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焦點關注>創新資訊>

大蒜價格再遇“過山車” 任性的“蒜盤”咋穩住?

發佈時間:2020-06-23 10:16:13  |  來源:經濟參考報  |  作者:袁軍寶 陳國峰  |  責任編輯:周思楊

價格相比去年暴跌約70%,一些産區甚至出現“5斤9.9元包郵”,“蒜你賤”行情在今年再次上演。

大蒜價格暴漲暴跌,近年來還在持續。蒜價2018年跌到近幾年谷底後,2019年強勢增長,給種植戶帶來可觀效益。然而,盲目跟風擴種和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讓今年的蒜價再度大跳水。蒜價坐上過山車,讓老百姓直呼“太任性”,漲一年跌一年,去年賺今年賠,價格怪圈到底如何破?《經濟參考報》記者日前來到“大蒜之鄉”山東省金鄉縣進行了調查。

蒜農一年白忙活 部分蒜商本賠光

金鄉是全國主要的大蒜主産區之一,素有“世界大蒜看中國,中國大蒜看金鄉”之稱,是引領全國大蒜價格走勢的風向標。在金鄉,每個蒜農心裏都有一本成本賬。細細算來,今年的“蒜”盤挺難打,因為收購價太低了。

雞黍鎮杜河村村民武真種了六畝大蒜,5月大蒜收穫後,留了3000斤做蒜種,其餘約一萬斤全部賣掉了。

“今年畝産約2000斤,每斤收購價1.5元上下,每畝地收入約3000元。”武真接著又給記者算了算成本:一畝地需蒜種400多斤,按去年價格算得近2000元,再加上化肥600元,農藥、灌溉、地膜等300元,就奔3000元去了。

去年蒜價高,蒜種成本自然就比其他年份高出一大截。武真説,這還不算人工費,從種到收都是自己幹,要是雇人一畝地還得1000多元。

不少蒜農也發現,今年收蒜,雇不起人了。純從成本收益看,不算人工成本收支基本持平,“白忙活”一年。如果算上自己的勞動付出,還要“倒貼”幾千元。

“去年的收購價一斤4元多,刨除成本一畝地還有幾千元利潤。”在金鄉大蒜國際交易市場裏的一家商貿公司,馬廟鎮南陳樓村婦女劉雲一邊熟練地剪著蒜桿,一邊對記者嘆氣,“今年只賣到1.2元一斤,沒掙著錢不説還賠了不少,所以才到這裡打零工,找補一下。”

相比于蒜農,最先遭受蒜價下跌衝擊且損失更為慘重的是一部分大蒜儲存商,也就是常説的蒜商。金鄉縣大蒜産業資訊協會秘書長張宏波説,每年5月是新蒜上市的時間,老百姓到這個時候才知道是賺是賠,在此之前,從上一年9月一直到來年4月銷售的都是儲存商存在冷庫的蒜。

張宏波説,去年行情好,不少新手儲存商覺得有利可圖,沒有分析背後的市場供需關係而盲目入局,少則投上幾百萬元,多則幾千萬元,以一斤4元多的價格買進後儲存進冷庫。由於當時蒜價處於高位,所需資金量大,他們就借用了金融機構或冷庫方的配資。結果沒想到,價格一直回落,沒給他們盈利的機會,連本錢也賠掉了。

到了今年5月,新蒜集中上市,交易價格直線下滑。相關監測數據顯示,5月底最低曾跌至0.85元/斤,目前維持在1.3元/斤上下。“儲存商跟配資方按1:1齣資,蒜價跌破他們成本價的一半時,配資方也跟著賠錢,出現了穿倉現象。”張宏波説。

盲目擴種疊加疫情影響致蒜價大跌

記者採訪得知,蒜價由市場供求關係決定,今年價格便宜,主要原因是老百姓盲目擴種造成供需失衡。

張宏波説,種植面積增減情況直接影響蒜價走勢。“去年蒜價之所以高,是因為前年蒜價低導致蒜農棄種,種植面積大幅縮減。看到去年蒜價漲上來了,老百姓種植的積極性又高了,所以今年的種植面積又增長了不少。”

金鄉大蒜國際交易市場的數據印證了這一説法:2018年全國大蒜種植面積為829萬畝,2019年縮減至598.2萬畝,2020年又增至733.06萬畝。

“而且今年是個豐收年,種植戶普遍增産,總供應量上去了,但市場需求相對固定,價格必然下跌。”張宏波説,畢竟大蒜只是老百姓餐桌上的調味品,價格高了少買,價格低了也不會多買,受損失的還是種植戶。

此外,新冠肺炎疫情抑制了市場需求,對蒜價下跌起到推波助瀾的作用。金鄉縣商務局辦公室主任孫海瑞説,金鄉是國內大蒜的主要出口地,正常情況下,每個月出口大蒜10多萬噸,國內每個月的大蒜消耗量也在10萬噸左右,這意味著形勢嚴峻時每個月20多萬噸大蒜流通交易陷入停滯。

金鄉縣發展和改革局分析,疫情暴發的前期,近兩個月時間內大蒜國內運輸較為不暢,出口加工困難,市場需求大幅下滑,導致新蒜上市時大蒜整體庫存相對較大,供應過剩,價格走低。

部分蒜商的非理性投資也是短期影響蒜價的重要因素。常年在金鄉從事大蒜收儲生意的鄒惠明避開了今年的價格暴跌,他在分析市場基本面後發現價格下跌風險,抽身離場。“市場上不排除有短期投機行為,但還是以本分做生意的人為主。蒜價暴漲暴跌都不是好事,希望政府科學引導種植,同時規範大蒜交易市場秩序,營造健康的市場環境。”他説。

科學引導 穩住“蒜盤”

業內人士認為,從長遠看,要打破蒜價漲跌怪圈,應在更大範圍內進行科學規劃種植,防止盲目擴種或棄種。

經過40多年發展,金鄉大蒜常年穩定在60萬畝左右,不會隨著蒜價波動而明顯增減。當地幹部説,如果其他主産區也能穩住種植面積,引導農民合理種植,那麼整個大“蒜盤”穩住了,蒜價波動就難以“任性”。

據了解,金鄉大蒜的種植面積能夠保持穩定,既與當地農戶常年養成的種植習慣有關,大蒜價格保險也起到關鍵作用。自2015年起,金鄉推行大蒜目標價格保險,以每年種植大蒜的盈虧點為目標價格,今年定為1.73元/斤,保險公司對跌幅部分進行賠付,讓農戶保住本,吃下“定心丸”。

金鄉縣發展和改革局副局長宋祥磊説,2015年至2019年共賠付農戶4.48億元。今年保費126元/畝,政府補貼六成,蒜農一畝地僅需自付50.4元。今年全縣投保40多萬畝,佔比近七成。

“有大蒜價格保險兜底就不怕了,價格要是不夠本錢,人家賠給咱。”武真説,今年這行情賠付的概率比較大,2018年蒜價比今年還低,一畝地獲賠882.4元。

另外,金鄉農民雖然常年種植大蒜,但種蒜早已不是唯一的經濟來源,政府部門引導他們融入種植、收儲、加工、銷售等大蒜産業鏈各環節,催生亦農亦工亦商的“三棲”經營者。

金鄉蒜農不再有農閒之説,一年四季圍著大蒜轉,即使種蒜賠了錢,也有其他增收的門路。“我和媳婦到附近的大蒜加工廠或者冷庫打工,每人每天能掙200元左右。種蒜賠點、掙點總體影響不大。”武真説。

蒜價一頭連著供應端,一頭連著消費端。業內人士認為,平抑蒜價巨幅波動,不僅要穩定大蒜種植面積,還應下功夫拓展大蒜需求。

金鄉縣宏萬年食品有限公司專注于大蒜深加工,目前已形成四大類産品,其中主推的黑蒜具有較高的附加值,一頭黑蒜的售價超過一斤鮮蒜。公司總經理助理張本馳説,拉長大蒜産業鏈條,鼓勵發展大蒜深加工,既增加大蒜的消耗量,又提高大蒜的附加值,大蒜産品價格上去了,收購價自然水漲船高,種植戶利益也就得到了保障。(記者 袁軍寶 陳國峰)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