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口 一部濃縮的“全球化”史

來源:中國網地産 2021-12-09 13:32:02

集裝箱是三四十年以來全球化的最典型標誌,但是新冠疫情卻打亂了全球生産與貨運節奏,讓集裝箱“腸梗阻”,成為當今全球化危機的一個側面。

危機中也在孕育新的力量,對於大洋另一岸的蛇口來説更是如此。這裡是中國走向全球化的重要節點,誕生了全球最大集裝箱生産商中集集團,現在中集正在加大馬力促生産,以緩解全球化“腸梗阻”。

這裡也有全球貿易中的重要港口——蛇口港、赤灣港、媽灣港,雖然也備受疫情衝擊,但慶倖的是在疫情前就開始數字化轉型,新一代的智慧港口很好地適應了疫情防控期間的各種狀態,也意外地加快了中國邁向數字全球化的步伐。

四十多年前的改革開放,我們趕上了正在加速擴大的經濟全球化(全球化有多種定義,詳見文末註釋),從農業文明躍升到工業文明。而現在我們趕上數字全球化浪潮,正在向數字文明躍升。在兩次躍升中,蛇口總是佔得先機,成為中國破局全球化的先鋒……

從集裝箱到智慧港口,蛇口濃縮了中國的”全球化“進程。

1、佈局

一百多年後,新一輪全球化到來時,決策者站在歷史的高度,看到了趨勢,抓住了機會。

這場由發達地區帶動新興市場的大遷移,有人員、貨物的流動,還有資金、技術的轉移,具有良好營商環境、優良港口的香港成為東西方之間不可多得的結點。在此之間,中國近代史屢肩重任的香港招商局脫穎而出,率先在新一輪全球化中為中國探路破局。

招商局伊敦輪首航香港

針對這次全球化大潮,招商局佈局的點在蛇口,發展的重點是港口建設及相關的工業。港口在全球貿易中舉足輕重,對於以航運為主業的招商局來説自然是重中之重。但是港口如何高效運轉,是成敗的關鍵。

香港給出了現成的答案。在香港招商局正在謀篇佈局的時候,香港的華商也看準了這次全球化的機會,躍躍欲試。

1978年7月的一個下午,船王包玉剛商討購入香港九龍碼頭及倉庫有限公司(現稱九龍倉集團有限公司)10%股權的事宜。這次密會,加快了包玉剛收購九龍倉股票的步伐,揭開了兩年後華商英資爭奪九龍倉的序幕。

九龍倉為什麼重要?這是香港第一個集裝箱碼頭。在此之前,香港還只是一個傳統的轉口港,在全球貿易中無足輕重。但是1969年九龍倉建立現代貨箱碼頭有限公司、1972年9月開始營運後,香港對外貿易突飛猛進,由碼頭上建起來的城市,變成了集裝箱上的城市。

因此,雖然七十年代中後期受石油危機影響全球貿易萎縮,但是香港華商還是看到了集裝箱及港口的巨大潛力,更何況中國內地正準備大搞經濟建設。

香港招商局也看到這一點,不但要建設現代化的集裝箱碼頭,還要生産集裝箱。當時交通部曾在宜昌關起門來生産集裝箱,結果失敗了。袁庚決定在蛇口工業區引進國外先進的集裝箱項目,加快中國的工業化進程。

在袁庚全過程參與下,招商局與丹麥寶隆洋行在1980年1月合資成立了中國國際海運集裝箱股份公司。

然而,中集投産不久便遭遇世界性航運衰退,集裝箱訂單銳減。但袁庚不改初衷,從關稅、改制等多方面為中集抒困。最重要一步是邀請中國遠洋加盟,不僅壯大了中集的實力,而且為中集找到了穩定的客戶。

1991年中集銷售總額超過2億元,名列中國規模最大300家三資工業企業第54位。到1996年,中集已經成長為全球最大的集裝箱製造商。

中集的崛起不僅是蛇口為中國貢獻了一家世界級企業,更重要的是,通過集裝箱與現代化港口,打通了中國全球化通道,推動了中國工業化進程。

2003年中國進出口總額合計8512.1億美元,一舉超過了英國、法國以及日本,成為僅次於美國和德國的世界第三大貿易國,開始被稱為”世界工廠“。

這時候中集在全球的份額繼續擴大,2005年銷售集裝箱136.14萬標準箱,佔全球市場的55%,是全球唯一一家能提供幹貨集裝箱、冷藏集裝箱、罐式集裝箱、特種集裝箱等全系列集裝箱的製造商與供應商。

如果把這次全球化與網際網路相比,大洋航路便是光纖通道,沿海港口便是全球化的伺服器,而集裝箱則是標準化協議,成為推動全球化最有力的工具。以集裝箱為單位的標準化貨運系統,使全球的貨物運輸成本降低了90%以上,極大地促進了資源在全球範圍內流動配置。

集裝箱所代表的,不僅僅是物流技術的突破,還是一場全球生産方式的變革。它所代表的標準化、整合化、組裝化等先進的工業化生産方式延伸到各行各業,形成全球供應鏈,使如今高度的全球化分工成為可能。在這種全球化分工下,中國才能崛起為“世界工廠”。

除了中集,蛇口還孕育了招商銀行、平安保險等金融巨頭,這些企業都是在全球化下快速與國際接軌,接軌不僅僅是技術與業務模式,更重要的是現代商業理念(詳見《蛇口,深港合作第一站》),從而使蛇口在20年內濃縮了西方近200年的全球化進程,推動中國從農業大國躍升為工業大國。這是蛇口為中國“全球化”創造的最為珍貴的遺産。

2、轉型

1997年7月,從泰國開始、席捲馬來西亞、新加坡、日本和南韓等地的亞洲金融風暴,打破了亞洲經濟急速發展的景象,在全球化下急劇擴張的亞洲企業遭遇困境,香港招商局也不例外。

當時招商局已經發不出工資,交通部副部長劉松金臨危受命,調任招商局副董事長。劉松金在亞洲金融風暴中力挽狂瀾,穩住了招商局這艘百年老船。

經過三年挽救、三年重整、三年再造及啟動“新的再造工程”,招商局鳳凰涅槃,到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的時候,招商局則是輕舟已過萬重山,沒有受到什麼影響。

在招商局重整之際,正逢ICT産業(資訊和通信技術産業)在中國蓬勃興起,深圳舉辦了首屆高交會,宣告新經濟時代來臨。雖然仍處於金融危機的余波中,招商局已在為長遠發展謀篇佈局。當時招商局根據蛇口工業區的比較優勢,明確將工業區定位為深圳市高新技術産業的後院基地。

2001年5月,招商局集團將兩年前成立的科技集團的科技資産進行全面整合,招商局科技集團從香港遷往蛇口,註冊地仍在香港;深圳市招商局科技投資有限公司從深圳遷至蛇口。兩家公司由蛇口工業區直接管理。蛇口轉型由此拉開序幕。

2005年蛇口三洋開始搬遷到寶安沙井。當年日資三洋入駐蛇口後,先後有近百家企業跟隨進駐。當年的三洋,就像現在的蘋果一樣,是高科技潮品的象徵。三洋女工騎著工廠發的自行車上下班,是當時深圳乃至中國的一道靚麗風景線。

在全球化綠色、低碳、節能的浪潮下,2007年,三洋廠房變身為南海意庫。

如今的蛇口,”時間就是金錢“的標語還立在路邊,SANYO的logo也還在樓體墻上……南海意庫保留了城市環境原有的記憶和工業文明的溫度,實現資源的迴圈利用,並將綠色建築技術運用到每個角落。這是招商蛇口2002年正式提出“綠色地産”戰略後的一次整體呈現,也是全球化下城市功能轉型方向,為我們正在推動的碳中和戰略帶來啟示。

在南海意庫揭開綠色面紗的同時,另一邊的華益鋁廠開始整體搬遷到重慶永川。蛇口工業區的華益鋁廠是中國第一家中外合資的鋁加工企業,主要生産設備和工藝從日本、德國和英國引進。從引進到內遷,華益鋁廠在蛇口詮釋了全球化下梯級轉移的典型路徑。

中國經濟增長方式轉變的大背景下,2009年深圳率先提出“城市更新”概念,出臺了《深圳市城市更新辦法》。蛇口工業區借勢啟動“再造新蛇口”工程,改造目標指向一個全新的商住兩宜的世界級城區。

2011年11月,矗立了31年的華益鋁廠煙囪倒下,原地崛起一座“蛇口網谷”,聚集了蘋果、IBM、飛利浦、隆博機器人、沃特沃德、國賽生物等400多家科技創新企業的研發部門,培育廣和通、芯海科技2家上市公司,成為國家首批“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示範基地和商務部“國家電子商務示範基地”。

隨著三洋廠房、華益鋁廠、浮法玻璃廠等工業區、老街區改造升級,蛇口工業區也煥然一新。南海意庫、蛇口網谷、蛇口G&G創意社區、價值工廠等産業創意園區不僅是深圳的網紅打卡點,也是深圳重要的創新創意基地。

3、遠航

從南海意庫、蛇口網谷、價值工廠到太子灣蛇口郵輪母港,其意義不在於片區外觀和商業形態的改變,而是蛇口發展模式的升級或重塑。

2001年招商局對蛇口做出另一大調整,把大地産作為招商局的核心産業之一,從而推動招商地産的崛起,使招商地産的開發區域,從側重蛇口片區轉向大舉進軍國內房地産市場。

到2006年,招商地産土地儲備達450萬平方米,排名全國前列。除了賣房的收入,招商地産旗下房屋租賃、供電、供水等業務的利潤也佔到公司總利潤的40%。2007年,招商地産股價創下102.89元的記錄,成為A股市場上首支地産百元股。

2015年,蛇口工業區吸收合併招商地産,重組為“招商蛇口”。12月30日上市,股票代碼為001979,就是向蛇口工業區成立的那個春天致敬。

蛇口 一部濃縮的“全球化”史_中國網地産

招商蛇口供圖

在一般人看來,招商蛇口聚合了原招商地産和蛇口工業區兩大平臺的獨特優勢,不過是給這家央企房地産開發商增強了實力。但是,對於招商局來説,佈局更為深遠:招商蛇口是招商局集團全球化戰略的重要業務協同平臺。

作為産業園區運營者,招商蛇口在經歷甚至主導産業升級的歷程中,協同招商局內部資源,聚焦空間規劃、産業聚集、運營服務、生態構建,促進産、網、融、城一體化發展,為産業創新賦能,把蛇口模式從1.0升級到4.0,沉澱為“前港-中區-後城”(Port-Park-City)的綜合運營模式。

如果説40多年前招商局建設蛇口工業區,適應了當時中國“引進來”的“內在全球化”的發展要求,而蛇口模式4.0則是在新的形勢下,適應中國新時期戰略發展要求,這正好切合招商局新的歷史使命與擔當。

截至2020年底,招商局集團在全球27個國家和地區擁有68個港口。

招商局發現,很多國家目前的狀況和當年的蛇口類似,可以結合蛇口的經驗,因地制宜,在海外直接升級版的“蛇口模式4.0”,同步開發“前港”“中區”和“後城”。即以港口為龍頭和切入點,以臨港的産業園區為核心和主要載體,系統解決制約東道國産業轉移的硬環境短板和軟環境短板,打造國際産能合作的平臺。

其中,位於幾大洲交匯十字路口的吉布地,戰略地理位置突出,腹地經濟優勢明顯。招商局正在推動將吉布地由一個貧窮落後的小國逐步打造為區域航運中心、物流中心、貿易中心,建設一個多元化發展的全新吉布地。

招商局集團旗下招商蛇口和招商港口協力拓展,在吉布地實踐“前港-中區-後城”PPC模式。PPC模式強化了航、港、産、城聯動,以港口帶動産業園、物流、海工、金融等業務,三者相互促進,共同發展,成為推動地方經濟發展的三個新引擎。

招商局在非洲的投資項目帶動當地的就業和經濟的發展,為當地人民帶來真切的獲得感,這也是招商局的企業使命之所在——以商業推動時代進步。

4、新紀元

近年來,世界各地不斷涌起“逆全球化”潮流,2020年更是遭遇新冠疫情這只黑天鵝,全球供應鏈斷裂,至今尚未恢復。

在疫情倒逼之下,世界各地數字化轉型步伐意外加快,跨境貿易、跨境辦公、跨境醫療的數字化日漸普及。一個數字全球化的時代呼之欲出。

而早在疫情之前,招商局集團就開始了數字化轉型,是央企集團層面較早佈局數字化轉型的企業之一。在2018年確立“數字化+市場化”雙核驅動戰略、建立集團數字化工作領導小組後,2019年,招商局首次召開數字化工作會議,加快推動數字化轉型,並在招商蛇口之下,成立了數字專業化公司——招商城科,完善了數字化整體規劃與頂層設計。

會議定下的一個目標,是要在招商局成立150週年(2022年)前後,基本完成數字化招商局的建設,技術上完成數字孿生招商局的建設,核心産業板塊成為行業數字化領軍企業;數字化創新業務和創新企業的增長點不斷出現,成為集團利潤增長新引擎。

沒想到的是,招商局數字化轉型目標提出不到一年,就接受了新冠疫情的檢驗。招商局旗下的中國外運將數字化轉型成果,廣泛應用於防疫抗疫工作,包括抗疫物資運力計算、運輸疏導、資訊渠道對接等方面。

從2018年以來,招商蛇口研發的包含綠色健康、智慧科技兩大模組共28項領先技術的健康科技住宅體系,具備人臉識別、動態測溫、自動派梯等便捷功能,在這次疫情中推廣運用。

在招商局的頂層設計下,招商蛇口的産業數字化轉型有著更具體的目標:一方面以網際網路+、大數據+、物聯網+、AI+等數字新技術實現建造和運營層面的物理空間數字化;另一方面,以客戶為中心打造極致客戶體驗和大會員體系,實現多業態的管理模式和業務模式的轉變。

在招商蛇口2020年度業績發佈會暨投資者交流會上,招商蛇口董事長許永軍説,數字化是所有公司,無論傳統行業還是新型行業未來的基礎和方向。他要求公司內部對數字化的理解,要像有信仰一樣,大家都會關注應用,主動運用數字化方法,適應數字化時代。

今年7月,招商蛇口首個AI智慧社區——蘭溪谷宣告落成,這是招商蛇口在存量市場實現社區全場景智慧化服務,與此同時,新建智慧社區也在全國鋪開。隨著招商蛇口數字化戰略的推進,蛇口又開始一次數字化升級。

蛇口 一部濃縮的“全球化”史_中國網地産

招商蘭溪谷 招商蛇口供圖

另一方面,疫情也加快了招商局集團的數字化轉型和平臺化發展的步伐。去年8月,以招商芯作為核心技術的媽灣智慧港亮相,這是中國首個由傳統碼頭升級改造成的自動化碼頭,也是國內首個數字孿生港口,將作為招商局的“智慧母港”、招商局“海上絲綢之路”橋頭堡。

數字化是技術手段,全球化是産業歸依。與集裝箱一樣,數字化絕不僅僅是一項技術,作為社會經濟的基礎設施,它帶來的是全方位的生産方式革命,可以説,數字全球化正在開創一個新紀元。

1979年蛇口的開山雷聲,是一場能量大爆發,推動中國從農業文明向工業文明躍升。而現在的數字全球化,則是資訊層面的變革,將人類帶向數字文明。

站在新紀元起點上,今天的蛇口又已佔得先機,為中國的“全球化”探路點睛。

5、挑戰

面向撲面而來的數字經濟與數字文明浪潮,我們與發達國家的差距很小,不再有“濃縮”全球化的空間,當然也無需“濃縮”,但不利的一面是不再有對標接軌的目標,未來世界不確定性也比過去要大得多,因此,蛇口要從過去全球化跟隨策略轉向開拓策略,這對於蛇口來説是一個全新的挑戰。

從過去四十多年“內在全球化”來説,蛇口顯示了強大的開拓創新能力,但這個開拓創新基因如何在“外向全球化”中發揮作用?這是一大挑戰。

第二個挑戰是,數字全球化時代創新儘管重要,但更重要的是企業如何把創新推向實用,從而産生效益。集裝箱在六十年代剛推出時,也不受企業重視,直到七十年代才大放異彩。經濟學家埃裏克·布林約爾松和洛林·希特指出,經濟效益産生自企業為了利用新技術而對自身實施的組織變革。招商局這樣一個龐大的老字號央企,組織變革從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第三個挑戰是,伴隨著“蛇口模式4.0”在招商局全球港口的推廣,地緣政治的風險也越來越高。“內在全球化”時代,蛇口應付的是體制內部觀念和文化的衝突,而現在需要面對的是亨廷頓所説的“文明的衝突”。

沒有挑戰就沒有蛇口。蛇口之所以成功,就是因為“敢想、敢言、敢試、敢闖、敢為天下先”的蛇口精神。陣地換了,旗幟仍在。走向數字全球化的蛇口,仍然是一面開拓創新的旗幟。

文章來源:“灣區經濟觀察員咼中校在深圳客、世范區撰文”

(責任編輯:李彤)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為廣告資訊,由廣告主授權中國網地産發佈,文中觀點僅供讀者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
即時資訊
聯繫我們
辦公地址:北京市朝陽區酒仙橋路10號恒通國際商務園B12C座五層
郵       編:100015
聯繫電話:010-59756138/6139
電子郵箱:dichan@dichanchina.com
網站無障礙
蛇口 一部濃縮的“全球化”史
來源:中國網地産2021-12-09 13:32:02
危機中也在孕育新的力量,對於大洋另一岸的蛇口來説更是如此。這裡是中國走向全球化的重要節點,誕生了全球最大集裝箱生産商中集集團,現在中集正在加大馬力促生産。
長按保存圖片

中國網地産

是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中國網旗下地産頻道,是國內官方、權威、專業的國家重點新聞網站。

中國網地産

房企早八點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dichan@dichanchina.com 電話:010-59756138/6139 京ICP證 04008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0632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 ©2008 house.china.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關於我們 主辦單位 權責申明 聯繫我們 廣告合作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京ICP證 04008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27341號

網際網路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10120170004號 ©2008

house.china.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