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焦點關注>創新資訊>

禁毒無禁區 涉毒必嚴懲

發佈時間:2020-06-26 09:07:20  |  來源:經濟日報  |  作者:李萬祥  |  責任編輯:周思楊

毒品是危害人類身心健康的一大殺手,是全人類共同應對的全球性公害。我國深入開展禁毒人民戰爭,有效遏制了毒品問題快速發展蔓延的勢頭。受國際毒潮氾濫和國內涉毒因素雙重影響,當前我國的禁毒鬥爭形勢依然嚴峻複雜。6月23日,最高人民法院發佈了2020年十大毒品(涉毒)犯罪典型案例。這些案例體現了當前毒品犯罪案件的特點,也表明瞭人民法院對毒品犯罪從嚴懲處的政策標準。

近年來,我國面臨境外毒品滲透和國內制毒犯罪蔓延的雙重壓力,特別是製造毒品犯罪形勢嚴峻,在個別地區尤為突出。

吳籌和吳海柱都是農民。2015年11月,被告人吳籌、吳海柱與吳某甲(在逃)、張偉健(同案被告人,已判刑)等在廣東陸豐市預謀共同出資製造甲基苯丙胺——俗稱“冰毒”。吳某甲還找來陳江彬、吳佳瑞(均係同案被告人,已判刑)參與。後吳籌等人租下廣東省四會市的一處廠房作為制毒工場,並將制毒原料、工人從陸豐市運到該處,開始製造冰毒。

最高法通報的案情顯示,被告人吳籌等人先後從制毒工場裝載冰毒前往廣東惠來縣、東莞市、肇慶市進行販賣。被告人吳籌、吳海柱糾集多人參與犯罪,在選定的制毒工場制出毒品後組織運輸、聯繫販賣,形成“産供銷一條龍”式犯罪鏈條,僅查獲的甲基苯丙胺成品即達1噸多,另查獲800余千克毒品半成品,還有大量毒品已流入社會。

法院依法對被告人吳籌、吳海柱均判處並核準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産。人民法院依法對二每人平均判處死刑,體現了對製造毒品類源頭性犯罪的嚴懲立場。

西南地區臨近“金三角”,一直是我國嚴防境外毒品輸入、滲透的重點地區。從雲南走私毒品入境並往內地省份擴散是該地區毒品犯罪的重要方式,也是歷來重點打擊的源頭性毒品犯罪。發生在雲南景洪市的周新林運輸毒品案,是一起境外“驗貨”、境內運輸並藏匿毒品的典型案例。

被告人周新林夥同他人專門購車用於運毒、專門租房用於藏毒、出境查驗毒品、聯繫上家接取毒品。公安人員在該租房內查獲甲基苯丙胺片劑(俗稱“麻古”)40490克。法院認為,周新林為販賣而運輸毒品,涉案毒品數量特別巨大,且其曾因犯罪被判處重刑,假釋期滿後又迅即實施毒品犯罪,係累犯,主觀惡性深,不堪改造。最終,周新林被法院判處並核準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産。

西南政法大學國家毒品問題治理研究中心研究員石經海認為,毒品犯罪案件的證據規格和嚴格適用,判處死刑案件的證據應當達到“最高”標準和“最嚴”要求,確保死刑適用公正準確。同時,考慮毒品犯罪的特殊性,對無案底人員走私、運輸毒品的主觀明知問題,根據在案證據予以綜合審查認定等。

販毒活動智慧手段增多

據了解,在犯罪方式上,販毒活動科技化、智慧化手段增多,利用QQ、微信、論壇等資訊網路進行聯絡、交易,利用物流寄遞渠道進行運輸的毒品犯罪案件時有發生,隱蔽性更強,打擊、監管難度更大,對禁毒工作提出了許多新挑戰新要求。

卞晨晨等販賣毒品、非法利用資訊網路案就是一起被告人種植、販賣大麻並利用非法論壇發佈相關違法犯罪資訊的案例。被告人卞晨晨指使其父卞士磊種植大麻,二人配合進行販賣,卞晨晨還長期管理傳播種植大麻方法、販賣成品大麻的非法論壇,同時犯兩罪。

案例顯示,卞晨晨通過微信向他人販賣大麻,後經與卞士磊合謀,由卞晨晨聯繫販賣並收款,卞士磊將成熟的大麻風乾固化成大麻葉成品後通過快遞寄給買家。自2018年1月至10月,卞晨晨販賣大麻至少18次共計294克,獲利13530元,其中卞士磊參與販賣至少11次共計241克。案發後,公安人員在卞士磊處查獲大麻植株12株、大麻葉16根。人民法院依法對二被告人判處了相應刑罰。

毒品犯罪分子為逃避處罰,以高額回報為誘餌,通過網路招募無案底的年輕人從境外將毒品運回內地,此類案件近年來時有發生,已成為我國毒品犯罪的一個新動向。祝浩走私、運輸毒品案是一起典型的無案底年輕人通過手機網路接受他人雇用走私、運輸毒品的案例。

祝浩因欠外債使用手機上網求職,在搜索到“送貨”可以獲得高額報酬的資訊後,主動聯繫對方並同意“送貨”。後祝浩按照對方安排,從四川成都市來到雲南孟連傣族拉祜族佤族自治縣,乘坐充氣皮艇偷渡出境抵達緬甸。

2019年1月下旬,祝浩從對方處接取一個拉桿箱,在對方安排下回到國內,經多次換乘交通工具返回昆明市,並乘坐列車前往山東濟南市。同月27日18時許,公安人員在列車上抓獲祝浩,當場從其攜帶的拉桿箱底部夾層內查獲海洛因2包,凈重2063.99克。

法院認為,被告人祝浩將毒品從緬甸攜帶至我國境內並進行運輸,其行為已構成走私、運輸毒品罪。法院最終依法對被告人祝浩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産。

吸毒人員呈低齡化特點

毒品成癮,一旦沾染,極易造成身體和心理的雙重依賴。近年來,容留他人吸毒案件發案率較高,吸毒人員低齡化特點也較突出。

1999年出生的陳德勝是一名在校學生。2018年5月12日晚,陳德勝在湖北荊州市荊州區一音樂會所的房間內容留張某某、林某某及14名未成年人吸食氯胺酮,也就是俗稱“K粉”的毒品。

當日22時許,公安人員在該房間將陳德勝、黃某某及上述16名吸毒人員查獲。經尿檢,陳德勝及16名吸毒人員的檢測結果均為氯胺酮陽性。

法院認為,被告人陳德勝容留多名未成年人吸食毒品,其行為已構成容留他人吸毒罪,應從重處罰;陳德勝參加聚眾鬥毆,其行為又構成聚眾鬥毆罪。對其所犯數罪,應依法並罰。

據此,法院依法對被告人陳德勝以容留他人吸毒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並處罰金人民幣1萬元;以聚眾鬥毆罪判處有期徒刑3年,決定執行有期徒刑5年6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1萬元。

國家工作人員本應更加自覺抵制毒品,積極與毒品違法犯罪作鬥爭。但是,近年來出現了一些國家工作人員涉足毒品違法犯罪的情況,造成了不良社會影響。

劉彥鑠販賣毒品案中,劉彥鑠係江蘇灌雲縣林牧業執法大隊職工,具有國家工作人員身份。其先後在江蘇灌雲縣伊山鎮王圩村賣給王東明冰毒約0.5克,在該縣老供電公司門口賣給周雷甲基苯丙胺約0.3克。法院認定,明知是毒品而進行販賣,劉彥鑠的行為已構成販賣毒品罪。劉彥鑠身為國家工作人員販賣少量毒品,屬情節嚴重。最終,法院判處劉彥鑠有期徒刑3年,並處罰金人民幣1萬元。

最高法典型案例顯示,對於因吸毒導致精神障礙的,一般不作為從寬處罰的理由。張偉故意殺人案就是一起被告人長期吸食毒品致精神障礙,殺害無辜兒童的典型案例。被告人張偉明知吸毒後會出現幻覺等精神異常,且曾多次被戒毒、送醫,卻仍繼續長期吸毒。張偉誘騙獨行的7歲兒童,並持菜刀連續切割、砍擊,將其殺害,致其屍首分離,犯罪手段殘忍,情節特別惡劣,罪行極其嚴重。人民法院依法判處張偉死刑,體現了對吸毒誘發的嚴重暴力犯罪的嚴懲。

石經海表示,人民法院加大對製造毒品類源頭性犯罪、易制毒化學品犯罪、販賣新類型毒品,以及累犯、毒品再犯、國家工作人員犯罪、容留未成年人吸毒犯罪的懲處力度。同時,嚴厲打擊因吸毒誘發的故意殺人等嚴重次生犯罪,對因吸毒導致精神障礙者實施犯罪的一般不予從寬處罰。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