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第八屆地産中國論壇 暨2016中國房地産年度紅榜

來源:地産中國網 2016-12-06 10:58:00

沈力男:房地産企業某種意義上我覺得成了金融服務業,一方面我們很愛金融業,一方面金融業也很愛我們。今年錢很多,也很便宜,對於我們在座這些企業來説,這是種誘惑,能夠把錢拿過來,但是拿過來之後不去買地、不擴大規模,有點不可思議。你做了這些動作,發現是對的。比如很多人講一年不買房,一年又白忙,可能好幾年都白忙。某種意義上金融服務業依然是房地産最大的短平快的投資項目,沒有哪個項目説兩三年能夠回來的,現在很多一線的房企都是六到八個月開盤。

另外,這個市場依然不管怎麼調控、不管怎麼變化,還是非常大的市場。15萬億的一二手房的市場,相比其他行業來説,的確他們太小了,比如電影業今年討論破400億、500億的問題,但我們非常非常大。這個市場足夠大,讓我們去折騰,關鍵你在裏面是什麼樣的位置。

調控我覺得會成為一種常態,我們也從業這麼多年,經歷了很多調控的時期。調控的手段上我們可能拿捏上還是有些問題,經常想調又調死了,給它點陽光,就燦爛了,火燒火燎。我們年中還在參加去庫存的論壇,年底就是調控的思路、想法和措施。所以這個事應該是這麼多年已經習慣了,我跟我們團隊也這樣講,年年都是好光景,每天都是好日子,就這麼過吧。

謝紅玲:在不確定性裏邊尋找確定性,做好自己的事。我們今天在臺上的嘉賓,高總既是京投發展的總裁,同時也是中經聯盟的名譽主席,從行業的高度你怎麼看待這個行業的變化和趨勢?

高一軒:我特別同意徐斌剛才講的。我今天是第三次參加咱們的會議,我翻了前兩年的發言。我們的網際網路企業和美國的網際網路企業相比,成熟度、規模,包括科技含量,還有很大差距,但美國房地産行業仍然很大,這説明這兩個行業之間不是相互競爭、相互顛覆的,還是能促進的。

但網際網路的確給我們帶來了很多很有意義的思考方向。我們一算這個量,就覺得跟主業相比,連千分之一,甚至萬分之一都不到。我們不能説公司從現在開始不幹房地産了,就幹網際網路了。我們在去年開始,我們成立了一個基金,到現在募了三期,大概兩億美金。我們來看跟我們主營戰略匹配上,能不能有一定的結合。有了基金,可以去買很多優秀的好企業。

我們線下的資源,可以到估值背書更高的市場上去套利。我結合我們自己舉例,三年前我們京投公司是北京地鐵的業主,我們主要是跟香港地鐵一樣做地鐵上蓋的開發。後來我們發現在我們的開發的物業裏面,上下游有好多産業,企業一定要沿著自己的上下游發展,這是必然趨勢。但是為什麼我們原來房地産業很難做全産業鏈,因為房地産跟別的行業不一樣,産業鏈每一個環節都充分競爭,除了拿地這事以外,産業鏈每一個環節都充分競爭,你做全産業鏈,並不能把每一個環節都做成整個行業裏最有競爭力的。

但電影不一樣,是因為環節相對簡單。所以相對來説短鏈條的、非充分競爭的行業是可以的,但長鏈條沒有門檻,每個環節都在充分競爭的環節。我們做地鐵上蓋,會遇到噪音很大的問題,三年前組建了一個科技團隊,同時收購了一家科技公司,現在配合我們做,經過三年研發,現在有大概十來個自主專利,有些是國內領先的,有些可以做到世界領先水準。我們把這些專利現在都紛紛注入到公司裏去,通過科技的手段,一方面我們繼續獲取資源,為大家提供更優質服務的核心競爭力。同時,它本身也是很受資本市場推崇的,它的毛利、未來的想像空間都很大,因為我們全國地鐵邊上都有物業,每一個地鐵物業都面臨這樣的降噪的問題。所以每個企業一定要找策略競爭,我們要自己的基因、找自己的優勢,這只是一個例子。這些是對主業的補充,繼續能夠支撐我們獲取核心資源。

這些我覺得你去做了,其實是鞏固你的門檻,我們連最輕資産的房地産行業,比如我愛我家也好,鏈家也好,他們其實積累了相當大的門檻和空間,最輕資産的仍然有這麼大的空間,何況是重資産。

謝紅玲:謝謝高總。你自己本身核心的東西在哪,在這個基礎上生發,才能找到最大的價值空間,不管是融合別人也好,還是別人並購你也好,還是讓金融更多的愛你也好,你有價值,人家才會來擁抱你,所以我想這真是一個非常好的見解。

我們今天嘉賓當中有一位特殊身份,就是雲房數據的閆總,你是站在大數據層面看待這個行業,也聽了他們企業自己的看法,也包括他們自己的真知灼見,你怎麼看待這個行業的變化和趨勢?

閆旭東:從某種意義上講,我是一個局外人,因為我不是做開發的,也不是做經營的,我是原來跟劉老師一樣,先教學,在人民大學教了十年書,後來自己出來做房地産評估,做估價,是我的本行。估價也包括銀行抵押,包括交易評估。後來轉到做數據,從數據的角度來講,把這個尺度放大一點來談。

今天我們的主題是“融變”,我們從2009年開始一直堅持做一個調研,每年發佈兩次,就是中國房地産投資回報率的調查。這個調查我是從靜態的回報率,租金和售價,租售比的價格。第二是考慮租金上漲,從長時間來看,因為租金一直是在上漲和波動的,我們看租金上漲對回報率的影響。還有一個是看房地産我們先持有,然後賣房子。假如我持有了五年,五年之後再賣掉,看回報率。而且現在我還做了一個歷史上的五年,比如歷史上前五年,現在是2016年,我假設我們是在找2011年的數據,2011年當時的租金和售價,再看現在這個小區的租金和售價,我們來做分析。我們不僅做住宅,還做了商業、寫字樓,住宅還分了高檔住宅和普通住宅。

這麼做下來以後發現非常有意思,因為我們對這個回報率做了比較,從資本市場角度來看,比如最簡單是看CPI,物價上漲指數,看一年期的存款利率,再看國債利率,再看長期的貸款利率,再看房地産信託投資基金的利率,再看上市公司資産回報率。

從2009年看到現在,我們發現這樣一件事情。比如我們租售比的數字,這個數字總體上是穩定的,比如全國平均是二點幾,有的一線城市或者部分城市低一點,甚至低到1.5%。這是住宅的。如果看寫字樓或者商鋪會高,在4%左右,4%和5%左右,高的會到6%。再看長期租賃的情況下的回報率,即使是住宅也上來了,這可能會到5%左右。再看寫字樓和商鋪,會到7%到9%。再看一個狀態,持有+散售的回報,這幾年是在下降的,其實這個下降的趨勢是非常明顯的。

范老師原來是我的系主任,他講了一張圖,我還跟楊院長講了。中國有一個固定資産投資的利潤率,這幾年大趨勢是下降的,很明顯。持有+散售這個數字已經跟我們長期租賃的數量是接近了。因為以前的數字是在百分之十幾以上,現在降到10%左右,甚至降到10%以下。

再看資本市場的一些數字,以前我們在看房地産投資、信託投資的利率,原來是12%左右,現在已經降到8%左右。看利率的水準、回報率的水準,其實預示著一個從增量到存量市場的融合,如果我們講融,就要看回報率水準或者資本市場的利率水準,實際上已經是在接近了,這個市場已經在發生變化了。

第二個重要的是看融,融的角度來講,我們以前房地産資金來源,有自有資金、銀行貸款、預售資金,這是最大的主流。但是看目前的房地産融資,有信託、基金,包括險資、企業債,這些證券化的資金比例已經在發生變化了。我記得劉老師原來做過研究,講國外房地産資金60%、70%是來自於證券化的資金。

我們現在要看到一個話題,我們的資金的來源已經在發生變化了,投向也發生變化了,這是資本市場利率水準、回報率水準和結構性已經發生變化。這是融的一個根本點,當然這也意味著我們這個行業或者我們這個産業在發生變化。

剛才大家還提到一個話題,比如我建議以後的會議能不能請一個土地系統的人來講一下,因為影響我們房地産很重要的一個變化就是在於土地政策,比如顧老師剛才談到一個話題,我們現在房價有貨幣超發的問題,有現在利率的變化問題。再有一點,是土地供應的錯配,比如我們的一線城市、主要城市土地供應是嚴重不足的。我們可以看到我們未來從土地的角度上看,土地市場的變化有幾個方面,一個方面的變化是從原來的協議出讓到招拍挂,到現在控制大城市規模,導致我們土地確實非常稀缺。另外一個方面的變化是現在土地已經在講究生命週期了,比如看上海工業土地的供應,是按照企業生命週期在供應,已經在發生變化了。

經過這幾年的變化,我們看到城市更新、三舊改造,還有一些新的土地政策和新的供應方式對我們的影響。再比方説,拿北京來講,北京可以利用集體土地建保障房。我們還可以看到未來的變化,從原來的農村聯産承包責任制,解放了農用地,我們的土地出讓轉讓改變了國有土地,下面還面臨著集體土地流轉的變化,都對我們有非常大的影響,但是我們現在對這方面的研究不足。國土部的一些政策在産業用地調整上面,有很多可以去做的,還有存量房地産,尤其是今天翰同的王總講做輕資産。我們現在存量房屋和現有的物業需要做一些改造,這些我們根據新的産業和新的業態去調整,我認為也有很多空間。

其實我們不要看到每年跌宕起伏,我們要看長遠一點,我們能做的事情是非常非常多的,年年都會有好日子。謝謝。

謝紅玲:謝謝學者風範的演講。您提到土地供地方面的變化,確實值得開發企業關注。儘管高總你們有土地上蓋的先天條件,但是一個不容忽視的問題是現在一線城市的供地越來越緊,現在政府資金在往哪走,我們和顧會長討論這個問題,國家導向是在導什麼,希望做小鎮,未來我們的生活方式當中,尤其是現在很多民間財富積累越來越多,閒的人提前退休的人也越來越多,這些人未來會選擇什麼樣的生活方式,可能就是離城不遠,既有城市的便利,又有鄉村的靜謐和安寧的小鎮,可能會是很多人的選擇。這也是我們地産中國去年這一年一直在努力追尋和探索的領域,就是我們説的未來的生活形態當中美景美居的小鎮生活,現在開發商當中比較早的在做這個事的就是藍城,就是宋衛平的綠城又重新做了一個藍城,像孔雀城從原來的環京區域的住宅化開發,開始更多的轉向專門成立一個部門就是小鎮開發部門,其實在座有些企業也已經在做這樣的佈局了。最後一個問題是,我們企業天天在接觸市場、接觸消費者,你們認為未來這個産品形態會發生什麼樣的變化,就是科技、綠色這些含量會對市場産生多大的影響?文旅小鎮這樣的業態會不會成為未來城市住宅開發的接力棒,成為你們將來企業的一個增長極?

劉洪玉:鏈家楊院長剛才講到新房二手房的交易額達到15萬億,是美國的2.5倍。後來我就想中國的GDP是美國的大概2/3,但是中國的房地産業佔到中國GDP當中的份額是大概6%,美國的房地産業在GDP當中佔的份額是12%左右,有時候是13%、有時候是11%多。所以我就琢磨,我們差的地方在什麼地方?實際上這也是我們在思考未來我們往哪個方向去做。

剛才提到的小鎮,包括綠色住宅、綠色地産,我們原來叫高舒適度低能耗的住宅,國外有時候是叫高品質的住宅,剛才大家提到的旅遊、休閒、養老等等這樣一些住宅,都是過去房地産發展的形態。過去我們急急忙忙解決數量問題,現在數量問題大家基本的共識是已經解決了,後面我們應該進入到了一個品質的時代,因為房子硬體的品質提升以後,我們非常關鍵的一個問題是我們對圍繞房地産資産,不管它是什麼用途的類型,圍繞這些資産的服務的品質的工作要提升,已經進入到一個新的階段。

剛才説的資本和房地産之間的融合,我自己感覺我們現在越來越多的有實力的、比較規範的機構投資者出現,尤其是他們可以按照一定的規則來參與到房地産市場當中來,為我們未來的房地産市場的發展提供了非常多的可能性。所以大家看市場的時候,不要只盯著新建房子的市場,這個行業有非常多的事情可以拓展。

高一軒:小鎮是很有意思的話題,我們除了軌道物業以外,唯一在做的事就是小鎮建設。北京有個檀香府??(音)項目是我們做的,我們去潭柘寺鎮開始做小鎮模式的研究,當時提出了幾個理念,一個是統一規劃、整體開發,包括第一步進去的時候,請很多專家做全鎮的整體規劃,後來花了三年多的時間,把鎮域的整體規劃都按照我們做的方式去調了,調完了之後開始做農民的土地流轉,開始做一級開發、二級開發,我們2007年進去的,七年時間才進入到二級開發第一個項目。前兩天剛剛做的是産業開發的第一個項目。

但是這裡面受到政策上的極大的制約,因為小鎮這個事情你想變成高品質的,需要在農村基礎設施,特別是配套設施,都要做,因為只有這樣,我們説的就地城鎮化,不是單純的説把就地的農民搬遷上樓,城鎮化就算完了。而是我們在這個基礎上,還要吸引城市的一部分常住人口到小鎮去,不簡單是週末的二次休閒,而是真正的以鎮為家去住。你要想讓他過去,有幾個最基本的高水準的城市配套就必須有。因為這麼一個高水準的城市,從頭策劃基礎設施,整體的安排,可能需要十年的時間。但十年以後,事情全做好了,辛辛苦苦種的地、澆完水,天時地利都有了,然後又開始説招拍挂,那這個事就做不下去了。這個事如果不解決,中國在整體打造小鎮這條路上,還有很多路要走。

還有一種是在農村原有集體建設用地上去做,舊村改造也好,包括打一些集體建設用地的擦邊球也好,這就是集體建設用地的制肘。另外産權上不能轉讓,要吸引城市人口過去,必須在財産權上給人家一個説法,如果不給他一個説法,如果價格不能達到與高水準的房子對應的價格,沒法作為一個小鎮的配套運營服務商給他提供相應水準的城市配套服務,在這麼一個前提下,就不太可能去吸引城市的常住人口去,因為這些常住人口去對促進當地消費、改變當地的結構是非常重要的,如果這些人不過去,很難發展。

我們就碰到這個問題,前面都做好了,結果遇到了招拍挂,下面還做不做,怎麼做,都是擺在我們面前的問題。

所以不管是第一種或者第二種小城鎮整體的發展模式,或者改造方向,對現行政策的變化是非常重要的。當然我們看到前兩天出了一個政策,説明國家相關的主管機構已經有了一些思路了,我們也希望看到不遠的將來,作為我們國家的行政主管部門,在土地權屬問題上,在土地出讓的環節上,對於發展小城鎮是不是能夠有那種比較切實的政策。因為疏解北京首都功能最重要的方式就是在北京周邊發展小城鎮,如果這些問題都能解決,對國家小城鎮建設,特別是京津冀一體化下的首都核心功能的疏解,有非常重要的意義。所以我也呼籲,我們的主管部委,應該對小城鎮的整體配套政策有一個説法,而不是單純的、簡單的用招拍挂的方式就把小城鎮開發和前期所有準備工作一次性割裂,讓更多企業去做匠心的産品,你要給它一個長期可預見的制度上的保證。而不能先幹著,到招拍挂的時候再説,到時候可能換了領導了,前面的環節都過去了。所以這是需要一個長期的可以預見的鼓勵企業做優質産品、做好小城鎮的配套政策,這是很重要的。

劉洪玉:這個話題非常有意思,我想説兩個我的觀點。如果不讓城裏的人去這些地方花錢,這件事基本做不成。或者説如果用開放的方式,把那個地方的房價炒到天上去了,也做不成。

因為集體建設用地的範圍,在集體經濟組織成員之間交換,購買力很弱,所以價值也得不到充分體現。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

再有一點,這種配套誰去提供,因為現在支撐我們的基礎設施建設很多是地本身,再就是政府稅收,稅收更多來自於工商企業、就業跟産業相關的,很多地方都是光建房子,不建配套服務,為什麼呢?因為沒有其他能力去建配套服務。所以將來基於房子的價值徵收的費,應該給當地的基礎設施來用,這也是小鎮模式成功的關鍵。

徐斌:我説幾個直觀的數字,我首先也是學建築學的,對這個事有點思考,首先城鎮化、郊區化小鎮一定是趨勢,這是毋庸置疑的。我們現在屬於國際化大都市的水準。我記得我跟一個地産的富豪去曹妃甸拿地,他説晚上去踏勘,我説為什麼晚上去?他説你就跟我去吧,就是數燈,最後可能七八盞燈,所以可見城市化建設難度多大。

現在我們在萬科東麗湖那開了二手門店,有一個簡單的數字,我們在哪開店呢?就是看這個小區的換手率,如果這個小區換手率5%就可以開店,如果一個新城鎮什麼時候二手房還手率能到5%就可以了。我們今年整個集團年會是在東麗湖恒大酒店開的,那個酒店已經能容納全國各地一千多個經紀人,能吃飯、能睡覺、能開會。這種發展確實是需要非常非常長的時間的。

另外,不要忘記主流規律,地産開發像北京有特殊性。其實還是在城市中心區、中心地帶的房子好賣,越堵車的地方房子越好賣,這種規律是長期存在的。

閆旭東:我拿數據來説話,對大家會有一些參考,我們以北京為例,北京二手房市場當中,如果首次置業和二次置業的,會發現一個規律,二次置業的主流是回歸城市。比如剛開始買房的時候,一些年輕人會買到郊區,但是後面會面臨到孩子上學等等一些因素或者其他方便度,二次置業是往城裏走的。

還有一個數字也是挺吃驚的,我們拿二手房的售前的狀態,房源做了一些調查,這個調查也是挺吃驚的。二手房拿北京來講,普通住宅大概是40%左右是自住,35%左右是出租,25%是空置。換句話來講,從售前的狀況看,60%是投資用。另外再看別墅,別墅售前狀況是超過一半以上是空置。這也是提醒我們大家,其實我們可能別墅也好,小城鎮也好,都很美麗,但確實配套或者其他産品功能上,導致它的實際利用是低的。而且我們也從回報率的數字看出來,如果我們持有別墅的話,回報率在各種物業當中是最低的。無論是靜態的還是長期租賃的,還是持有+回報的,回報率都是最低的。

高一軒:以前做文化旅遊地産,開發商做了以後回報率不是很高。你現在想我有一座特別好的山,或者有一個湖,吸引人去,基本是行不通的。因為一個項目在那裏,還是要解決基本的衣食住行。其實對開發商來説,光會造房子是不行的,關鍵的是以後的運營問題。大家經常説的不是房子造的怎麼樣,而更多是關注的生活狀態。所以真正要做這個,還是要想清楚這些問題,尤其是在一些相對比較遠的地方,你去造一座城,對開發商來講,資源還是很難協調的。對養老來説,最大的問題是醫療問題。

如果只是簡簡單單為了旅遊,我何必買一個房子呢,我可以住賓館,因為一年才去兩三次。如果沒有後面的運營能力,包括你能協調、整合一些資源的能力,確實挺難的。而且很多問題單純靠開發商是很難解決的。

沈力男:首先我呼應一下“化”字,現在房地産市場分化很厲害,很突出的特點是企業集中度很高,大企業越來越多,量越來越大。另外我想説的是城市集中度也越來越高,區域集中度也越來越高。並不是嚴控特大城市規模就能一下子達成的。現在從農村到城市、小城市到大城市還是一個主流方向,從這個主流方向上去判斷小鎮建設,可能是這樣理解。

的確,政府也覺得這塊是相對弱的,因為現在很多小鎮、鄉鎮談不上特色小鎮,因為我們周邊很多朋友是來自農村、來自小鎮。他們説小鎮基本很低劣,污水橫流,私搭亂建,很多問題。我們的目標不是建設九流的城市,而是要建設一流的小鎮,要把特色留下來。

中國地大物博,社會主義的特點是集中力量辦大事,集中起來把城市建設好,把核心城市建設好,是一個必然的方向。所以像開發企業要進入小鎮,一定是以利益為導向,要判斷這個小鎮建設和開發能給你帶來什麼,小鎮故事多,是非也多,很多企業進去都有慘痛的教訓。從這個角度上講,某種意義上能夠承載核心城市的人口外溢、産業外溢、生活配套外溢的這些地方,比如門頭溝、燕郊等很多地方為什麼環境做得好,因為它圍繞著北京。所以要根據企業的特點,根據項目的具體特質來分析,有賺錢的機會和可能企業都不會放過。謝謝。

高廣漢:我跟大家分享一個笑中帶淚的故事。這個故事發生在武清,幾年之前首創置業剛剛進入到武清區域的時候,那是真真正正的尚待開發的小城鎮,具備這樣一個特質的地區。在今年之前的五六年的時間裏面,對於那個區域來説,一個企業要在一個荒的地方,首先要做到心裏不慌,需要一點定力,也需要一點拙勁。你為了把這個地建設好,需要很多先期的配套投入,你需要跟政府的開發節奏是並行的,這個週期來了之後,在今年我們借著京津冀一體化的春風,有很大的關係,再借著這一輪房地産的熱潮。現在回過頭看,整個武清城市已經由原來的小城鎮,變成了北京城市的輻射區。現在來看,滿天都是笑,但是在笑之前,我們不能凈看賊吃肉,不看賊挨打。在做項目前期幾十平方公里的整體規劃和整理,很多開發商大家是應該有一份拙勁的。現在好了,再進來的開發商,舉一個不恰當的例子,市場已經熱了,已經開始敲門了,至於是敲門還是砸門還是踹門就不好説了。對成熟地區要逐利。但是在一個區域成熟之前,大家面對一片荒地,在可知、可見但是時間不可預期的時候,讓荒地不荒,這是所有開發商都要解的題。同時在政府層面也需要為這樣的開發企業提供更多的支援。對市場來説,也需要一定的時間給它以檢驗。

因為畢竟對於中國來説,真正去接受這樣的生活方式的客戶在增加,但是他們的生活習慣需要慢慢養成,同時因為中國城市資源高度集中,咱們每一個人都有一個“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美好的夢想,但現實中大家還是心裏想著好山好水,但因為好寂寞,還是回到好臟好亂但是好快活的現實世界中來。大家在取捨之中,會自然而然進行這樣的分化,對於這樣的産品,在剛剛過去的幾年,大家也在經歷不斷的提升,由原來的只是把這個産品做好,現在是要把配套做好,未來是要把服務做好。再未來,我覺得如何把網際網路東風嫁接起來,現在走入小城鎮,都是候鳥式的,好的季節一房難求,淡季的時候門可羅雀,包括對於真正做到大數據全聯通的業態支援,可能未來變成小業主所有,但主要是經營過程,如何實現更有效、更高效的經營,應該網際網路的東風是大家必須要乘上的,但方式大家要選擇。

謝紅玲:你們真的是實踐出真知,因為你們有介入,才有想法,有看法。在市場集中度在提高,就是在向你們傾斜。還有一些中型和小型企業在尋找新的著落點,有些企業已經轉向小鎮型的開發,當然除了市場要找到它自己那塊肉,找到它自己的基因的市場範疇,也有一個企業責任問題。城鄉貧富差距越來越大,未來對社會安定也都是不好的。一方面也需要責任,一方面也需要發現市場機會的眼光。

今天我們還特意邀請了專門有一個市場研修學院的喬主任,後期我們從媒體角度也好,從協會角度也好,會儘量在政府和企業之間搭建一個溝通的橋梁,也會促動整個政府的土地的制度上的設計和城市配套雙方的協調,因為城市發展,小鎮發展,兩條腿走,滿足我們大家生活當中的在城市中發展,悠然見南山的閒適的生活當中取得一個平衡,還需要各位的努力。謝謝大家!

主持人:感謝幾位對話嘉賓的精彩對話!下面我們進行中國房地産2016年度樓盤紅榜獎項,它們是:景粼原著、北科建泰禾·麗春湖院子、使館壹號院、星河灣半島、保利首開·天譽、首開龍湖·天瑯、中駿·西山天璟、新鷗鵬教育MALL、浙江山水主題小鎮·六旗樂園、魯能·北京美高梅別墅、中信墅、八達嶺孔雀城、廊坊孔雀城悅府 、新西塘孔雀城保利·大都匯、尚峯壹號、金科·天元道、魯能·格拉斯小鎮、翡翠長安

有請領軍標桿樓盤獲獎代表上臺領獎,同時有請地産中國網總編輯謝紅玲女士為獲獎企業頒獎!大家掌聲祝賀!

主持人:再次祝賀獲獎的樓盤,請頒獎嘉賓和領獎代表合影留念。

讓我們恭喜這些獲獎的朋友。今天的論壇也馬上要接近尾聲了,再次感謝各位嘉賓的出席,謝謝大家。第八屆地産中國論壇暨中國房地産年度紅榜論壇順利閉幕,感謝大家的到來,我們明年再見!

(責任編輯:)
相關閱讀
即時資訊
聯繫我們
辦公地址:北京市朝陽區酒仙橋路10號恒通國際商務園B12C座五層
郵       編:100015
聯繫電話:010-59756138/6139
電子郵箱:dichan@dichanchina.com
網站無障礙
直播|第八屆地産中國論壇 暨2016中國房地産年度紅榜
來源:地産中國網2016-12-06 10:58:00
由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地産中國網主辦的“第八屆地産中國論壇暨2016中國房地産年度紅榜頒獎典禮”,2016年12月6日下午1點30分,將於北京釣魚臺國賓館5號樓正式開幕,本次論壇以“融變地産”為主題。
長按保存圖片

中國網地産

是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中國網旗下地産頻道,是國內官方、權威、專業的國家重點新聞網站。

中國網地産

房企早八點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dichan@dichanchina.com 電話:010-59756138/6139 京ICP證 04008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0632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 ©2008 house.china.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關於我們 主辦單位 權責申明 聯繫我們 廣告合作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京ICP證 04008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27341號

網際網路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10120170004號 ©2008

house.china.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