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煒:大變革——中國經濟“穩”與“變”

時間:2019-02-19 14:45:27 來源 : 中國消費網 作者 : 趙佳琪

以“聚力品牌•引領消費”為主題的“2018中國家居優選品牌領軍峰會暨中國家居優選品牌發佈盛典”在北京隆重舉行。

財政部財政科學研究所原所長賈康、國家發改委體改所産業研究室主任史煒、中國消費者協會原秘書長楊豎昆、中國品質檢驗協會副會長張明,中國消費者報社副總編輯張建、中國貿促會研究院國際貿易研究部主任趙萍、國家市場監管總局李麗慧處長、阿裏雲新零售産品專家喜超等領導、專家出席會議,與百餘家優秀家居企業代表就提升産品品質、加強品牌建設話題,進行深入交流,共同探討新時代下家居行業轉型升級、引領消費新思路。    

本次大會由中國民營科技實業家協會家居消費專委會、中國室內裝飾協會綠色家居委員會主辦,齊家網、優選家居網、家居315網承辦,中國消費網家居頻道、鼎盛意軒網路行銷策劃有限公司、廣州數訊行銷策劃有限公司協辦。    

在峰會的主題演講環節,國家發改委體改所産業研究室主任史煒以“大變革——中國經濟‘穩’與‘變’”為主題進行主題演講,以下為演講文字實錄:    

中國經濟,自十八大以後,一直希望穩中突破,穩定存量,在增量上尋求突破。這個突破跟現在很多經濟學家的説法還不完全一樣,因為經濟學家有一個問題,我們傳統經濟學家習慣用一些數據來説話,而恰恰我們的數據是不準確的,用不準確的數據得出的結果可能也是不準確的。所以現在確實是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時候,需要客觀準確的了解世界和中國真實的變化。    

應該説近五年,我們國家提出調結構轉變發展方式,取得了很大的突破,但這種突破確實存在很大量得不確定性。什麼叫不確定性呢?就是我們面臨的很多的問題,在國際的整個經濟演進過程當中是沒有先例的。現在很多人都拿日本1990年經濟泡沫的破裂來作為案例。其實完全不一樣。一個最簡單的,中國的工業基礎到目前為止跟1990年時候的日本是完全不一樣的。第二,有人説1990年日本經濟破滅跟地産有關,實際上中國地産跟日本地産又不一樣。一個最簡單的,中國的土地是國有的,日本土地是私有的,所以形成危機的觸發點、激發點也不同。但這不是我想給大家講的主要內容。    

經過中美貿易大戰,經過“一帶一路”倡議,中國對整個外向經濟的重大調整,經過十八大提出改革、發展、創新,以及十九大提出全新的國家新戰略,中國實際上在進行的是一個經濟支撐點的轉移和改變,這點非常重要。近十年中國經濟到什麼程度?其實不只是十年,我們如果從2005年-2018年,在這13年當中,中國經濟支撐點能夠在以前一直保持8%、9%甚至更高的增長速度,包括目前的6.8%、6.7%的增長速度。    

第一,靠的是土地財政。有人説靠房地産,這不準確,靠的是土地財政。所以我不同意賈康老師剛才説的對房地産趨勢的判斷,判斷房地産一定不是房地産,而是“房地産”三個字,“房”指的是物,“地”指的是土地金融,“産”是指的完整的一套産業體系和産業鏈,這叫房地産。而房地産整個在資本層面和價值層面,實際上是一套金融體系。2013年我們國家地方政府財政收入70%來自於賣土地,因為我每年大量的時間在各地調研,當我們發現各個地方政府的GDP在增加,高樓大廈在建,其實你仔細看一看,不是靠真正工業的有效增長,也不是服務業,而主要是土地財政。2015年地方政府財政收入50%靠賣土地,2016年30%,2017年20%,去年沒什麼可賣,今年更賣不動。所以地方政府經濟急劇下降,中國經濟需要新的支撐點,靠賣土地尋求財政支援是非常可怕的。    

我昨天在山東泰安,我看了一下泰安整個經濟增速,因為泰安當年“十二五”、“十三五”規劃我都參與了,它的GDP也是增長幅度6.8%,但財政收入急劇下降,完全是脫節了。而更重要的是從現實當中,我們國家GDP增長速度和消費者的有效購買力是反向的,我們這些年從改革開放到現在GDP增長了82倍,而個人消費收入增長不到82倍,可能只有40多倍。多出的這一塊GDP去哪了,所以這個問題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判斷力。    

第二,我們國家這些年經濟的支撐點是汽車。前面我説房地産的拉動,主要是房地産涉及到33個行業,我們今天這個會至少是房地産的受益者。房地産把中國最傳統、落後、勞動密集型、低附加值的這些産業給救活了,這是中國的特色。所以為什麼前一段時間一直靠房地産、靠基礎設施,你只要蓋大樓,磚瓦灰沙玻璃等等全用上了,這不是簡單的創新就能擺脫困境的。所以房地産在這個近十年,起到了中國經濟的穩定,甚至包括增長。重要的是穩定了傳統落後中小企業由生存到轉型的過程,所以房地産對中國做出了很大貢獻,但是它的貢獻到頭了。再靠房地産,這個國家就不可能實現新舊動能的轉換。    

汽車行業也是,表面上看我們國家去年汽車銷售量2500萬台,統計口徑是1500多萬台,實際上是2500多萬台。那麼嚴格的説我們需要這麼多汽車嗎?但汽車拉動的是鋼材,汽車底下拉動的是特種鋼,汽車表面拉動的是板材、冷軋板,我們國家光冷軋板的産量是3億多噸,今年1到10月份中國鋼産量是9.4億噸,按這個速度,到年底中國鋼産量到年底14億噸,根本沒有辦法用經濟學來解釋。前期鋼材價格連續上漲,而近期連續下降,但仍然在快銷,賣給誰了呢?三一重工挖掘機的銷售量,在挖山鑿洞在搞基礎設施建設,但並不代表一個國家的綜合實力,你只能靠挖洞去掙錢。    

新華社的記者曾經問我,北京的馬路為什麼要挖了開、開了挖?難道政府不能夠把這些一次性做好?我説你不懂,每挖一條溝5米深50米長勞務費是50塊錢,工人就有錢吃飯,有錢吃飯那些企業的東西就可以賣出來,就可以再生産。所以與其一次性完成創造收入,不如多次創造,才能形成所謂的迴圈,這是最早最傳統的經濟思想。實際上中國經濟有典型的中國特質。汽車行業實際上不只是汽車問題,拉動的是鋼材、冷軋板、電器元件、機械行業等的發展。中國的高鐵全國里程最長,高鐵一修高鐵欠了國家三萬億,但實際上這三萬億欠的錢創造的市場是30億的社會價值。這種方式在中國的特殊的歷史階段,對穩定中國經濟保證就業、保證GDP增長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但這不是一個國家可持續的發展。    

最近我在調研的時候,包括跟一些企業界和地方政府官員在談的時候,中國今天的經濟政策如果仍然是以土地財政、汽車工業等等的話,美國、歐洲、日本都會支援你發展,不會跟你打貿易大戰。因為這樣的中國即便你的GDP在全球是第二位的,根本就不堪一擊,你根本就是個臃腫的胖子,錢多人傻。因為這種模式是不可能創造具有競爭力的國家。    

“一帶一路”不是中國人發明的,400年前葡萄牙人、西班牙人、後來的英國人、麥哲倫、哥倫布開著炮船繞到好望角,那就是殖民化。二戰的時候,各個國家切割非洲,那也是“一帶一路”。“一帶一路”的究竟內涵是什麼,在中國目前的經濟基礎、軍事基礎、外交基礎和産業輸出、資源配置、資産配置情況下,中國的“一帶一路”路徑非常非常長,不是簡簡單單今年的“一帶一路”中非的會議拿出600億這麼簡單的事情,它是一個中國的資源如何和國際資源配備,實際上“一帶一路”是中國跟傳統的歐美的大國的一次重新的博弈。    

還有國有企業改革。為什麼十九大要提出這些呢?中國的發展再靠傳統的支柱,中國不可能成為強國,而要想成為強國的話,就必須在人類最前沿的技術上使它能夠在生産、實踐當中真正轉化為我們真正的生産力和國力、競爭力。當提到這一點的時候,就觸及到了美國的利益,比如説我們的人工智慧,人工智慧涉及到最關鍵的領域,第一個人工智慧最大的是計算速度,我們都知道計算速度今天是決定所有産業發展的核心基礎,只不過我們現在由於我們的網際網路的整個發展過程當中是頭重腳輕,中國網際網路技術在應用端、商業模式端基本都用在服務領域或者一般的消費領域,最典型的就是電商平臺,支付方式,在消費領域。這跟中國的工業基礎落後有關係,所以中國的兩化融合一直沒有實現。歐美國家包括德國提出的工業4.0,它的整個網際網路技術和計算技術,一開始是跟工業的自動化、工業的電氣化和工業的完全智慧化完全捆綁在一起,而美國的網際網路産業從最初的50年前提出半導體産業,到60年代全面發展半導體,70年代的電子産業,到80年代的整個電腦和網際網路産業,一直是在工業領域發展。    

所以當我們看到中國的雙11節,阿里巴巴賣了兩千多億、京東賣了一千多億,兩個加起來四千億的時候,我們在謳歌的時候,其實別人在嘲笑我們。因為你所有的這些應用技術僅僅用在一個仲介端、一個簡單的平台端。這跟我們今天會議的主題有密切關係。所以中國提出為什麼製造業2025動了美國人的奶酪,就是要把中國的網際網路技術在最最重要的計算速度領域,要應用到我們的工業流程當中。這是我們人工智慧涉及到的一個領域。    

包括明年要推出5G,5G是什麼?不是一個手機的概念,5G最核心的概念是計算速度,5G含的晶片計算速度比我們現在的4G至少提高一千倍以上,而轉化到通訊傳送能力上和資訊的傳送能力上至少提高一千倍。我們今天拿手機下載電視劇,可能需要幾分鐘,到5G時代可能需要幾秒鐘。5G的時候手機將能夠變成一種體驗工具。    

今天我們拿手機拍一張照片,發給楊秘書長,楊秘書看到這張照片。而5G的時候,我可能在中午吃一碗炸醬面,我發給楊秘書長的時候,他不僅僅看到的這碗炸醬面,他可以聞到這碗炸醬面的味道。這就是計算速度帶來的要素的革命。所以有時間當我們談宏觀經濟的時候,我們要從技術演進的角度看一個國家的變化。我們國家的經濟驅動,以前是政策驅動、投資驅動、行政驅動,這是我們過去發展最典型的標誌。而到今天為止,中國的驅動第一是技術驅動,因為今天的技術發展的速度已經明顯的快於政策的制定者了。很多時候我們政府的決策部門也不是神仙,很難預知某一個技術會帶來什麼變化,就像我們今天看到中國網際網路的情況一樣,網際網路出現了很多事情,包括滴滴打車出現的順風車的事情,我們政府監管絕對是滯後的。  

下面我講從穩到變。為什麼我前面要鋪墊?如果不鋪墊,我們會被一些虛假現象所欺騙。中國的所謂穩是調,就是從原來傳統的支撐點向新的支撐點轉變,而智慧製造或者人工智慧在我們整個家居行業會帶來深刻的變化,只不過現在家居行業缺少以技術演進所形成的技術鏈拉動的産業鏈,對這個方面的判斷是非常薄弱的。    

去年我在宿遷參加國內行業組織最大的一個建材的博覽會,當時讓我做演講,我看了很多攤位,看了很多企業情況,也跟很多老闆進行的交流。我們國家建材行業這麼多年,別管是投資變化多大,財稅變化多大,但它的基本的原理沒變,就是還是傳統的思維方式,想著怎麼把內外保溫層用的更輕型的材料、更耐用的材料,只是在傳統的存量當中尋求存量的優化。但實際上不論是我們今天的建築材料還是家居,已經到了質變的過程。而這個質變的過程,最核心的驅動是什麼?是技術。很多時候説技術我們沒有錢,我們用什麼把這些技術變成我們真正家居行業的一個革命。    

我一直認為家居行業在中國的整個消費品行業當中,是一個非常特別的行業,它跟我們的衣食住行還不一樣,跟我們吃喝拉撒穿衣服還不一樣,它既是一個必需品,而且又是一個具有典型的週期性的迭代更新的一種消費。    

昨天跟紅星美凱龍一塊聊天,他説的很多道理非常有特點,實際上我們每個人都知道,你買新房子要裝修,你消費觀念的變化要裝修,攀比要裝修,傢具情況的變化要裝修,社會環境身份的變化都要裝修。但是會出現一個問題,今天的資訊經濟能夠給我們的家居行業帶來什麼樣的變化。關於智慧家居、智慧家居已經列入工信部的製造業2025和智慧製造2030的計劃當中。按照國家的目標,到2030年我們的智慧家居、智慧家園將達到發達國家的同等水準。什麼叫發達國家的同等水準?就是家裏所有的物物都能相聯。但是我們始終把這一切當成一個建築物,沒有生命。    

未來我們的家居所謂的智慧化是什麼?現在展示在我們面前的有很多標準,比如現在廣東的美的在做的一個標準,美國的高通在幫助美的做我們智慧家居的標準。就是家裏的冰箱、彩電、洗衣機,包括門鎖所有的東西,拿個遙控器都是智慧的,在回家路上,可以遙控,夏天把空調打開,回家路上把微波爐打開,整個智慧來配置電器,保證安全,是不是漏電、跑電等等。所有人能做的它都可以替你完成,但為什麼做不了?成本。一算成本,老百姓是不接受的。老百姓今天的需求,他沒有這個需求。老百姓説我寧肯自己調電視的娛樂,自己開冰箱的娛樂,為什麼一切都要讓機器替我去實現。這是我講的一個挑戰問題。    

另外,我們實際上今天要切入的是什麼,我給大家提幾個技術正在解決的問題,我們都知道小米,小米本來就是一個做電子産品的,但是今天最早進入智慧家居的恰恰是小米的産品。比如小米的智慧的音箱,小米智慧的電話,小米智慧的家庭溫度的調節器,小米智慧的攝像頭,就是家庭安全的安檢系統。小米為什麼能做到這一點。其實我們在網際網路裏有一個比較專業的詞叫跨界融合,未來的家居市場將會出現變化,家居市場我個人認為隨著資訊化和智慧化的提高,它形成幾個市場。第一個市場,跟我們製造2025相關的,就是標準化的流水作業市場,至少佔到中國傢具的80%以上的市場,但是它是低附加值的。就是我們今天的整個家居市場,不需要什麼更高的智慧,只要機器能夠做到標準化就行了。因為中國的消費至少在五年之內不會出現跨越式的變化,但是這類傢具一定要做到物物相連,因為當我們今天在我們目前的認知情況下,我們以為傢具就是一個擺設放在這個地方裝東西用,但是到了5G時代的時候,由於5G本身具備了功能,它對人的行為的改變將是超過我們預料之外的。就像我們在4G之前不可能想像一個微信能夠帶來這麼多的變化。在3G時代我們不可能想像淘寶會對我們消費行為帶來的變化。所以3G叫多媒體時代,4G叫社交平臺時代,5G叫體驗經濟時代。4G改變人類的社會,5G改變人類的生活,這個在經濟模式和商業模式已經定局了。    

所以今天我們家居行業一個最大的弊端就在於,我們只是基於存量來判斷未來的市場,而下一步我們一定基於不僅僅是網際網路技術,還包括材料科學,還包括消費行為的變化,我們通過現有的技術的演進,我們設想三年以後、五年以後將是一種什麼樣的技術環境,這些技術環境將能夠提供什麼樣的服務,而最終由於改變人類的生活方式,使人們形成什麼樣的全新的對家居的需求。這是我們今天家居行業由穩到變的一個非常重要的支撐點。    

政策固然重要,但是政策的效率已經不行了,改革開放初期已經有了政策就等於給了你錢,但是現在給了你政策,不給你錢,你還是什麼都幹不了。這取決於對技術環境、技術要素的理解。家居行業是一個永恒的行業,有人説房地産是不是衰竭了,房地産下降了,家居行業的市場就會萎縮,不會,家居市場會出現小的波動,但就像我們每天吃飯一樣,是一個永遠的市場,只不過這個市場會細分,這當中還會出現一種工匠式的家居環境。因為中國正在形成強大的中等收入人群,中等收入人群的概念是什麼?就是每年的凈收入,刨除吃喝拉撒睡所有的消費以外,凈收入是200萬,這一批人的消費行為我覺得我們家居行業要好好了解一下。    

中國遍地都是紅木傢具,這麼好的紅木完全成為垃圾了,因為當家居行業叫家和居的時候,它一定具有性格、具有人性、具有行為、具有文化、具有感知、具有內容,所以這一部分如果是10%-20%的市場的話,一定不是工廠化、標準化的産品,一定是私人定制、個性定制,而中國有個非常大的傳統的東西,就是中國傳統的手工技藝在傢具當中的表現,硬木傢具為什麼大家容易感興趣,就是手工的雕琢。我們會發現其實家居市場是一個能夠像魔方一樣不斷組合的市場,只不過我們現在缺的是什麼?我們都説不缺設計,實際上缺的是以技術要素和消費行為相組合的市場設計和品牌設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