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 | 北京 | 天津 | 上海 | 廣州 | 深圳 | 鄭州 | 成都 | 南京 | 瀋陽 | 合肥 | 濟南 | 重慶 | 貴陽 | 遵義 | 秦皇島

專題
中國網地産  > 新聞中心 > 各地樓市

19戶購房者噩夢:還著房貸 房子卻網簽在別人名下

發佈時間:2019/3/1 14:06:36 | 來源 :北京青年報

19戶購房者噩夢:還著房貸 房子卻網簽在別人名下-中國網地産

涉事的福源國際小區

為了兩個孩子的順利入學,郭路情在縣城買了房子。但在為房子還貸半年之後,她卻發現,房子並非網簽在自己名下。

不只郭路情一個人遇到了這樣的麻煩,在河北滄州獻縣,19位購房者于2017年購買了當地一個名為福源國際項目的商品房,在交過購房首付款,辦理按揭貸款之後,他們至今沒能收房。

在接受北青深一度記者採訪時,項目開發商的一位負責人稱,曾將這19套房産借予他人做借款擔保之用,但對發生網簽手續一事並不知情。而更讓19戶購房者不解的是,在網簽手續“名不副實”的情況下,當地銀行依然為他們辦理了貸款手續。

兩年來,這19套“歸屬不明”的房子,不僅讓購房者的生活陷入尷尬,同時也暴露了當地房地産銷售、網簽、銀行放貸流程上的諸多問題。

縣裏的房子

家住河北獻縣王平鄉,郭路情一直憧憬著能在縣城擁有一套自己的房子。孩子上學之後,這個願望變得更加強烈而緊迫。

郭路情有兩個孩子。今年9月,他們分別將升入小學和初中。早在兩年前,郭路情就謀劃著在獻縣城區買一套房子,方便孩子上學。

郭路情的大兒子目前在獻縣城區上小學,因為放學後沒有回村裏的班車,兒子只能住在縣城的接送站裏,每兩周回家一次。而據郭路情了解,近幾年,獻縣城區公辦小學要求在縣城有住房才能入學,小兒子的升學也成了問題。

2017年初,郭路情和丈夫開始在獻縣城區看房,他們最終看中了平安大街上的福源國際小區,“最主要這裡是現房”。

福源國際是高層設計,郭路情看房的時候,這裡一期的五棟大樓已經基本達到了居住的條件。據郭路情了解,包括她在內,同時期購入該小區商品房的購房者一共有19位,他們有著極為相似的家庭背景,大多來自獻縣周邊農村、都是首次貸款買房。

由於初次買房,19戶人對購房流程只是一知半解,在開發商銷售人員的引領下一步步辦理購房手續。

2017年3月左右,郭路情在福源國際小區售樓處交了首付款、簽了購房合同。根據合同約定的時間,他們在同年6月份就能拿到新房的鑰匙。

郭路情購買的房産面積約138平方米,價值61.3萬。夫妻用多年打工的存款加上從親戚借來的一兩萬,湊成了首付款18.4萬元,剩餘部分辦理貸款。

為他們辦理貸款業務的是一家國有銀行在滄州的支行,事後多位購房者回憶,由於獻縣離滄州還有一百多公里,銀行的辦公人員特意來到售樓處幫助購房者辦理貸款。一些人在交過首付之後,當天就在現場向該銀行申請了貸款。大約一週之後,貸款就順利辦了下來。次月,便開始還房貸。

“這個貸款是以什麼名義下來的呢?”郭路情隱約了解到,購房過程中有“網簽”這道程式,但她不知道該如何進行查詢。

據郭路情稱,她曾就此事打電話諮詢銀行,工作人員告知:之前簽的購房合同就是網簽的依據,簽後就會生效,就可以辦理貸款。但深一度記者未能向銀行方面證實這一説法。

一切看上去順風順水,郭路情對新房子充滿期待,她計劃著一收房就開始裝修,入住後大兒子不用住接送站、小兒子也能在城區上學。

網簽之謎

到了約定的交房期限,問題開始暴露。

多位購房者介紹,到了2017年6月,開發商未能如期交房,理由是“有一些尾活兒還沒做完”。其中一位購房者彭希跑到現場一看,發現房子在裝電梯,於是決定再等等。

2017年9月,彭希沒有等到房子,卻發現當地法院在網上挂出的的一則房屋拍賣公告,拍賣的正是福源國際的房子,而且自己的那套也在拍賣範圍裏。

突生變故,彭希和其他購房者才想起進一步了解購房流程,他們到縣住建局查詢,發現所購房子並沒有網簽到自己的名下。

一位購房者介紹,這19套房産被網簽到了五六個人名下,至於這些人的身份,他們並不知情。目前,所涉及的房子依舊空置,這些網簽的房主也從未真正收房或者入住。

發現問題後,購房者去向開發商討要説法,開發商卻表示銷售時對此並不知情,自己商品房被查封也很委屈。

網上公開資料顯示,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于2016年11月查封了福源國際96套房子,原因是這些房産被開發商用作他人借款擔保。公開資料顯示,2017年2月法院已經將該房産的評估報告送達開發商。開發商對此表示不服,向滄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了執行異議。但這一異議請求在3月就被滄州市中級人民法院駁回。這19位購房者的房子正在此次查封的96套房産之內。

作為福源國際項目的開發商,獻縣潤輝房地産有限公司一位負責工程的吳姓經理告訴深一度記者,在2015年左右,該公司老總為了幫朋友週轉資金,曾把一批房子的購房合同借給了朋友,讓朋友去做擔保。

但據這位吳姓經理介紹,公司老總和他的朋友之間並沒有進行實際購房的交易,只是出於交情和信任才同意給朋友做了購房合同,據吳經理了解,開發公司老總幫助這個朋友的前提是,這些房子不用真的過戶給朋友,只是名義上借用,不進行網簽,不影響將來銷售,這位朋友也沒有給過開發商公司一分錢。

據吳姓經理稱,公司並不知道這批房子是什麼時候被網簽給了他人,他們懷疑,有公司內部員工私自幫那位“借合同”週轉的朋友做了網簽。

對此,開發商已經報案。據獻縣住建局的工作人員介紹,開發商稱這96套房子涉嫌被詐騙,警方已經立案調查,包括那位向開發商“借合同”週轉的朋友,也已經在配合警方調查。

拍賣公告挂出後,19戶購房者也向法院提出了執行異議,並提供了合同、發票等購房材料。法院最終駁回了他們的異議請求,但暫緩拍賣他們購買的19套房産。

2018年7月,郭路情在諮詢律師之後,以“李文輝涉嫌合同詐騙”(注:根據購房合同,李文輝為獻縣潤輝房地産有限公司的法定負責人)為由到縣公安局報了案。

前該項目已經被責令停止銷售

“失守”的貸款

讓購房者更為頭疼的是,雖然房子不是自己的,房貸還背在自己身上。

風波之後,郭路情等人對購房程式越來越了解,他們認為,作為放貸的金融單位,銀行有義務核實房産的網簽資訊,如果這批貸款申請失敗,福源國際項目的問題早該在兩年前就暴露。而在那時,他們對購房程式不了解,銀行發放的貸款恰恰起到了“定心丸”的作用。

獻縣住建局一位負責人介紹,在購房者交過首付,簽訂購房協議之後,由開發商利用系統進行網簽,進一步確定公開房産的交易資訊,目的就是防止“一房多賣”,網簽資訊可以在住建局的網站上查到。銀行在下發貸款前一般需要確認網簽協議,確定購房人和申請貸款資訊一致後才能為之辦理抵押貸款。

彭希曾詢問過銀行該如何處理剩餘的貸款,銀行建議彭希繼續還款,否則會帶來二次傷害,對其個人徵信有所影響。但彭希不能接受,“房子不是自己的,房貸又是為誰而還呢”。

理論上,房産的網簽資訊與申貸者資訊不符時,銀行不能下放貸款。在河北當地媒體的報道中,涉及的這家國有銀行當地支行的負責人表示,銀行在處理貸款時存在一定的疏忽問題。

當深一度記者再次來到該銀行時,銀行負責人表示目前不方便接受採訪,無法透露事情處理情況。但據銀行所知,目前當地政府出面,已經有了大致的解決方案,銀行會盡力配合政府工作,保護客戶的權益不受到損害。

2018年6月之後,彭希決定不再還貸了。

購房者李錦亮和吉廣善也做出了同樣的選擇。由於李錦亮的工資由貸款銀行代發,每月工資下來,他就趕緊把錢從卡裏取出來,“我要是不取,它就給我劃走”。

吉廣善是生意人,有時他會在微信或支付寶上進行短期貸款。但就在十多天前,他發現貸款申請已經無法通過,後來查出是徵信出了問題,由此也導致了生意上的資金週轉問題。多位購房者都發現自己的個人信用出現問題,如今想要重新貸款購房已經不可能。

2019年2月25日,記者在獻縣福源國際的售樓處看到,目前該項目已經被政府責令停止銷售。項目的沙盤上,所有樓前都挂著“不可售”的紅色標簽。在福源國際小區內,一些業主已經開始裝修,有些人已趕在豬年前正式入住。

但郭路情的生活徹底停滯了,2017年中旬時,她在北京一家手機店做銷售。為了解決問題,她每月要趕回河北三四次。雖然替班的同事也很體諒她的處境,但郭路情仍感到過意不去,不久後就辭去了工作。

2019年除夕,吉廣善發了一條文字朋友圈,“當一件事情,努力到你無能為力的時候,你也無法改變。但是我相信勝利會到來的。”底下彭希為他點了讚。

滄州獻縣住建局一位領導表示,目前已經成立專項小組在調查協調此事,與此同時,公安機關已經介入調查,該事件背後或涉及刑事案件,等到公安機關有了調查結果之後,才能徹底解決購房者的問題。

(責任編輯:馬習習)
中國網地産

中國網地産是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中國網旗下地産頻道,是國內官方、權威、專業的國家重點新聞網站。以引導正確的行業輿論導向為己任,為行業上下游關聯企業、相關産業提供一個高效溝通與互動的優質平臺。

新聞排行
獨家深度
熱點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