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 | 北京 | 天津 | 上海 | 廣州 | 深圳 | 鄭州 | 成都 | 南京 | 瀋陽 | 合肥 | 濟南 | 重慶 | 貴陽 | 遵義 | 秦皇島

專題
中國網地産  > 市場

租房客中的“新青年”:別人的房子 自己的生活

發佈時間:2019/3/8 8:23:21 | 來源 :中國青年報

原標題:租房客中的“新青年”:別人的房子 自己的生活

租房客中的“新青年”

畢業第一年,95後杭州姑娘文藝換了4份工作、3個住所。

就像城市候鳥一樣,她拉著行李箱,徘徊在高檔單身公寓和家之間,會因為開始或結束一份工作而頻繁更換住所。文藝的換房路徑與求職路徑一致。她做過最短的一份工作只有一個月,而決定“租哪兒”的時間常常不過幾個小時。

她幾乎不考慮換房成本。為了離工作單位更近,先後入住過35平方米和56平方米的兩間LOFT公寓,每次簽完租房合同,都住不滿4個月,違約金累計逼近萬元。

去年年底因為長期“敗家式”租房,文藝花光了身上所有積蓄,灰溜溜地住回了父母家。

對於文藝這類“換工作就是換房子”的消費式租房人群而言,住所和單位的接近程度最重要,其次才是租房成本。

日前,閒魚發佈《租房幸福感報告》,針對閒魚租房的平臺用戶進行了為期13天的調研,內容涉及搬家頻率、月收入水準、房租水準、年齡層次、租房偏好,以及租房的幸福感打分等,最終回收問卷1.5萬份。數據分析發現,新的時代背景下産生了一些租房新人類:如行李箱式租客、包工頭式租客、廁所佔領者、群居派等,他們均為新生活方式的代表。

南開大學周恩來政府管理學院社會工作與社會政策係教授吳帆表示,年輕人注重生活品質、崇尚自由、隨意、不受約束等喜好體現了不同的住房安排,形成了不同類型的租客。這些不同的“租房偏好”恰好反映出年輕一代的自主性、獨立性和張揚的個性。他們通過“租房”體驗不同的人生:或廣泛交朋友,或看重私密空間,或發揮自己的創造力,在高房價的重壓下,靈活的租房形式可以更好地滿足年輕人對生活品質的差異化需求。

不熱鬧不舒服的群居派

第一次租房,文藝選擇了高檔小區裏的單身公寓,月租3600元,佔工資的一半。為了追求“熱鬧”,她還是咬一咬牙搬了進去。

沒多久,她便發現同一樓層的20多位住戶,誰都不愛搭理誰。每個緊閉的房門背後,都是各自的世界。

一個人看劇、做飯,文藝覺得自己被孤獨“打透”了。她想著,要是有鄰居能和自己一起打個遊戲,一起打發時光就好了。每天總有那麼幾個時刻,“想要扯開嗓子放聲大喊。”她還希望自己的住所有檯球桌、咖啡廳等公共空間,可以結交更多的朋友。

文藝評價自己“嚮往熱鬧,愛交朋友”,是典型的“群居派”。有時,她的微信一天就能“擴容”十幾位好友。

“城市候鳥的出現,是順應著‘拎包入住’的租房趨勢出現的”。在閒魚租房業務負責人張世民看來,城市越來越大,上班路途越來越遠,許多租客選擇在工作地點周邊租房,在工作、夢想及生活間自由切換。他們不想買更多的生活用品,希望租房像住酒店一樣方便。

工作第三年,設計師梁美與5位朋友租下了一套240平方米的房子。這套“超級大房子”有6間臥室,2個客廳和7個衛生間。“因為太孤獨了,每天和人沒什麼交流,週末大部分時間都在加班或者補覺。”此前,梁美和陌生人租住在單位附近的小兩居。她想要“熱氣騰騰的生活”,想擁有像美劇《老友記》一般的生活氛圍。

兩個閨蜜和她有同樣的想法,3個“有趣的人”也加入她們。

搬進房子是在冬日的一天。第一個月,她們特意少加班、早回家,每天聚在一起吃飯,給房子攢人氣。但沒過多久,大家就體現出了“社交之累”,決定“少點刻意,順其自然”。

“順其自然就是各自加班,偶爾家庭聚餐,無法每天都熱熱鬧鬧的。”但梁美“一點兒也不失望”,一次急性腸胃炎發作,3位朋友一起將她送進醫院,這讓她覺得溫暖。

梁美覺得6個人的群居生活“獨立又美好”,既保持著各自的生活方式,“也都在距離彼此1.5米的地方。”

“獨居和群居一樣都是北上廣等都市青年典型的生活形態。對於群居青年而言,由孤獨感産生了合租的需求,慢慢演變,市場上就出現了集中式公寓的形態,許多年輕人愛上了這種生活形態。”張世民説。

100%的衛生間佔有者

胡尤是一個100%的衛生間佔有者。在月薪跨過1.5萬元那年,他以每月4000元的價格在上海徐匯區租到了一間15平方米帶有獨立衛浴的主臥。

這間每月“耗資”1000多元的3平方米衛生間,滿足了胡尤對生活私密性和穩定性的需求。他可以不用經常和陌生室友打照面,還不用再花心思擔心他人的衛生情況。過去沒有獨衛時,胡尤覺得室友們輪流用後的衛生間潮濕、臟亂,衛生狀況十分堪憂。

北京0.55個、上海0.49個、杭州0.61個、廣州0.62個、深圳0.46個、成都0.81個……基於租房平臺數據,調研報告顯示了各地區租房青年平均擁有的衛生間個數。

《報告》顯示:衛生間佔有率100%成為租房幸福感的分水嶺,分享衛生間的情況與租房幸福感密切相關。一個可貴的獨立衛生間,成了新時代租房青年追求幸福路上,租房配套中的“硬杠杠”。

於此相呼應的是,過去一年,閒魚租房量增長2.8倍,其中“一居室”租房增長近4倍。

胡尤對此深有同感,更多的時候衛生間的這個“三平方米”讓他減少了流動,提升了幸福感。兩年來,與他合租的80後、90後青年租客換了又換,只有他屹然不動。

“一套房子裏住著五六個租客、男女共用一個衛生間,衛生和方便程度都過不去。”胡尤認為女性租客的頻繁“逃離”和沒有一個獨立衛生間有很大關係。2014年留學歸國後剛到上海打拼,拿著7000元的工資,胡尤最開始只能租個次臥,每天一早醒來最尷尬的時刻莫過於和室友“搶”衛生間,大家都趕在8點上班,有時等上十幾分鐘廁所門還關著,他只能選擇去附近的公共廁所。

胡尤認為,畢業5年後面對巨大的工作壓力,自己不再熱衷於社交,更享受孤獨和自由,要是再選房子,他會優先考慮住所與公司距離及是否有獨立衛生間,其次才是價格和房間朝向。

“95後、00後進入社會後,整體的需求與80後有明顯不同。新都市青年更在意自己的體驗和需求是否被滿足,而需求也越來越呈現多樣化”。調查中的大數據反映出新趨勢——“孤獨派租客”的出現和近年來備受關注的“空巢青年”群體十分吻合,離開家鄉獨自在異鄉打拼的年輕人,有了一定經濟能力之後,會主動選擇更為孤獨自由的生活方式。

(責任編輯:范藝凡)
中國網地産

中國網地産是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中國網旗下地産頻道,是國內官方、權威、專業的國家重點新聞網站。以引導正確的行業輿論導向為己任,為行業上下游關聯企業、相關産業提供一個高效溝通與互動的優質平臺。

新聞排行
獨家深度
熱點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