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t > 首頁> 聚焦中國> 紅色記憶

中共中央西北局“趕考”記

2015-09-17 11:36:38 丨 文章來源: 中國網

    今年,是中國共産黨高層進京“趕考”65週年,也是中共中央西北局歷史誕辰73週年,在這兩個具有特殊紀念意義的日子裏,我們重溫那段激情燃燒的歲月,對於今天的人們來説,能夠引起發人深省的警示和啟迪,從而使我們保持清醒的頭腦,把握和判斷正確的方向和發展道路,朝著中華民族“中國夢”的目標,去實現人類美好的和諧社會。“趕考記”揭示了一個永恒的真理:“人民是永遠的江山,百姓是永恒的考官。”

收復延安 駐留王家坪

    1946626日,國民黨軍隊開始全面進攻解放區,19473月國民黨軍隊重點進攻山東和陜甘寧邊區,第一戰區司令長官胡宗南指揮二十五萬兵力,在一百多架轟炸機的配合下,倡狂進攻中共的核心所在地——延安和陜甘寧邊區,而中共在延安周圍的部隊不足三萬人……

39日,黨中央、西北局、西北野戰兵團主要領導在延安舉行動員大會上發表演講:“號召全邊區軍民,積極行動起來,粉碎賣國賊蔣介石的進攻,保衛邊區,保衛黨中央,保衛毛主席。”

316日,中共中央西北局書記習仲勳同志,由南線回到延安王家坪中央軍委、毛澤東主席駐地,與中央領導毛主席、周副主席、彭總等人商討作戰方針。

317日,黨中央、中央軍委決定,組成西北野戰兵團,自今日起“上述各兵團及邊區一切部隊,統歸彭德懷、習仲勳指揮。”

318日,黨中央、中共中央西北局前委、中央軍委部分領導一起在毛澤東主席駐地開會,研究部署撤出延安和西北野戰兵團作戰問題。毛澤東主席説:“延安我們不守,讓敵人把這個包袱背上,把幾十萬敵人拖到邊區,一直到把他拖垮,只要一個月能消滅一個團,保證三年收復延安。”直到傍晚九點,彭德懷、習仲勳等同志,才把黨中央毛主席一直送到延河邊,深情的望著他們上了汽車,向東駛去……

325日,中共中央西北局前委、西北野戰兵團,彭德懷、習仲勳簽署作戰命令。青花砭戰役拉開轉戰陜北自衛戰爭的序幕,全殲國民黨胡宗南整編二十七師三十一旅和一個團。

414日,中共中央西北局前委、西北野戰兵團,組織部署羊馬河戰役,經過幾個小時的激戰,全殲國民黨軍整編十五師之一三五旅共計五千余人,取得了羊馬河戰役的偉大勝利。

52日至4日,中共中央西北局前委、西北野戰兵團發起蟠龍戰役,戰役結束時,共殲國民黨軍整編第一師之一六七旅及一個團,共計六千余人,取得蟠龍戰役的偉大勝利,新華社記者寫了述評《評蟠龍大捷》。

514日,陜甘寧邊區黨政軍機關、民兵和四鄰八鄉的農民共五萬餘人,在安塞真武洞召開慶祝祝捷大會,中共中央軍委周恩來副主席代表黨中央和毛主席到會講話,熱烈祝賀西北戰場“三戰三捷”取得了偉大勝利,同時宣佈,黨中央毛主席撤離延安後,一直留在陜北,與邊區全體軍民共同戰鬥……。

其後的一年多時間裏,黨中央毛澤東主席率領的這個被西方媒體稱之為“一個八百多人的國家”的中共首腦機關男女老幼“趕考”隊伍,進行著戰爭年代最嚴峻的考試……。而另一支“趕考”隊伍也在進行著考試。它就是以彭德懷、習仲勳率領的中共中央西北局前委和西北野戰兵團。而後者的“趕考”隊伍比前者的“趕考”隊伍,更直接、更艱苦、更危險,能不能經受住考驗,對於當時“趕考”隊伍裏每一個人來説都是一個極大的挑戰,是否能過關,是否能合格,歷史的責任再一次放在了這支“趕考”隊伍每一個人的肩上,僅僅不到一年半的時間內,形勢便發生了神奇的變化,柳暗花明,乾坤逆轉,而見證這一人類奇跡的就是黨中央毛澤東率領的八百多人“趕考”隊伍,落在了福地,太行山腳下一個小小的村莊西柏坡。而另一支以彭德懷、習仲勳率領的“趕考”隊伍落在了黨中央、中央軍委曾經辦公的總部王家坪。

其實,歷史的腳步選擇黨中央毛澤東率領的“趕考”隊伍,在西柏坡駐留和以彭德懷、習仲勳率領的“趕考”隊伍在原中央軍委總部王家坪駐留,是一次必然中的偶然,也是一次偶然中的必然。

兩支“趕考”隊伍都在各自的駐留地,完成了進入大城市最為關鍵的一步——執政國家的各項“考試”準備以及向全黨發出的偉大號召即警示名言“奪取全國勝利,這只是萬里長城走完了第一步,革命以後的路程更長,工作更偉大,更艱苦,務必使同志們繼續保持謙虛、謹慎、不驕不躁的作風,務必使同志們繼續保持艱苦奮鬥的作風”。和“先當小學生,後當大學生,怕當小學生,就永遠是小學生。”兩個著名論斷。兩支“趕考”隊伍對“趕考”充滿了信心,實踐證明,他們考出了不錯的成績,是合格的。是人民真正的公僕,是我們學習的楷模,也是我們心中永遠的豐碑。

解放西安 駐留雍村大院

1949520日,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一野戰軍第六軍解放了西安,西安解放的第三天,也就是五月二十三日。以習仲勳書記帶領的中共中央西北局精幹的領導班子進入西安,卓有成效的迅速開展一系列接管古城西安各項工作,隨即西北局機關大批人馬陸續抵達西安,西北局機關大本營從此落戶在西安建國路地區雍村大院。

據查閱有關資料顯示,雍村大院是屬於國民黨四大家族之一,宋氏家族的資産。即雍興實業股份有限公司,是抗日戰爭時期,宋子文官僚買辦集團,乘民族工業內遷之機,在吞併內遷民族工業的基礎上,創辦的官僚壟斷資本企業,全部資本由宋子文為董事長的中國銀行西安分行投資。由於陜西古代屬於雍州之地,中國銀行西安分行內部簡稱“雍行”因而它的附屬企業取名為雍興實業股份有限公司。雍興公司主要經營棉紡織業、機器製造業、化工酒精業、麵粉加工廠、電廠、煙廠、紙廠以及中小學教育等。解放後,所有的雍興公司的資産收歸國有。現在的雍村大院只不過是中國銀行西安分行的一個辦事處,廣義上它的地理位置是在和平路以東,東大街以南西安古城墻內東南角這麼一個區域,狹義上指解放前被國民黨高官所佔據即國民黨市長王友直公館及附近區域(今為陜西省政協、陜西省人民政府雍村幹休所、陜西省煤炭局、陜西省律師協會、陜西省檔案局、陜西省委統戰部、陜西省委招待所等辦公及居住小區)。

    王友直(19021992)國民黨陸軍少將。號正卿,陜西韓城人。上海大學、莫斯科中山大學、中央訓練團高教班第1期畢業。1947年7月任西安市市長。1948年9月兼任西安市民眾自衛總隊總隊長。1946年,蔣經國任命他為西安市市長,這是國民黨政權的最後一任西安市市長。曾在蘇聯莫斯科中山大學求學時與蔣經國住進了同一個宿舍,又高又胖的王友直睡上鋪,矮小敦實的蔣經國睡下鋪。鄧小平擔任蔣經國所在共青團小組的組長。王友直在政治上有兩條不變的宗旨:一是絕不反共,二是不打內戰。作為國民黨在西安的最後一任市長,他確實沒有危害過共産黨。周恩來同志曾途徑西安時單獨找過王友直密談,提醒王友直一定要對形勢作出客觀分析,掌握民心所向,並且對王友直加入國民黨表示一定理解,希望他繼續為共産黨工作。周恩來的勉勵讓王友直驚喜交加,隨後的一席話更讓王友直感激不已。周恩來説:“你在蘇聯的愛人和女兒給你有信,現在在鄧穎超那裏,回頭我派人給你送來。”黨要求和希望王友直認清形勢,順應歷史的潮流,始終要和人民站在一起,並要求王友直保護好國民黨政府的所有檔案卷宗,以利於西安解放後被中共中央西北局、第一野戰軍及西安軍管會接管。為防止重要檔案在戰爭中毀壞,王友直給檔案室修建了“重墻”,解放後,這些檔案都完整無缺的保留下來。如今,如果去未央路上的西安市檔案館,甚至還可以查閱到當年中小學生寫的作文。1989年王友直曾在回憶錄《西安在黎明到來之前》中這樣寫道:“我一生經歷了不少坎坷之途,但始終堅信:在其他問題上,可容有糊塗之處,但在政治上必須精明。所謂精明就是要順乎歷史潮流而動,必須以民心所向為歸宿。”被地下黨掌握的西安民眾自衛總隊及時起義,成為解放軍“兵不血刃”拿下西安的關鍵。幾天后,這支2000多人的隊伍中,就有900余人自願加入了解放軍,在解放蘭州的過程中立下了汗馬功勳。王友直後來任陜西省政協常委,民革中央監察委員,民革中央團結委員等職,1992年3月9日在西安病逝。

隨著全國解放形勢的發展,這支進入西北重鎮——古城西安的“趕考”隊伍,迅速在西安乃至西北五省區建機構、肅匪患、抓經濟、化矛盾、促團結、講統戰、除腐敗、立新風等。1949516日,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發佈命令,決定成立西安市軍事管制委員會,任命賀龍為軍管會主任,委員有賈拓夫、趙壽山、甘泗淇、楊明軒、張稼夫、張經武、趙伯平、方仲如、李敷仁、陳希雲、陳養山等12人。根據西北局的決定,中共西安市委員會亦在組成,市委由賈拓夫、張經武、趙伯平、方仲如、董學源、柯華、陳元方、何承華、李甫山、朱子彤、韓夏存、曹冠群、崔一民、李宗林等14人組成,賈拓夫、趙伯平分任正、副書記。至此,接管工作的組織工作全部就緒,根據西北局《關於接管方針及軍事代表工作的決定》,西安軍管會把保護和建設西安作為自己一切工作的基本方針,迅速統一派遣3500名軍事代表,按照性質和業務,分系統、有秩序和自上而下地,立即開始接管工作,具體做法是:

 

一、接管工作:

     1、徹底打碎國民黨的反動國家機器。2、有秩序的沒收官僚資本。3、堅決保護民族工商業,大力宣傳黨的“發展生産、繁榮經濟、公私兼顧、勞資兩利”總方針。保持其恢復生産,恢復正常的經濟秩序和社會秩序。4、對文化教育單位採取嚴格保護,維持現狀,然後逐步改良的方針。5、接受國民黨所辦的報社、雜誌社、通訊社、廣播電臺等。全盤接收中華書局西安分局、新中國出版社西安分社、中國文化服務社西安分社,關閉國民黨軍統開辦的《新民日報》、《民言晚報》、華夏社等。到826日根據西北局決定,西安市軍管會將所屬各部門及其接管單位,按照其業務性質與工作範圍分別劃歸政府各主管廳局,西北軍區、西北局宣傳部或西安市政府領導。此後,直到19501月西北軍政委員會成立,接管工作全部結束。

    二、恢復生産、穩定社會:

     1、在接管工作全面開展的同時,西北局、軍管會和市人民政府大力動員和組織各界群眾,努力恢復生産,穩定社會,給西安這座古老的城市調入糧食、煤炭、食油、鹽鹼、棉花等保證市場供給,大力開展支援前線,保障市民生活基本必需品的供應,方便群眾、平仰物價、穩定人心,到12月底西安市工商業和社會秩序基本恢復到原有水準。

     2、召開西安市各界人民代表會議,根據市軍管會和市人民政府《關於成立各界代表會的決定》,728日至81日,西安市首屆各界代表會第一次會議在西安隆重舉行,出席會議的各界代表319人來自工、農、兵、學、商各行各業的和各個方面,都是思想進步與群眾有著廣泛聯繫、享有較高威信的人物或對革命事業有顯著貢獻的積極分子。西安市軍管會主任賀龍在會上致開幕詞,軍管會副主任兼市長賈拓夫作題為《為建設人民的新西安而奮鬥》的工作報告,各界代表踴躍發言、討論,一致通過該工作報告。經大會民主選舉,趙伯平當選西安市首屆各界代表會主席,楊子廉、朱子彤、馬德涵(回)、王競秋(女)當選為副主席。此代表會是建國初期人民參加管理政權的有效組織形式。西安市各界代表會成立後,立即成為市軍管會和市人民政府的得力助手,成為黨和政府密切聯繫人民群眾紐帶和橋梁。為接管、支前、加強治安、穩定金融、生産就業、整頓商業、調處勞資爭議、冬季燃煤供銷、學校和社會教育、認購公債、擁軍優屬等重大市政問題,在團結動員人民、協助黨和政府克服困難完成各項工作任務發揮了重要作用,它標誌著中共中央西北局在建國初期建立和實行的各項政策是積極有效的,是進步的,是符合當時西安的實際情況,是人民民主專政制度和革命統一戰線得到了提高、鞏固和完善,推動了西安各項工作和事業的蓬勃健康發展。

     3、中共中央西北局全體“趕考”隊伍,經受了西安建國初期的“考試”,實踐證明“考試”是完全合格的,也是對他們今後繼續“考試”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西北局與土地改革

這支“趕考”隊伍,另一項重大“考題”就是根據中共中央《1948年土地改革工作和整黨工作》指示,于19487月中共中央西北局召開邊區地委書記聯繫會議,決定結合農村整黨,繼續貫徹落實黨中央制定的各項具體政策,爭取在1949年春季完成陜甘寧邊區的全部土改任務。會議研究認為陜甘寧邊區的封建土地制度早已經消滅或已基本消滅,所以不再提出“平分土地”口號,而是普遍頒發土地證,確定地權,堅決保障農民的土地所有權不受侵犯,同時在某些土地問題的地方繼續實行合理抽補適當調劑辦法,進一步調動廣大農民群眾的積極性,號召人人安心勞動、努力生産發家致富。採取不同的步驟和方法,深入細緻的解決問題,如:(一)凡經過土地革命的老區,分兩種情況,一種情況是可以少補或不補給土地,而另外一種情況是在地廣人稀的地方,則先調劑土地,然後使無地的農民獲得足夠的土地,然後頒發土地證確定地權。(二)在經過減租的老區、半老區,也分為兩種情況,一種是在歷次土改鬥爭中,土地問題已經得到解決。但遺留問題尚未全部改正,必須認真適當的加以解決,另一種情況是,糾正以往分地中不公現象,合理分配和調劑給地少、地壞和地遠的農民,完成抽補調劑後,再頒發土地證確定地權。

19477月至9月全國土地工作會議在河北省平山縣召開,會後向全國公佈了《中國土地法大綱》,中共中央西北局在綏德義合鎮召開了貫徹落實全國土地工作精神,歷史上把這次會議簡稱“義合會議”,一直到1948年下半年,中共中央西北局一手抓整黨和土改,一手抓政策,通過和調整放寬政策,進一步刺激各階層群眾的勞動積極性,使他們牢固樹立生産發家致富的思想,加快陜甘寧邊區醫治戰爭創傷,恢復生産繁榮經濟的步伐,增強支援西北解放戰爭的實力。

為了把土改工作做得更細更紮實,中共中央西北局派員去到綏德縣義合區黃家川鄉狠抓基層、樹立典型,及時總結並大力推廣黃家川工作經驗,通過這種典型引路,以點促面的辦法,使廣大幹部群眾受到了生動具體的政策教育,懂得正確開展工作的方法,有利推動老區、半老區,土改工作向縱深健康發展。312日,毛澤東將《陜甘寧邊區綏德縣老區黃家川調整土地的經驗》,劉少奇撰寫的《平山老解放區土改經驗》和《譚政文關於山西崞縣召開土地改革代表會議情況的報告》,“這三個經驗,匯集在一起值得印成一個小冊子,發給每個鄉村的工作幹部,這種敘述典型經驗的小冊子,比我們領導機關發的決議案和指示文件,要生動豐富的多,能夠使缺乏經驗的同志得到下手的方法,能夠有利的擊破在黨內嚴重的存在著反馬列主義的命令主義和尾巴主義。”

土地改革一直是新民主主義時期的中心工作,也是中國共産黨幾代領導人為止奮鬥要解決的重大課題,中共中央西北局較好的完成了這一項重大任務,創造了推向全國的成功經驗,正如西北軍政委員會第一次會議所説的那樣:“陜甘寧邊區全體人民,西北人民解放戰爭勝利結束,陜甘寧邊區政府業已光榮地完成了它的歷史任務,本會奉中央人民政府命令宣告成立,現值舉行第一次全體會議時,謹向你們致以親切的慰問和崇高的敬意。十數年來,陜甘寧邊區150萬人民,在中共中央和毛澤東主席直接領導下,英勇奮鬥,艱苦卓絕,對中國人民特別是西北人民革命事業的貢獻,是十分偉大的。全國人民和西北人民將永遠感謝你們,敬愛你們。希望你們在今後和親手建設的新時期中,保持過去艱苦奮鬥的作風,充分利用歷年大生産運動的經驗,積極醫好戰爭創傷,逐步地改善物質生活和提高文化生活,走向富裕康樂的境地。我們當在各方面給你們以必要的和可能的幫助,我們同事希望全西北人民,努力學習陜甘寧邊區人民那種團結友愛艱苦奮鬥的精神,並接受他們在土地改革和生産建設中的一切寶貴經驗,為建設新西北、新中國而奮鬥”……

1941513日中共中央西北局成立到19541210日西北局撤銷,中共中央西北局走過了十三年零八個月不平凡的光輝歷程,六百多人的“趕考”隊伍每一個人都在西北局這個光榮的集體中得到了歷練,他們的思想、信念、作風以及學到的“為人民服務”的本領都很紮實和無法忘懷,祖國和人民在他們心中打上了深深地烙印,對他們的一生産生了巨大的影響,後來,不管職位、崗位發生怎樣的變化,都始終把人民的利益看成高於一切,不忘公僕的本色,向祖國和人民交上一份合格的答卷。他們為民族獨立和民族解放以及新中國現代化建設做出了巨大貢獻,他們的光輝業績將永載于中國革命的史冊上,他們在我們心中是永遠的豐碑。今天我們重溫他們的光榮歷史,就是要告訴人們,踏著他們的足跡繼續奮鬥,為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實現“中國夢”考好每一場“考試”,回答好每一道“考題”,向祖國和人民交上一份合格的答卷,讓每一位“趕考”的人,人生更精彩、更輝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