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t > 首頁> 聚焦中國> 紅色記憶

不 能 忘 卻 的 歷 史

2015-09-17 11:44:04 丨 文章來源: 中國網

    沒有人不説宇宙之大,大的無邊無際。但在我的意識中,那只不過是沒有生命的天體而已。還有人説非洲平原之大,但只是一個地域之稱,不過是地球的一隅而已,與一座工廠,一部機器無異……

    海洋之大,大到佔地球總面積三分之二以上,可惜它還是太小,假如再大……人類照樣能征服,把它踩在腳下。

説西安古城堡之大,它不僅僅是世界唯一保存最大最完整的古城堡。更重要的是因為它佔世界人口六分之一的大國為背景,淩駕於源遠流長的全人類文化和盛唐文化的巔峰之上。

人間世上有許多美侖美奐的事物,西安古城墻算是其一吧!不要太雄壯,過之則險,險則令人生畏,畏則不慈,遠望不失挺拔,近看則大,大而穩,穩則安詳……

要方,方則正,然不可過之,過之棱角牴牾,上下體方而又勢,方正而不失敦實,敦實而頓感親近……

要灰土,土則古,古色古香,不可增一份素,素則虛浮,陽春白雪,素然高閣,不可增半分赤,赤則炫華,近做作,耀目而蕩心……

    想必諸君曾聞“天地間第一流人”做“第一等事”的説法,建造長安古城堡,成就古城堡的輝煌,真可謂算“第一等事”。那麼做“第一等事"那個“第一流人”是誰呢?未必好多人都曾聽説過,但是此人的偉大貢獻,絕對不可忘記,他就是隋代太子左庶子,著名建築家古城堡的總設計師宇文愷。

    中華泱泱大國,代代才子如雲,遙想千餘年間,多少炎黃赤子,華夏才俊,都曾留下了令後人所敬仰、永恒不朽的傑作……

    古城堡的傑作和輝煌,是中國古代東方最偉大的城市,它以規模宏大、設計週詳、制度嚴謹、佈局井然成為古代建築歷史上的典範,磅薄壯麗的長安城是中華古典文明的最高極致。

大家現在看到的西安古城墻,是明朝建成的,有600多年曆史,如今成了中國乃至全世界保存規模最大、成色最好、歷史最為悠久、最完整的古城堡。

    如果你是外地人,來到西安最令你印象深刻的,恐怕是走到那裏都能看到的古城墻,更有西安人自豪地説“古城墻是代表西安的一塊四方印章”……

然而,古城墻經過千年的風風雨雨,到了全國解放以後,已經變得殘垣斷壁,破爛不堪了,據資料記載,到1959年春季,城墻被挖得洞穴有2100孔,被剝離的墻體海墁達13.7萬平方米,外墻青磚被剝離1.846萬平方米,墻體毀斷14處,護城河則成為臭水河。城墻危在旦夕,古城墻危機四伏……啊!城墻的路在何處?誰來保護我們的古城墻……?

早在1948年4月份,中共中央西北局與西北野戰軍收復延安以後,中共中央西北局極為重視革命文物和歷史文物的維護與保護,在收復延安的第三天,中共中央西北局書記習仲勳同志召集西北局副秘書長曹力如同志等有關人員,開展對革命文物的登記、造冊、維修和保護,尤其是維護和保護黨中央、毛澤東和其他主要領導人的居住、辦公、會議等舊址的保護。西北局書記習仲勳同志、陜甘寧邊區政府主席林伯渠同志、陜甘寧晉綏聯防軍司令員賀龍同志等聯合署名發出《保護各地文物古跡佈告》強調在我軍到達新解放區時,應由軍隊政治機關訓令部隊切實遵守保護文物古跡的法令,其中特別貴重的應開具清單,派人護送、上交西北局宣傳部統一保管。該佈告還將文物分類,以保障命令的執行,這致使西北地區文物古跡在戰爭期間損毀極少。

1949年1月17日,中共中央西北局書記習仲勳同志在西北野戰軍黨的第一次代表會議上作《關於接管城市問題》的報告。提出:“嚴格保護,不許破壞”的接管城市基本方針。

1951年,在中共中央西北局第一次文化行政會議上,習書記又進一步指出:“西北是我國古代文明的發祥地,西安是周、秦、漢、唐等王朝的建都之地,因此在西北保護文物古跡有著重大意義。另外,延安是全中國的民主聖地,革命文物也非常豐富,我們要用很大的力量保護文物古跡。”今後在修鐵路、建工廠時從地下挖出的東西,以及流散在民間的東西,都要想辦法蒐集整理起來。現在我們的軍隊還住在文廟裏,住在大雁塔裏,要趕快往外搬。在這方面要進行宣傳教育,加強管理。

建於唐貞觀元年(627)的蒲城慧徹寺寶塔,比西安慈恩寺大雁塔還早25年,比薦福寺小雁塔早80年,是中國最早的唐塔。寶塔在嘉靖大地震時頂端兩層崩毀,又經長期風雨侵蝕,塔體掉落磚塊,岌岌可危。1952年秋,蒲城中學上書專報,建議將其拆除。中共中央西北局第二書記習仲勳同志閱後即批示:“校可遷,塔不可毀。”省政府遂予以撥專款加以保護。

新中國成立以後,50年代初期,西安古城墻存廢還停留在專家層面爭論,到了1958年“大躍進”時期,拆城墻風已經席捲全國,蘇州城、南京城、北京城都開始拆城墻,這股風也很快刮到西安,據檔案記載,1958年6月17日,西安市委專門召集有關部門召開座談會,討論西安城墻存廢問題,會上,形成兩種截然不同的意見,一種主張拆,另一種主張保留。“拆除派”認為城墻是封建社會的城堡,主要起防衛作用,現在進入原子時代,國防價值已經不大,並且城墻古老,缺乏排水設備,遭雨水沖刷,很多地方容易發生危險,直接威脅人民的生命安全,如果要作為古跡長期保存,勢必還需要一大筆維修費用。反之,如將城墻拆除,不但可以節約大量資金,而且拆下的城磚、城土還可以加以利用,城墻拆除後可以擴大建設用地,也可以清楚城鄉界限,便利交通,如果從保存文物古跡著想,把城墻留下來就行了。“保留派”認為。,西安城墻是文明的古建築,有著悠久的歷史,中央規定有300年曆史的古跡都應該保留。西安城墻目前及將來對城市並無對建設有大妨礙,保留下來,還可研究和欣賞。兩派中,保留的聲音明顯居弱勢。同時9月,西安市委向陜西省委報送了拆除城墻的請示報告:“認為西安城墻可以不予保留,今後總的方向是拆。為了便於人民以後瞻仰,只保存幾個城門樓。但目前可將需要拆除的地方和危險的地方先予以拆除,暫不組織大量的人力全面集中搞。今後將按照城市發展的需要結合義務勞動,逐步予以拆除。”省委很快在10月份批復:“原則同意關於拆除西安城墻的意見……”

    在這危急時刻,西安有識之士以“陜西省文物管理委員會”的名義向國務院做出請示,當時,建築泰斗、北京市副市長梁思成先生多方呼籲、奔走協調,都沒能保住北京城墻,甚至連多留下來一座城門都不可得。這樣幾個陜西的“老文物”發出的請示,在中央能得到重視甚至同意嗎?“老文物”們的心情忐忑不安,異常焦躁……

早在1957年文化部就曾多次向國務院提交報告,要求停止拆除北京舊城墻,事與願違,北京舊城墻還是被拆除了,那麼,西安的古城墻還能保存下來嗎……

這個時候,時任國務院副總理兼秘書長的陜西籍領導幹部習仲勳同志接到西安有識之士的電報,隨即發回電報,對破壞古城墻的行為堅決予以制止。同時給文化部親自打電話要求保住西安古城墻。1959年9月29日西安市人委收到了《國務院關於保護城墻》的通知,12月28日時任西安市市長的劉庚同志迅速落實國務院的指示精神,召開會議,部署和保護古城墻的工作安排並代表西安市委、市政府簽發了一份文件,“自即日起嚴禁拆取城磚,挖取城土以及破壞城墻的行為”。啊!曆盡滄桑而又多災多難的西安古城墻又一次僥倖存活下米,古城墻終於保住了……

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初期,時任陜西省委第一書記的馬文瑞書記、西安市張鐵民市長以及許許多多的人為此付出了極大的努力和心血,我人民子弟兵數千官兵參加支援西安古城堡清淤、護堤建設工程,給西安人民留下了永不磨滅的貢獻,感動著古城每一位市民,也感動著筆者。

吃水不忘挖井人,二十多年過去了……曾為此付出貢獻的所有人以及人民子弟兵的豐功偉績,早已深深地烙在了古城人民心中,篆刻在這座世界最大、最完整的古城堡,鑄就了新的偉大靈魂。

當今世界,到處都是鋼筋水泥巨構。當我們看到古城堡四週那一座座摩天大廈時,若能從空中尋找一下看古城堡的感覺,立即便會得出一個結論,此物巨大,大廈雖高,輕若草介,古堡雖矮,重如山嶽,即是紐約世貿大樓毀而尚可再建,唯此古堡,滄桑古大,豈復有二?

    古城墻猶如一枚巨大的方印,蓋在了這片神奇的土地上,留下了永恒的印跡,為這片古老的大地增添了無窮的魅力。

空中看古城堡,它所處的位置非常理想,成就了古長安的輝煌。隆起的地形、盤臥著的巨龍,真可謂雙龍戲水。而古城堡恰好處在龍首垣南部,風水寶地是也!兩大天然屏障,八水環繞古城堡,十大關護衛著這座最大、最完整的聖殿,使它代代相傳……

    每一個人都是父母所生,有時候我覺得我更像古城堡所生,是古城堡造就了我。每當我看到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頻頻翹首對古城堡投以無限虔誠敬仰的目光,我感到欣慰和自豪,它給予我們大家許許多多……我用自己溫馴虔誠的心靈,默默地敬它,悄悄地愛它,並且發誓終身回報給它。我覺得它有屬於我的一份,它有屬於每一位華夏子孫的一份,或者説這份最珍貴的歷史文化遺産更應該屬於全人類。祝願古城堡的明天更美好!

    古城西安人民永遠會記住那些曾今為保護古城墻所做出的豐功偉績,特別是要記住中共中央西北局以及宇文愷、習仲勳、馬文瑞、劉庚、張鐵民、解放軍人民子弟兵和許許多多為保護古城墻做出貢獻的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