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 | 北京 | 上海 | 廣州 | 深圳 | 成都 | 南京 | 瀋陽 | 合肥 | 重慶 | 濟南 | 石家莊 | 杭州 | 青島 | 太原 | 貴陽 | 遵義 | 秦皇島

專題
中國網地産  > 原創

70年變遷 | 李鐵:從沒房到有房 從有房到有好房

發佈時間:2019/7/22 16:51:03 | 來源 :中國網地産

中國網地産  陶婷  坐標80年代的北京。彼時的京城遍地的筒子樓、四合院,那會的清華大學周邊還是一片農田,一眼望去看到的是荒涼無限。在那個一切都有待復蘇的年代,風華正茂的李鐵來到了北京,並借住在朋友20平米的四合院房間裏。

用蝸居來形容李鐵當時的住房處境,絲毫不為過。那時的他,未曾料想,許多年後的今天,高層、獨棟別墅等房子大行其道,智慧化的配套隨處可見,新中國住房的變化之大,超出了不僅僅是他,而是那個年代所有人的想像力。

從沒房到有房,從“蝸”到家,從稚嫩的青年到首席經濟學家,70年風雲際會,李鐵顯然是隨著新中國一同成長,並親歷和見證著新中國70年的住房變遷。

“這個變遷太大了”,5月28日,在接受中國網地産專訪時,中國城市和小城鎮改革發展中心首席經濟學家,生於1955年的李鐵無限感慨。

那些沒房到有房的歲月

70年的時光流轉,中國以全新的流動形式出發,從一個積貧積弱的國家,一躍成為當今第二大經濟體,綜合國力的歷史跨越世人矚目。

衣食住行之中,房子對中國人而言有著特殊的意義,都説它不僅是容身之所,更是家的象徵。新中國成立70週年,從草房、瓦房到筒子樓、單元房,再到如今的高層、獨棟別墅,住房條件和品質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橫跨數個年代,今年64歲,現任中國城市和小城鎮改革發展中心首席經濟學家的李鐵,顯然是新中國住房從“蝸”到家的親歷者和見證者。5月28日,帶著歷史記憶,在接受中國網地産專訪時,李鐵向中國網地産娓娓道來的,是屬於他的,也是千百萬家庭住房變遷的縮影。

唸唸不忘,必有迴響。50年代,彼時的新中國剛成立不久,在那個什麼都能住,只要有得住的年代,草房成為大部分農民的“窩”;而城市裏的住房,上海是弄堂式住宅,而北京則是排子房。

隨著時光的濾鏡來到60年代,彼時的小土房成為主流的居住環境。小土房面積狹小,每戶人家大約20來平米,幾家人共用一個廚房。一進門就是一鋪火坑,坑上通常的標配是:一領蘆葦蓆子,幾床破被褥。

70年代,有無數人在一個叫做筒子樓的建築裏結婚生子。根據資料顯示,筒子樓又稱為兵營式建築,一條長走廊串連著許多個單間。因為長長的走廊兩端通風,狀如筒子,故名“筒子樓”。

下班門對門的鄰居,上班面對面的同事,一到吃飯時間,樓道裏就人聲鼎沸、油鹽飛濺,這樣的場景和生活方式,成為一代人永遠的記憶。 

對李鐵來説,印象尤為深刻的是80年代。80年代中期,帶著滿腔的抱負,李鐵來到人人嚮往的北京。那時的城鎮居民不流行租房子,也不流行買房,解決住房問題,停留在“等、靠、要”三個字上,北京也不例外。並且,北京常見的除了筒子樓,還有就是傳統的四合院。

和現在年輕人沒錢買房一樣,經濟捉襟見肘之下,李鐵無奈從朋友那裏借了一間房子。那正是一間大約20平米,位於四合院裏的東廂房。用蝸居來形容當時的住房環境,絲毫不為過。房間裏大抵除了放一張床、一個大衣櫃、一張書桌外,再也沒有多餘的空間。

“整個四合院住著二十多戶人家,不僅共用一個水龍頭,甚至就用一個公用廁所,還不分男女”,回憶起幾十年前的情景,李鐵尤是感慨。

文革之後,百廢待興,一切都在摸著石頭過河,住房制度亦是如此。“等國家建房,靠組織分房,要單位給房”是那個年代城鎮居民解決住房問題的主要方式。

當時的福利分房依據的是:單位的工齡、職稱,還有工作年限以及是否是雙職工等綜合評分。在住房需求旺盛的大環境下,所有人都期盼著單位分房能儘快輪上自己,單位分房的情景更是讓李鐵至今難忘,“每次分房都是一次激烈的戰爭,最後弄得精疲力盡,才能拿到自己的福利住房。但那時候沒有別的住房渠道,只有如此”。

住房實現量和質的飛躍

與此同時,上個世紀九十年代中期,“新住房時代”正式開始,我國的住房政策出現了分水嶺。一方面“福利房”逐步退出歷史舞臺,但仍然保留的福利是每月只交上幾塊錢的房租;另一方面通過房改,把原先分配的“福利房”以及各式各樣的自建公房折價轉賣給了使用者。

然而,對大多數人來説,還是依賴分房。儘管對他們中的大多數來説,分房的歷史行將結束,但是對於公務員和國家企事業單位的人來説,還是盼著能夠繼續享受福利分房的待遇,畢竟那點微薄的工資,相對於買房子的費用,還是杯水車薪。

對於李鐵這一代人,分房是依靠資歷,但也是按勞所得。80年代後期,由於工作年限達到了要求,李鐵分到了第一間屬於自己的房子。這是老式的七十年代建的住房,70平米的小三居中,最小的一間,儘管這間房僅僅只有10平米,但李鐵很慶倖終於有了自己的房子。

大概有七八年的時間,李鐵在蝸居的住房環境中,隨著改革開放一同成長。時至今日,再提當年事,李鐵卻顯得風輕雲淡:“現在很多年輕人説對住房不滿,其實那時沒有市場化的購買、租賃住房,僅靠單位分房的時候,住房條件比起現在差得太多太多,連現在的出租屋都趕不上,至少現在你還能租到住房”。

日子雖然煎熬,但又充滿著希望。鏡頭拉回至91年初,為了房子而調換工作,李鐵從國務院發展中心調到國家體改委,因為工齡和職務的關係,李鐵分到了真正屬於自己的70平米的住房。在擁有三居室裏的一間10平米的住房之後,在原來的中央農村政策研究室撤銷的時候,李鐵又分到了其中的另一間,等於是三居室裏有兩間屬於了自己。

到了國家體改委,李鐵分到了一套一居室40平米的住房,於是將三居室中別人分的住房換了出來,到此時,這套70平米三居室的住房,才真正全部分到了李鐵手上。有意思的是,當時換出來的這套住房,給了原來農研室的同事溫鐵軍,而他現在也已經成為了著名的經濟學家。“當年為了住房問題,用盡了心思,甚至決定著自己工作單位的選擇”,李鐵回憶道。

三十多歲,李鐵終於有了自己的一套小三居,在同齡的和同級別的同事裏,他説他頗有成就感。因為,作為那個時候的處級幹部,一般的分配標準也就是60平米左右的小兩居。多出一間房,尤其是在北京,住房環境一下提升好幾個檔次。至此,李鐵總算是告別了自己的蝸居時代。

風雲際會。90年代中期,商品房時代的開啟,以住房變遷為典型樣本的改革開放新時期,更開啟不可阻擋的全新發展格局。人們居住選擇空間越來越大,高層住宅區、複式樓、花園小區,還有單門獨院的特色別墅。更甚之,在追求房屋寬敞的同時,還在追求著美觀舒適、節能、防風抗震、環保、周邊配套完備等,住房的高品質發展時代已然來臨。

每每形容新中國成立所帶來的變化,總繞不開一個四字成語“翻天覆地”。對李鐵來説,在住房變遷的歷史長河之中,翻天覆地帶來的直觀感受,還來自於他的赴國外,以及農村和深圳的多次考察。

那時的內地仍然處於福利分房的狀態,分到的房子也相差無幾,而彼時的國外住房環境已扶搖直上,不僅配有電梯,樓道門還有密碼鎖,這樣的設施給李鐵帶來了極大的震撼。因為,對內地的住宅來説,這些是難以想像的事情。

然而,“隨著房改的推進,隨著新中國的日益強大,隨著城鎮化的發展,社會産生了巨大的變化,從那個時代一下子,跨越到現在這個時代”,李鐵感慨不已,“這個變遷太大了”。

隨之變遷的還有,社會住房、房價、財産的變化,這種橫向對比的巨大差距,儘管曾一度讓李鐵無所適從,但“發展的結果必然是這樣。我們不能因為有了這種不平衡,就否定這種發展機制”,他篤定地説。

同回首,共思量。美國《華爾街日報》有文章説,世界上有群最勤奮的人,他們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旗幟下成長的。短短二十多年創造了世界奇跡,把一個幾乎最落後的中國變成經濟總量世界第二。文章最後還問:“中國還有這麼勤奮的人嗎?”

答案當然是肯定的。在新中國70年變遷之中,李鐵如諸多勤奮的能人志士一樣,見證著、並書寫著新中國的奇跡。作為個中翹楚,他的見解顯然字字珠璣,言之鑿鑿。

以下為李鐵先生的採訪節選:

中國網地産:你跟新中國一起成長,置身其中,有沒有什麼比較令人深刻的事情?

李鐵:住房變遷就是天翻地覆的變化。比如説我們80年代、90年代出國去考察,到發達國家看他們的住房,覺得羨慕得不得了。

我們當時從事農村政策研究工作,親歷農民的致富過程。每次到沿海發達地區農村的時候心理極不平衡。農村富裕的地區蓋別墅是很早的,農民萬元戶就可以蓋別墅,我們在城裏頭蝸居都談不上,所以那種心理反差特別大。所以想像不到未來我們會住到什麼樣的房子。

另一個例子,過去我們去香港,去深圳,他們的樓房有電梯、有樓道門的密碼鎖等等,對我們來講是難以想像的事情。可是現在隨著房改,隨著整個城鎮化的發展,隨著整個社會的巨大的變化,我們真的感覺自己很幸運,能從那個時代一下子跨越到現在這個時代。當然這種變化是我們親身經歷的,所以我們會珍惜這種不易,而且感覺很享受。

那時候我們沒有橫向的差距,幾乎都如此,城市人之間差別不是很大。即使是你的領導住房比你也好不到哪去。現在不一樣了,現在社會住房的變化、住房本身和收入之間的變化,房價、財産的變化,橫向比之間差距太大。

中國網地産:你覺得造成這些差距那麼大的根本原因是什麼?

李鐵:發展的結果必然是這樣,因為既然打破了大鍋飯機制,取消了福利分房,允許社會一部分人先富起來,允許一部分地區先富起來,然後通過改革來進行競爭的激勵機制,這種情況下一定會導致收入分配的不均衡,也會形成社會收入結構,包括消費結構以及住房結構的不均衡。這種不均衡是正常的發展過程。

我們不能因為有了這種不平衡,就否定這種發展機制。如果你把所有的激勵機制都取消,還是回到大鍋飯的話,整個社會全部處於一種貧困的平等狀態,這也不是我們願意看到的,事實上也走不回去。

我們都知道那個時代社會和體制對人的壓抑和現在完全不同了。我們曾經經歷的社會發展、改革最重要的成果還是把各個方面最有能力、最有潛力的人的能量發揮出來,才能帶動整個社會的進步。

所以即使存在著不平衡,還是需要每個人努力,來創造更多的收益,來改善自己的生存、居住狀況。國家也會採取一些方式來解決中低收入人口面臨的問題和壓力,解決不公平和減少社會分配收入差距的問題。這也是市場經濟必然帶來的結果。

中國網地産:改革開放40年後的今天,大家為什麼都關注房價?為什麼都買房子?

李鐵:因為大多數的人都是中低收入人口,有的還沒有戶口,所以特別希望在城市比如北京買到便宜一些的房子,但符合這些人預期的住房在城市裏沒有。由於種種原因,城市管理者沒有通過在更大範圍空間來調整住房的供求關係,沒有及時通過各種手段,發揮主城區周邊近郊區小城市和小城鎮的調節作用,在那些地方提供滿足中低收入人口的住房。

第二,無論從家族財産的傳承,到農村房地産的土地糾紛,大部分都來源於住房,這也是中國的文化傳統,因而大家對住房的關注程度遠高於其他國家。

第三,房子是一個既定的資産,從長期來看,這個資産有一定的增值預期。購買住房對於許多中國人來講,是一個最穩定的保值的財産。在城鎮化過程中,城市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在改善,它們改善了,教育、醫療也隨之改善,住房也會增值。

(責任編輯:崔瑞婷)
中國網地産

中國網地産是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中國網旗下地産頻道,是國內官方、權威、專業的國家重點新聞網站。以引導正確的行業輿論導向為己任,為行業上下游關聯企業、相關産業提供一個高效溝通與互動的優質平臺。

新聞排行
獨家原創
熱點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