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創新離不開哲學思維

發佈時間: 2019-05-14 |來源: 求是網 |作者: 賈玉樹 郭修起

當代科技發展的一個重要特徵,是在學科專業高度分化基礎上的全方位整合。邊緣學科、交叉學科、橫斷學科如雨後春筍般大量涌現,各學科領域的前沿問題,很多已成為需要多學科協同攻關的研究課題。科技一體化也為人類解決這樣的跨學科問題提供了堅實的基礎。

然而,當科技問題超出所有學科的理論視野之後,各傳統學科的思維方式、方法與知識儲備也顯得捉襟見肘,難以適應新的大跨度綜合性問題。它需要人們重返科學技術源頭進行新的探索,而哲學就是這種探索的思想基礎。

首先,哲學是世界觀,是從總體上把握和認識世界的産物,科學技術只是在其基礎上分門別類進行觀察和實驗的結果。任何一種科學技術理論,都是某種抽象世界觀的具體化,其中都隱含著特定世界觀框架。當它的真實性受到合理質疑或在觀察和實驗過程中四處碰壁、走投無路時,必然要回過頭來反思與重構自己的形而上學藍圖和基本概念,這就使科技前沿的重大創新本質上成為不同世界觀之間的切換。

其次,哲學的整體思維還能把表面上風馬牛不相及的事物聯繫在一起,讓科學技術在新的領域開始全新的發展。一方面,哲學能夠從科技體系結構的歷史與現狀中看到現代科技知識版圖中的空白地帶,啟發和推動各種新興學科的發展。早在19世紀,恩格斯就曾指出,“在分子科學和原子科學的接觸點上,雙方都宣稱與己無關,但是恰恰就在這一點上可望取得最大的成果”,並且還預言了電化學的産生和發展。另一方面,哲學還能夠從物質世界的統一性出發,敏銳地發現科技體系結構中存在的內在矛盾,推動不同學科領域科技知識的整合。牛頓曾發現星際物體的動力學與地面物體的動力學存在矛盾,創立了統一的經典力學;愛因斯坦發現經典力學與經典電動力學之間存在矛盾,創建了全新的狹義相對論;普裏高津發現經典的熱力學與生物學之間存在矛盾,建構了包括兩個不同領域的耗散結構理論。

實際上,從哲學的觀點來看,當代科技體系中的物理時間與心理時間、物理空間與虛擬空間、人體科學與身體技能、人類智慧與人工智慧、天然系統與無人系統等概念或理論之間也存在深刻的矛盾,它們經過融合與重構,可能出現一些前所未有的新理論新技術。

再次,哲學不僅是世界觀和認識論,還應當是方法論,因為任何一種世界觀的背後都隱藏著特定的思想方法。哲學方法可以超越科學技術方法的特殊性與學科專業限制,在客觀世界更為廣闊的範圍內考慮問題,並推動科學技術方法的跨學科移植。另一方面,分析客觀事物的辯證法本身就是一種方法論,尤其在現代科技領域,平衡與非平衡、有限與無限、連續與間斷、精確與模糊等對立的範疇常常不得不結合起來使用。從某種程度上講,離開辯證法,現代科技則寸步難行。

正如愛因斯坦所言:“如果把哲學理解為在最普遍和最廣泛的形式中對知識的追求,那麼顯然,哲學就可以被認為是全部科學研究之母。”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