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瓷復燒工藝非遺傳承人趙長根的文化苦旅

發佈時間:2021-03-29 14:58:07 | 來源:中國網 | 作者:陳明武、賈兆印 | 責任編輯:李星

追溯起來,南陽師範學院鄧瓷研發中心主任趙長根與鄧瓷的初次相遇,已經是30年前的事了。

那時,趙長根20歲剛剛出頭。當不少年輕人面對紛繁浮華的現實世界瞪大雙眼無所適從的時候,趙長根卻轉過身去,向中華民族的文化遺存投去了深情的目光。陶器中那斑斑的銹跡,碑帖上那蒼古的墨痕,畫像磚那簡約的線條,每每讓他神思飛越、不能自已。工作之餘,摹習書法、收藏漢畫像磚石及古代陶器、瓷器,是這個年輕人最大的愛好。

南陽師院鄧瓷復燒作品。陳明武 攝

一個偶然的機會,一件美輪美奐的瓷器吸引了趙長根和幾個同好的目光。在鑒賞把玩的同時,他們為這件瓷器到底是鈞瓷還是汝瓷而爭論不休。為了這件瓷器譜係的歸屬問題,遇事總愛刨根問底兒的趙長根訪專家、查史料,反覆對比論證。在耗費了大量的時間和精力後,兩個字突然在他腦海中靈光一閃:“鄧瓷”?接著,他像小孩子一樣跳了起來。——對,就是“鄧瓷”!

據史料記載,鄧瓷因窯址在古鄧州轄治而得名,其燒造歷史始於唐、盛于宋,窯齡比汝窯、鈞窯等名窯還早。鄧瓷以其造型原始、紋飾精美、釉色清淺、風格端莊等特點,盡顯國器本色,在文獻中的地位在耀州、龍泉等瓷之上,是南襄盆地有史可考的唯一青瓷官窯器。

令人遺憾的是,由於不可知的原因,鄧瓷斷燒于元代,距今已有700餘年。一代名瓷的天生麗質、絕世華彩,就這樣湮沒在漫漫的歷史煙塵之中,消失在世人的記憶裏。

那次美麗的邂逅曾經讓趙長根興奮不已,但看著眼前這碩果僅存的一兩件鄧瓷和一堆殘缺不全的碎片,趙長根的心卻變得越來越沉重。如何讓更多的鄧瓷重見天日,如何讓南陽本土同時也是民族的文明遺存再現昔日的輝煌,成了趙長根揮之不去的一個心結。

從那時起,他利用節假日時間走村串巷、求親訪友,傾盡財力蒐求散落於民間的鄧窯瓷器。每有所得,便如獲至寶、小心珍藏。

作為工薪階層,本就收入微薄,累計幾百萬元的耗費,更是直接影響到一家人的生活,有時甚至借債度日。為此,妻子有時難免感到委屈、不滿。滿懷歉意的趙長根在溫言撫慰的同時,仍然不改初衷、我行我素。面對走火入魔般癡迷的丈夫,賢惠的妻子只好選擇妥協。

不懈的努力終於有了回報。30年來,趙長根已蒐購各種品類的鄧窯瓷器300多件,成為藏品最為豐富的著名鄧瓷收藏家,並在有關部門和熱心人士的支援下,多次獨立布展或參展,受到了專家和愛好者的高度評價。已經沉寂數百年的國寶奇葩——鄧瓷,終於抖落一身積塵,集束式地再次走進公眾的審美視野。

趙長根在南陽師院鄧瓷研發中心製作鄧瓷泥胎。

然而,趙長根並沒有滿足於此。他認為,要想進一步擴大鄧瓷的影響,僅限于個別愛好者零星的收藏是遠遠不夠的。只有通過復燒仿製,並融入時代和個性的元素加以創造,才能真正打通這一國之瑰寶的經脈,從而煥發出永久的生命力。

作為青瓷中的極品,鄧瓷對材質的要求很高,燒造工藝十分複雜,再加上已經斷燒數百年,可資借鑒的史料更是少得可憐。然而,就是天大的困難也動搖不了趙長根復燒的決心。稟賦了窯工父親和捏面人兒民間藝人母親的遺傳基因,趙長根不僅從小就心靈手巧,更有一股撞了南墻也不回頭的牛脾氣。除了幹好本職工作,他幾乎把所有的業餘時間都用在鄧瓷復燒的研究和試驗上,屢試屢敗,屢敗屢試,眾裏尋他千百度。

一次,到深山中尋找燒造鄧瓷的主要原料——高嶺土,突然天降大雨,山體滑坡,趙長根猝不及防,重重地撞在一塊堅硬的石頭上面,造成嚴重骨折,最後換成了德國造的瓷質股骨頭。朋友們去醫院探望時,他若無其事地笑笑説:“看來,放到身體裏的這外國玩意兒是無法參加展覽了!”朋友逗他:“要是能換成鄧瓷豈不更加完美?——那才真正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了!”

也許是趙長根的精誠和執著感動了上蒼,在經過無數次的試驗之後,鄧瓷的復燒終於成功,其近似度達到90%以上。打開窯門,趙長根小心翼翼地捧著第一件閃爍著迷人青光的成品,看著上面無比精美的纏枝花卉,聽著如天籟般清脆自然的窯裂的聲音,他臉上的笑容像一朵出浴的蓮花,仿佛一位十月懷胎的母親捧著自己剛剛出生的嬰兒。

趙長根小心翼翼地捧著閃爍著迷人青光的鄧瓷復燒第一窯作品。

孔子曰:“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轉眼之間,當年那個心存執念並鍥而不捨的小夥子已經年過五十。到底什麼是“天命”他不知道,但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守護鄧瓷的使命並沒有完成。為使浴火重生的千年國寶更加美麗而永久地綻放,還需要在滋養她的南陽沃土上播下更多希望的種子,紮下文明的根脈。因此,他依託南陽師範學院,成立了鄧瓷研發中心。在單位主要領導的大力支援下,把鄧瓷的研究和開發納入專業學院的正式校本課程,吸納大學生進行系統的學習、研究、實訓和開發,以使文明的薪火生生不息、代代相傳。

除此之外,趙長根的心中還有一個未了的宏願:如果時機成熟,他打算把燒造工藝日臻完美的鄧瓷進一步産業化,真正走出滋養她的南陽盆地,走向全國,最終走向世界,讓更多的尋常百姓感受到鄧瓷文化的無窮魅力,並由此感受到五千年中華文明的悠遠與博大、空靈與厚重。

趙長根(左二)為南陽師院領導及外地來賓介紹鄧瓷文化。

趙長根,南陽師院鄧瓷研發中心主任,南陽工業學校書法教師,陶瓷工藝大師,中國收藏家協會古陶瓷鑒定委員會專家,鄧瓷、傳拓工藝非遺傳承人,多所大學客座教授。現收藏鄧窯瓷器300余件,南陽漢化拓片10000余幅。代表論著有《鄧瓷歷史考證》、《南陽漢畫大全》等。千年鄧瓷得以重現驚世華彩,鄧瓷工藝得以傳承,鄧瓷文化得以延續發展,(圖片及供稿:陳明武、賈兆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