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樓市進入五限時代以來,炒房、投機性購房等擾亂市場的違規行為在很大程度上被遏制。但企業購房並沒有被納入調控範圍內,這成了投機者攫取利益的法外之地,同時也加劇了搖號現場的緊張氣氛,多地爆出搖號亂象。6月24日起連續三天,西安、長沙、杭州先後出臺調控新政,將“企業購房”拒之門外。7月2日晚間,上海發佈《關於規範企業購買商品住房的暫行規定》,對企業購買住房提出了限制性條件,針對企業購房的限制性政策已經擴大到一線城市。是否會有更多城市跟進?跟隨中國網地産專題報道一探究竟。

搖號政策漏洞 以企業“股權交易”方式炒房

在搖號限售的城市,相比個人買房,有限售時間約束,企業買房雖然交易稅費增加,但在限售時間內,不用過戶,完全可以股權交易的形式,通過轉讓公司的方式倒賣中簽“房票”,變相繞過調控政策,減少部分交易稅費。

日前,九龍倉瓏璽項目搖號結果公佈後,有眼尖的市民發現,一位名叫周某的法定代表人,名下的三家公司參與了瓏璽項目的搖號,並且全部中簽。後續又有人發現,除了瓏璽,這三家公司還分別中簽過其他熱門樓盤。

4月中旬,上海市東方公證處公佈了翠湖天地的搖號排序全名單。385組認籌客戶中,公司購買214組,公司購買佔比超一半。此消息一齣就引發巨大爭議。

延伸:“搖號”急需配套政策

自今年3月以來,以公證搖號為主要特徵的新一輪調控潮再度來襲。截至目前,上海、南京、長沙、成都、杭州、西安、武漢已經發佈了房源統一搖號政策,全部或者部分房源需要搖號出讓。此外,深圳也有3個項目採用了公開搖號方式。

上海在加強房地産市場調控期間,所有樓盤都要搖號
南京南京範圍內的新建商品住房,包括住宅用地上的酒店式公寓,客戶積累數量大於可供房源的數量需要搖號。
長沙開盤前,首套剛需購房群體數量少於或等於可售房源數,按首套剛需購房群體登記時間先後順序銷售;開盤前積累的首套剛需購房群體數量大於可售房源數,在全部登記的首套剛需購房群體中進行搖號銷售
成都按照“棚改貨幣化安置住戶、剛需家庭、普通登記購房人”的順序搖號排序、依序選房,並保持登記購房人、搖號選房人、合同簽訂人一致
杭州意向客戶登記數量超過準售房源數量的項目,採取公證搖號方式産生選房家庭和選房順序號,並按序售房。
西安意向購房人數多於可售房源的,應採取公證搖號方式公開銷售,由公證機構全程監督,嚴禁內部預留房源或設置全款優先選房等限制性條件
武漢房地産開發企業應將預售備案均價低於1.8萬元/平方米的新建商品住房項目中,戶型建築面積低於120平方米的準售房源,採取公證搖號方式隨機選取不少於40%的比例(含40%)納入優先選房範圍

搖號雖然短期內的確有效,可以一定程度上增加普通人買房的概率和公平性,但也會有暗箱操作,各地購房搖號也被頻頻爆出不規範操作。因此,還需出臺更多配套政策,確保搖號達到預期效果。

企業投資房地産 在全國普遍存在

據WIND數據顯示,截至6月26日,A股3582家上市公司中,共有1656家上市公司持有投資性房地産,佔比46.23%,合計持有市值9904.66億元,同比增長近兩成。

此外,6月20日,審計署發佈《國務院關於2017年度中央預算執行和其他財政收支的審計工作報告》就顯示,多家金融機構和企業涉及房地産資産閒置以及炒房現象。

易居研究院智庫中心研究總監嚴躍進

西安此次成為全國第一個明確對公司購房進行管控的城市。政策中明確規定,暫停企事業單位購買住房,防止公司名義炒房,這一點具有較為積極的意義,既可以為西安當前市場調控進行升級,防範各類公司名義的購房,同時也對全國市場帶來影響,預計西安市場的政策後全國多個城市會在公司購房方面進行政策收緊,這一點值得關注。

中原地産首席分析師張大偉

企業名義炒買商品房住宅,在全國看普遍存在,這是躲避限購的一個通用辦法。特別在搖號限售的城市企業購房比例持續增加。相比個人買房,有限售時間約束,而企業買房,雖然交易稅費增加,但在限售時間內不用過戶,完全可以以股權交易的形式,從而變相的繞過調控政策減少部分交易稅費。所以這個政策明顯是打擊了部分投資客。

58安居客房産研究院首席分析師張波

上海針對企業的限購要求更加‘細膩’,明確提出了企業符合購房的相應條件,所以更為準確的説法是規範企業購房行為。此類政策不僅規範了房地産市場,對於企業購房可能存在的突破限購漏洞進行的封堵;更重要的則是對於購房者心理層面形成進一步影響,強化了調控不放鬆,打擊炒房不手軟的態度。可以肯定的是,這類政策將會在更多城市得到體現,並成為下半年樓市精準化調控的手段之一。

以上內容綜合整理中國新聞網、人民網、新京報、北京青年報、經濟參考報、中國房地産報、中國房地産網等相關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