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 | 北京 | 天津 | 上海 | 廣州 | 深圳 | 鄭州 | 成都 | 南京 | 瀋陽 | 合肥 | 濟南 | 重慶 | 貴陽 | 遵義 | 秦皇島

專題
中國網地産  > 原創

企示錄|遠大住工謀求“H+創業板” 流動性難題待解

發佈時間:2020/10/15 13:09:53 | 來源 :中國網地産 | 作者:石昊一

“遠大住工蟄伏20年,終於等到了這個機會。”

這個機會,指的是2016年國務院提出對裝配式建築加大政策支援力度的指導意見——力爭10年左右時間,使裝配式建築佔新建建築的比例達到30%。而2016年,也是遠大住工(02163.HK)成立20週年。

伴隨國內裝配式建築行業的發展,遠大住工在4年間實現了業績翻倍。另一方面,擴張帶來的資金壓力迫使其開始尋求直接融資渠道,但這一步遠大住工走得並不順遂。

歷經幾番週折,遠大住工在2019年末成為裝配式建築行業香港IPO第一股,今年5月又開始繼續落實在A股上市的計劃,意圖實現“A+H”雙上市融資的意願。

國慶中秋雙節假期前,遠大住工建議A股發行的申請文件獲深交所受理,其申報版塊也由之前的科創板轉變為門檻更低的創業板,預計涉及募集資金近18億元。從新三板入境交所,再到創業板,遠大住工企圖通過直接融資方式破解流動性難題。

間接融資受阻 上市之路一波三折

9月30日,遠大住工發佈公告稱,公司已就建議A股發行向深交所提交包括A股招股説明書(申報稿)在內的申請文件,並已于當日收到深交所關於受理本公司提交的建議A股發行申請文件的通知。

據申請文件,本次發行股票數量不超過 8605.40萬股(行使超額配售選擇權之前),不超過發行後總股本的 15%(僅計算 A 股新發股票),每股面值為人民幣1元,擬投入募集資金金額經調整後約為17.8億元。

企示錄|遠大住工謀求“H+創業板” 流動性難題待解-中國網地産

來源:遠大住工招股書

此次申報,遠大住工瞄準了創業板,而在2019年2月底至今年5月之前,其申報版塊為科創板。結合之前公司的IPO申請情況,這大概率是遠大住工退而求次的選擇。

企示錄|遠大住工謀求“H+創業板” 流動性難題待解-中國網地産

來源: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湖南監管局官網

不同於坐擁大量高價值可抵押資産的房企,遠大住工擁有的工廠及設備抵押價值不及前者,外加折舊等因素影響,使得其間接融資額度和效率不高。近五年來,遠大住工籌資現金流項下的債務雖有所增長,但最高僅為23億元,對於其單一重點項目投資3-4億元的水準而言,並不算多。

因此,遠大住工將目光移至直接融資之上,寄希望借力資本市場。不過,這一過程卻是一波三折。

2016年6月,遠大住工曾掛牌新三板,但因融資效率不高,又于2017年4月匆匆結束了不滿一年的新三板之旅,轉而謀求更有效率的上市板塊。

摘牌新三板一個月後,中信建投作為遠大住工的輔導機構,向證監會湖南建管局報送了輔導備案登記材料,歷經七次申報輔導工作進展報告,終因雙方對IPO計劃存在差異,終止了輔導工作。此時,已來到了2019年2月。

遲遲未有進展成為了二者分道揚鑣的主因,從下一任接手者中金公司迅速完成輔導,卻長時間陷入停滯的情況來看,更多的問題或許出在遠大住工身上。

而在此一個月前,等不及的遠大住工已向港交所遞交了招股書。同時,遠大住工並未放棄在A股的上市計劃,公開資料首次披露其瞄準了科創板。然而,在長達一年多的時間裏,遠大住工一直處於待申報狀態,期間歷經向港交所再次遞交招股書與成功掛牌,反而率先登陸了香港資本市場。

企示錄|遠大住工謀求“H+創業板” 流動性難題待解-中國網地産

來源: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湖南監管局官網

當然,香港與內地資本市場掛牌的難度存在相當差異,因而遠大住工在今年5月提交變更擬上市板塊的申請,轉向門檻更低的創業板。與之前不同的是,遠大住工獲得了對外發聲最有效的平臺,同月一紙尚未擬定發行方案與提交申請的吹風公告,對其港股股價産生了提振作用。

自開盤首日報收每股9.67港元之後,遠大住工的股價便難以突破10港元/股大關。而在公司發佈建議發行A股公告之後,遠大住工的股價開始一路上漲,甚至一度衝破40港元/股,漲幅令人驚訝。截至10月15日午間收盤,遠大住工報收每股36.65港元,總市值已達179億港元。

利好消息對遠大住工港股股價與二級市場活力的提升,外加計劃在創業板上市募集資金,無疑將對遠大住工補充流動性有極大幫助,向其融資最大化目標靠近。

投入推動業績增長 流動性成軟肋

力求股權融資,對於間接融資受限的遠大住工是有必要的,從公司的現金狀況而言,錢少債多是其多年經營的特點。

早在2013年,遠大住工就已完成首次增資,之後大股東之一遠大鈴木又先後轉讓所持股份,讓遠大住工獲注不少資金。2017年,遠大住工又完成了第二次增資,正處在公司從新三板摘牌、接受上市輔導的時期。

在此期間,遠大住工的現金流有兩大特點:一方面是經營現金流隨著規模的擴大而增加,由負轉正;另一方面是擴張帶來的投資現金流缺口逐步擴大。二者加減之下的份額,正好被籌資彌補了一部分,使得遠大住工多年來的在手現金在有所波動的情況下,一直未突破7億元。

此後,遠大住工延續了這一趨勢,直至2020年上半年。今年中期,遠大住工因疫情影響在三類現金流方面都有所收窄,在手現金較年初減少2.6億元至8.3億元。

反觀遠大住工的有息負債,在2019年以前穩定在13-15億元左右,2019年升至23.5億元,2020年中期約23.4億元,已追平去年全年數額。可見,流動性不是遠大住工的強項,但需要考慮到,投資建廠、技術研發、生産線迭代等多個環節都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與資金,以及混凝土預製件的生産與運輸成本。

投入之下,推動了遠大住工近年來的業績。2019年,遠大住工實現營收33.7億元,同比增長48.5%,較3年前已翻倍,毛利、凈利潤也有不同程度的增長。不過,今年上半年,遠大住工的營收因疫情影響同比下降約7.1%至11.4億元,毛利收窄進而導致虧損。

值得注意的是,在管控方式方面,由於遠大住工聯合工廠數量的急劇增長,公司自2018年開始對已出資的大部分聯合工廠進行了管控方式的調整,不再對後者具有重大影響。

此舉將失去重大影響的工廠收益以投資收益重新計量,大幅提升了公司當期的非經常性損益。未來,這類管控模式還將應用在新增的聯合工廠之上。

同時,遠大住工也對PC構建製造、PC生産設備製造以及施工總承包三大主營業務比例進行了調整。2019年之前,公司PC生産設備製造處於快速佈局階段,營收佔比超過50%。2019年,前者佈局開始速度放慢,PC構建製造産能的提升使得該項收入佔比躍升至68.4%;施工總承包的收入一直未超過10%。

至此,遠大住工確立了以PC構件製造為主撐大規模,PC生産設備製造為輔實現品質增長的階段。而施工總承包則被放棄,在現階段項目完成掃尾之後將成為歷史。

從遠大住工2020年中期業績來看,PC構件製造業務確實更有韌性,市場需求更具活力——期內實現營收約10.1億元,佔總營收的比重高達89.1%,毛利率不降反升至33.4%;而在58間具備生産能力的PC生産設備製造的聯合工廠中,實現盈利的僅有14間,較去年底減少6間。

上市並非一勞永逸 融資體系仍需優化

近年來遠大住工的快速發展,離不開政策的利好與市場的擴大。

雖然遠大住工入行較早,但由於國內住宅産業化起步較晚,裝配式建築市場較小,未能獲得發展的好時機。在2016年裝配式建築行業政策元年之前,國內裝配式建築市場佔有率還不到10%,住宅産業化這一概念也長期處在紙上談兵的階段。

自2016年開始,各地相繼出臺相關政策,向著裝配式建築佔新建建築比例20%看齊,裝配式建築市場迎來快速發展。

據住建部數據, 2019年全國新開工裝配式建築4.2億平方米,較2018年增長45%,佔新建建築面積的比例約為13.4%。2019年全國新開工裝配式建築面積較2018年增長45%,近4年年均增長率為55%。其中,上海市2019年新開工裝配式建築佔新建建築的比例達86.4%,北京、湖南、浙江、江蘇、天津、江西等省市佔比也均超過20%。

市場政策雙重加持之下,裝配式建築行業的賽道更為廣闊,也是遠大住工提速的好機會。

因此,儘管遠大住工當下港股股價較為堅挺,創業板上市計劃穩步推進,但登陸資本市場並非一錘子買賣。長期而言,公司能否抓住國內裝配式建築市場快速擴大的時機謀求進一步發展,是其未來在資本市場獲得認可與否的重要因素。

而流動性作為公司生産經營迴圈的血液,遠大住工需從直接融資與間接融資兩個維度著手,補齊短板,構建多層次、立體化的融資體系。

(責任編輯:石昊一)
中國網地産

中國網地産是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中國網旗下地産頻道,是國內官方、權威、專業的國家重點新聞網站。以引導正確的行業輿論導向為己任,為行業上下游關聯企業、相關産業提供一個高效溝通與互動的優質平臺。

新聞排行
獨家深度
熱點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