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 | 北京 | 上海 | 廣州 | 深圳 | 成都 | 南京 | 瀋陽 | 合肥 | 重慶 | 濟南 | 石家莊 | 杭州 | 青島 | 太原 | 貴陽 | 遵義 | 秦皇島

專題
中國網地産  > 原創

房多多上市:紅得鮮艷 黑得發亮

發佈時間:2019/10/10 19:40:30 | 來源 :中國網地産

中國網地産 陶婷 多次傳言上市的房多多,終於邁出了上市的一大步。10月9日,房多多發佈向美國交易委員會遞交招股書的消息之後,業內對房多多又多了一份探究。

大的資本環境之中,在愛屋吉屋、平安好房退場的前車之鑒下,儘管房多多在殘酷的市場中分得一杯羹,但如硬幣的正反面,房多多紅得鮮艷之時,也黑得透亮,其上市之路仍然充滿著未知數。

“房多多現有模式,已經和創立之初完全不同,創立之初的直賣模式,已轉變為經紀人派單模式,這模式本身對於行業的顛覆性較弱,給到市場的想像空間也相對有限,因此即使上市成功,股價表現或難及預期”,58安居客房産研究院首席分析師張波告訴中國網地産。

恐又是狼來了?

10月9日,房多多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遞交招股説明書。招股書顯示,房多多計劃通過首次公開募股募集最多1.5億美元資金,所募集到的資金將用於增強研發能力,投資于技術、銷售、行銷和品牌推廣、營運資本、以及包括為補充業務、資産和技術進行的潛在投資和收購等其他一般企業用途。

招股書顯示,房多多此次尋求上市的概念是“中國産業網際網路SaaS第一股”。然而,事情沒到最後一步,一切都有可能發生,以易居為例。時間回溯,自2016年多番重組,私有化完成之後,業內一直有易居中國回歸A股的消息。

2017年,中國證券報報道稱,易居中國可能在今年4月份遞交首次公開IPO申請表。然而,一直到當年7月,IPO 監管趨嚴之下,易居中國的IPO進程仍停滯不前,“易居中國 A 股 IPO 一直在補充材料”,彼時,易居方面稱。

易居中國再次上市成功的消息傳來,是在2018年7月20日,回歸的不是此前報道的A股,而是在香港上市的H股。狼來了的故事,在這五年時間裏多次上演。房多多經歷過輝煌發展的2013、2014年之後,房多多的上市傳言開始不斷出現。

據公開資料顯示,為了促使上市,房多多挖來了曾任職萬科董秘職位14年的肖莉。而肖莉也曾在公開採訪時表態稱,自己去房多多就是為了幫其上市。

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房多多走了一遍易居中國IPO的軌跡。2018年6月,房多多終於宣佈了上市計劃。三個月後,房多多向港交所投遞了上市申請,將於2019年初上市。然而直到今年10月9日招股書的遞交後,房多多上市計劃又變成赴美上市。

房多多最終會否像易居中國一樣,過程雖波折,但終究還是上市呢?從政策環境來看,在房住不炒、防範金融風險、經濟下行的主基調之下,2019年的IPO 監管環境,與2年前相比,趨嚴趨緊之勢,有增無減。

從資本市場的喜好來看,“當下資本市場對於市場佔有率高,模式的想像空間大,並具有快速擴張能力的企業更具有偏好性,在全球經濟整體面臨風險性增大,以及大國貿易摩擦不斷升級的背景下,資本市場會呈現出更為理性和謹慎,上市的難度也會同步提升”,張波告訴中國網地産。

不過,是否能夠上市成功,實際上是發行計劃能否完成,以及發行目標價格可否實現的問題。“如果詢價情況不甚理想,是不是可以調低發行價格、縮減發行規模進而降低融資目標。再者就是認購如果不夠踴躍,是否可以接受發行價格低於上市前的私募價格。這個是房多多能否成功掛牌的關鍵點”, 中國企業資本聯盟副理事長柏文喜説。

柏文喜繼續指出,企業赴美上市成功的條件是:基本面好、業務合法合規、治理結構相對完善、募股價格合理、發行規模適當,另外還要結合當時的市場狀況和詢價情況進行必要的調整。這也就意味著,房多多上市之路或充滿著未知數。

“房多多‘中國産業網際網路SaaS第一股’的概念儘管給資本市場帶來新鮮感,但房地産市場不景氣,大的資本環境又不好的情況下,在鬧錢荒的當口,投資方都沒有錢過冬。更何況,房多多這種模式在國內尤其是世界並不新鮮”,好找房副總經理李偉分析説。

房多多的紅與黑

有些事物,受人仰望,也會被人質疑,紅得鮮艷,也黑得發亮。

回溯過去,愛屋吉屋、平安好房已消失在歷史長河之中,房多多一路輝煌與磨礪,在廝殺之中得以存活,並且終於走出上市的一大步,這表明著房多多並不是沒有自己的優勢。“畢竟背後有龐大的資本市場來推動,有領路人”,李偉説。

如易居中國背後有紅杉資本沈南鵬、新浪曹國偉等來助陣,撐起房多多的除了騰訊創始合夥人曾李青、鼎暉投資等多輪融資外,還有一個15人的合夥人團隊:擅長戰略的段毅、負責執行的曾熙重、技術大拿李建成,再加上後來加入的萬科原副總裁肖莉等等。

資本加團隊,再加上那幾年的好光景,2012年成立的房多多,到2017年初,就實現了段毅2016年許下的小目標:“服務1000萬用戶”。究其原因,“房多多吸引到大量的經紀人在平臺註冊,並通過線上匹配,達到平臺撮合的交易變現的目的,這一模式本身還是可以産生一定的收益以支撐公司發展”,張波指出。

在遞交給美國交易委員會的招股書中,房多多給出的數據可謂華麗麗。招股書顯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中國有將近200萬名房地産經紀商戶中,房多多平臺的註冊經紀商戶數超過91萬名,滲透率超過45%;截至2019年6月30日,房多多平臺已經擁有超過107萬名註冊經紀商戶。

在房多多提供的網際網路開放平臺上,實現閉環交易額也在增加。據招股書數據披露,截至2019年6月30日的6個月內,房多多的GMV為913億元人民幣,較2018年同期的456億元人民幣增幅為100.2%。

財務數據方面,招股書顯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的6個月內,房多多凈利潤為1.003億元人民幣,較2018年同期的3763萬元人民幣增幅為166.6%。

然而,透過現象看本質,正如硬幣正反面,紅得鮮艷的同時,房多多也存在不少問題。李偉説,房多多經營模式沒有本質上的創新。現實情況是,房多多的現有模式,已經和創立之初完全不同,創立之初的直賣模式,已轉變為經紀人派單模式,這從招股書上可以佐證。

招股書上顯示,房多多平臺致力於為房地産經紀商戶及房地産交易提供一站式服務,除了促進房屋交易,還充當經紀商戶與其他房地産專業人士、購房者、賣房者及交易相關服務提供商連接的橋梁,從而建立起充滿活力的生態系統。

“這種模式,最大的問題在於活躍度不夠,換言之沒有足夠大的流量和其他房産大平臺在流量跑道上競爭,缺乏線上大量的找房用戶來支援經紀人持續穩定獲客”,張波一語中的。

國內房地産資訊平臺都面臨著巨大的壓力。如今活躍在資本市場的,除58同城、鏈家等一些創新性網際網路平臺,備受資本青睞之外,一些房地産網際網路平臺境況並不算好,以房天下為例。自從2014年轉型以來,房天下股價就開始跌個不停,在五年多的時間內,房天下從高點18.95美元曾滑落至2.51美元。

而縱觀房多多,據公開資料顯示,房多多無論是金融夢,還是二手房“直買直賣”模式,又或是新房經營業務,都遭遇了滑鐵盧。還有重要的一點是,業內認為,網際網路雖然給房地産帶來了同樣的新工具和新場景機會,但是,與出行、外賣等可以動用手段刺激大規模、重復性購買不同,房産網際網路領域,需求率低、獲客成本高、頻率低,控制交易才是這個行業的核心。

奔著“全網經紀人直賣平臺”的房多多,在成立時間短、品牌影響力不足、模式缺乏行業顛覆性的情況下,即便上市成功,它未來又該如何打通傳統房地産與網際網路之間的這堵“墻”呢?

(責任編輯:陶婷)
中國網地産

中國網地産是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中國網旗下地産頻道,是國內官方、權威、專業的國家重點新聞網站。以引導正確的行業輿論導向為己任,為行業上下游關聯企業、相關産業提供一個高效溝通與互動的優質平臺。

新聞排行
獨家原創
熱點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