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中國網 > 法治中國

媒體評“廣東徐玉玉案”終審:就該嚴懲電信詐騙

發佈時間:2018-02-13 08:44:34  |  來源:新京報  |  作者:學者  |  責任編輯:陳訓迪

“廣東徐玉玉案”終審,就該嚴懲電信詐騙

■ 觀察家

對於潛在的犯罪群體,像徐玉玉案和蔡某某案這樣的重刑判決,儼然就是警示燈。

  圖為蔡某某生前照片。

據報道,2月12日,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對揭陽女學生蔡某某遭電信詐騙案,做出二審判決:駁回陳明慧、范治傑、高學忠、葉奇鋒、熊運江等5名詐騙主犯的上訴,維持原判。之前,5名被告中首犯陳明慧一審被判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産。

無論從實施詐騙犯罪的手段、金額,還是後果看,這起電信詐騙案都堪稱“山東徐玉玉案”的“姊妹篇”:2016年8月28日,剛剛考上大學的廣東女生蔡某某離家出走,後被發現跳海自盡,原因是被短信騙走了學費1萬多元,無顏面對家人,選擇自殺。

單從詐騙金額來看,只因騙了對方1萬元就被判無期徒刑,如此量刑不可謂不重。通常情況下,普通的詐騙罪,處於這個數額區間,依照刑法和司法解釋,一般都是“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並處或者單處罰金”。

就此案而言,之所以處以無期徒刑的重刑,當然是因為造成被害人蔡某某跳海自盡。根據兩高2016年12月出臺的《關於辦理詐騙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實施電信網路詐騙犯罪,達到相應數額標準,且具有“造成被害人或其近親屬自殺、死亡或者精神失常等嚴重後果”等情節,酌情從重處罰。

這一司法解釋比起1996年、2011年有關解釋的突破之處,在於明確重罰嚴懲“情節”,而且降低了定罪量刑的“門檻”。符合“詐騙殘疾人、老年人、未成年人、在校學生、喪失勞動能力人的財物,或者詐騙重病患者及其親屬財物”等10種情形,只要是詐騙數額接近“數額巨大”“數額特別巨大”的標準,一般達到相應數額標準的百分之八十以上,也應當認定為具有“其他嚴重情節”“其他特別嚴重情節”。這就意味著,詐騙案的量刑在“升格”,打擊力度也在“驟增”。

從司法實踐看,自從兩高最新司法解釋出臺後,定罪量刑也確實是在不斷趨嚴的。“徐玉玉被電信詐騙案”,主犯陳文輝一審因詐騙罪、非法獲取公民個人資訊罪被判無期徒刑,沒收個人全部財産。再翻看過往的報道,近年來,各地查辦的電信詐騙案,判處10年以上有期徒刑者,更是屢見不鮮。

法律趨嚴,是因為電信詐騙犯罪在現實中愈演愈烈。犯罪嫌疑人借助網路、電信等平臺,“投入低”卻“收益高”,過去還存在“處罰輕”的情況。過去,一些不法分子花兩三萬塊錢買個短信群發器,很快就能“回本”“翻番”,為禍不少地方。過低的違法成本,無法阻止此類犯罪的滋生蔓延。

司法是守護正義的最後一道底線,承擔著打擊犯罪、維護秩序的重要職責。從司法解釋的“量刑升格”,再到司法審判的“嚴懲不貸”,都體現了司法審判機關嚴厲打擊電信詐騙犯罪的決心和意圖。對於潛在的犯罪群體,像徐玉玉案和蔡某某案這樣的重刑判決,儼然就是警示燈。

當然,重判並非一劑萬靈丹藥。實施電信詐騙犯罪,既需立法、司法“遏增量”,也需電信、公安、銀行等部門聯手“凈源頭”,一記記組合拳都打好了,方能斬斷犯罪黑手,有力維護民眾的合法權益。

□歐陽晨雨(學者)

 
中國網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