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聚焦中國

六成進口洋垃圾企業涉環境違法

2017-08-01 09:04:40 丨 文章來源:北京青年報

在過去的一個月中,環保部從地方抽調420名環保工作者對全國22個省的1792家進口廢物加工利用企業開展環境違法行為專項檢查。近日,北京青年報記者跟隨第53檢查組走進使用進口廢物加工利用的企業。

  案例

  老闆找不到危險廢物倉庫電燈開關

  “裏面是否有活性炭?”

  7月25日下午,浙江省嘉興市平湖市某塑膠廠,環保部打擊進口廢物加工利用企業環境違法行為專項行動第53組組長、廣西梧州市環境監察支隊副支隊長盧文指著廠房門外的一處廢氣處理裝置問工廠老闆馮某。後者立即表示,“有,那肯定有,為了裝這個花了二十萬。”隨後,檢查組要求打開裝置進行現場檢查。馮某帶著一名工人爬上梯子,兩人合力用扳手擰開螺絲釘,掀開遮罩。

  然而,檢查人員爬上梯子認真核對,發現裏面活性炭很少,廢氣可從活性炭裝置進口直通出口,活性炭裝置形同虛設。

  幾分鐘前還信誓旦旦的老闆頓時漲紅了臉,為掩飾尷尬,他轉頭指責下屬,“我讓你們搞好你們不搞”。在天氣預報顯示實時溫度為41度的嘉興,他身上的熱汗和冷汗一起冒了出來。

  在過去的一個月中,環保部從地方抽調420名環保工作者對全國22個省的1792家進口廢物加工利用企業開展環境違法行為專項檢查,這便是其中的一幕。近日,北青報記者跟隨第53檢查組走進使用進口廢物加工利用的企業。

  該廢氣處理設施中沒有按要求充填活性炭的問題被當場查出後,老闆百口莫辯。檢查組人員在現場進一步檢查後發現,廠區內也沒有堆存未使用過的或廢的活性炭。檢查組要求該企業出示的危險廢物臺賬記錄顯示,該企業于2015年購買了1.5噸活性炭,2015年至2017年5月累計更換了1噸活性炭, 2017年7月5日轉運了0.97噸廢活性炭之後,沒有再更換或者轉運活性炭的記錄。“該企業涉嫌擠出壓延工序生産時不正常運作廢氣污染防治設施或非法轉移危險廢物。”檢查組人員告訴北青報記者。

  檢查時,該工廠除擠出壓延工段停止生産,其他生産工序正常生産。北青報記者在現場看到,該廠的生産設施較為簡陋,廠區環境較差,清洗廢水隨處可見,跑、冒現象較為嚴重。多位工人正在把廢塑膠放入粉碎機,隨後把經粉碎的碎片裝進大號的編織袋。在塑膠包裝袋堆積如山的一處廠房內外,檢查人員聞到刺鼻的氣味。

  除此之外,檢查組還在這家企業發現不少環境問題。在危險廢物倉庫,老闆竟然找不到燈的開關,他用手機自帶的手電筒為檢查組照明,小小一束燈光下映照的小房間內只有3個覆蓋污漬的油罐放在墻角。“老闆,我問你,油罐破損後怎麼處理?”檢查組人員問。老闆支支吾吾半天,聲音微弱地説,“這個……一般運進來的都是好的”。檢查組指出,廢礦物油等危險廢物貯存庫沒有堵截液體泄漏的圍堰和收集裝置,存在廢礦物油泄漏的環境安全隱患。

  當檢查組要求企業出示突發環境事件應急預案時,老闆驚慌失措地讓下屬到辦公室去拿文件,下屬卻猶疑表示不知道這份預案放在哪。最終,檢查組查明,該企業尚未編制突發環境事件應急預案,且未向當地環保部門備案,沒有進行突發環境事件風險評估。

  “在檢查中,依然有部分企業像這家企業一樣環保意識淡薄”,檢查組告訴北青報記者。他們此前檢查桐鄉福利造紙廠時看到,廢紙原料、廢渣堆場滲濾液收集池旁有一個未採取防滲措施的坑塘,離河道僅3米之隔,坑塘記憶體有5立方米黑色的高濃度滲濾液,滲濾液收集池內有水泵及軟管連接至該處滲坑,“光天化日下敢這樣做,性質惡劣,根本沒把環保法放在眼裏。”

  走訪

  每次檢查都是與違法企業鬥智鬥勇

  好幾天不下雨雨水井卻有水流

  不過,檢查組也告訴北青報記者,相比于這些企業“光明正大”的違法行為,一些企業採用的違法手段則更為隱蔽。據檢查組人員介紹,前期檢查中發現嘉興市眾興塑業有限公司、嘉興宏達包裝科技有限公司等2家企業,通過暗管或軟管將不許外排的生産廢水排到廠區內雨水管網,從而直接排放到外環境。“因為很多管道都是在地下,所以這樣的違法行為單純靠走馬觀花似的檢查是很難發現的”。

  比如在本次針對嘉興市眾興塑業有限公司違法行為的檢查中,檢查組人員通過對廠區內迴圈水冷卻池的檢查,發現該企業通過軟管向冷卻池補充大量的水,而環評的要求是冷卻水迴圈使用不外排,根據水量守恒的原則,存在冷卻水外排的可能。隨後檢查組對廠區內雨水井展開進一步排查,發現其中一個雨水井中有水流動的情況,“好幾天不下雨,這雨水井還有水流,這不科學”,於是檢查組人員通過調查並確認,雨水井中的水流就是該企業通過暗道排放的冷卻水。在檢查組人員看來,每次檢查都是與違法企業之間的鬥智鬥勇。

  僅查驗臺賬就花費整個上午的時間

  “除了現場檢查以外,企業出示的各類臺賬也是檢查的重點”。

  次日(7月26日)上午,檢查組來到位於浙江省嘉興市南湖區的富達化學纖維廠。同每次檢查一樣,他們到達企業的第一項工作都是檢查臺賬。據檢查組人員介紹,“專項行動要求嚴格對照環評審批等文件,核查企業是否具備環評審批、環保驗收、排污許可、固體廢物進口許可證等相關手續,檢查是否存在批建不符等行為。”

  北青報記者在現場看到,擺在檢查組面前的是大量的文字資料,包括建設項目環境影響評價文件、竣工環保驗收手續、環境監測報告、企業環境保護報告、固體廢物進口許可證、入境貨物通關單、進口廢物經營情況記錄簿及報表、排污許可證、危險廢物轉移單、危險廢物申報登記及管理計劃、一般工業固體廢物和危險廢物管理臺賬等等,數量近40冊。他們根據事先的分工,四名成員查看環評審批、環保驗收、環境監測和排污許可等資料,三名成員檢查企業環境保護報告、固體廢物進口許可證、進口廢物經營情況記錄簿及報表、一般工業固體廢物和危險廢物臺賬記錄等,分頭開始工作。

  在富達化學纖維廠,他們僅查驗臺賬就花費整個上午的時間,每個人的筆電上都清晰地記下企業的基本資訊、發現的主要問題和待會兒現場檢查的重點。

  從臺賬發現疑點在現場檢查中核實

  “看了這麼久,當然是發現了問題”,檢查組人員告訴北青報記者。環評要求企業排放廢水總量控制指示為4231噸/年。但是,通過計算企業2016年全年及1-5月的污水處理繳費發票得出,該企業2016年全年廢水排放量為35407噸,2017年1-5月廢水排放量為13989噸,均超過了企業的廢水總量控制指標,這種行為涉嫌超總量排放水污染物。在看臺賬的過程中,檢查人員不僅使用計算器抽查企業提供的數據是否準確,還會詢問企業負責人相關情況,以看他們的回答與臺賬是否一致。

  “對於一些從臺賬中發現的疑點,我們不會直接告訴企業,而是會在之後現場檢查中再加以核實。”看完臺賬後,檢查人員隨即走遍企業生産的每個環節,檢查生産原料、中間物料及廢渣是否露天堆放或者貯存場所是否規範,監測設備是否正常運作、有沒有弄虛作假,廢氣、廢水、噪聲排放指標是否達標等等。

  “我們查出問題如下……”在檢查完成後,檢查組成員將各自發現的問題在組內溝通交流後向企業反饋。整個過程中,企業負責人始終神情嚴峻、眉頭緊皺,一位試圖辯解“環評中給的廢水總量太低,企業有自己的難處”,另一位則一邊聽一邊做筆記。

  反饋

  對發現的問題實行清單式管理

  除了嘉興,第53檢查組此前已完成了對浙江省湖州市、紹興市和舟山市的進口廢物加工利用企業的檢查工作。

  在24天的時間裏,他們總計檢查了34家企業。其中,廢塑膠企業23家、廢紙企業7家、廢船及廢五金拆解企業4家。檢查期間,正在生産25家,停産8家,關閉1家,共發現18家企業存在38個環境違法行為。截至2017年7月26日檢查結束,檢查組檢查的浙江省嘉興市、湖州市、紹興市和舟山市等地方環保部門對12家企業的23個環境違法行為進行了立案、已下達16個行政處罰告知書。

  根據環保部網站7月30日通報顯示,截至7月29日,打擊進口廢物加工利用行業環境違法行為專項行動現場檢查工作已基本結束,共檢查企業1792家,對1074家企業提出立案處理處罰建議,佔檢查企業總數的60%。

  這次異地交叉、屬地配合的專項行動,也得到了當地環保部門的支援。

  當地環保部門的執法人員全程陪同檢查組檢查。在開頭的案例中,北青報記者注意到,當檢查組發現問題後,同在現場的嘉興平湖市環保局執法人員立即採取行動,第一時間對現場拍照、固定證據、在執法平臺上傳問題,隨後展開進一步調查。

  嘉興市環保局局長曹建強直言,借檢查組開展專項行動的機會嚴厲打擊環境違法行為,特別是對整治無望的企業堅決予以關停。

  嘉興市環保局總工程師李健忠介紹,檢查組離開次日,嘉興市環保局立即召集全市各縣(市、區)環境監察、固體廢物管理分管局長和主要負責人會議,對整改工作進行全面部署。涉及到有進口廢物利用加工企業的縣(市、區)都成立整改領導小組,制定了整改計劃。“對檢查組發現的問題實行清單式管理,解決一個,銷號一個;對查實的環境違法行為要求三天內立案調查,七天內下達行政處罰告知書;對整改項目落實企業主體責任,要求企業立即整改,對一時整改不了的必須制定整改計劃,承諾整改時限,確保整改到位。”

  發現

  多家企業已停止進口洋垃圾

  洋垃圾的問題近來引發關注。4月18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三十四次會議審議通過了《關於禁止洋垃圾入境推進固體廢物進口管理制度改革實施方案》。該《實施方案》由國務院辦公廳近日印發,明確今年年底前,全面禁止進口環境危害大、群眾反映強烈的固體廢物,2019年年底前,逐步停止進口國內資源可以替代的固體廢物。

  北青報記者在採訪過程中發現,這些政策對不同企業帶來的影響不同,各個企業的應對策略也有差異。

  在嘉興市南湖區一家專業生産PET瓶片、PET塑鋼帶的企業內,該公司負責人指著車間外面用相應型號的袋子裝滿了廢塑膠、打碎之後的廢塑膠顆粒和已經加工生産出來的塑膠原材料,向北青報記者介紹,該廠原材料主要從孟加拉國、印度尼西亞等發展中國家進口,“500美金/噸的價格低於國內市場7000人民幣/噸”。談及禁止洋垃圾入境的政策,他表示已停止進口,今後或將PET的生産線轉移到國外原材料産地就地生産。

  南湖區某化纖廠每年有約50%的原材料來源於孟加拉國、印度尼西亞和坦尚尼亞等國家。該廠目前已經停止進口廢塑膠,還剩下500噸原料尚未使用。負責人表示,“今後將全部使用國內的原料。從國外進口原料本來就有週期,有時候可能一兩個月運到國內的時候反而變成國內的價格比較低,以後不用考慮這個問題。”

  與以上企業不同,位於平湖經濟技術開發區的某大型造紙公司每年從國外進口的廢紙並不多,該公司董事長告訴北青報記者,去年該廠進口的廢紙有兩萬噸,約佔該廠原材料的4%。“主要是從日本和美國進口的,日廢清洗地比較乾淨,美廢的優點是纖維長,造出來的紙延展性好”。據他介紹,禁止進口廢紙基本不會對該廠産生影響,一是因為該廠進口的量較少,二是因為隨著造紙工藝的進步,利用國內的廢紙同樣能生産出品質相當的牛皮包裝紙。

  對於未來,多家企業負責人認為,隨著洋垃圾逐步停止進口,國內固體廢物的回收利用無疑將變得更為重要,這將促進國內的垃圾分類體系進一步發展和完善,提升整體垃圾分類水準,建立完善的固體廢物回收利用體系。

  本版文並圖/本報記者 邢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