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 | 北京 | 上海 | 廣州 | 深圳 | 成都 | 南京 | 瀋陽 | 合肥 | 重慶 | 濟南 | 石家莊 | 杭州 | 青島 | 太原 | 貴陽 | 遵義 | 秦皇島

專題
中國網地産  > 原創

拔出蘿蔔帶出泥?華業最後一搏

發佈時間:2019/11/22 13:04:50 | 來源 :中國網地産 | 作者:陶夭夭

華業資本爆出蘿蔔章騙局至今,已經過去了整整一年多的時間。這一年,對華業資本來説,不可謂不漫長。華業資本五次自救未果後,這廂破産和解未成定局,那廂退市幾成定局。

顯然,華業資本極不甘心就此退市。向上交所申請豁免面值退市,是華業資本的最後一搏。疲於奔波的華業資本總經理鐘欣,他現在想維護的,是公司價值和股東利益。然而,即便情有可原,但無規矩不成方圓。更何況,未遭遇合同詐騙之前,華業本就患了轉型失利後遺症。

多位業內人士告訴中國網地産:“目前看來,豁免退市的幾率較小。華業資本很難走出現有危機”。

拼全力最後一搏

當沒有利好消息傳來之時,市場對華業資本的信心已消耗殆盡。

2019年10月16日至11月12日,華業資本連續20個交易日每日股票收盤價均低於股票面值,觸發面值退市標準。目前,華業資本股票已經停牌,並被啟動退市審核程式。

而此時,臨危受命的新任總經理鐘欣,帶著80後高管團隊,正奔走在破産和解的路上。按照鐘欣團隊設想,在年底前完成破産和解,實現債務清理凈資産歸正。

鐘欣在公開場合透露説,在數月的努力爭取下,華業已經贏得了超2/3債權人,對破産重組計劃的支援,這其中不少都是央企、國企。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破産和解尚未完成之時,華業資本退市幾成定局。站在80後高管團隊背後的徐紅,顯然不甘心多年打下的江山毀於一旦。五次自救之後,這一次,是華業資本的最後一搏。

11月20日晚間,據證券時報報道,華業資本向上交所申請豁免面值退市。“如能豁免退市,則可保持上市公司的地位,一方面便於重組,另一方面也能充分維護公司的價值和股東利益”,中國企業資本聯盟副理事長柏文喜向中國網地産分析道。

鐘欣則回應媒體説,華業資本是因配合公安機關保密工作,不能公告利好資訊而到股價跌破面值的地步。華業是受害者,相關規則有待完善。

鐘欣所説的不能公告的利好消息,是華業資本于11月12日晚間發佈的《華業資本致廣大投資者的一封信》中提到的,已經凍結犯罪嫌疑人資産初步估價30億元。表面看來,對目前市值不到14億的華業而言,追回30億元,這無疑是一個天大的利好。

然而,華業很委屈,投資者喊冤背後,華業在未遭遇蘿蔔章騙局之前,就患了轉型失利後遺症,處在連續三年虧損的困境之中。“遭遇合同詐騙固然是直接原因,但還是企業治理和業務能力自身出了問題”,柏文喜認為。

轉型失利後遺症

“華業資本的最大問題在於轉型失利,尤其是全面轉型到醫療健康和金融領域,更是由於連年虧損導致公司債務問題凸顯”, 58安居客房産研究院首席分析師張波説。

時間回溯到2011年。彼時的華業資本,尚叫做北京華業地産股份有限公司。那一年,華業正式涉足礦業開採,收購陜西的一個礦業開發公司。轉型又轉行,難度可想而知。

華業地産2014年年報顯示,因探礦權、採礦權尚未達到開採狀態,未能形成盈利,其投資的8家礦業處於虧損狀態。 

礦業業績不振之後,華業地産將業務重心轉向醫療健康和金融領域。2015年1月,華業地産支付現金21.5億元,收購李仕林旗下的重慶捷爾醫療設備有限公司100%股權。而這個李仕林就是“蘿蔔章”騙局中的核心人物。

彼時的捷爾醫療業績表現一般。據公開數據顯示,捷爾醫療2012年、2013年、2014年1-11月,營業收入分別為1.28億元、1.72億元、1.85億元,凈利潤分別為4586.67萬元、7079.83萬元、6343.17萬元。

2014年底,華業開始介入應收賬款債權投資業務,通過直接購買、認購理財産品、認購合夥企業份額等方式,在這個行業快速做大,公司順勢更名為“華業資本”。

更名的華業資本在2015年和2016年現金流凈額分別為34億元、20億元, 2017年卻急轉直下,當年營收38.62億,凈利潤9.95億,現金流凈額-18億;2018年營收48.87億,凈利潤-64.38億,現金流凈額-11億。

2018年9月,華業資本突然爆發應收賬款逾期事件,經華業資本對債務人走訪調查,相關方面否認所列債務,認定相關文件上的公章係偽造。

自此,患有轉型失利後遺症的華業資本,他的經歷可謂九死一生:債權逾期、股價暴跌、信用跳水、高管停薪、銀行追債等等。

除遭遇“蘿蔔章”騙局外,張波認為,當前的市場環境下,在全新領域打造核心競爭力,就意味著企業自身的房地産開發銷售運營經驗,以及品牌優勢一切都歸零,這個不簡單。“華業資本的問題是轉型過快”,前掌舵人徐紅曾承認。

法與情的天平

如今,事情都已經走到了這一步,法與情的天平,究竟會傾向於哪一邊?

在接受媒體採訪時,鐘欣多次強調:“觸發面值退市,很大程度上與規則不完善導致公司受限、偵辦保密要求導致市場資訊不對等有關。公司申請豁免退市,就是不想留下任何遺憾。”

委屈的鐘欣最大的期許是,爭取監管部門允許華業暫停退市一年。無論退市與否,“破産和解、清償債務都會進行下去,這也是公司管理層的一致決心,最大努力降低投資者債權人的損失”,鐘欣表示。

然而,從目前看來,提出豁免面值退市申請的華業資本,或很難豁免成功。因為,無規矩不成方圓。2012年退市制度改革以來,市場化、法治化的退市原則和方向已經確立。其背後的核心理念就是把好市場的出口關和入口關,真正建立起市場優勝劣汰的機制。這也預示著,個案豁免在現行制度下並不具備可行性。

並且,就目前來看,自爆出蘿蔔章事件至今,短短一年多時間裏,交易所多次就相關情況向華業發出監管詢問,其中涉及到:華業資本從關聯企業購買的逾100億元應收賬款債權無法按期收回、內部控制運行失效被出具內控否定意見、違規為關聯方提供17億元鉅額擔保、生産經營和公司治理都存在嚴重問題等等。

業內認為,這説明公司的管理團隊、控股股東和內控機制幾乎全部淪陷,最終嚴重挫傷了市場和投資者的信心。公司股票連續20個交易日低於面值,也是市場選擇的結果。如果説單純公司是受害者,恐難獲市場認同。

如果豁免退市的申請不成功,“華業資本也就只能破産重整了,一旦破産重整,華業資本就必定會退市”,柏文喜指出,走到清算那一步,對投資者而言,損失就太大了。

退市與否,華業資本或沒有主觀能動性,但其可做的是:追索法律責任以挽回損失,提升企業治理和改善企業管理水準,比如防範風險與內部管控。

張波則認為,總體的原則應該是本著有利於企業自身發展,有利於投資者的方向推進,華業目前狀況的確存在著很大的困難,在按步驟有序推進破産和解的基礎上,迅速從“泥潭”裏抽身出來,恢復良性運營,過於關注是否退市現實意義不大。

拔出蘿蔔帶出泥,還是拔出蘿蔔不帶泥?解決身前事,走好未來路,華業資本任重而道遠。

(責任編輯:陶婷)
中國網地産

中國網地産是中國互聯網新聞中心·中國網旗下地産頻道,是國內官方、權威、專業的國家重點新聞網站。以引導正確的行業輿論導向為己任,為行業上下游關聯企業、相關産業提供一個高效溝通與互動的優質平臺。

新聞排行
獨家原創
熱點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