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中國網 > 法治中國

落馬貪官自述:感受到權力的魔力 我便一發不可收拾

發佈時間:2018-02-13 08:44:34  |  來源:檢察日報  |  作者:江舟  |  責任編輯:陳訓迪

“感受到權力的魔力,我便一發不可收拾”

●懺悔人:孫成銀

●原任職務:海南省屯昌縣政府副縣長、宣傳部部長

●觸犯罪名:受賄罪

●判決結果:2016年8月24日,海南省洋浦經濟開發區法院以受賄罪判處其有期徒刑三年,並處罰金人民幣25萬元。

●犯罪事實:2011年至2013年間,孫成銀利用其擔任海南省屯昌縣人民政府副縣長、分管水利工作的職務便利,分別在屯昌縣和海口市收受廖某等7人送的人民幣112萬元,並在屯昌縣部分水利工程的承攬過程中為上述7人謀取利益。

我是土生土長的海南省屯昌縣人,經過20年的不懈努力,43歲那年我有幸當選為屯昌縣人民政府副縣長;2012年2月,再次當選屯昌縣政府副縣長。2014年11月,我任中共屯昌縣委常委、宣傳部長,時年我剛滿50歲。

在擔任屯昌縣政府副縣長期間,我主要分管農業局、林業局、水務局等工作。

平心而論,以前提及水利系統,很多人都認為是“清水衙門”,沒什麼“油水”可撈。剛開始分管水利的時候,我也是這樣的想法。

然而,隨著國家對水利工程的重視,每年都有大批資金用於水庫綜合治理、河道疏浚、堤壩的除險加固等工程。同時,水利工程建設項目需要通過層層報批、施工資質審查等多個環節,一些工程相關方為吃這塊“唐僧肉”,自然少不了“上下打點”水利系統官員。

實話實説,也就是從那時起,一些建築商及工程隊老闆,千方百計接觸我,因為我分管水務局。跟著商人老闆們吃吃喝喝,在偶然收個小紅包的過程中,漸漸地産生了撈一些好處的念頭。2011年9月的一天,工程隊老闆廖某約我在屯昌縣一酒店喝茶,其間,廖某讓我幫忙承接雞咀嶺水庫除險加固工程,我同意了。臨走時,廖某給了我一個裝有20萬元的袋子。幾天后,我交代時任屯昌縣水務局李局長在招投標過程中予以關照,後來,廖某告訴我,他順利承接到那個工程。

真沒想到,“一句話便拿到了20萬元”。從那時起,我才真切地感受到了權力的“魔力”,從此,便一發不可收拾。就這樣,我靠手中的權力,一次次給老闆商人們介紹工程,一次次收好處費,最終,收了7個老闆的112萬元好處費。從那時起,我便有一種物是人非的感覺,陷入深深的焦慮之中,總擔心有一天自己被審查。

2014年11月13日,剛任宣傳部長的我在全縣作了一場學習貫徹黨的十八屆四中全會精神宣講報告,報告會之後,我的心情越發沉重,因為隨著全國上下狠抓反腐倡廉和黨風廉政建設,身邊一些黨員幹部因違紀違法被調查,我內心五味雜陳。雖然我已經調換了崗位,但還是心生忐忑,生怕會東窗事發。終於,2016年3月3日,頂不住心理壓力的我主動來到海南省檢察院第二分院投案自首,並主動交代收受廖某等人送的112萬元的事實,同時上繳涉案款112萬元。直到投案,退出全部不義之財,我才感到了一種解脫。

回想我為什麼走上受賄犯罪道路,答案不言自明,就是沒有做到掌好權,用好權,而是把黨和人民賦予的權力,當成私有工具,將每次受賄、收錢當作自己權力的威力所致,沒有一點羞恥感。如今慘痛的教訓不但讓我深深地懺悔,而更加徹悟了一個人是應該有些羞恥感的,知道敬畏,而不是赤裸裸的不以為恥反以為榮。

另外的原因就是道德、法律底線的失守、羞恥感的消失,使我的人生發生徹底異化,即便外在強大的“制度力量”,比如到位的監督,也已不足以使我止步。我的犯罪經歷,實際上是這類羞恥感消失的官員異化、墮落的共同軌跡。

一旦“無恥”之門洞開,則人性的泯滅、價值的崩毀、倫理的喪失必然緊隨其後,失去人生最珍貴的自由便是早晚的事。

(江舟/整理)

 
中國網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