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時代馬克思主義經濟理論的重大創新

發佈時間: 2020-03-12 |來源: 求是網 |作者: 張佔斌

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在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方面邁出了決定性的一步。全會通過的《決定》,是一篇閃爍著馬克思主義理論光芒的重要文獻,在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方面有了重大的突破,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思想的創新發展,是21世紀馬克思主義經濟理論的最新成果。

揭示了堅持和完善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與堅定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自信的內在聯繫和互動關係。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設想的未來社會,建立在生産力高度發達的基礎上,生産資料由全社會共同佔有,實行按勞分配,社會生産有組織有計劃的進行。但現實社會中的社會主義大都建立在經濟落後的基礎上,社會主義建設不能照搬經典作家的設想,需要從自己國家的實際出發進行艱辛探索。我國的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是黨和人民在長期實踐探索中形成的科學制度體系,堅持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和按勞分配為主體、多種分配方式並存,把社會主義制度和市場經濟有機結合起來,不斷解放和發展社會生産力,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13個顯著優勢之一,既體現了社會主義制度優越性,又同我國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社會生産力發展水準相適應,是黨和人民的偉大創造。把分配方式和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上升為基本經濟制度,把兩個所有制方面的毫不動搖,擴展到生産、交換、流通、分配各環節,充分發揮市場對資源配置的決定性作用和更好發揮政府的作用。這三項制度就像三角形或品字形一樣,構成了優勢互補、疊加支撐、穩固促進的基本經濟制度“生態鏈和生態圈”,形成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制度的顯著優勢,是我們堅定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四個自信”的基本依據之一,也是我們深刻理解把握“四個自信”與基本經濟制度內在聯繫的密碼。

強化了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在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新中國成立以來,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黨在總結歷史經驗教訓的基礎上,對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的探索不斷深化。從我國處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實際出發,不斷調整生産關係來解放生産力,在堅持公有制主體地位的同時,加大了支援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的探索力度。黨的十五大第一次明確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是我國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一項基本經濟制度。從那以後,歷屆黨代會都一以貫之堅持了這個重大判斷和提法,從沒有動搖過。最近幾年,民營經濟發展遇到了一些困難和問題。習近平總書記在民營企業座談會上,對“民營經濟離場論”“新公司合營論”“民營企業控制論”等奇談怪論進行了批駁,強調我國基本經濟制度寫入了憲法黨章,這是不會變的,也是不能變的。黨的十九大把“兩個毫不動搖”寫入新時代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基本方略,作為黨和國家一項大政方針進一步確定下來,為我們構建基本經濟制度“生態鏈和生態圈”奠定了堅實基礎。《決定》把分配方式和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上升為基本經濟制度,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就不會感到“孤單、孤獨”,就有了更強大、穩固的制度、體制支撐保障,其在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中的地位和作用不是削弱了,而是強化了。

釋放了按勞分配為主體、多種分配方式並存的分配製度創新的巨大潛力和增長空間。為了避免資本主義社會那種以資本為中心的分配帶來的嚴重不公和兩極分化,新中國成立以來,我們一直探索符合我國社會主義社會的分配製度。當然,我們在過去計劃經濟的年代,也走過“大鍋飯、平均主義”的彎路。改革開放以來,我們努力探求公平與效率的統一。一方面通過市場競爭為社會發展注入活力,防止平均主義。另一方面通過宏觀調控,保障社會公正。黨的十三大以來逐步形成了以按勞分配為主體、多種分配方式並存的格局。《決定》堅持多勞多得,著重保護勞動所得,強調增加勞動者特別是一線勞動者勞動報酬,提高勞動報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健全勞動、資本、土地、知識、技術、管理、數據等生産要素由市場評價貢獻、按貢獻決定報酬的機制。健全以稅收、社會保障、轉移支付等為主要手段的再分配調節機制,發揮第三次分配作用,發展慈善社會公益事業。保護合法收入,增加低收入者收入,擴大中等收入群體,調節過高收入,形成橄欖形的收入分配結構。這些都充分表達了黨中央堅定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更加體現了對共用發展、共同富裕的高度重視,表明對生産要素認識更加與時俱進,更加全面深刻,拓展了新時代分配製度改革創新的巨大空間。我們也有理由對合理調節城鄉、區域、不同群體間的分配關係更加期待。

體現了黨對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認識和標準昇華到了新的時代高度。改革開放以來,我們黨重新認識什麼是社會主義、怎樣建設社會主義這個重大命題。破除了社會主義只能搞計劃經濟、社會主義與市場經濟二元對立的錯誤認識,堅持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改革方向。黨的十四大提出確立和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實現了社會主義從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的轉變。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和更好發揮政府作用,突出強調了發揮市場與政府兩個比較優勢。《決定》把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納入基本經濟制度,並提出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更高的新要求,比如建設高標準市場體系,健全城鄉融合發展體制機制,構建區域協調發展新機制,完善科技創新體制機制,構建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條件下關鍵核心技術攻關新型舉國體制,建設更高水準開放型經濟新體制,強化市場經濟法治環境建設,這些都表明瞭黨加快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堅定意志、戰略定力和更高的標準要求。以此回應社會方方面面對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期待。這個期待就是風雨兼程向前走,而不是退回計劃經濟體制,更不是閉關鎖國。適應並推動這個大的發展趨勢,要全面貫徹新發展理念,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加快現代化經濟體系建設,推動經濟高品質發展,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開啟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新征程。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