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聚焦中國

車金夢:“黨建+法律服務標準化”路上的創新先鋒

2018-07-25 15:27:10 丨 文章來源:中國網

文/彭川

 

7月11日,由浙江省寧波市司法局、寧波市律師協會主辦的寧波市首屆“律師法律服務産品”研發設計大賽優秀法律服務産品發佈會舉行,浙江素豪(寧波經濟技術開發區)律師事務所中觀法律顧問團隊申報的《標準化+企業常年法律顧問》一路過關斬將、在眾多參賽作品中脫穎而出,榮獲“一等獎”。會上,該所的張民元、車金夢兩位律師作為獲獎代表在現場對自己的獲獎産品進行了説明,受到與會嘉賓和業界同仁的一致肯定。



黨建+企業常年法律顧問

浙江素豪律師事務所是由第二屆全國十佳律師羅傑于2000年創辦的,係浙江省優秀律師事務所、省首批著名律師事務所。為提升法律服務産品品質,推動傳統的律師服務産品向精細化方向發展,2018年他們又創建了分所浙江素豪(寧波經濟技術開發區)律師事務所。該分所自成立之初便明確了自身業務的細分領域:專業致力於法律顧問産品的精細化、標準化、産品化服務,淡化訴訟、弱化訴訟,建立訴訟回避制度,不承接任何零星的訴訟業務和客戶單位可能存在利益衝突的訴訟事務。目前,他們已開發完成並推廣的法律服務産品有:政府法律顧問、行業協會法律顧問、企業法律顧問、鄉鎮村社法律顧問、私人法律顧問等。其中,企業法律顧問服務又細分為:黨建+企業常年法律顧問,標準化+企業專業法律顧問,網際網路+企業專項法律顧問。

《標準化+企業常年法律顧問》這一法律服務項目的負責人是浙江素豪(寧波經濟技術開發區)律師事務所黨員主任律師車金夢。


車金夢律師本科畢業于中南財經政法大學,後在武漢大學取得碩士學歷。她自2013年加入浙江素豪律師事務所以來,主要執業領域集中在公司業務、法律顧問業務、商事訴訟等方面。作為一個年輕的執業律師,她這些年在理論創新方面非常活躍,其發表的論文《企業法律顧問服務的標準化構建》、《經濟新常態下企業法律顧問服務的改革與行動》、《破産程式中尚未履行完畢合同研究》、《律師管理與律師服務品質控制應引入國家標準》、《論政府法律顧問制度的現狀及完善》等,不僅斬獲了諸多獎項,在業內和實踐中也産生了一定的影響。

她本人也榮獲了“寧波市優秀黨員律師”等肯定。

車金夢表示,未雨綢繆,凡事預則立,不預則廢,任何一個成熟的企業,都非常看重風險預防、問題規避和權益維護,而聘請法律顧問,正是可以起到這樣的作用,産生這樣的效益。然而,國內企業法律顧問制度起步相對較晚,尚存在不少問題,他們的這款名為《標準化+企業常年法律顧問》的法律服務産品,針對的正是目前法律服務市場需求與法律顧問供給之間的矛盾,凝聚了團隊成員共同的心血和智慧,是團隊多年服務於企業的經驗總結。該産品的技術特徵包括:(1)以加強黨建工作為核心;(2)以普遍建立法律顧問制度為目標;(3)以標準帶動法律顧問服務轉型升級。

“將黨建工作全面植入法律顧問服務,這是我們這一法律服務産品的特點之一,具有一定的創新性。”車金夢説。

她介紹,在企業執行時具體做法包括:培訓講座,以學習憲法、黨章為起點;公司治理方面,強化職工監事、工會作用;制度建設領域,加強第一線的引領作用;企業調解機制中,設置黨員調解室;評價與監督中,發揮黨員模範作用;企業日常法務管理,發揮工人的重要作用;風險與應急管理,以反腐廉政為重點。

“我們這幾年的實踐已經證明在企業發展和管理中強化黨建,很有價值和意義。”車金夢説。

構建標準化的企業法律顧問服務

車金夢是中華全國律師協會綜合標準化專家工作組秘書長。她指出,推進企業法律顧問制度在中國普及推廣,需要以“標準化”作為技術手段。

今年年初,她和張民元律師合著的論文《企業法律顧問服務的標準化構建》發表在《浙江律師》雜誌第二期,該論文曾榮獲第七屆浙江省律師論壇論文一等獎。“隨著律師專業化分工以及人工智慧的普及,未來律師提供企業法律顧問服務將從傳統領域向更精細化、系統化、標準化方向發展。根據中辦、國辦發佈的關於法律顧問多項政策要求,律師提供企業法律顧問服務應打破原有傳統模式,構建法律顧問服務模式的標準化……”文章開篇即強調了“標準化”是未來律師為企業提供法律顧問服務的必由之路。

如何構建標準化的企業法律顧問服務?

車金夢説,首先需要遵循一些原則。(1)應堅持“獨立性原則”。也就是,企業法律顧問選任和執業不受外力干擾的原則。“這是企業法律顧問服務大廈的基石。”(2)應保持“中立性原則”。即強調企業法律顧問提供法律意見的普遍性和非特定性,不因為任何利益群體的影響而有特定的偏向。

我國的企業法律顧問制度至今沒有一個完善的框架體系。車金夢指出,它的直接原因是法律顧問的定義模糊。她嘗試著給出了自己的定義:“法律顧問是所有非訴訟法律服務的統稱,根據服務的方式不同可以分為:常年法律顧問,專業法律顧問,專項法律顧問;根據服務對象的不同又可以分為:政府法律顧問,行業協會法律顧問,企業法律顧問,鄉鎮村(居)法律顧問,私人法律顧問。”

車金夢還給出了自己的“企業法律顧問服務的標準化體系結構”。她表示,任何一種形式的法律顧問服務均是通過對資訊、制度、合同、檔案四種形式載體的管理與改進,以推動其內部智慧財産權、公司控制權、資産、人力資源的發展與創新,防範風險,處理應急,已達到企業持續穩定存續與發展,提升企業的核心競爭力。

“建立與完善法律顧問制度是實現標準化的前提。”車金夢説。

結合當前現實,她指出,未來迫切需要建立和完善的制度包括:企業法律顧問訴訟回避制度、企業法律顧問的司法調解制度和企業法律顧問績效考評制度。

她解釋説,(1)企業法律顧問訴訟回避制度,是指企業法律顧問作為具有獨立性和中立性特徵的第三方仲介服務群體,不承接法律顧問聘請單位具體訴訟或仲裁等訴訟法律事務。這是其保持獨立性和中立性的前提。(2)企業法律顧問司法調解制度,即通過立法賦予企業法律顧問獨立的司法調解權,讓企業法律顧問在調解企業內部糾紛,化解企業內部矛盾過程中,通過調解所形成的由法律顧問簽名的調解文書,賦予其強制執行的司法效力。“沒有制度的保障,企業法律顧問的司法調解將缺乏力度,遇到糾紛終究還是會訴諸訴訟。”(3)設置績效考評制度,目的是建立和完善企業法律顧問職責分工和責任許可權,以制度的形式賦予企業法律顧問法定的績效考評職責,以供公司決策層在考評績效和薪酬考核中參考。企業法律顧問的側重點是企業的風險控制與法律監督。

在構建標準化的企業法律顧問服務的路上,浙江素豪律師事務所已經有一些探索和實踐。2017年4月,他們率先在國家標準委企業標準平臺上發佈了《品牌法律顧問服務指南》,在該行業標準化立法上做出了有益的嘗試。另外,在其研發推出的法律服務産品《標準化+企業常年法律顧問》中,他們為企業構建的標準體系涵蓋了《企業法律顧問培訓指南》、《企業公司治理輔助指南》、《企業制度建設輔導指南》、《企業調解機制建設規範》、《企業績效考核輔導規範》、《企業管理標準起草與修訂輔助指南》、《企業風險管理輔導指南》、《企業應急處理指導規範》、《企業一帶一路戰略實施輔導指南》。

這些正支撐著他們逐步往標準化企業法律顧問服務的“深海”挺進。

普遍建立法律顧問制度

從世界範圍來看,企業法律顧問制度的發展已經經歷了100多年的歷史。目前,美國一般的公司都有專職的法律顧問,公司的每一項活動都有法律顧問參與,公司法律顧問是企業負責人的直接代言人。歐洲的企業也都普遍實行法律顧問制度,例如,德國西門子在全球有公司法律顧問360多人。

反觀國內,1978年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後,政府逐漸放開了對企業的經營管理自主權,越來越多的企業才開始重視依法生産經營,以求降低風險,企業法律顧問制度在該階段開始發展。之後國家相關部門也頒布實施了一些“規定”、“決定”,但直到2015年《關於完善國家統一法律職業資格制度的意見》才將法律顧問作為一項獨立的“職業”重新提出來。顯然,企業法律顧問制度的發展還處於起步階段。

構建標準化的企業法律顧問服務,是推進企業法律顧問制度進一步向前發展的必要保障和重要推動力。

“法律顧問服務標準化的構建模式,應通過從律師事務所建立法律顧問服務的企業標準開始,以自下而上的方式來制定國家標準及法律顧問法,並通過成立法律顧問行業管理協會,來完成企業法律顧問的規範化管理,從而實現企業法律顧問服務的標準化。”車金夢説。

她指出,企業法律顧問服務標準化必須依靠立法先行。必須通過立法來確認法律顧問的主體身份和地位,通過《法律顧問法》來實現。《法律顧問法》也並非從一開始就必須以法律的形式出現,可以先從企業標準開始。具體路徑為:以律師事務所發佈企業標準為起點,逐步上升為律師協會團體標準,隨後升級為司法部發佈的行業標準,再進而上升為國家標準委頒布的國家標準,以標準推動全國人大常委會和全國人大啟動《法律顧問法》的立法起草和相關法律法規制修訂工作。

另外,企業法律顧問服務標準化還必須依靠行業管理。企業法律顧問的管理應該通過在全國設立“法律顧問協會”、各省市設立“法律顧問協會地方分會”來實現。

“雖然目前尚缺乏法律依據,但成立全國性的法律顧問協會不應該只是一種假設,而應該是提上議事日程的行業管理需要。”車金夢説。


服務國家“一帶一路”建設,“師躊之路”揚帆起航

自2013年“一帶一路”倡議提出以來,目前已有100多個國家和國際組織參與其中,其中69個與我國簽署了合作協議。尤其是2017年5月14 -15日在北京召開的“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在“五通”領域,達成了76大項、270多項具體成果,進一步激發了沿線各國的積極性。

“一帶一路”已從一國倡議走向共商共建的行動,從一國願景走向互利共贏合作發展的夢想。

這對於中國企業“走出去”尋求全球化發展,既是機遇,也充滿挑戰。比如,沿線國家法律體系多樣,既有大陸法係,也有英美法係,還有的以宗教教義為基礎,商業合同與國記憶體在很大差異。

應對這種風險,需要多方共同努力,律師這一特殊專業群體更是不可或缺。中國律師要想很好地承擔起這一歷史重任,必須強練“內功”,並強化自己對國際法律、規則的熟悉和認知,提升自己的專業素養。“我們在努力提升自己,以適應新形勢的需要,也渴望以自己的專業法律服務,在國際貿易中,為我們的企業更好地走出去保駕護航!”車金夢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