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信託罰單總額增近40% 房地産信託迎最嚴監管

來源:新京報 2019-12-18 09:30:33

2019年只剩十來天,監管的達摩克利斯之劍依然高懸。近日,華鑫國際信託因未向上穿透審查信託産品資金來源的合規性,違規接受保險資金投資事務管理類及實質為單一資金信託的信託産品問題被北京銀保監局責令改正,並給予合計50萬元罰款的行政處罰。

新京報記者根據銀監系統公示統計,截至12月17日,今年以來已有至少19家信託公司共計領到33張罰單,其中,建信信託、中信信託、北方信託、中泰信託、百瑞信託、華信信託都兩度領罰。罰沒總額2037.36萬元,比2018年增加近40%。被罰沒最多的是中泰信託,為314.36萬元;此外,建信信託、中信信託、中融信托、華寶信託、粵財信託、華信信託、北方信託領到罰單總額均超過100萬元。

2019年房地産信託迎來最嚴監管。業內人士認為,2020年監管嚴處理仍將會是常態,利劍高懸有利於行業的健康發展。

年內已開33張罰單

建信信託、中信信託等兩度受罰

無論是罰單數量還是處罰金額,2019年均創近5年新高。公開資訊顯示,2015至2018年,信託公司累計收到銀監系統開出的罰單61張。其中,銀監系統在2015年開出6張罰單,2016年上升至9張,2017年和2018年分別為22張和24張。以今年來截至12月17日的罰單數計算,2019年銀監系統共開出33張罰單,比2018年全年高出37.5%。

從歷年罰單總額看,據中鐵信託的一份報告統計,2015年-2018年分別為1190萬元、1910萬元、1025萬元、1450萬元。2019年截至12月17日開出的罰單總額比2018年全年多出約四成。新京報記者注意到,雖然2015年、2016年罰單總數不多,但像2016年平安信託被開出過一張1650萬元罰單,拉升了當年罰單總額。

建信信託、中信信託等行業龍頭公司今年也赫然出現在被罰之列,且兩家公司都兩度受罰。按監管開出罰單(而非公示罰單)的時間看,今年9月初,建信信託、中信信託分別因房地産業務被罰後,當月又分別因“違規接受保險資金投資事務管理類及單一信託”和“違規為銀行規避監管提供通道服務、違規接受保險資金投資事務管理類及單一信託”事由被罰,累計受罰逾百萬元。據記者統計,包括建信信託、中信信託在內,年內共有6家公司兩度領罰。

從數額看,共7家信託公司年內累計罰沒金額超過百萬元。其中,中泰信託在5月因“2015年7月公司違規承諾某信託財産不受損失”違規事由被警告,並被沒收違法所得264.36萬元;又在8月因“2014年12月至2018年7月,公司對某業務合同未能做到全過程、動態化盡職管理”事由被責令改正,並罰50萬元,是目前年內被罰沒金額最多的公司。

對於罰單,建信信託、中信信託、百瑞信託、華寶信託、粵財信託、中泰信託等多家信託公司人士對新京報記者表示,涉及的是公司往年的業務,已根據監管部門意見進行深刻反思和認真整改。

地産信託成“重災區”

粵財信託、北方信託等因此受罰

監管罰單也是監管風向標。據用益金融信托研究院統計,2018年監管嚴抓的是信託公司違規向地方政府提供融資,以及信託公司違規要求並接受地方政府違法擔保行為,2019年重點監管風向轉至房地産信託業務。據新京報記者統計,今年以來已有粵財信託、北方信託等8家公司為此受罰,特別是下半年針對房地産信託違規的處罰集中。

例如,今年3月,粵財信託因“違規開展房地産信託業務”等五事由被罰220萬元,同月北方信託因“違規發放房地産自營貸款,信託資金違規發放房地産貸款”被罰80萬元;5月,中融信托因“開展房地産信託業務不審慎”等五事由被罰210萬元。

其餘5張罰單都集中在9月後開出。除上述建信信託、中信信託因房地産業務挨罰的案例外,還包括五礦信託因“盡職管理不到位,導致信託資金用於收購土地”被罰30萬元;中誠信託因“信託資金違規用於繳納或變相繳納土地出讓價款”等兩事由被罰70萬元;以及民生信託因“收益權投資項下信託資金違規用於繳納土地出讓價款”等三事由被罰90萬元。

“有一些創新業務還是能繞開監管,資金變相流入樓市,所以罰單非常及時,就是要威懾一下此類行為。”一家中型信託公司人士對新京報記者表示。

今年5月以來,房地産信託規範不斷加強。5月中旬,銀保監會發佈的23號文強調,不得向“四證”不全、開發商或其控股股東資質不達標、資本金未足額到位的房地産開發項目直接提供融資。7月初,針對多家房地産信託業務增速過快、增量過大,銀保監會開展了約談警示。8月,監管下發64號文,要求信託業下半年繼續保持房地産信託調控力度,遏制無序擴張等。此外,地方監管也持續接力,新京報記者從多家信託公司處獲悉,年內地方銀保監局不止一次進場檢查,重點內容就包括房地産信託業務。

對此,易居研究院智庫中心研究總監嚴躍進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此類信託罰單充分説明瞭當前信託系統的監管工作在強化,通過強化,能夠真正帶動信託等金融系統操作的規範性。類似規範性本身也是具有積極的意義的,至少在當前貨幣環境略有放鬆的時候,可以防範部分信託機構做小動作,這對於繼續強化房住不炒的導向,同時落實較好的金融業務模式等都有積極意義。

涉及業務多發生於往年

地産信託資金規模現“剎車”

信託行業最新一輪強監管序幕自2017年拉開,信託公司業務的合規性在不斷提升,但為何罰單仍然接踵而至?多家信託公司人士表示,罰單涉及的普遍是往年的業務,這是行業的共性。另外,罰單的披露具有一定的滯後性,監管在檢查後還要經過審批和事實落定等程式才會披露。

一位信託公司管理層人士告訴新京報記者,公司在一些制度的理解上和監管方面存在出入,這可能會導致違規事件的發生。一位信託行業資深人士也認為,部分監管口徑確實有一定的浮動空間,完全靠各家公司自己把握。加上市場有較大的需求,在某些時期繞過監管的事情時有發生。

據信託業協會披露的數據,截至2019年3季度末,投向房地産的信託資金餘額為2.78萬億元,較2季度減少1480.67億元,環比下降5.05%,這是自2015年4季度以來,首次出現新增規模的環比增速負增長。中國信託業協會特約研究員袁田表示,這充分表明信託行業不將房地産作為短期刺激經濟的手段,進一步嚴格落實銀保監會對房地産信託業務監管的明確要求,有效遏制房地産信託的規模增長,防範風險過度積累。

罰單對信託公司整體而言有哪些影響?普益標準研究員吳紅麗表示,對公司業務開展、企業評級和形象等有較大影響。吳紅麗舉例稱,根據相關規定,在受託管理社保基金、保險資金、企業年金、擔任特定目的受託機構以及開辦受託境外理財業務時,對受到行政處罰的信託公司會有限制,未來在申辦新業務類型時也可能受到影響。另一方面,如信託公司被多次行政處罰,多會給投資者一種制度不健全、業務不規範的印象,導致其在吸引投資者方面的競爭力顯著下降。

監管嚴處理仍將是常態

信託公司應強化風險管理和創新能力

業內人士普遍認為,2020年監管嚴處理仍將會是常態。

上述行業資深人士稱,罰單對於信託公司是很好的警示,信託行業是風險管理行業,利劍高懸有利於行業的健康發展,適應市場的監管,會促進行業做大做強。所以罰單雖然短期對信託公司有聲譽影響,但是防微杜漸,才能把大的風險事件扼殺在搖籃狀態,長期來看是有利於行業和公司發展的。

金樂函數分析師廖鶴凱認為,現在是行業轉型期,罰單增加、監管精細化管理是發展走向成熟的標誌,未來行業監管會繼續朝著專業化、精細化的方向前行。信託公司回歸本源、加強合規管理成為未來生存的關鍵,信託公司要有更強的政策預判和適應能力,對監管不鼓勵的方向逐步轉換退出,創新業務模式,更好地消化存量業務。

差異化發展是業內建議的一個轉型打法。袁田表示,信託公司應以資管新規及其落實為契機,尋找差異化的制度優勢和經營模式,可以結合自身股東資源稟賦和行業資源經驗,深度開展産融結合。例如在高技術製造業,通過開展智慧財産權信託促進科技成果轉化;在解決民營企業和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方面,信託公司可以通過組建紓困基金開展投貸聯動、股權投資等方式,拓展信託服務。

“信託公司還可以探索創新以受託服務為核心的服務信託,除資金信託之外,將金融服務與財富管理服務相結合,在家族信託、家庭信託、員工利益信託、資産證券化信託、賬戶管理信託等方面積極開拓,滿足客戶多元需求。”袁田稱。(程維妙)

(責任編輯:)
網站無障礙
今年信託罰單總額增近40% 房地産信託迎最嚴監管
來源:新京報2019-12-18 09:30:33
2019年只剩十來天,監管的達摩克利斯之劍依然高懸。近日,華鑫國際信託因未向上穿透審查信託産品資金來源的合規性,違規接受保險資金投資事務管理類及實質為單一資金信託的信託産品問題被北京銀保監局責令改正,並給予合計50萬元罰款的行政處罰。
長按保存圖片

中國網地産

是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中國網旗下地産頻道,是國內官方、權威、專業的國家重點新聞網站。

中國網地産

房企早八點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dichan@dichanchina.com 電話:010-59756138/6139 京ICP證 04008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0632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 ©2008 house.china.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關於我們 主辦單位 權責申明 聯繫我們 廣告合作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京ICP證 04008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27341號

網際網路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10120170004號 ©2008

house.china.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