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食尚中國>美食地圖>

張超:做精準醫學和科技轉化的實踐者

發佈時間:2017-03-31 10:38:40  |  來源:科技日報   |  作者:  |  責任編輯:王建泉

每當有人問起張超教授“為什麼要選擇生命科學?”他總是毫不猶豫地回答:“follow my heart”,顯然興趣是他打開生命科學探索之門的鑰匙。對生命科學和自然的濃厚興趣一直伴隨著張超的成長道路,高中時期他便以全國生物奧林匹克競賽金獎的成績保送進入清華大學生命科學學院。

回憶起大學生活,張超使用頻率最高的口頭禪是:“佔座、自習、去哪吃。”由此可見,大學四年是他專注學習、埋頭苦讀的四年。也正是清華四年的紮實積累,為他以後的生命科學研究之路奠定堅實的基礎。

異國十年 嶄露頭角

本科畢業後,張超赴美國俄勒岡健康醫科大學vollum institute攻讀博士學位,師從美國科學院、醫學院雙院院士,世界著名生理學家roger cone。在那裏,他如饑似渴,為得到系統嚴謹的學術訓練,大量查閱文獻資料、泡實驗室、圖書館。博士期間,他在世界上首次發現黑色素皮質激素系統通過神經內分泌通路調節機體能量代謝穩態的分子機理。

2012年,張超進入美國范德堡大學醫學院工作,博士後研究期間又成功發現全新的肥胖基因mrap2並闡明瞭其調控g蛋白偶聯受體內源活性的分子機制,同時領導了禮來和葛蘭素史克等國際大型制藥公司的藥物研發工作。先後發表包括science、cell metabolism、pnas在內的多篇高水準論文。

因其出色的研究能力和研究成果,張超獲得了令許多人艷羨的哈佛大學的教職,但出乎所有人意料,他做出了一個大跌眼鏡的決定,放棄了哈佛大學的橄欖枝,義無反顧地選擇了回到祖國的懷抱。

他説:“在美國度過了將近十年的時光,十年時間,我收穫了很多。但是,我常常想,在自己的祖國生命醫學飛速發展的黃金時期,一名中國人,應當盡己所能,為國家的發展做一些事情。”

年輕學者 蓄勢待發

2014年,出色完成博士後研究工作的張超選擇回到祖國,成為同濟大學生命科學與技術學院最年輕的八零後教授、博士生導師。他主持國家科技部、基金委等科研項目10余項,先後入選上海市東方學者,青年科技啟明星和中組部“青年千人”等人才計劃,2016年被任命為同濟大學生命科學與技術學院副院長,成為生命醫學界有影響力的青年科學家之一。

張超回國後,還致力於學科前沿的幹細胞轉化醫學研究。他利用測序技術揭示出人體能量代謝調控相關基因的多態性特徵,在此基礎上進一步開發幹細胞治療的相關技術。

他認為:“在轉化醫學領域,中國有著其他西方國家不具備的優勢,其中最大的優勢是我們的患者多,為臨床研究提供了條件。希望在不久的將來能直接用於個體化的器官修復,為最終成功治愈糖尿病等重大疾病提供堅實的幹細胞技術基礎。”

“學生”亦是“朋友”

在學生的眼裏,張教授並不像是一個“教授”,更像是一個和藹可親的“兄長”“朋友”。

每當學生在學習實驗中遇到困難,張超總是第一時間和大家講解並一起解決問題,每當學生們出現好的數據和結果時,老師顯得比學生更高興。每每華燈初上,實驗室裏常常都會出現張超教授和學生們努力工作的場景。

“工作中我不是教會學生們應該怎麼做,我更願意是一個相互促進相互提高的過程。” 面對我們的採訪,張超這樣説:“人的一生要遇到很多難,很多事情往往都會事與願違,只有一顆強大的內心才能抵禦寒風,我希望我的學生都擁有一顆強大的心,這樣才能面對生活中的所有。”

他認為科研是一件至簡至真的事情,只要保持一顆對科研滿腔熱情的初心,就一定可以在這個領域裏做出好成績。他認為生命科學是非常有魅力的一個學科,“二十一世紀是生命科學的世紀”,他一直堅信這句話,併為之努力。

“同濟大學是一個科研氛圍很濃厚的地方,在這裡我們可以從老一輩的身上學習到很多,我非常的幸運,我們的學生也是幸運的。”張超説。

精準醫學 科技轉化

“精準醫學(precision medicine)”是一個醫學新觀點。這一觀點一經提出,就受到高度關注。

精準醫學是什麼?張超認為,精準醫學簡言之,就是指根據每個病人的個人特徵“量身定制”個性化治療方案。

“生命科學研究者的使命就是探索生命科學的規律,把研究成果應用於實踐中,提高生命的品質。“張超説。

針對某些癌症等重大疾病,張超和他的同事們潛心研究近十年,組建了擁有國家“千人計劃”專家、相應領域的知名學者、臨床醫生、人體健康大數據資訊挖掘等專家組成的“精準個體化治療和檢測”團隊。

“目前,國內針對白血病的治療只是通過儀器分析病人的血液,然後預測出幾種適合病人的藥並一一嘗試,無效藥物很容易讓患者錯過黃金治療期,而我們在這方面能做得更好。”張超説,其團隊研發出了基因檢測 動物試藥 終身跟蹤的綜合解決方案,這相對於目前的治療更精準、更快捷、更有效。

“通過體外同步試藥,有望讓病人節省70%—80%的無效用藥成本,我們的目標,就是要通過努力,快速推廣我國白血病的精準治療,大幅度提高患者的治愈率。”張超説。

對於未來,張超説:“在未來的幾年裏,隨著測序和分子檢測技術的革新以及新型動物模型的出現,中國的精準醫學將會進入一個嶄新的時代。我們將繼續在這個領域努力鑽研,不斷提升轉化醫學在健康産業中的重要性,從根本上使我國的精準醫學達到世界一流水準。”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