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 | 北京 | 深圳 | 南京 | 成都 | 武漢 | 瀋陽 | 長春 | 貴陽 | 合肥 | 海南 | 阜陽 | 秦皇島 | 大慶

中國網地産 - 新聞搜索
關鍵字“搖號”的搜索結果:
07-18
有地産人士呼籲,地方政府在陸續推出搖號政策的同時,應當對限價政策的力度把控和措施組合做出新的調整,減少其對市場供求平衡的影響。
07-16
因為一手房限價政策,“搖號買房”新政對一手房房價不會産生助推作用,但會造成“開盤即售罄”的反常火爆現象。
07-13
據《福州日報》報道,近日,福建省省會福州出臺《關於福州市五城區商品住宅項目公證搖號銷售實施意見》(下稱《意見》),《意見》稱,7月11日起,福州市所轄鼓樓、臺江、倉山、晉安、馬尾等五城區的三類商品住宅項目,按照“首套剛需優先”原則,實行公證搖號方式公開銷售。
07-13
近日,福州出臺《關於福州市五城區商品住宅項目公證搖號銷售實施意見》,《實施意見》稱11日起,福州市所轄鼓樓、臺江、倉山、晉安、馬尾等五城區的三類商品住宅項目,按照“首套剛需優先”原則,實行公證搖號方式公開銷售。目前,已有上海、南京、長沙、成都、杭州、西安、武漢、深圳等8個城市開啟房源搖號政策。
07-13
近日,福州發佈買房公證搖號實施意見。意見規定,福州市所轄鼓樓、臺江、倉山、晉安、馬尾等五城區(以下簡稱“五城區”)的下列商品住宅項目,按照“首套剛需優先”原則,實行公證搖號方式公開銷售。
07-12
杭州樓市剛進入下半場,土地市場就颳起了“涼風”;隨著貨幣化安置比例的減少,杭州拆遷戶手頭的現金也明顯減少了;而7月伊始,碧桂園東旭府1266套巨量房源入市,剛需盤接連推出,開發商不看好下半年樓市、“搶收”剛需的説法在坊間傳開…… 這一切,都讓購房者嗅到了一絲樓市生變的味道,投資客開始謹慎,對行情敏感的剛需也開始觀望,搖號的熱情也明顯降溫了。
07-11
寧德市發佈《關於進一步加強中心城區房地産市場精準調控的實施意見》,要求新房每年漲幅控制在6%以內,今年下半年漲幅控制在3%以內;在中心城區範圍內新購商品住房限售3年;144平方米及以下的商品住房分類別限購;以及對中心城區新批預售的商品住房項目實行公證搖號、公開銷售,其中50%的套數優先考慮蕉城、東僑戶籍無房戶首次購房等剛性需求。
07-10
為保障商品房銷售公開、公平、公正,陜西省公證協會制定並出臺了《陜西省公證機構辦理商品住房銷售搖號公證實施細則》。所有公證機構辦理的西安市限售範圍內的擬對外銷售(包含預售和現售)商品住房銷售搖號公證,均適用該細則。
07-10
對中心城區新批預售的商品住房項目實行公證搖號、公開銷售,其中50%的套數優先考慮蕉城、東僑戶籍無房戶首次購房等剛性需求。
07-09
為保障商品房銷售公開、公平、公正,陜西省公證協會日前制定並出臺了《陜西省公證機構辦理商品住房銷售搖號公證實施細則》,對包括公證機構、公證人員的工作職責和操作流程做出詳細規定,進一步規範商品住房銷售搖號公證全過程。
07-09
7月6日,陜西省公證協會發佈《陜西省公證機構辦理商品住房銷售搖號公證實施細則》(以下簡稱“細則”)。細則適用於西安市限售範圍內擬對外銷售的(包含預售和限售)商品住房。
07-06
近期,杭州樓市實行公證搖號以來,市場依舊火熱,出現了“萬人搖號”、“百萬驗資”的情況,甚至還出現了“一位法人代表名下3家公司連續中簽熱門樓盤”的情況,引發了杭州市民的關注。
07-03
繼西安、長沙和杭州暫停企業購房後,上海2日晚間亦出臺規範企業購房的暫行規定,提高了公司購房的準入門檻,並將再次上市交易年限由3年增加至5年。
06-30
6月29日下午,市公租房管理局舉行了主城區第二十三次公租房搖號配租,17個公租房小區的房源參加搖號。
06-29
市住建委出臺《關於執行長政辦函[2018]75號文件細則》(以下簡稱《細則》),對“反炒房”調控政策實施過程中的相關問題進行明確。
06-29
長沙市政府25日升級樓市調控政策,從項目監管、土地出讓、購房資格、戶籍管理、打擊炒房等方面對樓市進行全面調控。
06-28
長沙市政府25日升級樓市調控政策,從項目監管、土地出讓、購房資格、戶籍管理、打擊炒房等方面對樓市進行全面調控。
06-28
市住建委出臺《關於執行長政辦函[2018]75號文件細則》(以下簡稱《細則》),對“反炒房”調控政策實施過程中的相關問題進行明確。
06-28
今天,長沙市住建委出臺《關於執行長政辦函[2018]75號文件細則》,對“反炒房”調控政策實施過程中的相關問題進行明確。
06-28
當自己的名字第一個出現在“搖號”大螢幕上時,畢業于湖北大學的胡振不敢相信,他成為武漢大學生8折購房的首位“幸運兒”。
滾動新聞
新聞排行榜
房企早八點
獨家原創
熱點專題
“企業購房”被拒之門外 遏制炒房 政策再收緊
三天內,西安、長沙、杭州先後出臺調控新政,將“企業購房”拒之門外,該舉是否將成為樓市新一輪調控的重點?是否會有更多城市跟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