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 | 北京 | 天津 | 上海 | 廣州 | 深圳 | 成都 | 南京 | 瀋陽 | 合肥 | 濟南 | 重慶 | 貴陽 | 遵義 | 秦皇島 | 鄭州

專題
中國網地産  > 原創

企示錄|賣賣賣+重振地産 萬達能否再現昔日榮光?

發佈時間:2020/8/4 13:29:55 | 來源 :中國網地産 | 作者:李宇一

此一時,彼一時。

近幾年,低調的王健林被人重新提及並不是因為舊時的“首富”故事,也不是兒子王思聰的娛樂新聞,而是又開始頻繁處置資産。7月30日,萬達酒店發展(00169.HK)發佈公告擬以2.7億美元出售芝加哥項目。在此之前,一直被王健林寄予厚望的“寶貝王”也易主。

疫情期間,萬達集團“輕資産”運營發展之路受到嚴重阻礙,旗下電影、體育、商業業務發展近乎停滯,虧損也在日益加劇。同時,重新重視地産板塊的萬達集團因為長時間的“避重就輕”也顯得水土不服。

近幾年,萬達集團“舍重就輕”之路並不順暢,但重回地産之路也絕非易事。“輕者不輕鬆 重者很沉重”,萬達發展之路夾雜著太多無奈。

告別芝加哥 海外戲終散場

曾經的雄圖壯志,終究敗給了殘酷的現實。

7月30日早間,萬達酒店發展公告稱與Magellan Parcel C/D LLC簽訂交易協議,擬以2.7億美元價格出售芝加哥物業項目,預期産生約9400萬港元收益。

企示錄|賣賣賣+重振地産 萬達能否再現昔日榮光?-中國網地産

來源:萬達酒店發展公告

公告顯示,芝加哥項目地處芝加哥市核心地段,規劃總建築面積約為17.6萬平方米,緊鄰千禧公園和芝加哥CBD,步行可到劇院區、博物館區、密歇根大道等著名場所,是東湖岸區域未建的最後一塊地,地理位置十分優越。

值得注意的是,出售芝加哥項目之前,萬達酒店發展從2016年7月開始,已陸續將其手中西班牙大廈項目、英國倫敦ONE項目、澳洲黃金海岸及雪梨項目悉數出售。

此次告別芝加哥,也是萬達正式向海外地産項目say goodbye。

企示錄|賣賣賣+重振地産 萬達能否再現昔日榮光?-中國網地産

來源:觀點指數

不僅處置在海外的項目,萬達酒店發展為走所謂的輕資産發展模式,國內物業也是一直賣賣賣。其中最令人矚目的便是,2017年萬達酒店發展將旗下77家文旅酒店打包出售。彼時也有業內人士認為,萬達酒店發展已經變身成包含“文旅+酒店”概念的輕資産公司。

2018年,“瘦身”成功的萬達酒店商業終結四年連續虧損,實現營收10.19億港元,同比增長55.37%;實現歸屬母公司擁有人應佔溢利7.66億港元,2017年同期為凈虧損2.85億港元。

整體來看,萬達酒店發展自2013年借殼恒力商業地産上市以來,發展一直不盡人意。萬達酒店發展年報顯示,2015-2019年五年間,除2018年外,其凈利潤均屬於虧損狀態,2019年凈虧損達到1.5億,同比大降119.61%。

企示錄|賣賣賣+重振地産 萬達能否再現昔日榮光?-中國網地産

數據來源:萬達酒店發展年報

此外,近三年萬達酒店發展的經營現金流也處於“入不敷出”的狀態。據財報顯示,2017-2019年,萬達酒店發展的經營性現金流持續凈流出,分別達到-16.59億元、-4.87億元、-8.18億元,累計凈流出高達30億元。

企示錄|賣賣賣+重振地産 萬達能否再現昔日榮光?-中國網地産

數據來源:萬達酒店發展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全年,萬達酒店發展錄得短期負債41.96億元,同比增加178.91%,而期末現金及現金等價物僅有24.22億元,現金短債比僅0.58,無法覆蓋短期債務。加之,2020年新冠疫情突發,酒店行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衝擊。上半年,萬達酒店發展也發佈盈利預警表示,預計2020年上半年將錄得顯著凈虧損。

企示錄|賣賣賣+重振地産 萬達能否再現昔日榮光?-中國網地産

來源:萬達酒店發展公告

業績頹勢難擋。業內人士分析,萬達此次出售將要完成開發的芝加哥項目,也是為了彌補萬達酒店發展長期虧損的巨大資金需求。實際上,萬達在海外的芝加哥項目預計將於2020年年底完成開發。顯然,老王已經等不到芝加哥項目完成開發的那一天了。

也許,在王健林看來,萬達酒店發展已經成為他心目中的“負資産”。

文體電影殤 首富也錢緊

令人失望的是,那些被不斷看好的,也在逐漸失去。

黑天鵝事件中,萬達集團旗下萬達文化也經歷寶貝王易主、影視體育齊唱哀歌的局面。7月20日,萬達寶貝王國際早教中心的總運營公司霍爾果斯萬達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將100%的股權悉數轉讓予博思美邦(北京)教育諮詢有限公司,霍爾果斯萬達教育就此更名為霍爾果斯博思美邦。據悉,萬達教育的三大業務板塊分別為萬達寶貝王樂園、萬達寶貝王早教和兒童文化發展公司。此次出售的即為早教業務板塊。

截至2019年底,寶貝王集團已經開業324家樂園,覆蓋全國200多個城市;樂園年收入超過22億元,家庭會員超過1800萬,一年接待2.8億人次。

據悉,佈局超過6年的寶貝王早教平臺,曾是王健林的重點培育項目,曾被認為是能夠超越萬達電影的又一核心增長極。如今易主,不知王健林心中是何滋味?

7月16日,萬達集團在官方微信中坦言,“在闊別電影院的第175天,我們等來了這則好消息。”復工首周,萬達集團旗下影投公司萬達院線以1499.9萬元的周票房問鼎,佔全國總票房的15.45%。

停業半年,萬達電影損失慘重。8月3日,萬達電影發佈2020年中期業績報告。報告期內,公司實現營業收入19.72億,同比減少73.93%,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虧損15.67億。

企示錄|賣賣賣+重振地産 萬達能否再現昔日榮光?-中國網地産

來源:萬達電影公告

萬達電影解釋稱,公司下屬 600 余家國內影城自 2020 年 1 月 23 日起全部停業,境外影城也自 2020 年 3 月底暫停營業,同時公司主投主控的《唐人街探案 3》等影片未能如期上映,部分影視劇拍攝進度也有所延遲,公司營業收入較去年同期大幅下降。而公司仍需要支付員工薪酬、影院租金、財務費用等較為剛性的成本費用,導致預告期內公司經營業績出現較大虧損。

早在春節檔預熱期間,萬達電影的股價憑藉高預期的《唐探3》一路走高,一度站上20元關口,市值突破410億元,但疫情出現後,萬達電影股價大跌,在春節檔撤檔後的首個交易日,萬達電影開盤跌停,短短數日市值蒸發超過100億元。

而萬達集團旗下上市平臺萬達體育的各項業務也在此次疫情中停擺。

眾所週知,王健林通過“買買買”將萬達體育拼湊完成,並成功上市。萬達體育由萬達體育中國、盈方和美國世界鐵人公司三大資産組合而成。2019年,萬達體育按業務收入中,觀眾體育板塊收入達到1.4億元,佔總收入比重高達85.4%。

企示錄|賣賣賣+重振地産 萬達能否再現昔日榮光?-中國網地産

數據來源:萬達體育年報

由於疫情的突然襲擊,使得在公開場合舉辦的體育賽事變成了奢望。這就使完全依靠公開體育賽事獲取現金流的萬達體育,陷入停滯。一季度財報顯示,萬達體育第一季度總收入為12.78億元,跌幅為25.58%;凈利潤直接虧損1.85億元,同比下滑167.01%。財報顯示,截至2020年3月31日,萬達體育負債總額約為128億元。

為減輕萬達體育的經營狀況和現金流壓力,萬達體育也繼承了萬達集團“賣賣賣”的基因,選擇出售旗下世界鐵人公司,併為此收入約7.3億美元現金,獲得了3.8億美元的凈收益。

文化、體育、電影、酒店,萬達集團旗下幾乎所有業務都受到此次疫情衝擊,而變賣資産似乎成為萬達目前最有效的“解渴”方式。

不斷割愛,只能説明王健林確實缺錢了。

收縮再裂變 重振地産難上加難

跑出賽道,如果想再回來,難度可以想像。

自從2017年和融創的世紀大交易後,王健林一度將地産集團的地位貶至商業集團的附屬。“不追求銷售額,為商管而存在,每年消化萬達廣場住宅配套,保持幾百億銷售額。”這是王健林在2018年年會上給地産集團的定位和要求。

然而,歷史的車輪給了王健林一記響亮的耳光。2019年各大版塊經營業績均不理想,王健林想起了地産行業。

至2019年底,萬達商管完成房地産業務剝離,萬達地産將集團所有地産業務攬進體系之中,繼續從事房地産開發業務,通過招拍挂、商業綜合體和文旅項目等形式獲取開發用地。

企示錄|賣賣賣+重振地産 萬達能否再現昔日榮光?-中國網地産

來源:萬達集團官網

在今年年初的萬達集團全體高管會議上,重振房地産是大家達成的共識。1月份,萬達地産將原來附屬三大區域中部區域拆分,形成南北兩區並立的新格局。北區管轄範圍為山東、江蘇、上海,南區管轄範圍為浙江、安徽、江西。

今年4月,已經多年不拿宅地的萬達地産在江蘇鹽城拍下一宗純住宅地塊,同時萬達地産今年確權了長春影都、四川內江漢安湖等文旅項目;並不斷擴增重資産項目萬達廣場,最近兩次在臨港拿地,共花20億拿下2宗地,建設萬達廣場和配套住宅。

但萬達地産二次啟動略顯緩慢,在本就競爭激烈的房地産行列,想重新回到軌道並非易事。據克而瑞數據,萬達地産上半年操盤金額僅有218.7億,僅完成全年800億銷售額的三成。4月拿下江蘇鹽城宅地後,萬達投資方便透露,年內銷售目標在1000億以上,可現在來看,差距甚遠。

彼時,萬達地産總裁呂正韜在半年工作會上表示,雖然情況很嚴峻,但現在很多地産商不重視品質,萬達要重視,要實現彎道超車。

但半年工作會僅過去三天,呂正韜離開工作了18年的萬達,接替者是原萬達文化集團總裁張霖,而萬達文化集團另一個核心人物影視集團總裁曾茂軍則兼任了文化集團執行總裁。

接替者張霖上任後,萬達地産組織結構又進行了一輪裂變,管理權進一步下放,萬達地産將原本南區、北區裂變為東、西、南、北區。萬達地産表示,上一次裁撤大區更多出於降本增效的考慮,這次調整則著重于管理權下放和佈局下沉。

業內人士分析,由於現在萬達地産既缺資金,又缺土地儲備,加之地産板塊並沒有上市,使得萬達地産通過資本市場獲取資金的方式受到了較大的限制,而被萬達寄予厚望的酒店、影視及體育三大上市平臺又出現了收入的負增長,使得資本市場上融資輸血的渠道受到了阻礙。

因此,王健林想重新開始地産業務並不容易。“避重就輕”的發展模式在疫情下給予萬達集團一記悶棍。那麼,在防疫常態化大背景下,現金流吃緊的萬達集團如何走出“長期虧損”旋渦,是其急需解決的問題。

或許,王健林心中的“小目標”已經有所改變。

(責任編輯:王鑫)
中國網地産

中國網地産是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中國網旗下地産頻道,是國內官方、權威、專業的國家重點新聞網站。以引導正確的行業輿論導向為己任,為行業上下游關聯企業、相關産業提供一個高效溝通與互動的優質平臺。

新聞排行
獨家深度
熱點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