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租客背上債?盤點房租仲介那些“坑”

來源:中安線上 2020-04-22 08:58:21

 交了半年的房租,沒住幾天,就被房東通知“卷鋪蓋走人。”近日,合肥一家名為嗨客房屋託管公司(以下簡稱“嗨客”)的房屋仲介突發“攜款跑路風波”,成百上千的租客和房東陷入進退兩難的境地。據不完全統計,近五年以來,合肥先後發生了四次租房仲介“跑路”事件,很多市民自發建立維權群並組織了集體投訴。

租房仲介跑路前,有哪些值得留心的套路或徵兆?租客和房東如何正當維護的合法權益?4月20日,合肥公安與法律人士結合本網記者盤點的案例,以案説法,為廣大租客和房東指點迷津。

事件:“嗨客”跑路 房東租客陷入兩難境地

受疫情影響,24歲的合肥市民小王和老婆辭掉以前的工作,4月初兩人來到合肥打拼。4月初,小王很快在58同城上尋找租房資訊,並在網上看中了一個大開間公寓。4月5日,小王和房屋仲介嗨客公司簽訂了一份租期半年的房屋租賃合同,合同日期為2020年4月5日到2020年10月5日,小王採用押一付六的方式一次性付清了房款7000元。

誰知,剛住了2天,小王的房東找到府來,催繳房租,可是自己明明在嗨客平臺上面繳納過,但房東以沒有收到房租為由,要求小王一週內搬離。

和小王一樣,受嗨客跑路事件影響的有上千個租戶。來自淮南的小余在萬豪廣場租了一間公寓,並與嗨客仲介簽訂了房屋租賃合同,租期一年,繳納的15500元打了“水漂”。由於房東未收到房屋仲介的一分錢,他也被房東掃地出門。

4月20日,記者來到“嗨客”房屋仲介在新地中心、匯美廣場的辦公地點,辦公室均大門緊縮,無人員出入,租戶們提交的仲介聯繫人遲遲無法取得聯繫。

位於合肥市政務區的嗨客安徽運營中心已人去樓空

盤點:據本網記者不完全統計,除了這次嗨客跑路事件,近五年以來,合肥還發生了三次租房仲介“跑路”事件,很多市民自發建立維權群並組織了集體投訴。

徵兆一:攜款失聯前 房屋仲介帶租客夜簽合同

2016年11月,在合肥中振和潤華府小區租房的謝先生,將未來3個月的租金6600元打款給房東葛先生委託代理的合肥鑫佰居物業管理公司(以下簡稱鑫佰居)。11月5日,這家經營房地産仲介的公司負責人攜款失聯,十多名房東租客討還4萬餘元租金未果。

記者調查發現,該公司註冊地已被一家電子商務公司取代。令人詫異的是,當年7月,該電子商務公司已在此辦公,8月至今,卻有多名租客稱在晚上被鑫佰居工作人員帶到該商務公司簽訂租房合同。 11月23日,有房東和租客報了警。

支招:即使委託仲介租房 房東也不是“甩手掌櫃”

合肥警界人士稱,租房者租房時碰到仲介要求租金付給他們的情況,要提防“黑仲介”。租房客必須要親自得到房東的允許和保證,並以書面協議的形式落實,才可把租金打給代收租金的仲介。北京盈科(合肥)律師事務所律師付磊認為,房東放租時,如果有仲介要求委託給他們“包租”要慎重,防止仲介攜款消失。如果遇到仲介攜款失聯,房東和房客應保留好合同單據,通過法律手段集體維權。

徵兆二:“按月交租”成了在網貸平臺按月還貸

前些年,一些房租仲介機構聲稱房租可“押一付一”,這樣優惠的租房條件,對於一些初入社會的畢業生房客來説可謂相當有吸引力。但所謂的“押一付一”背後,實則耍著“分期貸款”的套路。

大學畢業生小蕊是受害者中的一員。好在合肥望湖派出所民警介入,小蕊從房屋託管機構拿回了“兩金一費”。2017年,合肥小家聯行等一些房屋託管機構人員用“二房東”名義,以“押一付一”的付租方式誘導租戶與房屋託管機構簽訂租賃合同後,再告知租戶所謂的“押一付一”,須在“會分期”這一分期服務平臺上以一整年為基量,進行按月還租,另加收360元左右的全年“管理費”。如此一來,租戶“按月交租”就成了在網貸平臺上按月還貸,房租全款則被房屋託管機構套走。

支招:避免“房財兩空”須簽“三方協議”

“租戶通過網路平臺租賃房屋,房東一般不直接參與其中,租賃合同也是租客和房屋託管方簽訂。”合肥警方人士提醒,一旦房屋託管方未按時向房東支付租金,房東會找租客要租金,租客可能面臨著“房財兩空”的風險。

北京盈科(合肥)律師事務所律師孫承龍認為,市面上的一些房産委託機構與會分期服務平臺之間是一種合作關係,“但這些房屋委託機構並不為租客與會分期的借款提供擔保。”

為避免風險,孫承龍建議租客,一要簽訂一份三方協議,約定清楚由某房租分期服務平臺代租客向房屋委託機構一次性支付一年的租金,然後由租客每月按時向某分期服務平臺還款;二要由房屋委託機構出具一份書面的債權轉讓的通知,即由租客直接按約向某房租分期服務平臺還款即可。

徵兆三:租住的房子突然被房東斷水、斷電

2019年8月7日晚,樂伽公寓發公告稱,“目前我司已停止經營,關閉所有業務,員工大量離職,沒有經營收入,無法償還客戶欠款。”隨後,南京市住房保障和房産局也于當晚發佈《通告》表示,樂伽公司因經營管理不善,出現嚴重虧損,現已無法正常經營。

合肥樂伽公寓受此事影響較大。有些租客稱,在房屋仲介出事前,自己租住的房子突然被房東斷水、斷電。據了解,樂伽的大多租客的租金都是一年一交,樂伽公寓給房東的租金是按月給,還有少部分是按季付給。一位租客發給記者的收款單顯示,他于去年6月25日與樂伽簽了兩年的合同,月租金為2450元,押金和房租一次性付給樂伽31850元。可還沒住兩個月,樂伽就“爆雷”了。

支招:仲介公司跑路 出租者不該向租房者索財

孫承龍認為,出現這種情況,租客和房東首先都該報警,尋求民警的幫助來維護租房者和出租者的利益。“對於租房者來説,租房者與仲介公司所簽訂的合同在法律上處於有效。”

孫承龍認為,即使仲介公司跑路,但是他們所簽訂的合同依然具有法律效應。“租房者是仲介公司所簽訂的合同,而並不是直接與出租者所簽定合同,因此就算仲介公司跑路,出租者也不應該向租房者索要錢財,“就算打官司也應該向仲介公司打官司,而不應該與租房者發生債務矛盾。”

(責任編輯:)
網站無障礙
為何租客背上債?盤點房租仲介那些“坑”
來源:中安線上2020-04-22 08:58:21
交了半年的房租,沒住幾天,就被房東通知“卷鋪蓋走人。”近日,合肥一家名為嗨客房屋託管公司(以下簡稱“嗨客”)的房屋仲介突發“攜款跑路風波”,成百上千的租客和房東陷入進退兩難的境地。據不完全統計,近五年以來,合肥先後發生了四次租房仲介“跑路”事件,很多市民自發建立維權群並組織了集體投訴。
長按保存圖片

中國網地産

是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中國網旗下地産頻道,是國內官方、權威、專業的國家重點新聞網站。

中國網地産

房企早八點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dichan@dichanchina.com 電話:010-59756138/6139 京ICP證 04008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0632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 ©2008 house.china.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關於我們 主辦單位 權責申明 聯繫我們 廣告合作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京ICP證 04008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27341號

網際網路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10120170004號 ©2008

house.china.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