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 | 北京 | 上海 | 廣州 | 深圳 | 成都 | 南京 | 瀋陽 | 合肥 | 重慶 | 濟南 | 石家莊 | 杭州 | 青島 | 太原 | 貴陽 | 遵義 | 秦皇島

專題
中國網地産  > 市場

民宿經濟:鄉村經濟的新業態

發佈時間:2019/10/21 12:46:18 | 來源 :北京日報

“民宿”是農民打工的伴生物,“民宿經濟”是鄉村旅遊的伴生物。民宿作為鄉村非標準住宿的新型業態,已經隨著鄉村旅遊業爆髮式激增,迅速從幕後走向臺前,成為鄉村經濟的新産業。2.8億農民工為鄉村留下了幾千萬套閒置房屋,而自己卻無力在城市紮根,居住在擁擠狹小的空間。收入水準的提高,生活方式的改變,休閒時間的增多,交通通訊的發達,城市病的加劇,市民家庭機動化水準的提高以及盛世鄉愁的呼喚,在這七大推手的作用下,鄉村旅遊呈“井噴”式發展,有專家預測到2020年可達五六十億人次。民宿經濟正順應這一大潮悄無聲息地撲面而來。

民宿經濟作為鄉村經濟發展中的一種新産業、新業態,被消費者稱為“宿在民居、樂在鄉間、遊在山水,具有自然味、鄉土味、人情味”,是“有溫度的住宿、有靈魂的生活、有情感的體驗”。民宿經濟已成為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要一極,其價值和意義不可低估。

一是激活了空置農舍。把農民工留在鄉村的房子改建成休閒度假的民宿,把農民自己使用的生活資料、生産資料轉化為經營性資産,産權回報直接、投資少、風險小、效益高。

二是激活了自然風光。一棵古樹、一塊殘碑、一座斷橋、一條溪流、一處老宅都有説不盡的故事。把資源變資産、把資産變資本、把資本變資金,可立馬實現。

三是激活了閒散勞力和閒散時間。衣食無憂使農村一部分青年未富先懶、飽食終日、無所事事,放棄了追求更高生活水準的奮鬥,自甘沉淪。新的就業機會讓他們幸福地參與,快樂地投入,自覺地投身其中。更有價值的是“386199部隊”的留守成員都能派上用場,都有用武之地,本來無事可為的勞動力變成了可提供多種服務的高質高價勞動力,“一個月過年、兩個月種田、九個月空閒”生活中的剩餘時光大都變成了掙錢的黃金時間。

四是激活了農家餐飲。家家戶戶世代傳承幾千年自給自足中研發出的獨特味道,是外地人的最愛,過去是自享,今天可享人。坊間戲言:過去農民的老婆被動到城裏給市民的老公做飯掙錢,今天是市民的老公跑到農村買農民的老婆做的飯,主動送錢。

五是激活了歷史遺存。書上寫的是中華民族有五千年文明史,但到大多數農村走走,不過五十年文明史。許多物質、非物質文化遺産正瀕臨滅絕,民宿的開發,消費者不光是吃住的需求,更需要精神文化的享受,一些傳統技藝、鄉土文化、民風民俗都得以恢復活化。“傳統與傳承,發源與發揚”在這裡融為一體,生生不息。

六是激活了鄉村的精氣神。改造環境是民宿經濟的基礎,各種現代元素被引入,鄉村活力煥發,生機重現,同時聚集了人氣,穩定了鄉村的保有量。從2001-2010年,中國的村莊從360萬個驟降到270萬個。人們要吃飯就要有農業,有農業就要有農村,工業化、城市化再發達的國家都需要擁有一定的村莊保有量,尤其是中國。民宿開發,使“鄉村讓人們更嚮往”。

由於民宿經濟突如其來,各項準備嚴重不足,加上佈局零星分散的客觀條件,這項産業尚處於初級階段。從總體上看,各地法律界定不統一,監管制度不完善,食宿標準、衛生條件、消防措施等硬體設施跟不上的現象比較突出,現代化、專業化、國際化的理念尚未形成。規模化、特色化、品牌化的經營遠遠滯後。尤其一些地方的民宿改造求洋求新,殊不知,消費者的需求是“外面五千年,內裏五星級”,而有些改造正好反過來,“外面五星級,內裏五千年”。特別要引起高度關注的是,民宿的開發必須讓農民成為最大受益者,地方政府應隨時引導開發商剝離資本的不當訴求,把民宿開發的利益走向與資本的逐利流向控制在均衡合理的區間,以規範民宿經濟向著有序、穩健、可持續的方向發展。

(作者為國務院參事室特約研究員、中國農業經濟學會副會長、清華大學中國農村研究院學術委員會委員)

(責任編輯:王永超)
中國網地産

中國網地産是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中國網旗下地産頻道,是國內官方、權威、專業的國家重點新聞網站。以引導正確的行業輿論導向為己任,為行業上下游關聯企業、相關産業提供一個高效溝通與互動的優質平臺。

新聞排行
獨家原創
熱點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