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新驅動要求科技體系結構轉型升級

發佈時間: 2020-04-02 |來源: 求是網 |作者: 賈玉樹

當代中國科技體系是在近現代民族危亡與復興的時代背景下為適應各種各樣工程建設需求逐漸發展起來的,以現實性、實用性、操作性工程技術為特色,在本質上是中國傳統工程技術體系的現代翻版。現代化的核心是理性化,即人的思維對於現實世界的超越和對於可能世界的建構,它要求人們面向未來、面向全球、面向形形色色的可能,充分發掘現代科學認識與建構可能世界的內在潛力,發揮基礎科學對於現代技術的創新驅動職能及其對於現代工程的開發引領作用,積極構想人類多種可能的生活方式,把當前抽象的可能轉變為未來具體的現實。

從被動適應傳統需求到主動創造新的需求,是創新驅動戰略的核心內容,也是中國科技體系發展面臨的重大戰略選擇。超越對於世界先進科學與技術的複製和模倣,並不意味著接下來就可以引領其發展。創新驅動戰略要求基礎科學優先發展。一般説來,科學是人類認識外部世界的産物,具體呈現為思想理論形態;工程是人類改造外部世界的産物,具體呈現為物質産品形態。技術介於二者之間:一方面,人類按照自己的意志作用於外部客體;另一方面,外部客體遵循著客觀規律反作用於人類。技術正是這種作用與反作用相平衡的産物,具體體現為人類駕馭外部客體的能力。從這種意義上講,技術包括根源於主體意志的工程技術與根源於客觀規律的科學技術兩大類。創新驅動呼喚從工程技術走向科學技術。

科學、技術與工程是同科技體系結構密切相關又截然不同的三個概念。全面落實創新驅動戰略,必須深入系統地分析創新型科技體系的結構特點,把握科學技術區別於工程技術的獨特本質,推動當代中國科技體系從模倣型到原創型轉變。同科學與工程相比,技術具有更為悠久的歷史,首先應當是人類生存的一種基本形式,離開它,人類甚至不能夠從動物界中分化獨立出來,成為萬物之靈。科學首先是一種認識形式,其次才能夠成為一種實踐活動,它與工程解決的主要還是發展問題。不過在人類發展的早期,科學認識的水準還很低,不能夠對技術産生實質性影響。反過來,工程首先是建立在技術基礎上的,其發展可以牽引著技術向自己需要的方向茁壯成長,以至於早就形成工程技術這樣一種習慣性用語。

科學技術是現代科學産生以後開始出現的一個新概念,是科學工程化與工程科學化的産物。相對於從工程實踐中産生的經驗性技術,它首先根源於理性化的科學理論。具體説來:第一,科學技術是以科學理論為前提和基礎發展起來的。製造原子彈的曼哈頓工程和其中鈾礦勘探、鈾濃縮、鈾同位素分離、鈾235裂變、快中子反應、原子反應堆等一系列科學技術,必須以愛因斯坦質能方程式E=MC

作為思想前提,以核物理、凝聚態物理、爆炸力學、流體力學等許多相關的科學理論和大量數學計算作為科學基礎。倘若沒有愛因斯坦相對論,沒有相應的工程科學基礎,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出現這一系列科學技術的。如果説科學技術根源於外部客體,工程技術則直接根源於主體自身。它首先依靠能工巧匠的直接經驗、技能與智慧發展起來。中國古代萬里長城就是這樣的工匠智慧的傑出典範。

第二,科學技術是以邏輯演繹作為技術發展路線的。科學是它的源頭,技術是以工程作為邊界條件從科學理論中演化出來的,而工程反過來成為科學技術的一種應用。所以,它要求基礎科學優先發展。曼哈頓工程首先或主要是科學家搞起來的,中國的“兩彈一星”也主要是依靠留學歸國的科學家搞出來的。近年來所謂的“卡脖子”技術,正是這樣一種科學技術,它內在蘊涵智慧化、無人化這樣一種勢不可擋的發展趨勢。而工程技術以經驗摸索作為技術發展路線,是在工程實踐中感悟出來的一種技術。無論晚清在洋務運動中所建立起來的近代中國科技體系,還是新中國在工業化過程中重構起來的現代中國科技體系,在本質上都是由一系列工程項目牽引而逐漸發展完善的工程技術體系。由於先天就缺乏內生的源頭性科學理論作為先導,創新驅動固有的巨大威力始終不可能彰顯出來。

第三,科學技術是以指數增長作為總體特徵的。因為在客觀知識中存在客觀邏輯,從而它既可以在思維中理性推演,也可以在模擬實驗室中專業化生産,其結果就蘊涵在理論前提與邊界條件之中。所謂現代科學技術爆炸性增長就是由此而來的。最近人們熱議的工程科學或技術科學,本質上就是這樣一種科學技術。這也是今天人們討論的顛覆性創新與跨越式發展的思想前提。而工程技術則以直接經驗作為前提和基礎,以間接經驗作為補充與擴展,進一步表現為一種新的經驗形態。它的發展只能在現實的工程實踐中不斷摸索,且永遠也超不出人的經驗所能夠給予的想像力的範圍,並且其傳承也只能是以師徒傳授的古老方式在未來新的工程實踐中再次加以體悟,從而累積性增長便成為它的一個總體特徵。

大力加強基礎科學理論研究,從自然科學或工程科學中呼喚一種新的更大的自然力,無疑是中國創新驅動戰略面向未來的一種必然選擇。同時隨著中國經濟結構、産業結構的轉型升級,必然要求科技體系結構進行相應的調整。在這裡,必須明確,現代科學化的技術已經截然不同於中國傳統的工匠技術。科學技術是客觀的、邏輯和自主的,正在引領人類向智慧化、無人化的方向飛速發展;然而以工匠技術作為核心的中國傳統工程技術,卻永遠也不可能離開各種各樣的能工巧匠而獲得獨立發展。全面、深入、系統地認識科學技術與工程技術的區別,以智慧化、無人化為發展方向,以顛覆性技術為發展目標,在新的歷史時期,重構中國科技體系結構,從經驗性的工程技術全方位地走向理性化的科學技術,顯然應當成為當代中國科學技術與社會發展過程中一項十分重要的戰略性任務。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