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公司辦大賽在打什麼“算盤”?

發佈時間:2019-08-23 13:32:00 | 來源:南方日報 | 作者:佚名 | 責任編輯:李培剛

在一方空中機器人一波猛攻中,深陷“炮火”圍剿下的另一方驟然熄滅……在深圳寶安體育中心,由大疆創新發起並承辦的第十八屆全國大學生機器人大賽RoboMaster 2019機甲大師總決賽中,東北大學隊擊敗上海交通大學隊獲得冠軍,將50萬元獎金收入囊中。

越來越多由人工智慧公司發起的大賽正深入學校。包括優必選發起的“綠茵小將”成為世界機器人大賽青少年機器人設計類賽項、商湯科技舉辦病理、放療兩大MICCAI國際挑戰賽,等等。AI産業的教育從書本到實踐還有一段路要走,這也是近年來一些科技大賽興起的重要原因。

以賽帶學,校園參賽熱烈

一向很少在公開場合露面的大疆創始人汪滔,卻每一年雷打不動地出現在機甲大師總決賽現場。這一次,他將冠軍獎盃頒給了東北大學隊。當年,還是香港科技大學學生的汪滔也是帶著Robocon(亞太大學生機器人大賽)獲獎的飛控系統研究,在深圳開始了創業歷程。

今年的大賽迎來全球10余個國家及地區的174支戰隊參賽,參賽高校涵蓋華南理工大學、浙江大學、上海交通大學以及康橋大學、卡內基梅隆大學等國內外名校。每一屆賽事,大疆都會作相應的賽制調整。今年則更突出機械製造業,對此主辦方在賽場增加了飛坡地形,裝備要在這些高低不平的場地上如履平地。這場大賽的用意也很明顯,幫助隊員們推動AI應用更加成熟,並向外界培育和輸送青年工程師。

挖掘“苗子”要從青少年抓起。素有“機器人界奧林匹克”之稱的2019世界機器人大賽總決賽日前在河北保定落幕,優必選Robo Genius旗下“綠茵小將”賽項也作為青少年機器人設計大賽單元賽項亮相,吸引了近250支隊伍、近800名選手參加。“我們希望以賽帶學。”優必選方面告訴南方日報記者。

今年6月,商湯科技宣佈將在今年的國際頂級醫學影像年會MICCAI上聯合各方舉辦病理、放療兩大賽事後,報名團隊累計已超過1000家,其中前者有500多家團隊報名,高校團隊報名數超90%,後者高校團隊報名數也超過大半。

參賽團隊更專業,能否發掘下一個“汪滔”

每一場大賽,就像蝴蝶扇起了翅膀,在各個校園颳起了一陣科技旋風。

斬獲冠軍後,東北大學隊選手王法祺規劃了下一步行動:舉辦校園賽招新。在去年,這個團隊還只有二三十人,但今年已經擴展到四十多人,“人才一定要跟上去,我們不希望今年拿獎之後,過幾年人才出現斷崖式下滑。也有前幾年其他隊伍殺入八強賽後就銷聲匿跡,我們並不希望這種事情發生”。

事實上,不只是技術,科技大賽已經成為一項全方位的綜合比拼。他估算了下,為參加此次賽事,加上學校的支援和少量贊助商大約有20萬元,接下來計劃把團隊分工更細化,有專門負責招商的團隊。

楊明輝也介紹説,參賽隊伍越來越專業化,多的已經達到七八十人,不僅包括演算法工程師、機器工程師,還有招商經理,而在資金支援方面,多的能夠拿到五六十萬元,少的則只有十幾二十萬元,“所以説這個比賽培養出來的人一定是綜合性的人才”。

隨著大賽的持續舉辦,下一個“汪滔”們是否就藏在這些大賽中?一些從賽場上畢業的選手,如今也開始在機器人領域嶄露頭角。首屆參賽的深圳大學RobotPilot戰隊隊長譚柱,研發的智慧停車機器人獲得數百萬元天使投資。同年參賽的東北大學T-DT戰隊隊長龔佳樂,也相繼在今年博士生畢業後創辦了科技公司。

據不完全統計,辦賽五年以來,已有十余家機器人領域的創業公司從RoboMaster誕生,累計獲得市場投資超過數千萬元人民幣。

企業尚未考慮賽事的商業化運營

事實上,參加過機甲大師賽的選手,部分去往國際最頂尖的名校與實驗室繼續深造,或者投身在機器人領域創業,但真正留在大疆的並不多。

五年賽事下來,大疆總共投入達3.5億元,仍尚未建立可從中獲利的商業化模式,即便是在硬體方面,市場價幾千元的電機,大疆也只是成本價給到參賽隊伍。

RoboMaster賽事運營總監楊明輝告訴南方日報記者,今年的場館容量比去年選址更小,但門票收入齊平,均在50萬元左右,此外也有少量贊助商支援。顯然,這還遠遠不能覆蓋成本。“還不打算通過門票來賺錢。”他説,盈虧平衡是RoboMaster團隊一直以來奮鬥的目標,會考慮以IP方式運營,和跨界品牌合作,目前還只是希望培養更多有動手實踐能力的工程師,當青年工程師文化蔚然成風之際,大疆一定會從中獲利。

“作為以技術起家的公司,我們深知原創技術的重要性。”為了準備這兩大國際挑戰賽,商湯科技籌劃準備了近一年的時間。為了使挑戰賽的結果能在將來的臨床醫療上得到切實的落地應用,商湯科技聯合專家花費了大量時間和精力對訓練數據進行高品質標注,並將此數據資源和專家知識開放給研究領域。

同時,商湯科技還將對兩項挑戰賽的成果進行梳理及總結,匯總為期刊長文,發佈在高規格的學術雜誌上,同時也申請國際雜誌特刊,“通過這一系列的舉措,我們希望借助此次挑戰賽,幫助建立行業規範和標準,助力AI醫療在臨床中的落地。”商湯科技相關人士表示,目前尚未考慮商業化運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