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 | 北京 | 上海 | 廣州 | 深圳 | 成都 | 南京 | 瀋陽 | 合肥 | 重慶 | 濟南 | 石家莊 | 杭州 | 青島 | 太原 | 貴陽 | 遵義 | 秦皇島

專題
中國網地産  > 原創

小城青年的狂歡

發佈時間:2017/12/15 18:44:12 | 來源 :中國網地産 | 作者:甘承浩

中國網地産 甘逗


你的步伐快到好像身後永遠有一條惡狗在追,這可能是你“寧做鳳尾不做雞頭”的代價吧。

兩個壯漢分一個4塊錢的雞蛋灌餅都能吃飽,這也許就是我“享受小城安樂窩”的原因吧。


盧俊説:“我能逃離北上廣,卻怎麼也回不去小城鎮了”,可也有那麼一批“能去北上廣,卻怎麼也不願離開小城鎮的”小城青年。


大城市不是我的家,我的家鄉沒有霓虹燈。


我在小城混得風生水起 為何去大城市憋屈?


“離家近,工作穩定,感情順利”,這是木水眼中的理想生活。


2016年,大四的木水在面臨以後的職業規劃時,選擇了投奔老家的公務員。如他所願,考試順利,他當上了縣檢察院檢察官助理。


“我每天九點上班,八點半起床,走路五分鐘到單位樓下買個4塊錢的大的雞蛋灌餅,滿足。中午單位的午飯只要一塊錢,便宜。晚上下班跑步去健身房,大汗淋漓後洗個澡,舒服。沒事兒約朋友在自家門口商業街道上的小店吃個燒烤喝個啤酒,灑脫。”于他而言,只要生活按照自己的步子再走,就是理想生活。


互聯網時代,即使是小山村也早無之前的閉塞。資訊的即時傳送也打破了疆界與距離的邊界。對於北上廣,他有過嚮往,但也早早了解全國形勢,在心裏泯殺了這份期待。“畢竟年輕,誰不想看看大城市的樣子,但工作性質,公務員的水大城市比小縣城深多了,不想也不敢趟”。


一線城市高昂的房價讓沒進來的人望而卻步,讓進來的人無可奈何。在面對甘逗君強勢安利大城市醫療,教育等等優越的環境時,木水反嗆:“我在小縣城開著40萬的奧迪不堵車,住著200平寬敞大四居不還房貸,是不是也是來自大城市的你羨慕不來的?”大城市的快節奏與小城鎮的慢生活,孰好孰壞?大城市的“鳳尾”與小城鎮的“雞頭”,孰輕孰重?甘逗君此刻覺得,一切源於你的期待。


縣城的工作給木水製造了絕對的優越感,“我的工作已經給我帶來了將近20個相親對象”,木水滿臉得意,但出於遵從自己的內心,他都一一謝絕。在他看來,感情這事兒從來不能拿物質與地位衡量。“我的工作能讓我每天見到家人”,也許幸福就是回家有父母給你留燈。


可見,很多已經通過他的努力在小縣城混的風生水起。


我羨慕你的工資 不羨慕你的生活


24歲的小左,總是有莫名的嗨點。朋友圈時不時的嗨歌一曲,每首都被他唱成”經典“。


當被問及私人問題工資時,小左先是反問了甘逗君:“你在大北京能拿多少?”甘逗君如實回答之後,小左無縫銜接一句“我靠,你讓我這個每月只拿1500工資的人情何以堪?”確實,對於這個每個月拿的工資還不如甘逗君每個月房租多的朋友來説,震驚了他也嚇到了我。


當被問及為什麼做小縣城的交通輔警卻掙那麼少時,他回答:我只是剛開始,實習期都還沒過,我相信一切都會好,至少每個月掙的是我們這兒房價的一半。”他屬於天生的樂天派,無論是對待工作還是生活,都十分樂觀。


“雖然,你掙那麼多我很羨慕。但你能在北京買得起房子嗎?”這讓本來稍稍有些優越感的甘逗君一下回到了解放前,只能尷尬的回答NO,“你看看你,每天來回坐地鐵三個小時上下班,還被擠的懷疑人生,晚上十點才能吃完飯,週六週日還經常加班,瞬間覺得你掙的比我多是應該的,而我也不那麼羨慕你了。”


你羨慕別人的同時,也在被別人羨慕著。對於小左,從來沒有打過去大城市的念頭,“我覺得我不適合大城市,也會不適應大城市的生活”。當被問及結婚,以及買房的問題時,“我目前還沒考慮結婚,房子現在也有住。到了結婚買房的時候,我相信我會變好,如果真不行,我就換工作,自己開店。”


你瞧,總有一些小城青年樂觀的活著,不羨慕大城市的生活。


親愛的,爸媽只在乎你飛的舒不舒服


今年30歲的小蘭早已是兩個孩子的媽了,也是定州一家裝飾公司的店長。


鐵路交通位於河北省第四的定州,依靠所謂的“高鐵北京一小時通勤圈“的噱頭,房價已然飆升到6000+。小蘭趕上了房價5000班車和老公一起首付買了一套130三居,和公婆一起。


——每月房貸多少?

——不多,2000。

——這對你來説,有壓力嗎?

——沒啥壓力,我每個月光業績獎金都綽綽有餘。

——每天工作累不累。

——累,才能不斷進化不是嗎?

——目前,你壓力最大的事情是什麼?

——店長升職經理考核讓我倍感疲憊,每天不只要盯著店裏的業績,更要盯著自己的成長。


這是甘逗君與小蘭的簡單對話,生活在五線小城的她工作並沒有想像的那麼輕鬆。與大城市的激烈競爭一樣,想繼續往上爬,就得付出更多的努力。


“這座小城變化了很多,也有很多沒有變。馬路的拓寬反而讓城市交通越來越堵,越來越多的高樓讓開元寺塔已經不再是定州最高的建築,公交車的站點化已經沒有招手即停,周邊鄉村百姓依然喜歡在小城商場搞店慶的時候瘋狂掃貨······”30歲的小蘭對她的小城有著點滴的喜愛與吐槽。


小城的商場裏,依然是十幾年如一日low到爆的衣服,但小城的不起眼的角落,也有一家著實有衣品的小店。小城的街頭上,依然有叼著煙嘴的洗剪吹青年,但小城的某家咖啡廳,也有著抱著電腦發郵件的西裝男。


——你這麼有能力,為什麼不想著去大城市大展拳腳?

——這座小城有愛我的爸媽,我愛的兒女,在我的小城,我也沒有放鬆自己,依然有我發展和上升的空間,為何要去大城市?大部分時候,愛你的爸媽根本不在乎你飛的多高,他們只關心你飛的累不累。


顯然,小城故事多,充滿喜和樂,如果你在小城,收穫特別多。


大城市是一枚春 藥?早就讓小鎮青年們上癮。

小城市是一顆定心丸,早已讓小城青年倦戀。


你以為小城日子很好過嗎?那些小城青年知道答案。

你看,他們又在狂歡。

(責任編輯:甘承浩)
中國網地産

中國網地産是中國互聯網新聞中心·中國網旗下地産頻道,是國內官方、權威、專業的國家重點新聞網站。以引導正確的行業輿論導向為己任,為行業上下游關聯企業、相關産業提供一個高效溝通與互動的優質平臺。

新聞排行
獨家原創
熱點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