釋法説理的指導意見》明確,疑難複雜案件,社會關注度較高、影響較大的案件的裁判文書,應當強化釋法説理。

裁判文書釋法説理是訴訟活動的重要一環。該《意見》是未來一個時期指導全國法院裁判文書改革的指導性文件。

要展示案件事實認定的客觀性

最高人民法院司改辦負責人告訴北京青年報記者,無論是學術界的學理研究還是實務界的實證分析,均表明我國當下的裁判文書釋法説理依然存在 “不願説理”“不會説理”“不敢説理”“説不好理”等方面的突出問題。

《意見》要求,裁判文書要闡明事理,説明裁判所認定的案件事實及其根據和理由,展示案件事實認定的客觀性、公正性和準確性;要釋明法理,説明裁判所依據的法律規範以及適用法律規範的理由。

《意見》明確,下列案件裁判文書,應當強化釋法説理,其中包括:疑難、複雜案件;訴訟各方爭議較大的案件;社會關注度較高、影響較大的案件;宣告無罪、判處法定刑以下刑罰、判處死刑的案件;行政訴訟中對被訴行政行為所依據的規範性文件一併進行審查的案件;判決變更行政行為的案件;新類型或者可能成為指導性案例的案件;抗訴案件;二審改判或者發回重審的案件;重審案件;再審案件;其他需要強化説理的案件。

真正把需要説的理説透講明

最高法院副院長李少平認為,當前,一些法院的審判工作存在繁簡不分、簡案辦不快、難案辦不精等突出問題,不能充分滿足人民群眾的不同司法需求。

《意見》根據案件的不同情形合理配置司法資源,即“説理支出”不是廣撒“胡椒面”,而是有重點地“聚焦”,真正把需要説的理説透講明,不需要説的理絕不“無病呻吟”,不斷提升裁判文書對不同受眾的説服效果,切實“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義”。

根據《意見》,刑事被告人及其辯護人提出排除非法證據申請的,裁判文書應當説明是否對證據收集的合法性進行調查、證據是否排除及其理由。

避免使用主觀臆斷的表達方式

《意見》明確,裁判文書行文應當規範、準確、清楚、樸實、莊重、凝練,一般不得使用方言、俚語、土語、生僻詞語、古舊詞語、外語;特殊情形必須使用的,應當註明實際含義。

裁判文書釋法説理應當避免使用主觀臆斷的表達方式、不恰當的修辭方法和學術化的寫作風格,不得使用貶損人格尊嚴、具有強烈感情色彩、明顯有違常識常理常情的用語,不能未經分析論證而直接使用“沒有事實及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援”之類的表述作為結論性論斷。

北青報記者了解到,為了避免過去實踐中存在的裁判文書説理“千篇一律”“千人一面”的現象,《意見》還作了系列靈活性規定,如法官可以在裁判文書中選擇採用附圖、附表等表達方式,例如案件事實或數額計算複雜的,採用附表的方式;裁判內容用附圖的方式更容易表達清楚的,採用附圖的方式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