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聚焦中國

精誠俠醫邱鳳華

2019-07-09 15:45:42 丨 文章來源:中國網


文/李夏耘

 

武俠精神之於許多華人,有著強大的吸引力。人們在文學作品中尋找它,在電影裏體味它,在電視劇中幻想它,可以説,許多人的內心深處,都裝了一顆瀟灑仁義的俠心。

有人説,現代是一個離武俠越來越遙遠的年代。

我們卻在這個科技日新月異、資訊瞬息萬變的數字時代,見到了仿佛從武俠世界中走出來的人物。他身懷絕技、不戀財物、行走天涯、俠義救人、廣收學徒、友布天下。他是丘處機的第25代傳人,卻因執意將祖傳絕學教授外人為家族所不容;他二十載艱苦學藝,卻在融會貫通之後化繁為簡將所學傾囊以授。他的名字叫邱鳳華,一個本可以憑藉祖宗的威名和傳下來的針灸、正骨絕技名揚天下,富貴盈門,卻將這一切無視,我行我素的“怪老頭兒”。


blob.png

邱鳳華在人民大會堂留影

 

不同尋常的成長經歷 

7歲那年的一天,邱鳳華的父親對他説:“跟你叔叔走吧,學門祖傳醫學手藝,將來有口飯吃。”從此,他開始跟隨雲遊天下的叔叔行走天涯。

叔叔是邱祖醫宗第24代傳人,當年和父親一起參加過抗美援朝的志願軍戰士,在部隊裏擔任連隊衛生員。回國後復員在家專門為部隊的戰友並遊於民間給老百姓治病。那個時候的交通還不太便利、他們的唯一交通工具,就是靠一雙腳。

“那時我跟著叔叔到農村去給人看病,不僅僅是骨傷和普通疾病,就連一些疑難病,他都能治好,走到哪都受到人們的尊敬。我邊走邊看,慢慢認識到了祖宗傳下來的這門手藝的價值所在。記得我隨叔叔從遼寧走路到黑龍江後,那時我還很小,當地氣溫很低,凍得我渾身打顫,手腳都冽開口子腫疼流血,疼得鑽心難受。我哭著求叔叔回家,叔叔説救死扶傷也是祖宗定下的規矩,更何況已承諾為一名重病的復員志願軍戰友做治療。當時在山裏走了一天一夜,直到晚上九點也沒找到地方住。我心想,在城市裏不用這麼辛苦就能賺到錢,為啥要到窮鄉僻壤免費醫治病人?掙不到錢,還要受罪。後來跟隨叔叔學醫時間久了,也慢慢理解了他的醫者仁心。” 邱鳳華回憶道。

邱鳳華跟著叔叔從遼寧到黑龍江,又一路行醫南下。寒來暑往,治病、學習、行走,幾乎佔據了他生活的全部。學有所成後自己開始獨自行醫。他説,每當用祖傳絕技為百姓解除疼痛而得到他們的尊敬時,終於明白醫者所肩負的責任,並決心把世代傳下來的針灸和正骨絕學傳承好,為患者解除病痛。

多年來,邱鳳華行走祖國各地,為無數患者解除痛苦。正好因為他的醫術高治療效果好,被稱為民間高手。後來,有人請他開班授課,他便一邊教學,一邊給人治療。2008年應邀來到北京,為了將祖傳醫學技術傳承給廣大醫學愛好者,先後成立北京邱鳳華中醫藥研究院、長春邱祖中醫藥研究院。

邱鳳華言語乾脆,三言兩語就把與眾不同的成長經歷和幾十年行醫救人的成績概括出來。他説:“我這人不會説只會做。”他的治療手法以“快”見長,診斷快、治療快、好得快。除此之外,他還“跑得快”——哪有患者求救,他都會以最快最短時間趕到。比如,每次乘火車,他都喜歡坐硬座,因為硬座車廂乘客多,常有患急病的乘客,每當聽到列車的廣播説有病人需要醫治時,馬上跑過去為患者施治。


blob.png

為患者施治

 

祖傳絕技與創新 

邱鳳華是長春真人丘處機第25代傳人。他所學的針灸、正骨手法和中醫藥知識,都是家族一代一代傳承下來的。

丘處機(1148年—1227年),生於金元之際,是道教全真教的掌教、真人,元代著名的思想家、政治家、文學家、養生學家和醫藥學家。他曾先後為金世宗、成吉思汗講授養生和治國之術,因“一言止殺”,挽救了大量漢族和女真族人免受蒙古族屠殺,受到後世百姓的尊崇。百姓為紀念他的功德,將其生辰正月十九定為“燕九節”,歲歲慶祝,成為京津地區的著名風俗之一,在當地曾是比肩春節的重要節日。

據邱鳳華介紹,“丘祖”的傳人分為兩派,一派主研究中藥,而他們這一派,專研針灸和正骨手法。

邱鳳華在多年臨床實踐的基礎上,從家傳的“太極陰陽針”和傳統手法出發,創新研究出一套為脊柱關節正骨復位的手法,命名為“旋影手”。通過“旋影手”為脊柱復位,可治療多種疾病,具有速效、奇效、安全等特點。該手法已獲得國家商標專利,並在實踐中證實。

“我發現人體內臟的病變與脊柱存在直接的關聯。哪個內臟出問題,直接找到對應的那一節脊柱,解決了脊柱的問題,病症就會康復。比如我治療過心臟病,就找胸椎,做完後病人馬上就感覺舒服了;帕金森,是頸椎出了問題,只要用安全手法正骨,治療一兩次病症就有明顯改善;針對乳腺增生和痔瘡,我在患者的脊柱上檢查和施手治療,效果也不錯。還有高血壓、膝關節疼痛、半月板損傷等問題,都可以在相對應的脊柱上進行微調醫治。”邱鳳華解釋道。

他介紹,人體心臟以上的部位患疾病都與頸椎相關聯,包括腦血栓等。頸椎是運往頭部所需供養的唯一通道,只有這裡通暢大腦才安全正常的工作!用旋影手法調整關節快速安全,比如椎管狹窄、前列腺炎、強直性脊椎炎、痛風等疾病,運用旋影手法效果都不錯。一次,邱鳳華在杭州講課時,臺上來了一位拄雙拐的患者,住院治療三年,依然不能行走。他用為患者做過檢查後,運用旋影手法治療,很快就能下地走路了。當時陪同患者來的兩位主任醫師也驚呆了,沒想到效果會如此明顯。

“關節正,不生病”理論,是邱鳳華多年臨床實踐而得來的。其實很多病因都是脊柱關節出現了問題,只要將患者脊柱關節上的問題解決了,病症也就消失了。


blob.png

 

大醫精誠 

藥王孫思邈在《備急千金要方》中將“大醫精誠”的醫德論述作為第一卷,是中醫學典籍中論述醫德的一篇極重要文獻。精,即醫術精湛;誠,則指醫者的品德修養:“見彼苦惱,若己有之”,懷“大慈惻隱之心”,存“普救含靈之苦”之志,且不得“自逞俊快,邀射名譽”、“恃己所長,經略財物”。

邱鳳華不善言辭,採訪中,從他的“不忍見人受病痛之苦”,“治病經常不收錢,教授學生時常不收費”,“放棄固定在一個地方拿工資的機會,也要行走各地,為更多的患者醫治”,“人間疼痛在,我將不停歇”等這些直白的話語中,更加直觀地理解了大醫精誠的含義。

多年前,曾有一位領導問他一天能診治多少病人時,他自信地回答100人。這名領導説:“光靠您一個人的力量是不夠的,如果您一天教100學生,每個學生一天診治100個病人,這樣就能為更多的患者解除病痛。”領導的話點醒了他,從此後,他只接待重病患者,騰出大量時間,開始專注于教學。

由於他的醫術是家族傳承下來的,加之“祖傳技術不能外傳”的傳統觀念影響,他教授學生的行為遭到了家族大多數人的反對。

“家裏人不同意,族人不理解並強烈反對。我跟他們商量多次,也商量不通。沒辦法,只好我行我素。為此,族裏叔叔、兄弟有些跟我還斷絕了來往。”談到這裡,他眼眶已然有些紅潤。

邱鳳華表示,現在慢病發病率高,疑難雜症也越來越多,有的患者無法忍受疾病帶來的痛苦甚至會做出一些過激行為。我們不能因一些舊的傳統觀念影響,而放棄為更多患者解除病痛的機會。必須教授更多的學生,讓更多的人掌握邱祖旋影手絕技,讓祖宗傳下來的好東西發揮更大的功效。

邱鳳華常常主動為下崗和失業人群免費教授技術和手法,讓他們學會一門養家糊口的手藝,還可為家人治病,省去大筆的看病花銷。但他只有一個要求,就是將來學生賺了錢,要幫助有困難的人群,免費為其診治。

有許多教育機構向他拋出橄欖枝,欲與他合作教學。有的許以重利,有的則能助長名聲,都被他一一拒絕。“他們説我是個怪老頭,不懂得賺錢,但我卻很滿足。因為我要騰出更多的時間教授下崗貧困及殘疾學生技能,讓他們學成自力,為國家減輕些負擔。”在他的描述中,筆者仿佛看到了一位瀟灑行走于江湖,用一身本領幫貧扶弱的俠士。


blob.png

 

大道至簡 

邱鳳華的教學,與他治病一樣,具有濃郁的個人特色:簡、速、效。

他將畢生所學和經驗融匯于簡單速效的“旋影手”手法當中,又將“旋影手”的全部內容,凝練至每個課時教學當中。一個零基礎的學徒,只需幾個月的時間,就可以學有所成,獨立為病患解決問題。

“第一,不用有文化,不用有基礎。我發明的旋影手,無需辨證,哪疼,直搗病源,解決問題。第二,這些年,我通過大量臨床實踐,博覽經典文獻,師法前賢仔細考量,將總結的經驗整理寫出了幾十本筆記印刷成冊,包括運動解剖、北派正骨、製作膏藥,邱祖太極陰陽針,宇宙氣候變換與人身內部氣分的相互關係等,作為教材傳授給學徒。哪個病怎麼治,針怎麼扎,都一目了然。骨骼及軟組織的結構,血管及神經的分佈,人體經絡走向等,學生對照圖在自己身上找,就能記牢。包括治病手法、製作膏藥,所有內容我都不私藏,毫不保留地傳授給學生。第三,強調安全禁忌,針灸及正骨手法的靈活應用技巧。大家反映學習效果很好。一般學生在我身邊學習一個多月時間,就可以治療一些簡單疾病了。如遇到疑難病症,再電話諮詢我,對於重症病人,我會專程趕過去醫治。”邱鳳華介紹道。

他的教學融會貫通,把最簡明精要的東西點出來,讓學生在臨床中學習,在最短的時間內掌握最核心的東西。日後的臨床實踐,讓學生真正掌握“旋影手”的精髓。

有人對他説:“您的課程內容非常豐富,其實可以延伸出更多的課時,收取更多學費。”可是邱鳳華並不動搖,他堅持自己至簡至速的授課方式,依然做那個我行我素的“怪老頭”。

 

桃李天下

如今,邱鳳華的學生已經遍佈全國各省、市、縣。而且在美國、日本、泰國等國家,都有學員移民當地,通過開設中醫館擁有了不錯的收入,令他甚感欣慰。

邱鳳華説,如今國家在政策上的扶持,讓民間中醫吃了定心丸,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把祖傳技藝拿出來分享。

現在,找他學藝的學生中,最多的是各縣區醫院的執業醫師和開診所的醫生。他表示,過去許多市縣級的基層醫院,以及社區診所,主要的營利項目是給病人輸液。近幾年,國家對靜脈輸液的管控越發嚴格,很多基層醫療機構不再提供靜脈給藥服務。與此同時,這些基層醫療機構與患者就像在水中失去了浮木一般不安——減少輸液,醫院何以為生?病人何以為治?

越來越多的西醫主治醫生,開始向中醫學習針灸、推拿、製作膏藥。

“比如像感冒這樣的普通疾病,只要在頸椎附近推一推,多喝點水,就能緩解病症,根本不需要輸液。許多小病的根源是骨骼問題,用旋影手法稍稍調理就能解決問題。”邱鳳華談道。

未來,隨著全社會對中醫的重新認識和重視,我們期待邱老的心願得以實現:讓全世界的人認識中醫、信任中醫、更好地運用中醫,讓中醫技術更快更好的服務人類健康做出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