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六:從衝突洞察紅木企業的三個機會

時間:2019-05-14 15:45:19 來源 : 北國網 作者 : 佚名

衝突理論踐行者、楊六行銷策劃創始人、衝突品牌孵化營營長楊六做客品牌紅木&騰訊家居《大咖之聲》到了今天,沒有一個企業會再懷疑,一個強大的品牌究竟意味著什麼。

但同樣的,也有很多企業在建造品牌的路上走入了誤區。

究竟那些崛起的品牌他們做對了什麼?聖象地板、八馬茶業、真功夫、愛華仕、黃鶴樓1916、滋源洗頭水、馬蜂窩、知乎、CBD等品牌,如何在中國代表性行銷理論-葉茂中衝突理論的護航下,一步步走向行業的強勢品牌?它能否幫助我們的紅木傢具企業呢?

在5月10日,第三個“中國品牌日”,品牌紅木聯合騰訊家居紅木頻道特別推出“中國紅木品牌日”專題,邀請到品牌行銷界“老炮兒”們做客“大咖之聲”訪談節目。

今天我們來聽一聽衝突理論踐行者、楊六行銷策劃創始人、衝突品牌孵化營營長楊六,如何走上品牌行銷策劃之路,又是如何與衝突創始人、品牌策劃之霸葉茂中結緣並持續踐行其衝突理論,以及如何洞察紅木傢具行業的品牌機會。

衝突理論踐行者、楊六行銷策劃創始人、衝突品牌孵化營營長楊六做客騰訊家居紅木《大咖之聲》,與品牌紅木、騰訊家居紅木記者總監舒鋆鋆對話 

(以下為訪談內容整理)

成長之路:結緣名師學習明法

我是2006年、2007年就到了上海開始做行銷策劃的工作,剛開始是因為對行銷和品牌很感興趣,所以我就到了一家行銷公司工作,後來有機會做了寶寶金水的廣告創意,開始在業內有一點點名氣,再後來有機會在上海開自己的工作室。

當時中國市場上的行銷理論非常匱乏,我們在市場上工作,想要找一本書、一部理論指導或參考是找不到的。再到後來2012年、2013年的時候,正好我們有一位朋友在舉辦葉茂中老師的品牌課,那是一個高端的品牌課。我抱著學習的心態,想跟這個團隊合作,想學習葉茂中老師策劃的方法,我覺得還有一些值得我提升的地方,當時我對自己還不滿意,也沒有十足的信心。

葉茂中講課現場

從跟葉老師學習的第一堂課開始,我好像一下子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找到了答案,原來做一個行銷、做一個品牌是需要系統的方法,並不是像我們之前憑著想法、憑著怎麼直接幫客戶把行銷做出去。就像我做寶寶金水的時候是沒有理論基礎的,只是想怎麼讓這個品牌的廣告一下子被別人記住,所以我們借了一首兒歌的力,把這首兒歌改編過來,它一傳播出去就很容易被別人記住。後來在葉老師那裏聽到“助力”兩個字,從那時候開始,我就學習葉老師的這套方法,一個衝突、兩個層面、三個借力。我開始一直延用這一套方法,再後來到有機會跟葉老師結識、得到認可,葉老師對我有很大的幫助和鼓勵,鼓勵我在策劃這個行業繼續深造,所以葉老師是我的人生老師,我的前輩、我的貴人。現在他已經成了我們衝突係的“大家長”,帶著我們這一幫衝突理論的踐行者在往前走,我們希望通過衝突這個理論,去幫助更多的中國企業在行銷這條路上少走彎路。

解讀定義:中國代表性行銷理論衝突與品牌

衝突不同於過往市面上的行銷理論或者西方傳進的行銷理論,西方理論依據的是過去幾十年西方一些品牌的經驗總結,往往是一些大品牌、國際品牌用的方法,它到了中國本土市場後,如果我們的中小企業按照那套方法去推品牌,往往是事倍功半,造成了市場上很多廣告投放是浪費的現象,這是理論指導上的偏差。衝突更加適合於我們本土企業。

衝突應該怎麼去理解?正確的衝突它可以用一句話去解釋,其實衝突的定義就是兩股互不相融合的力量、互不相容的因素。消費者在購買的時候會受很多因素影響,這些因素往往是一組一組的,或者説是對立的。你的産品能滿足他哪一種對立的衝突,解決他的衝突,你洞察到的機會就越大越好。

衝突理論更加適用於我們現在的市場階段,如果你只是對一個品牌或者對一個産品進行細分、做一個定位,那就很容易掉進一個很小的市場裏面。衝突能夠幫助你從一個小的市場突圍到一個大的賽道上來,去改變一個企業的成長路線。

這麼多年來,市面上對品牌有很多的解釋。我們發現很多品牌的解釋特別長,但我們認為,一個好的理論的定義,它一定是能夠很清楚地指導企業的工作,所以我們自己總結了一個品牌的定義,倡導大家這樣去理解品牌。品牌是消費者對産品的記憶、印象、嚮往,三者缺一不可。

紅木機會:從衝突理論看企業的三個機會

其實整個市場機會還是可以從衝突的角度去發現,你很容易去發現一個市場機會,或判斷你所在的市場機會是好的還是不好的,你走下去會怎麼樣,都可以比較清楚地看到結果。

紅木傢具的成長和整個中國文化的成長和影響力是分不開的,但過去這幾年或十年,就我們觀察紅木企業看來,他們吃虧在什麼地方呢?第一個是産品,産品的形態沒有跟上市場的進步。現在的市場主流已經是更簡約、更時尚的産品,但很多紅木企業的産品還停留在很大,説得難聽一點就是大笨粗的年代,這就會讓很多紅木企業在産品上吃大虧。越大的産品,原料成本、工藝成本越高,它的價格也就越高、人群也就越窄,這導致很多紅木企業在産品這塊沒有衝出一條好的路子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