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宮詞》熱播,李少紅極致美學再造大宋風華

發佈時間:2021-03-26 14:35:01 | 來源:中國網 | 作者:李沐宸 | 責任編輯:李星

從1990年獲得第14屆法國南特三大洲電影節最佳影片金獎的犯罪電影《血色清晨》開始,李少紅一直以她獨特的女性視角和導演風格在影視藝術創作的道路上進行探索,從電影《紅粉》、《紅西服》、《生死劫》、《戀愛中的寶貝》、《媽閣是座城》到電視劇《雷雨》、《橘子紅了》、《紅樓夢》、《繭鎮奇緣》,再到正在熱播的《大宋宮詞》,在影視作品的創作中,李少紅一直都保持著自己鮮明的風格,以細膩而又詩意的女性視角,在服裝道具、色彩光影、畫面鏡頭、意境風韻等方面都有自己獨特的美學追求與藝術主張。圍繞“美”這一核心,是人物、情景、臺詞、音樂、故事的優雅與精緻。透過細膩而又詩意的女性視角,她為大家呈現了“紅極深處,瘦骨闌珊”的大唐,“煙雨朦朧,似夢似幻”的江南,“紅飛翠舞,玉動珠搖”的大觀園。這一次,宋韻流轉,李少紅將東方風韻發揮到極致,汴京城在她的鏡頭之中化身為一個帶有呼吸感與韻律感的實體,讓觀眾仿佛身臨其境一般,去感受美,品味美。

《大宋宮詞》:汴京風華里盡顯雅致與簡約

《大宋宮詞》的出現,是李少紅一次“少有人走的路”的全新探索,這部以宋代歷史為創作背景的作品就是她在幾乎沒有前人鋪墊,沒有類似作品可參考的情況下,帶領團隊歷經三年時間的打磨,創造的一部跨度近六十年的大宋風雲,她展現了一千年前汴京城內的習俗文化、充滿自信創新的人文風貌和宋廷恪守“斂天地之殺氣,召天地之和氣”的政治哲學,帶領觀眾領略繁榮輝煌的汴京風華。

再次執導古裝劇,李少紅將眼光聚集在了宋代,因為在她的眼中,宋朝是一個“很有意思”的朝代,藝術和審美堪稱是中國古代藝術史的一個巔峰,但是目前表現宋代的影視作品太少了,“我想把它拍出來,讓觀眾能感受到它,在尊重歷史的基礎上,為觀眾呈現一個不一樣的大宋世界。”

為了講好專屬於“大宋”的故事,不論是從宮殿樣式到室內柱子幔帳的顏色,還是從人物的髮型到內衣外袍,甚至到男子腰帶的樣式、係法,李少紅在拍攝過程中都儘量做到將各個細節完美呈現,最大程度吸引觀眾沉浸其中,與劇中的人物悲歡與共。

畫面

宋代的文化特徵是在向大眾和老百姓的社會化轉化過程中形成的,這就派生出大宋專有的美學體系:簡約、雅致、高級、淳樸。這一特質體現在宋代發達的繪畫藝術中,《瑞鶴圖》、《聽琴圖》等宋代名畫都成為李少紅靈感的來源,讓她有了將畫中場景真實還原為視聽畫面的創意。正如在大慶殿之前的宣德門場景中,導演將瑞鶴翱翔天際的場面創造性地搬到了熒幕之中,用鏡頭的語言得以呈現,定會給觀眾帶來非凡的視聽感受(圖)。

趙佶《瑞鶴圖》

在之前發佈的“韓熙載夜宴圖”製作特輯中,古畫如何活起來終於讓觀眾得以一窺究竟。事實上,《韓熙載夜宴圖》本為五代十國時期南唐畫家顧閎中的繪畫作品,現存版為宋摹本,絹本設色,描繪了官員韓熙載家設夜宴載歌行樂的場面。在原畫中,夜宴由琵琶演奏、觀舞、宴間休息、清吹、歡送賓客五段場景組成,線條工整精細,色彩絢麗清雅。而在拍攝秦王趙廷美(趙文瑄飾)為避奪位之嫌隱居府中,大宴賓客夜夜笙歌之時,導演李少紅隨即便想到了曾身處相同處境,被南唐後主李煜懷疑的韓熙載,再現《韓熙載夜宴圖》的想法也應運而生,她希望將將古典文化與現代相結合,運用長鏡頭的調度,將名畫與劇情相融合。“所以我們按《韓熙載夜宴圖》給拍了一遍,為了融入到劇情裏,特意從左向右這樣子展開,有意識地讓秦王像韓熙載一樣串在這五個場景裏。我們是希望像臨摹一樣造成一個鏡頭下來的效果。”為了讓觀眾有足夠的代入感,李少紅首先還原了畫中的擺設,選取好角度,然後用大量的運動鏡頭,將鏡頭慢慢推行搖移,精準調度人物,將每個角色囊括其中,一鏡到底,充分結合了古畫的長軸特點,賦予看似平面的長軸畫以景深和透視感,終於拍出帶有“韻律感”和“呼吸感”的鏡頭。當這個“立體版《韓熙載夜宴圖》”拍攝特輯一經釋出,在網上引起了影評人的專業稱道和觀眾網友的廣泛好評。

此外,著名的《瑞鶴圖》也將在《大宋宮詞》中以鏡頭語言得以呈現。儘管逼真展示這些經典畫面需要耗費大量精力與時間,但李少紅認為非常值得,“我相信會是很震撼的,一部好的作品,應該給觀眾留下一些經典的畫面。”

布景

劇中的大慶殿便是認真考究其歷史原型的基礎上,在橫店搭建了一個一比一的宮殿,這也是目前國內唯一的北宋皇宮實景場景,被當做一個標桿永久保留下來,也為後來的攝製組提供了可直接使用的布景。

服裝

劇中的服裝造型自開拍以來就備受矚目,不論是祎衣鳳冠、大朝服還是日常服飾,李少紅及其團隊在設計上不僅注重精緻與質感,而且突破了一般戲劇化只為造型好看的造型概念,還原出非常地道的宋朝服飾原樣,並用美學的概念加以潤色渲染。如蕭太后的服飾就以細節取勝,在衣襟的褶皺與邊緣處下功夫,突出花紋與手工刺繡,做出既真實又富有美感的服裝。

不僅女性服飾和朝服製作精良,就連盔甲也做到了打仗時能“飄”起來的程度,這得益於“扎甲”的技術,製作過程繁雜,以金絲或麻繩將小片的盔甲穿起,突破以往戰爭場面中因盔甲束縛而表演僵硬的局限,使其能夠隨身體律動而動,不受奔跑、揮刀舞劍的影響。

粧面

宋代女子的粧面簡潔樸素,褪去唐代的繁榮奢華,更加突出自然美。其中眉式是很講究的,這在劇中得到很好的呈現,不論皇后還是宮女,常把眉形畫成寬闊的月形,然後在月眉的一端用筆暈染,由深及淺向外散開,別有風韻。惹人注目的還有宋代的“點唇”,將主要由硃砂為主要原料製作而成的“唇脂”涂于唇間,相比唐朝而言唇紅的範圍更小,更加自然。

造型中最讓人驚艷的還是劉娥的“珍珠粧”,真實還原了珍珠三白,珠鈿之美,並創新突破了觀眾對宋代的固有印象。

道具

“澶淵之戰”是歷史上有名的戰役,要想真正打造出戰爭的慘烈及真實狀況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為了拍好這場備受關注的戰爭戲,李少紅邀請了曾在《黃飛鴻新傳》飾演鬼腳七的熊欣欣作為動作指導,首先巧妙地利用了道具,各種軍事裝備輪番上陣,包括火藥、飛彈、箭、弩等等,更是出現了神器“床弓弩”,射程之遠威力之大令人讚嘆,一齣場就射中了遼國第一大將,以及在挖地道、絆馬腳,以及鑿冰河等機智戰術的使用中,道具都發揮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運鏡

在拍攝戰爭場面時劇組全程採用運動鏡頭,在“鐵馬踏冰河”場景中更是用慢鏡頭的手法進行特寫,從遠處賓士而來的“馬群”拍到近處的“馬蹄”特寫,

于兵戈鐵馬之中還原出這場波瀾壯闊的澶淵之戰。

番外:李少紅作品中的美學承襲

《橘子紅了》:江南煙雨中再現朦朧與詩意

2002年播出的《橘子紅了》沿襲了導演一貫的婉約風格,使“李少紅美學”更加深入人心。此劇選景于“人間天堂”蘇州,古樸潮濕的江南小城,從頭至尾都瀰漫著南方特有的靈秀之美,劇中的演員們(周迅、黃磊、歸亞蕾、寇世勳等)造型華美,上演了一場精美絕倫的“清末時裝秀”。劇中的19套衣服中每一件都匯集了無數色彩,精細繁複的花紋圖案、刺繡,寬袍大袖下的她們給人一種精緻的美感。

劇中的女主角名為秀禾,她所穿服裝被一些人稱為“秀禾服”,正是由於《橘子紅了》的播出,還使“秀禾服”作為中國傳統婚嫁禮服走紅。“秀禾服”雖是現代設計的戲服,實為清末民初女子所穿之襖裙,衣袖口比較寬大,下身裙擺也比直筒裙更飄逸,採用的是潮繡平心繡的繡法,有的也融合了盤金刺繡的繡法,上衣為立領或圓領的對襟(也稱正襟),下服是根據清朝馬面改造的裙子。它是當代審美的産物卻更富含傳統服飾的精髓,蘊含了婚禮服的珍藏文化和美好寓意。

獨特的光影色彩運用將故事推向高潮,對劇中人物含而不露的激烈情感衝突起到了很好的渲染和表達作用。大太太的陰影戲比較多,在陰暗之中刻畫出她遭受丈夫冷落、膝下無子的悲慼處境;而在這個家庭的大家長“老爺”出場時則利用強頂光鏡頭,把舊時代大男子的冷漠、霸氣、頤指氣使和對女人救世主般的情感賜予表現得淋漓盡致。

更為明顯的是,在這虛幻的故事中,朦朧的氛圍裏,導演構建起一個亦真亦幻的意境,封閉、孤寂的老宅處於在一種冷冷的灰黃色調的包圍中,與收穫季節橘園裏漫山遍野的橙黃和濃綠形成對比,配合上大量夢幻般飄逸的運動鏡頭運用,

將女性命運的狂熱與失落刻畫得淋漓盡致,也將畫面的意境推向極致。

《紅樓夢》:神遊幻境看盡世間華麗與縹緲

新版《紅樓夢》自播出以來,提及“李少紅美學”便繞不開這部作品。其中“太虛幻境”是李少紅版《紅樓夢》中濃墨重彩的一場戲,依靠古典元素、美學想像以及現代技術的完美結合,為我們展現了一個似夢似幻而又似曾相識的神仙境界,堪稱“李少紅美學”的集中體現。

在“太虛幻境”中,色彩畫面上借鑒了中國傳統書法繪畫的意境,于動靜結合、虛實相生之中渲染出美感。在進入“薄命司”之後,從寶玉的視野中我們看到了一幅幅畫中之境,如揮手從圖中掉落的金釵,洶湧而來的滔滔江水,薄命司中飄散的雪花,借鑒中國傳統詩畫藝術抒情寫意的手法,用水墨畫的暈染和中國書法的敘述相結合,彰顯了國畫的意境美。

還有眾仙女的翩然而至,白石長廊中雲霧繚繞間走出的警幻仙姑,光暈、影調之中閃現她蹁躚裊娜的仙姿;仙女們粉色的衣裙飄然彈奏著,“紅樓夢仙曲十二支”共同營造了一種韻味幽遠餘音嫋嫋的東方美學意境。

談到《紅樓夢》中的“仙女之美”,不得不提其中“額粧”對女性角色美感的增色。“額粧”借鑒了中國戲曲的手法,李少紅表示:“這些造型與我們當初希望賦予新版《紅樓夢》以新意,做到與曹雪芹原著亦真亦幻,在電視劇這種大眾文化中創造藝術化氛圍這一初衷是吻合的。”女性主演採用“額粧”,一方面增添了造型的精緻感,另一方面則有意與世俗拉開了距離,這正符合了《紅樓夢》“亦真亦幻”這一特質而增添了其虛擬的美感。

劇中的音樂美亦是本劇的一大特色,崑曲的運用、傳統聲樂的配合,增添了幻境的空靈悠遠之感。前期的寧靜和諧與進入“薄命司”之後的淩亂繁雜形成鮮明對照,有女子嫵媚的笑聲,哀戚的哭聲,絕望的尖叫聲和著崑曲吟唱,給人陰森神秘的感覺;在“紅樓夢仙曲十二支”中古箏等樂器伴著男女的合唱,淺吟低回,在節奏的調節中展現內在的張力,將“夢”的虛幻縹緲推向極致。

此番再創作古裝劇,也是李少紅導演個人風格與情懷的昇華,帶著李少紅個人風格樣式的歷史敘事,展現出從女性視角出發講述歷史的獨特性。李少紅對美學的強調同時也給電視劇該如何創作提出新的思考:影視創作不能只追求跌宕的故事情節和明星效應,影視的美是需要用心打造的。創作者要帶著“美學”的想法去創造,觀眾才能真切體會到“美感”。(圖片及供稿:北京榮信達影視藝術有限公司    李沐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