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中國網 > 法治中國

極限直播演變成玩命直播 誰來為其拴緊防護繩?

發佈時間:2018-01-12 09:08:41  |  來源:工人日報  |  作者:張千  |  責任編輯:鈕東昊

在利益的驅動下,極限直播的尺度越來越大,甚至演變成玩命直播,既挑戰著人們的感官底線,也折射出直播平臺的監管漏洞。

直播爬樓,帶來粉絲和商機

穿上輕便的時裝,踩上一雙運動鞋,化上精緻的粧容,拿上架好的自拍桿,將手機攝像頭對準自己,橙子(網名)的日常直播就開始了。

與普通主播不同的是,她的直播地點通常都是幾十層高的大廈頂端。除了走路,橙子還會做出一系列危險動作,如在開放的樓頂邊緣快跑、前滾翻、跳躍、一隻腳懸空站立、上半身探出樓體做仰臥起坐等,整個過程不採取任何保護措施。橙子如履平地,視頻另一端的觀眾卻看得心驚肉跳。

橙子是中國較早進行直播拍攝的“爬樓黨”之一。創業失敗後,她嘗試爬樓是“想找到一個重新讓自己燃起激情的東西”。隨著經驗的增加,她開始迷上了這種危險的極限運動,“感覺完全融入這個環境,心裏很開闊”。

極限直播給橙子帶來了大量人氣。僅在美拍一個視頻平臺上,就擁有25萬粉絲,點讚總量超過130萬次。粉絲的關注蘊含著商機。除了直播時粉絲的打賞,橙子及其團隊還會接到潮牌服飾、電子産品的有償邀約,在高層建築樓頂為品牌拍攝廣告照片。

同為爬樓愛好者,小源(化名)在美拍、熊貓直播等多家平臺上均有註冊賬號,經常向粉絲展示自己的爬樓影像。小源的觀念和大部分人有所不同,“每次爬樓,都覺得自己是活著的,是有血有肉有心跳的”。

小源的主業是為某汽車論壇供稿。後來,為了讓帖子在論壇獲得更多的熱度,小源將自己爬樓拍攝的經歷寫進車評文章,以“開著車去爬樓”為亮點,贏得了大量粉絲關注。現在,小源會接到一些公司産品的推廣業務,內容大部分都與其“爬樓黨”的身份有關。

被打賞“殺死”的主播

2016年,被稱為中國網路直播元年。雖歷經多次整頓和洗牌,到2017年底,視頻直播行業依然如火如荼,平臺總數超過300家。據中國網際網路絡資訊中心2017年發佈的《中國網際網路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我國網路直播用戶已達到3.43 億,佔網民總體的 45.6%。其中真人秀直播用戶規模達到 1.73億,較2016年底增加 2851萬。

數以億計的用戶群體,催生出的是網際網路的注意力經濟。視頻主播最主要的目標是獲得平臺的認可和粉絲的關注,從吸粉中變現和營利。

在經濟利益的驅動下,越來越多的人涌入這一行業,試圖從中分一杯羹。不同於以往主要以涉黃內容誘惑觀眾,記者梳理髮現,如今的視頻直播亂象主要以各種惡搞、冒險甚至自殘等“玩命表演”為主。直播的場景也從室內轉移到了室外,大量的戶外直播不僅惹出了一些禍事,也讓一些主播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2017年年末,自稱“國內高空挑戰第一人”的吳永寧在湖南長沙市天心區某大樓進行高空直播挑戰,在沒有任何防護措施的情況下,不幸墜亡。消息一經曝光,引發社會熱議。

據媒體報道,曾練過武術和跑步的他,在玩直播之初,收到的賞金很少超過10元錢。而2017年2月他第一次上傳的高空極限挑戰視頻,為他帶來了131.6元的收入。從那以後,他便把網名改成了“極限—寧”,高樓淩空成為他新的人生價值實現方式。在其極限挑戰做出名氣後,賞金、商業合作等也紛至遝來。

一位高空挑戰愛好者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認為,“我覺得網路視頻害了他,因為有粉絲打賞之類的。”而曾和他一起進行過高空挑戰的童虎表示,他曾救過吳永寧兩次,還提醒過不要做太危險的動作。

但吳永寧並沒有聽進去,墜亡時,年僅26歲。

監管亟待升級

一些網友認為,極限直播“玩的是自己的命”,並不妨礙他人,應允許這類直播的存在。他們“拼自己的命,掙自己的錢”,無可厚非。

另一些人則認為,極限直播存在害人害己的風險,應明令禁止。進行極限直播的人一旦失手砸中人或物,可能造成無法挽回的後果。此外,直播中刺激性的鏡頭和語言等資訊,對未成年人的消極影響也不可忽視。

中國人民公安大學治安學院教授孫靜認為,無論是否造成人員傷亡或財産損失,爬樓直播都屬於擾亂公共秩序的行為。物業公司對爬樓活動應有所預防,發現後也要及時制止。

直播亂象頻發,平臺和主播行為亟待監督管理。2016年以來,政府已相繼發佈了《北京網路直播行業自律公約》《網際網路直播服務管理規定》《網路表演經營活動管理辦法》等文件。

“目前已出臺文件中,提到了部分直播擾亂社會秩序的內容,但不夠具體,因此對很多行為的規範並沒有落實。網路直播的管理範圍,要根據新情況的出現而調整改變。”孫靜説。

直播平臺的部分網友也漸趨理性。“極限—寧”墜樓事件發生後,大量粉絲在其他爬樓主播的直播彈幕、社交媒體評論區留言,勸告主播“生命只有一次”“收手吧”。而在此之前,很多評論是“主播好厲害”“佩服主播的勇氣”“要多多更新”。

墜樓事件後,直播平臺紛紛發聲,承諾加強對相關內容的監管。記者隨機下載的一些視頻直播平台中,已經無法檢索到“極限—寧”的賬號及視頻,甚至如爬樓、極限等與之相關的檢索詞彙,也都顯示為“無內容”。

不過,一些“爬樓黨”仍在直播。橙子在媒體曝光之前就知道了同行墜亡的消息,她在此後的直播中提及此事,並向粉絲表示自己“心裏有數”,而不聽粉絲的勸告。記者 張千

 
中國網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