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手筆!國家再投70億元支援廁所革命

時間:2019-07-19 10:44:08 來源 : 紅網 作者 : 佚名

近日,農業農村部表示,作為農村人居環境整治三年行動的重要內容,今年中央財政安排70億元資金,整村推進農村廁所革命。

中央撥款70億元

革除農村廁所“臟、亂、差”

7月11日,農業農村部就農村人居環境整治推進工作有關情況舉行新聞發佈會。據農業農村部社會事業促進司司長李偉國介紹,2018年全國完成農村改廁1000多萬戶,農村改廁率超過一半,其中六成以上改成無害化衛生廁所。

“廁所革命”顧名思義,就是要革除廁所“臟、亂、差、少、偏”的問題。李偉國表示,2018年年底18個部委聯合印發的《農村人居環境整治村莊清潔行動方案》,提出在全國範圍內集中組織開展以清理農村生活垃圾、村內塘溝等農業生産廢棄物等“三清一改”為主要內容的村莊清潔行動。據統計,目前全國80%以上行政村的農村生活垃圾得到有效處理,有11個省區市通過了農村生活垃圾治理整省驗收;近30%的農戶生活污水得到處理,污水亂排亂放現象明顯減少。

資金投入方面,李偉國透露,2019年,中央協調70億元資金用於農村“廁所革命”整村推進財政獎補,同時用30億元專項中央預算內投資,支援中西部地區以縣為單位因地制宜開展農村廁所糞污治理、生活垃圾污水治理等農村人居環境基礎設施建設,並要求各地加大農村改廁資金支援力度。

零容忍國內“尬廁”亂象行為

自2015年起“廁所革命三年計劃”實施,中國農村衛生廁所普及率穩步上升,環境改善已取得階段性的成果,但“鍋大米多”,不乏有少數“沙子”混入,使得農村“‘廁所革命’變了味兒”。

早在2016年,人民日報、新華網等權威媒體就曝光了山西省太原市婁煩縣的“尬廁”亂象,點名批評當地相關部門作風漂浮、弄虛作假、形式官僚主義的問題,同時當地紀委也以相關部門的工作失誤、履職不當、涉嫌“套取國家資金”等問題介入調查。

另外,我國南北地理環境差異大,南北方村民聚集方式不一,少數部門只管按城市廁所“依樣畫葫蘆”,對於農村廁所實際使用性視而不見。就在日前,安徽省“廁所革命”被曝醜聞,當地政府招標的無害化三格化糞池存在滲漏現象,不僅達不到無害化要求,還會造成二次環境污染,甚至引起大規模的病菌傳播,嚴重危害到人民群眾的身體健康。

“廁所革命”是關乎民生的大工程,面對以上種種出現的醜聞,不少群眾擔心,此次政府加碼70億推進“廁所革命”,其中真正落到實處又有多少?

對此,農業農村部計劃財務司二級巡視員王衍回應,中央堅持創新機制、放管結合,以簡政放權為核心,在資金使用管理模式上採取“大專項+任務清單”,由地方結合實際統籌安排,拿出切實有效的辦法確保資金能夠規範使用。並強調,“對農村廁所革命項目實施或績效評價過程中發現的套取、騙取、擠佔、挪用以及違規發放補貼資金等行為,將堅持“零容忍”態度,依法依規嚴肅處理。”

國外廁所革命成功案例

現今,國內“廁所革命”已走向“快車道”上,但“列車”再快再穩,缺少經驗也容易被“小石子”卡軌。從當前來看,我國農村廁所改造存在許多不足之處,“廁所革命”仍需從多方面、多角度、多元化去探尋改造的新經驗。

日本東京在20世紀80年代進行了“公廁革命”,其建設和管理受到社會各方面好評。在廁所的功能結構上,日本考量了各類群眾的生理需求,運用大量高科技開發和人性化設計,給人們帶來獨特的體驗。例如日本東京的公廁面積狹窄,但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廁紙、消毒劑、洗手液、烘手機、扶手、挂衣鉤都是最基本的配備。值得一提的是,東京公廁外觀都與周邊環境融合密切,很少有裝飾豪華、格格不入者。同時,為了弘揚廁所文化,東京將風景區公廁添加頗具特色的外觀,做到“裏子”潔凈,“面子”美觀,是“文化公廁”的典型案例。

南韓“廁所革命”的發起遠早于中國,也是目前全球唯一擁有廁所法律的國家。與日本對比,南韓公廁在潔凈度與人性化設施方面也是做足了功夫。比如在首爾的旅遊景區景福宮內,廁所會設在顯眼的地方,並且室內設計美觀,取材考究,廁所風格因地制宜。此外,除了硬體設施的升級,南韓著重培養市民有序使用廁所的良好意識,即便是在人流量密集地或者外國遊客較多的旅遊景區,都可看到南韓市民排隊的自覺行為。

歐洲地區對於如廁環境沒有日本重視,但是各國對公廁的建設也是各有優點。以法國為例,走在法國街道上,會發現一個橢圓柱體的自助洗手間。這類洗手間看似不大,但裏面坐便器、衛生紙、洗手池、幹手器、掛鉤一應俱全。另外,洗手間設置了自動清潔功能,可根據市民的需求自動清洗。不過需要注意的是,法國路邊的自動公廁只提供每人20分鐘的使用時間,如果超時,小屋的大門會自動打開。

國內衛企發力農村廁所建設

除了國外公廁的典型案例,國內部分地區在公廁建設上也是費盡心思,更有國內衛浴企業憑藉自身的專業性和創新性,為農村公廁改造貢獻新“智慧”。

比如九牧,從啟動“廁所革命公益行動計劃”開始,九牧的身影就從未缺席過“廁所革命”的第一線,相繼為全國多個城市、農村、醫院、學校、景區建設了上萬個乾淨廁所。2019年,九牧“廁所革命”的步子依舊穩扎前進,公益小組先後走進南安、贛州等各鄉鎮中小學,為學校師生免費更換破舊的衛浴設施。同年6月,九牧更在桂林將“廁所革命”進行到底,承包了桂林市全州縣29所中小學校的水龍頭,保障孩子飲水衛生健康。

再如惠達,從“廁所革命”提出以來,便與多方合作建立了廁所革命智庫,推出“千縣萬鎮”廁所革命計劃,面向縣鎮市場,打造新的建材家居銷售平臺,為尚未使用上現代衛浴産品的7億消費者提供綠色衛浴家居産品,改善農村廁所臟、亂、差、不衛生的現狀。

“廁所革命”尤其是“農村廁所革命”不單單只是解決一村一戶的事,而是放到全國來幹,涵蓋城鄉廁所規劃與管理、廁所可持續設計與技術創新、廁所産業升級等方方面面,推動起來十分不易。因此,要把廁所的事辦好,讓老百姓建得起、用得起,實現長期效益,還需步步推進,集合多方力量逐一攻克難題。據李國偉透露,政府將進一步聯合企業開展PPP合作模式,通過吸引社會資本參與農村垃圾污水處理項目,確保農村環境常年乾淨整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