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 | 北京 | 天津 | 上海 | 廣州 | 深圳 | 鄭州 | 成都 | 南京 | 合肥 | 濟南 | 重慶 | 貴陽 | 遵義 | 秦皇島

專題
中國網地産  > 贛州 > 房産觀察

居民小區管護緣何出現短板?

發佈時間:2019/7/1 9:40:41 | 來源 :人民網 | 作者:圖\康蘭霞

“我家樓下那一大堆建築垃圾,已經兩個多月,一直沒人清理。”山東臨沂市的楊忠鑫反映,他所在的小區建成才4年,最近有幾戶人家搞裝修,産生的建築垃圾直接堆放在樓門口,“不但有礙觀瞻,而且存在安全隱患,有的來往車輛被刮傷,有的行人夜間出行被絆倒。”

還有的讀者反映,小區建成沒幾年,垃圾清運工作卻經常不到位。除此之外,墻體開裂、門禁虛設、綠地亂停車等問題,都折射出一些小區整體環境和物業管理水準的每況愈下,影響居民的生活品質。

最近,很多讀者來信反映生活小區出現管護不善的問題。如何治理類似短板?本報記者進行了採訪調查。

建設品質

地面起沙、墻體開裂斑駁、窗戶高空墜落,小區加速“折舊”

“我住的小區房屋建造品質很差,入住不到3年,各單元樓梯間水泥地面就開始脫落,起沙嚴重,很多地方形成沙坑。”河南鄭州市的朱先生説,“挺新的小區,看樓梯像是一座老樓。”

在建設過程中,有的施工單位責任心不強、偷工減料、技術不熟練,導致建築品質達不到相應標準,小到墻體開裂、大到樓房傾斜甚至倒塌,各種問題頻頻發生。

浙江寧波市的劉先生來信説,自家門口樓道的墻上已經佈滿裂縫,“有的只有幾毫米,有的卻達四五釐米寬,每天路過時,我們心裏總有隱隱的不安。”

對於這種墻體開裂情況,該小區物業公司稱,是因為築墻時原材料比例沒配好,水泥少,砂石多,屬於施工單位的責任,不歸物業管。

數月前的一次高空窗戶掉落事件,讓廣東深圳市的何女士至今仍心有餘悸。“在小區裏走著走著,突然一聲巨響,嚇我一跳。轉身看去,原來是樓上不知誰家的窗戶砸了下來。”

經過調查,這個窗戶從22樓某戶墜落,原因是兩年半前安裝窗戶時,施工單位使用的劣質原料,風吹日曬後,固定窗戶的凝膠脫落,導致整扇窗戶鬆動,直至墜落。“太危險了,幸好沒砸著人!”何女士感嘆道。

對此,杭州土木建築學會副秘書長陳旭偉表示,類似事件讓潛伏在我們身邊的小區安全隱患顯性化了,由於一些施工單位極不負責的行為,小區“未老先衰”的風險暴露了出來。這種源頭性病變直接導致了小區的加速折舊與管理失序。

業主意識

私扯電線、私搭亂建、破壞綠化,有的業主缺乏公德意識,自毀良好環境

“我們小區建成沒幾年,別的都挺好,但就是私拉電線給電瓶車充電的人太多。”河南洛陽市的薛明華説,為方便業主充電,小區其實設有很多充電樁,但部分業主覺得用自家的電更划算,就從家裏扯線出來給車充電。“這麼多電線垂落在室外,既不美觀,也很危險。”

業主能否自覺維護公共區域的美觀和安全,是影響小區宜居程度的重要因素。部分業主私扯電線、私搭亂建、破壞綠化等不講公德的行為,令原本美觀潔凈的小區雜亂不堪。

安徽合肥市的余一鳴來信反映,他所在的樓棟有住戶在樓頂私建陽光房,破壞了防水層,“入住沒幾年的房子現在被搞得逢雨必漏”。更危險的是,在施工過程中還會有雜物從樓頂墜落。余一鳴説,好幾位鄰居一同勸阻,還是攔不住這位業主。最後還是執法人員出面,才把這項違規工程停了下來。

“我父母所住的小區曾以綠化率高、環境好而聞名,但入住不到3年,便有人毀壞綠化帶,種植蔬菜。”山東濰坊市的何悅東説,小區中200多米的綠化帶就這樣成了部分住戶的“私人農場”,澆水施肥的過程中還有異味飄散,不只是影響環境,還把鄰里關係搞得很緊張。

除了種菜,在一些小區,還有業主為了停車方便,乾脆將綠地剷平,鋪上水泥後當作停車位使用。

中國人民大學公共政策研究院副教授陳幽泓認為,私搭亂建等行為侵佔了小區內共有財産,破壞了居住環境。而且,此類行為具有多發性、蠶食式、防不勝防的特點,除了近鄰之間,很難被及時發現。等到物業、管理部門前來制止的時候,小區的環境往往已經遭到破壞。

物業管理

保安老齡化、健身器材廢置、綠地裸土化,管理不善,招致業主不滿

“如果説施工單位不負責是小區‘未老先衰’的源頭性病因,那麼物業公司失職就是‘末端炎症’。”陳旭偉説,作為通過專業化管理為廣大業主提供良好生活環境的管理公司,一些物業並不稱職,在管理方面漏洞頻出,招致業主對立情緒明顯。

“我們小區物業聘請的保安,絕大多數已經五六十歲,管理小區秩序有些力不從心。”江西豐城市的徐新林來信説,“以前聘請的年輕保安,除了固守門崗,還會晝夜輪班在小區內巡邏,而年齡偏大的保安很難做到。”

在保障安全方面,除了人工力量,許多小區的技術力量也遭到質疑。“我住的小區才開發一年多,門禁就壞了。物業公司遲遲不派人維修,任人自由出入,隔幾天就會有不知哪來的推銷員到府。”山西朔州市的趙明亮説,“我們向物業公司反映了很多次,都沒有得到回復。”

為了促進樓盤銷售,很多開發商會在小區內配置健身器材,以及供小孩玩耍的滑梯、旋轉木馬等娛樂設備,有的還會修建游泳池。“小區裏原本有十幾款健身器材,但經不住風吹雨淋。6年後,全都油漆脫落,銹跡斑斑。而物業公司並不及時更換,讓我們業主湊錢也不現實,所以如今只能散散步,沒法用器材鍛鍊了。”湖南耒陽的宋志清表示。

“當初買房子時就是看中小區內建有游泳館。”北京朝陽區的張先生説,“入住沒幾年,換水週期漸漸變長,後來乾脆關停。”

此外,小區綠地問題也是“未老先衰”的主要表現之一。“我家小區是2009年交房的,當時小區綠化做得特別好,高矮植被層次分明、搭配合理、鬱鬱蔥蔥,住著很舒服。”有讀者對比了所在小區10年來綠化情況的變遷。“5年後,當初美觀的綠化已然不再,代之以補種的抗旱品種,蔫蔫地稀疏分佈著。如今,抗旱植被也基本死沒了,徹底沒人管了。”

解決之道

建設單位、物業公司、小區業主共同努力,基層組織要扛起責任

居民小區如何預防和解決“未老先衰”的問題,維持良好的居住環境和管理水準?解答這道綜合題,需要各方共同拿出智慧和決心。

把好工程品質關,是維持小區良好居住環境的第一個環節。四川綿陽市的讀者袁漢鵬認為,如果施工單位留下一個問題工程便匆匆離場,無異於給物業公司和業主埋下隱患。他説:“施工單位不能只看著完工日期和保修期,一棟歷久如新的高品質建築,其實是最好的廣告,也是責任心的體現。”

談到小區管理,很多讀者強調物業公司的作用。福建龍岩市的鐘航來信説,為避免小區“未老先衰”,物業公司要敢作為、勤作為、早作為。像業主破壞綠化之類的情況,如在發現苗頭之後及時制止,便不會造成太大影響,很多時候正是因為物業公司懶得管、不敢管,才把小問題拖成了大問題。

還有不少讀者表示,由於小區中問題頻發,物業公司和業主的互動陷入了一種惡性迴圈。業主認為,物業公司沒擔當、服務差,因此不願交物業費;物業公司卻認為很多問題是開發商遺留下來的,要妥善解決已經很不容易,物業費收不上來,就更沒有資源和動力去解決問題。

這樣互相埋怨,顯然無助於維護小區的宜居環境。那麼,怎樣才能重建兩者之間的信任?安徽宣城市的張志勇認為,相比分散的業主,物業公司作為一個組織,要更主動地建立溝通渠道。他建議物業公司主動建立工作臺賬,及時向業主公開物業服務內容、相關資金去向等,做到資訊公開。遇到業主不配合工作的情況,要仔細了解原因,耐心交流。

而業主這一邊,也要抱著解決問題的態度,配合和理解物業公司,並做到自律和自治。山西陽城縣的劉國信建議,業主應該拒絕“多圈多佔”的自私心態,增強法律意識和公德意識,其他業主也要學會拿起法律的武器向違章搭建、非法圈佔説不。健康成長、良性運轉的業主組織,是消除私搭亂建等行為的有效途徑。

管護好小區,基層黨委和政府部門也需要扛起責任。湖南省社會科學院社會學研究所副所長何紹輝認為,在城市社區治理中應該加強黨建引領,發揮好居民區黨支部的作用,幫助居民開展自治工作,並推動社區治理制度建設。

“小區出現問題的時候,我們還是很希望黨組織和政府出面,做我們的主心骨。”江西贛州市的吳雄飛説,當初他所居住的小區成立業委會,最開始無人牽頭,後來幾名黨員主動奔走號召,大家就有了動力和底氣。而在物業公司或是業主犯錯甚至違法的時候,政府部門的監管問責是不可或缺的。

(責任編輯:元楷)
中國網地産

中國網地産是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中國網旗下地産頻道,是國內官方、權威、專業的國家重點新聞網站。以引導正確的行業輿論導向為己任,為行業上下游關聯企業、相關産業提供一個高效溝通與互動的優質平臺。

新聞排行
獨家深度
熱點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