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中國網 > 法治中國

解惑揭騙局 法律援助值班律師“北京模式”形成

發佈時間: 2017-09-05 09:38:54  |  來源: 法制日報  |  作者: 蔡長春  |  責任編輯: 陳山

北京17家法律援助中心建立52支總數千人左右相對穩定值班律師隊伍

法律援助值班律師“北京模式”形成

□ 本報記者  蔡長春

“多虧了法律援助值班律師的提醒,不然我很可能上了‘黑律師’的當,白白損失20萬元。”北京市民鄭先生一個勁兒地道謝,稱讚在海淀看守所值班的法律援助律師“身手不凡”。

製圖/孟紹群

近年來,北京市司法局充分發揮北京市律師資源豐富的優勢,明確值班律師選任條件,要求選派政治素質高、業務能力強、責任心強且具備一定年限刑事案件辦理經驗的律師從事律師值班工作,各區法律援助中心按照要求結合各自律師資源和法律援助工作實際,積極組建值班律師隊伍。

北京市司法局相關部門負責人今天接受《法制日報》記者採訪時説,目前,北京市17家法律援助中心都成立了專門值班律師團隊,共建立52支總數保持在1000人左右、相對穩定的專業律師隊伍。僅今年7月,全市法律援助中心駐公檢法機關工作站值班律師就解答法律諮詢1530人次,辦理認罪認罰法律援助案件近1000件,贏得社會各界廣泛好評。

諮詢解惑揭穿騙局

8月31日上午,記者在海淀看守所刑事速裁法律援助辦公室內見到前來諮詢的鄭先生,正在值班的北京冠楠律師事務所律師趙蕊耐心細緻地為他解答著相關法律問題。

原來,鄭先生受老家親戚所托,安排自己的侄子鄭某、外甥趙某到其個人名下的企業務工,沒想到他們卻在酒後闖了禍。

鄭先生回憶説,6月下旬的一天,鄭某和趙某晚飯去吃烤肉,酒後兩人撬開停在路邊的兩輛電動車騎回公司宿舍,將車放到附近的地下停車場。

車主報警後,循著電動車的定位顯示,找到車輛所在位置。3天后,當鄭某、趙某再去騎車時,被蹲守在附近的民警和車主逮個正著。

一開始鄭先生也沒覺得事態嚴重,後來從辦案民警處得知,鄭某和趙某已經被移送到海淀看守所看押,將面臨一定的刑事處罰。

“親戚將兩個孩子託付給我,他倆在我這出了事,我怎麼和家裏人交代啊。”鄭先生急得團團轉,想著趕緊給兩個孩子請個好律師,儘量大事化小。

毫無訴訟經驗的鄭先生在公司附近隨機找了一名所謂的律師諮詢,對方稱盜車問題很嚴重,可能要判一年以上有期徒刑,如果鄭先生能夠出20萬元,就可以帶(代)他會見當事人等。

直到現在,鄭先生都沒有搞清楚,當時那個“律師”究竟是説“帶著”他一起去會見當事人還是“代替”他去會見,但感覺對方開出的20萬元價碼“有點兒高”。

恰逢此時,鄭先生來到海淀看守所給鄭某和趙某辦理相關手續,值班工作人員告訴他,有法律問題可以諮詢法律援助律師,不僅免費還靠譜,於是他來到這裡。

聽完鄭先生的陳述後,趙蕊告訴他,由於目前沒有閱卷不能判定法律事實,但如果其對案情描述無誤,鄭某和趙某應當可以適用刑事速裁程式,且如果對受害人進行賠償並拿到刑事和解書,還可能爭取到緩刑。

鄭先生一邊聽一邊點頭,感激地説,沒想到法律援助律師幫了他這麼大忙,不僅不收錢,還防止他被坑,為他省下20萬元“代理費”。

專業熱心贏得讚譽

鄭先生是當天第四名諮詢法律問題的當事人近親屬,在趙蕊的值班歷程中,一天最多接待過15名諮詢者。

除了提供免費的法律諮詢服務外,法律援助值班律師的另一個重要任務就是通過會見當事人,為其提供法律幫助。

在趙蕊的記憶中,杜某涉嫌危險駕駛罪一案給她留下深刻印象。

今年5月初,杜某駕車發生追尾事故,因溝通産生摩擦,被撞車輛當事人拒絕和解,報警並提出高額賠償要求。

趙蕊告訴記者,按照杜某的犯罪事實,其很可能被判處3個月以上有期徒刑。在視頻會見過程中,她發現杜某有自首情節,建議其適用刑事速裁程式,勸説其儘量與當事人進行和解,以減輕可能遭受的處罰。

事後,趙蕊和當事人家屬多次與受害人溝通,受害人一方從最初索要15萬元賠償降至1萬元,雙方握手言和並達成諒解協議。

就這樣,杜某最終通過適用刑事速裁程式,僅被判處兩個月有期徒刑。

北京大是律師事務所主任徐衛平是當天在海淀看守所值班的另一名法律援助律師。在下午的視頻會見中,徐衛平遇到一起涉嫌買賣國家機關證件案。

徐衛平説,犯罪嫌疑人王某於今年7月底,通過他人以1萬餘元的價格自行購買了一輛克隆計程車,後經鑒定,該機動車號牌、營運證和服務監督卡均為假冒。

8月24日,王某駕駛這輛克隆計程車非法營運時,被海淀警方抓獲。徐衛平詢問發現,其非法運營時間不長,此前也從未受到過公安機關處罰。

通過值班室內的電視視頻,徐衛平看出王某仍對自身的違法犯罪行為認識不夠透徹,因此重點對其講解了買賣國家機關證件罪的法律規定和社會危害性。王某聽後漸漸認識到因自身法律意識淡薄而輕易實施的“賺錢行為”,顯然觸犯了法律。

看到王某表現出理智的認罪情緒,徐衛平進一步向其解釋了刑事速裁程式的全流程,重點講解了檢察院將與其簽署具結書和法院開庭各個環節的注意事項。

最後,徐衛平告知王某,按照早先經驗估計,其很可能被判處6個月以上有期徒刑,但適用速裁程式的話,量刑結果可能在2個月至5個月之間。王某聽後,一顆懸著的心終於落了地,連連向徐衛平表示感謝。

據了解,徐衛平是海澱區第一批法律援助值班律師,2015年就在海淀看守所值班,至今已接待諮詢者300余人次、會見200余人次。

嚴格遴選規範管理

建立刑事認罪認罰(速裁)法律援助值班律師團隊,是海澱區法律援助中心的“大手筆”。

海澱區法律援助中心主任王保民告訴記者,按照司法部和北京市司法局有關規定,海澱區法律援助中心嚴格刑事速裁法律援助律師值班條件,遴選出60余名政治素質高、業務精通、責任心強、具備一定年限刑事辦案經驗的律師,組建專門的法律援助值班律師庫,建立一支相對穩定的值班律師隊伍,在位於海淀看守所內的刑事速裁法律援助辦公室輪流值守,並強化對其培訓指導。

事實上,北京市法律援助值班律師制度的建設發展,與海澱區的率先探索創新息息相關。

據介紹,2003年5月,海澱區法律援助中心在海澱區人民檢察院成立,法律援助律師開始參與接待諮詢等工作;2010年,海澱區法律援助中心正式向海澱區檢察院派駐值班律師,北京成為全國開展值班律師工作較早的地方之一。

2012年12月,北京司法局聯合公檢法安部門聯合印發《關於辦理刑事法律援助案件的工作規定》,明確規定法律援助機構可以在人民檢察院、公安機關和看守所等部門安排法律援助值班律師或者設置諮詢電話,及時為被羈押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提供法律諮詢等法律幫助,以規範性文件形式在全市範圍內推動值班律師工作。之後,順義區、西城區等陸續在看守所設立法律援助工作站並派駐值班律師。

從2014年年初開始,北京市司法局在總結值班律師試點工作經驗基礎上,與公安機關、法院多次座談協商,共同調研,明確分工,確定任務,在全市積極推動設立駐看守所、人民法院法律援助工作站工作。

北京市司法局相關部門負責人説,3年來,北京市值班律師工作蓬勃發展,成效顯著。目前全市17家法律援助中心在看守所、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公安執法辦案管理中心建立法律援助工作站49個,實現駐全市公安機關、國家安全機關看守所工作站全覆蓋,基本實現駐區人民法院工作站全覆蓋。

良好的工作效果源自先進的機制建設。據了解,北京市司法局結合工作實際,創新法律援助工作站形式和內容,明確值班律師條件標準,研究探索值班律師工作模式,形成法律援助值班律師工作的“北京模式”。

建立一支穩定專業的值班律師隊伍,是值班律師工作順利開展的人力資源保障。政治素質高、業務能力強、責任心強、具備一定年限刑事案件辦理經驗……這些都是對法律援助值班律師遴選的硬標準。趙蕊告訴記者,她成為法律援助值班律師前,就曾親歷這樣一番大考。

此外,為保證值班律師工作品質,北京市司法局積極研究差異化的法律援助值班律師管理模式,要求各值班律師隊伍形成準入和退出機制,制定值班律師服務標準和行為規範,優化工作流程。不斷加強對值班律師業務培訓和指導,至今已開展值班律師工作職責和程式、刑事案件速裁程式、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等培訓工作110余次。

正是在這樣的不懈努力下,北京市法律援助值班律師制度一路蓬勃發展,以專業的水準、負責的態度和規範的管理,為成千上萬的當事人提供了大量積極有效的法律服務,廣受各界好評。

本報北京9月4日訊

 
中國網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