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動、賦能與“共生”,企業力量構建社區治理新格局

來源:新京報 2022-05-17 09:47:52

社區治理告別政府單打獨鬥,更多企業力量成為治理主體。

4月底,在封控小區內,一戶業主家中有90多歲的老人,因病一直吸氧,24小時內需更換新的氧氣瓶。首開天岳恒公司潘家園分公司接到這份特殊的工單,相關物業公司負責人緊急聯繫醫院,協調配送氧氣瓶等,在19個小時內,這份“特殊的快遞”進入了小區的大門。

自4月以來,北京多個小區陸續開始封控,面臨防疫“大考”,居委會、物業公司、業主作為社區治理共同體,齊心協力抗疫,其間上演了很多感人的故事。

社區是社會治理的基礎單元,是打通社會治理的“最後一公里”。社會治理的重點在社區,難點也在社區。近年來,社區治理不斷進行探索創新實踐,尤其是北京借老舊小區改造的契機,不斷推進建設基層治理體系,引入社會企業、社會力量、社會資本等第三方力量參與社區治理。在應對疫情等事件中,部分社區開始顯現出基層治理的成果,更在社區治理中體現出企業的力量。

社會治理“最後一公里”亟須打通

中國式小區演進和社區治理的關係相輔相成。從大雜院、筒子樓到單元樓、商品房小區,中國鄰里關係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其中,鄰里疏遠的狀態與緊張的關係有待改善。

萬物雲聯合北京大學社會學系撰寫的《中國小區演進與治理》中提到,無論作為縱向治理的基層抓手,還是作為橫向治理的社會細胞,小區都是中國城市社會中最實際、最確切、最活躍的治理載體協同單元之一,在國家治理體系中發揮著至關重要且無可替代的作用。

不過,社區治理作為社會治理的“最後一公里”,一直是基層社會治理的重點和難點,長期存在基層治理與社區居民的需要漸行漸遠,一些居民的訴求得不到應有的回應。

因此,社區治理亟須改變政府單打獨鬥,引入新的治理主體,打造共建、共治、共用的社區治理格局。相比之下,市場力量具有政府不可比擬的優勢,但在社區治理中長期缺位,調動市場力量參與社區治理的意義不言而喻。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10月31日,十九屆四中全會通過《中共中央關於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提出“社會治理是國家治理的重要方面”,同時強調“構建基層社會治理新格局”。

上述決定對於中國社會治理是一個標誌性事件,同時意味著社區治理的大幕拉開。此後,有關基層治理的相關文件也在不斷出臺。

其中,2021年4月,《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加強基層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建設的意見》中提到,力爭用5年左右時間,建立起黨組織統一領導、政府依法履責、各類組織積極協同、群眾廣泛參與,自治、法治、德治相結合的基層治理體系。

企業“共生”破解老舊小區治理“痛點”

目前,社會企業、社會力量往往是通過政府購買服務的方式,結合自身的專業優勢參與社區治理。其中,物業管理滲透于居民的日常生活,與基層治理結合最為緊密。

對此,願景和家策劃管理部總監肖慧表示,物業企業作為與社區關係密切的市場力量,以“城市整合服務運營商”和“城市服務供應商”的身份參與到社區治理中,發揮社區治理主體作用。

《中國小區演進與治理》也提到,在基層治理中,政府與物業具備合作的可能性,用“共生”形容這一關係並不為過。

2020年5月1日,《北京市物業管理條例》實施,將物業管理納入社區治理體系,也就是建立健全社區黨組織領導下居民委員會、村民委員會、業主委員會或者物業管理委員會、業主、物業服務人等共同參與的治理架構。這為物業企業參與社區治理提供了契機。經過兩年的時間,目前北京黨建引領下協商共治的社區治理體系初步形成。

但是在一些沒有物業管理的老舊小區,如何引入企業參與基層治理仍是一個難題。在肖慧看來,老舊小區一般都位於城市的老城區,居民多數為城市低收入人群、老年人群以及困難群眾;建築老化、基礎設施年久失修。這些問題加速導致老舊小區成為城市社區治理洼地。

事實上,當前對於老舊小區的治理顯得更為緊迫。2021年8月27日《北京市老舊小區綜合整治標準與技術導則》出臺,其中提到,老舊小區綜合整治分為綜合治理和綜合改造兩部分,而綜合治理包括完善小區治理體系和建立規範化物業管理長效機制。

這也意味著,北京老舊小區改造中伴隨著社區治理,而在引入社會資本參與老舊小區改造過程中,北京已形成勁松模式、首開經驗。

開創勁松模式的願景集團設計師此前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老舊小區改造是參與式設計,更是社區治理的一部分,並將自己定義為“手握設計工具的社會工作者”,來化解社區治理“疑難雜症”。

據肖慧介紹,石景山魯谷項目此前涉及34家産權單位、10家物業公司,産權性質錯綜複雜、管理邊界模糊不清。2020年初,願景物業受街道委託應急接管進場,開始履行管理責任,通過未訴先辦、接訴即辦的方式,有效分擔居委會基層治理壓力,接管初期12345投訴單量降低50%,並解決歷史挂賬4件。

“民社物”多方協作應對重大公共危機

“潘家園分公司成立不久,就經歷了疫情的檢驗。”首開天岳恒公司潘家園分公司黨支部書記劉冉表示,去年11月,作為首開集團“一街區一物業”模式試點,區域內首開旗下的9家物業單位被整合成潘家園分公司。此後,一家物業公司與一個屬地街道進行溝通,對疫情防控也起到高效的作用。

據悉,潘家園分公司對接1個街道,下轄14個社區。管理面積約為128萬平方米,約1.7萬戶居民,在此輪疫情中,封管區域的物業面積佔總管理面積的90%,大部分處於疫情封控、管控的範圍。

在防疫期間,為了更好地滿足小區特殊群體需求,潘家園分公司成立了“四同保障隊”,應急處理突發事件、隔離區消殺等,接棒“快遞員”,為居民提供最後的配送,其中包括上述提到的氧氣瓶接力。而且這位急需氧氣瓶老人的子女,主動承擔了所在樓內義務消殺的志願者工作。

物業人員化身的“大白”令封控區內的居民有了安全感。而居民們為了支援物業企業的良性運轉,紛紛線上上主動繳納物業費。“短短幾天的時間,較之前繳費數量出現翻倍。這是居民對物業工作的認可。”劉冉説。

這種共商、共建、共用的社區氛圍並非是在疫情中形成的。據劉冉介紹,潘家園分公司積極探索潘家園街區“大物業”管理模式,與松榆裏社區黨委共同打造區域化黨建品牌,合力推動“民社物”(居民、社區、物業)三位一體聯建合作。在此過程中,潘家園分公司在與社區合署辦公的基礎上,推動“議事坊”中“民聲家舍”工作室的建立,社區、物業指派專人通過診斷問需,傾聽收集居民意見建議。

值得一提的是,潘家園分公司還與松榆裏社區聯合開創了“雙包聯動”模式,即“1名社工+1名物業管家”承包同一片服務區域,搭建“居民+社區+物業”共商、共建、共用平臺,精準對接居民各方面訴求。

事實上,街區“大物業”管理模式不僅規模大、治理範圍廣,更包括結構調整、模式上的規範推廣與社會角色的轉型,有助於破解基層精細化管理難題,發揮物業服務企業參與基層社區治理的效能。

企業助力提升業主自治能力

包括社區居委會、物業公司、小區業委會在內的各方力量如何在多元共治的框架下,調動居民參與社區生活的積極性,一直是社區治理關鍵。

建誠晟業聯合創始人苑承建表示,目前北京絕大多數小區都已經實現了業委會(物管會)的覆蓋,但讓業委會(物管會)能夠履職、會履職,組織好業主對公共事務進行共同管理,真正在小區治理中發揮作用,才是應有之義。

“在絕大多數小區裏,業主的構成是多樣的,年齡、學歷、經歷、工作等都會影響到業主個體對物業管理的看法和評價。而且業主個體對物業管理理解上差異巨大,反饋問題的集中度和合理性通常也差異很大。”苑承建如是説。

為此,建誠晟業以另外一種形式參與社會基層治理。截至目前,建誠晟業已經指導40余個小區選舉産生業委會或者換屆,累計在相關街道為業委會(物管會)開展了超過200場履職培訓或工作指導,同時協助街道完善社會基層治理組織(業委會/物管會)建設、提高業主自治能力等。

事實上,還有很多企業正在以各種形式參與到社區治理中,畢竟社區治理的內容涉及多個方面,比如社區照顧、社區安全與綜合治理、社區疾病預防、社區環境、社區文化和精神文明建設等。

社區治理還要最大限度整合社區內外資源,構建社區治理機制,而物業公司更能體現整合的功能。據悉,潘家園分公司計劃通過在市場搜尋具有特定優勢的企業,整合外部資源,在便民、養老、醫療、智慧等服務方面進行多方聯動,推進這些企業融入社區治理。

(責任編輯:孫悅)
即時資訊
聯繫我們
辦公地址:北京市朝陽區酒仙橋路10號恒通國際商務園B12C座五層
郵       編:100015
聯繫電話:010-59756138/6139
電子郵箱:dichan@dichanchina.com
網站無障礙
聯動、賦能與“共生”,企業力量構建社區治理新格局
來源:新京報2022-05-17 09:47:52
社區治理告別政府單打獨鬥,更多企業力量成為治理主體。
長按保存圖片

中國網地産

是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中國網旗下地産頻道,是國內官方、權威、專業的國家重點新聞網站。

中國網地産

房企早八點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dichan@dichanchina.com 電話:010-59756138/6139 京ICP證 04008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0632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 ©2008 house.china.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關於我們 主辦單位 權責申明 聯繫我們 廣告合作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京ICP證 04008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27341號

網際網路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10120170004號 ©2008

house.china.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