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盡錘鍊只願成為“復興號”上的牢固螺釘—— 一封寫在輪椅上的熱血“家書”

發佈時間:2019-02-26 20:36:57 | 來源:南方雜誌 | 作者:劉海軍 | 責任編輯:胡俊

◎劉海軍(深圳市黨代表、深圳前海誒加無障礙生態産業發展有限公司董事長)

◎本文責編∕蔣玉

尊敬的黨組織:

我是一名來自深圳的特殊黨員。説自己特殊,是因為我自幼無法走路,能夠坐在輪椅上對黨旗莊嚴宣誓,成為共産黨人大家庭中的一員,我無比自豪。

作為改革開放的同齡人,我出生在河北蠡縣一個普通的農村家庭,先天的殘障使原本並不富裕的家裏雪上加霜。母親給予我百倍的牽掛和慈愛,父親則永遠給我灌輸平等樂觀的人生態度。是的,我是幸運的,我和所有孩子一樣,無論颳風還是下雨,都獨自架著拐杖去上學,並不知道父母常在後面偷偷跟著。我和所有農村的長子一樣,九歲開始做飯、照看弟妹、掰玉米、摘棉花。我的父親和母親始終讓我堅信一點:我可以通過努力創造美好未來,併為社會做貢獻。

帶著這份平等和樂觀,我14歲架著雙拐進入中學寄宿;香港回歸時,我離鄉進入醫大校園;大學畢業後,我回鄉創辦了中西醫綜合門診部開始行醫。2003年突發“非典”,為控制疫情,家鄉的民營醫療機構暫時關閉,我毅然架著雙拐獨自踏上南下深圳的火車。表姐問我為什麼要去深圳,我説那裏才是創造奇跡的地方。

這一決定徹底改變了我。在這裡我有幸遇到同樣是殘障兄弟的軟體創業團隊,並於後來成為集團總經理。在各級政府領導與社會各界的鼓舞下,知識經濟時代,面對電腦螢幕,我們這些坐輪椅、拄拐杖、重度燒傷、脆骨症、腦癱的兄弟姐妹,成為“網際網路+”時代的弄潮兒。我們從早幹到晚,為中廣核、華為、阿裏等眾多企事業機構提供優質科技外包服務,在“代碼世界”裏肆意揮灑青春。

就是這樣一個殘障兄弟姐妹的團隊,遠赴喀什軟實力援疆,數次接待中央黨校中青班到訪,更獲得團中央百家基層團建示範單位、首屆鵬城改革創新獎、首屆中國社會創新獎,還代表中國摘得全球首屆社會企業金獎。然而,最讓我難以忘記的莫過於每年的集體婚禮,當兄弟姐妹們蹣跚地牽手自己的愛人走上舞台中央,當每一位父親和母親因為喜悅和安慰熱淚盈眶,我的胸中是滿滿的自豪。和所有年輕人一樣,我們有自己的事業、自己的小家,在外為行業的“網際網路+”保駕護航,回家照顧家人孝敬父母。我們力證,在中國,殘障群體不僅受到關愛和溫暖,更和所有人一樣在新時代平等參與奮力拼搏。

在這個過程中,我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産黨,並成為深圳市黨代表中唯一的殘障黨員。通過深入學習黨的光輝歷史、老一輩建設者的家國情懷、習近平總書記的系列重要講話,我慢慢感受到來自內心深處的使命和責任。我能為這個時代、這個社會做什麼?我反覆地追問,反覆地思考。

2016年國務院發佈《關於加快發展康復輔助器具産業的若干意見》,一經接觸即讓我醍醐灌頂,這不正是我後半生要做的事嗎?我天生殘障,與成百上千的殘障兄弟姐妹一起生活工作,沒有人比我更了解其中痛點,同時我曾在深圳高新科技聚集地浸潤奮鬥十幾年,我所有經歷都在為這份使命做準備。

我毅然離開奮鬥多年的穩定事業,投身康復輔助器具,特別是無障礙出行領域,推動以資訊技術、人工智慧來解決弱勢群體的需求。這不僅是科技惠民生的落地實踐,也是社會影響力投資(公益創投)的産業示範,用商業的方式解決社會問題,以社會需求驅動市場機遇。我創建了前海誒加無障礙生態産業,發起成立深圳康復輔助器具智慧技術應用協會並擔任法人,得到相關政府部門領導的支援與鼓勵,並與大型國企、上市企業、軍工企業,以及日本經産省健康産業部、美國矽谷相關技術平臺等建立了戰略合作關係。

與此同時,作為深圳市第六次黨代會黨代表、深圳市委黨校外聘講師,我將自己多年來對民生需求、公共政策與有效執行的理解,長期與基層黨建的同志們分享交流。

這正是我天然的雙重身份:一個是來自受關愛弱勢群體的代表,我真切地體味著基層的需求,一個是公共政策的傳播者和公共服務的監督者。

感謝黨領導下的這個偉大時代,讓每個人不用等待救世主,而是成為追光者。我曾在哈佛大學、矽谷和眾多國際會議的講臺上分享,但永遠不及我拄著拐杖爬上八達嶺長城,滾著輪椅來到青海湖畔、唐古拉山口,遠望祖國的壯美河山時,心中激情澎湃。我無比堅信,滿懷希望,只要擼起袖子加油幹,雖然無法站立,但絕對能以自己特有的方式努力奔跑,甚至奮翅天翔,做一個無愧於自己、無愧於父母、無愧於這個時代的追夢人。

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康莊大道就在腳下,我受盡打磨錘鍊,只願成為這高速行進的“復興號”上一顆牢固的螺釘,請黨組織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