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創新思維推動“一站式”多元解紛機制建設

發佈時間: 2019-09-10 |來源: 光明網 |作者: 王偉

近期,最高人民法院出臺《關於建設一站式多元解紛機制一站式訴訟服務中心的意見》,創造性地提出了建設“兩個一站式”的目標,進一步明確了法院開展多元解紛機制改革的要求和路徑,既著眼于破解法院面臨的“案多人少”矛盾,實現“去庫存、降成本、去短板”,打造中國特色糾紛解決和訴訟服務新模式,又有助於進一步加強訴源治理和完善社會治理體系,不斷滿足人民群眾多元司法需求。

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強調,要“提高保障和改善民生水準,加強和創新社會治理”“提高社會治理社會化、法治化、智慧化、專業化水準”,對加強和創新社會治理提出了新目標和要求。作為當前我國深化改革過程中的重要任務之一,積極探索多元化解矛盾糾紛新機制,全面提升社會治理水準,則需要在實踐中不斷創新,方能彰顯愈加強大的生命力。

創新一站式多元解紛機制建設,是實現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內在要求。從社會管理向社會治理的轉變是新時期國家治理體系的重大變革,社會治理強調整合各類社會資源,充分調動各類解紛主體的積極性,從而實現共同參與、共同協作、共同治理的現代化治理體系。以創新思維推進一站式多元解紛機制建設,充分契合新時期對於矛盾多元化解的現實需求,不僅有效整合各類糾紛解決資源共同參與矛盾糾紛化解,同時對於解決當前社會發展面臨的新情況新問題,構建全民共建共用的社會治理格局,最終實現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具有重要意義。

創新一站式多元解紛機制建設,是滿足人民群眾司法需求的重要舉措。法治思維並不意味著任何糾紛都要到法院“打官司”,而同時過高的訴訟成本和時間代價往往會使不少當事人放棄救濟。通過創新一站式多元解紛機制建設,充分利用多元解紛機製成本低廉、程式簡便,可以最大程度解決當事人的訴訟成本,實現對當事人權益的充分尊重和保障。隨著調解、仲裁等非訴訟程式的不斷完善,各種訴訟以及非訴糾紛解決渠道的疏通,鼓勵行政機關、行業自治組織、民間社會團體等參與糾紛化解,在為當事人提供靈活多樣的糾紛解決渠道的同時,引導當事人選擇適當的方式解決糾紛,滿足人民群眾司法需求,促進社會和諧穩定。

創新一站式多元解紛機制建設,是實現糾紛合理分流緩解法院訴訟壓力的重要途徑。傳統的糾紛解決機制過於倚重國家的作用和力量,而忽略其他社會力量的有效參與,其結果就是致使大量糾紛涌入法院,導致法院案多人少矛盾日益突出。創新一站式多元解紛機制建設,充分發揮訴訟外糾紛解決機制的功能,一方面可以將法院大量積壓的案件或者即將涌入法院的案件進行外化分流解決、儘快消化,同時大幅度降低國家投入與糾紛解決領域中的成本,切實增強糾紛解決機制的感召力和凝聚力,最大限度地釋放出公正高效化解糾紛的制度生産力。

解決矛盾糾紛沒有最好的方式,只有最合適的方式。深化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改革就是要最大限度地發揮各種解紛機制的作用,就是要通過將訴訟與非訴解決機制深度銜接配合,最大限度地回應社會與群眾對糾紛解決路徑的不同需求,使糾紛盡可能的化解在訴前,使矛盾盡可能地解決在萌芽。

唯改革者進,唯創新者強,唯改革創新者勝。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建設工作任重而道遠,而推動多元化糾紛機制建設的關鍵則在於按照最高人民法院的部署安排,找準發展方向與路徑,堅持頂層設計與地方探索相結合的方針,進一步加強改革創新力度,在更高層次、更高平臺上推動多元解紛機制不斷取得新成效。

一是創新多元體系,以充分發揮黨委政府作用推動多元改革常態化。在明確法院定位的同時,緊緊依靠黨委政府,進一步完善黨委領導、政府主導、綜治協調的矛盾糾紛多元化解格局,爭取理解支援。深刻挖掘社會資源,在“內引外聯”上下功夫,在“共建共用”上做文章,不斷創新深化鞏固訴調對接平臺。充分發揮傳統媒介和新媒體的輿論宣傳和導向作用,努力提高多元解紛的社會“知名度”。主動向黨委、人大報告多元改革工作,組織代表視察、旁聽評議,爭取理解支援。

二是創新解紛載體,以構建多元聯動解紛網路推動多元改革平臺化。強化糾紛化解平臺建設,將多元化糾紛解決機製作為網格化社會管理的深化和延伸,整合法院、公安、司法、群團、基層社會組織等部門力量,推動司法資源重心下沉,建立多層次、立體化糾紛解決途徑。強化類案調解,在道路交通、金融債權、勞動爭議、物業管理等糾紛多發領域,整合社會解紛資源,建立“一站式”糾紛解決平臺。進一步完善與人民調解組織以及其他各類調解組織的對接機制,著力發展行業調解和商事仲裁機制,努力做到解紛領導全覆蓋。

三是創新工作機制,以完善法院內部解紛機制推動多元改革機制化。建立流暢的案件繁簡分流機制,設置小額訴訟、速裁等多種可供選擇的程式,實現不同案件在訴訟系統內的合力分流,做到“簡案快辦、繁案精審”。全面推動訴訟調解機制,貫徹“能調則調、當判則判”原則,將調解貫穿案件審判執行全過程。探索建立調解前置程式,特別是對家事糾紛、相鄰關係、物業糾紛、醫療糾紛等類型糾紛,引入特邀調解組織或者特邀調解員進行訴前調解,促進相關矛盾糾紛快速化解。嚴格落實司法確認制度,審查好調解協議司法確認案件,發揮人民法院為非訴糾紛解決方式提供司法保障的功能。

四是創新訴訟服務,以加大現代科技技術運用推動多元改革智慧化。要加強技術的研發投入,將人工智慧、大數據、雲計算等引入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打造“網際網路+多元解紛”工作模式。逐步完善線上調解機制的制度建設,推進電子送達、線上調解、線上立案、線上審理等為一體的綜合資訊平臺,實現糾紛解決的資訊共用、資源整合、數據分析等功能。探索對糾紛解決進行全程管控、數據採集、資訊共用,為當事人理性選擇糾紛解決方式提供合力逾期,實現各類調解資源線上融合與共用共用,助力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發展。

推動一站式多元解紛機制建設,解決糾紛是目標,多元化是手段,完善機制是關鍵。但是,與任何事物的完善一樣,多元化解決糾紛機制的完善也不是能一蹴而就的。就多元解紛機制的健全而言,法院需要進一步加大改革創新力度,收穫更多的理論成果和實踐成果,既可以利用自身的專業優勢通過多種方式來化解社會矛盾糾紛,也應當發揮全社會的其他力量共同參與社會治理。在這個過程中,我們要更新化解社會糾紛的觀念,健全相應的法律法規,完善法院和其他相關部門的有關具體機制,賦予糾紛的當事人在多元解紛機制方面更多的選擇。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