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食尚中國>美食地圖>

古玩行業的思考:你到底是買藏品還是買故事?

發佈時間:2017-02-24 09:47:33  |  來源:香港商報  |  作者:胡薇  |  責任編輯:王孟召

作者:香港商報記者 胡薇

近年來,“內行看門路,外行看熱鬧”的古玩行業在網際網路時代下不再像以前般神秘。 層出不窮的事件被挖掘曝光,各類型的藏館也紛紛被爆贗品如雲。而因為去年捐贈了被質疑贗品的6000件古陶瓷給北京師範大學而鬧得滿城風雨的邱季端,近日向台灣四所高校——台灣東華大學、高雄師範大學、高雄第一科技大學、淡江大學(校友總會)代表及台灣史記文化公司代表簽訂了向上述單位捐贈其個人收藏的古董藝術品的意向協議,稱旨在“促進兩岸文化交流,促進台灣高等學校師生對中華傳統文化的認知認同。”此次捐贈的藏品依然以瓷器為主,定名上從“漢代“以前的青瓷,一直到“清雍正”時期的琺瑯彩,各個朝代都有涉及。圖片流出後又引發了不少業內專家的專業質疑。

戰國時期 青銅鼎

隨著古玩界各類事件的不斷曝光,引發了大眾對古玩行業的廣泛關注。一系列收藏事件包括去年遭到行業內強烈質疑的上海世界非遺文化城的海外文物回歸博物館;一些逐漸浮出水面的“偽專家”;重回搜索熱點的“冀寶齋事件”等等。將早期被定義為對藝術、對歷史有一定的追求,有錢、又有閒的人士投身的古玩藏界,變成了現如今在高速發展的資訊時代,人人都能來敲門的“藝術品行業”。網路的發達使得不少吃瓜群眾紛至遝來,一探究竟。迷一樣的收藏界面紗正被一層層扒開,越發顯得透明且驚嘆。

而專家是否就一定具備鑒賞能力?到底孰是孰非?古玩鑒賞是推理還是講故事?為此,我深入採訪了包括知名收藏家包括邱季端本人、古董商、新生代玩家。看不同時代和不同層級的藏家,如何定義如今的古玩行業?

蔡銘超:古董行業不是水太深,而是腿不夠長。

初次與蔡銘超先生相識時,心裏會想這麼大的一個收藏家,應該是個不茍言笑的人。然而幾次接觸下來,記者發現蔡銘超先生與想像中的不太一樣,他是個風趣、敢言的收藏家。記者來到蔡銘超先生投資建設于廈門達2萬多平方米的心和美術園參觀其藏品的同時也聊了許多關於他收藏的所見所聞。蔡銘超先生説:“古玩值錢的地方在於藝術和工藝,時代的工藝和藝術達到了世界的頂峰,被世界認可。我們追求的是那個時代的工藝而不是那個時代的舊貨。就比如説贗品,它再怎麼造假也無法達到真品的工藝水準。為何很多人對古董的真假分不清?其實這是我們之前接觸的少,早幾年,中國政府對文物採取的是保護措施,大家根本沒法看見,現在呢!市場很多,資訊也很豐富,所以明白人越來越多。以前買到假貨很多原因是大家把古董神秘化了,偷偷摸摸好像哪墳墓挖來的一樣。”

藏家蔡銘超

確實如此,在資訊豐富的今天,越來越多的人想試水古玩行業,對此蔡銘超先生説:“師傅領進門,修行靠個人。如果抱著買彩票的心態想‘萬一是真的呢?'那你的主觀意識就錯了,本來就是假的,你太相信自己非要去證明是真的,太執著就容易犯錯。另一點要明白,‘並不是有錢有身份的人收的東西就是好東西',要知道賣假貨的人賣的當然是有錢的人。很多人相信專家,然而很多專家只是在理論和學術上有一定的見解,未必有實踐經驗。要知道以前那個時代接觸實物非常少,以當時的體系來説必須經過層層審批才能拿到實物,所以拿到實物上手基本很困難。”

他繼續説“古董行業容易買到假貨的誤區第一是我們總覺得別人傻,其實自己才是傻。因為我們先入為主的概念:好比一個打扮像農村來的人,天天拿東西賣給我們,説剛挖出來的東西你要不要看一下?你就覺得他們很傻不知道東西的價值,然而你好好想想你覺得他們會傻嗎?想像一下,挖一個墓下去把東西拿上來工錢都不夠,還要大老遠跑來賣給你幾千塊幾萬塊,這可能嗎?第二,愛聽故事,譬如説台灣的圈子,人家告訴你當時國民黨帶出去很多啊!當時他是國民黨裏面的軍官的後代啊!等等……你聽信了故事,買到假貨也是自然。”説罷他帶我們參觀了他的藏品,一邊展示一邊講述了他曾經做過的一次試驗“一件古玩它的藝術價值和它的工藝是對等的,所以才會有人追捧,然而卻很多人不明白這點。有一次,我擺了幾事件東西,有新的、好的、老的、壞的。朋友進來我就問他們覺得哪個漂亮,50個人中有49個人把那個真的挑出來説漂亮。但反過來我問你們覺得哪個是真的,就犯嘀咕了,他們會自我發揮想像覺得古董一定是稀奇古怪的,導致評判錯誤。古董行業不是水太深,而是腿不夠長。”

談起捐贈一事, 蔡銘超先生認為“會捐贈的藏家都是智者,因為藏品太多有時會成為一種負擔。然而相比國內,國外的捐贈制度會嚴格很多,從管理到日常的養護需要投身大量的公共資源去維護,捐贈反而是在浪費社會資源。”

多年古玩市場經驗:寧可貴買真,不可賤買假。

在古玩圈歷來有個約定俗成的規則——古玩不打假,在買賣過程中,物品都會呈交給買家上手鑒別,買家自認為看準後才交易。老行當裏的人要臉面,即使看走眼,事後也認栽。只會認為自己學藝不精,商家並沒有強買強賣。而如今,經濟形勢大環境下,越發透明的古玩行業以及頻頻被爆的質疑事件,對於開門做生意的古董商而言有何影響?

一位不願意提及姓名的資深古董商坦言,“現在的古玩行業太浮誇,從歷史的角度來看古玩是小眾的,在90年代喜歡古玩的人大多數是鍾情于中國傳統文化的一類人。而現如今,層出不窮的藏家更多是為了古玩所帶來經濟效益,將古董當成股票來炒。做古玩必須是真心實意喜歡行當,肯下本錢、投注精力,而不是抱著發橫財的心。目前的經濟形勢大家都不好做,古玩行業正處於調整期,但這對我們古董商而言反而是好事情,行業的重新洗牌、重新調整,假貨商戶逐漸浮出水面,更容易讓有真實力的商戶得到認可,行業也會更加的規範化。”

唐代海棠口白玉杯

俗話説得好“是騾子是馬,拉出來溜溜。”古玩行業同樣如此,判斷東西好壞拿到市場上,市場自會幫你鑒定。長期在市場上摸爬滾打的古董商對古玩的鑒定標準是什麼呢?這位古董商表示,“寧可貴買真,不可賤買假。”

80後新生代玩家看如今的古玩市場

現如今,越發市場化的古玩行業,逐漸被眾人熟識。古玩已經不再只是老一輩玩家關起門來分享的行當,市場化催生出了不少新生代玩家。他們對於古玩的熱衷更多的是在於其文化價值而不僅是經濟效益,這對被逐漸“經濟化”的古玩行業可謂是如沐春風,等待其深遠的文化價值被再次喚醒。

80後古玩玩家張先生由於父親在古玩圈,他跟著父親接觸各類古玩、玉器,耳濡目染。作為新生代古玩玩家,對古玩的理解和看待有自己的一套。與大多數80後不同的是,他每天出門身上都會配備好幾塊玉,閒暇時、喝茶間即會拿出來把玩,儼然成為朋友圈中比較個性的“另類80後。”對於古玩他認為“我們並不是擁有者,而是它們的守護者。我們的生命有限,古玩卻能流傳千古。”

而作為80後玩家他是怎麼看待現如今的古玩市場呢?他表示,“有時候玩的就是一個心態。但遺憾的是現在很多人把收藏當成買彩票,不去了解藏品的相關背景知識和專業辨別方式,一心想著淘寶撿漏,一味的追求古玩的經濟價值,同時又缺乏系統化的專業學習和研究,一知半解,容易導致上當受騙。古人説:兼聽則明,‘只買不賣'的方式缺乏與行業的溝通與交流,養在深閨無人知,難免閉門造車,真偽就無從談起。許多藏家需要依靠專業人士為藏品掌眼(鑒定),而所謂專業人士若不具備真實的專業素養,難免會給藏家錯誤的引導,付出高昂的代價。”

清代哥窯 太白尊

台灣80後舊物玩家看古玩市場台灣80後舊物玩家Peter是位在廈門的創業青年,對於古玩有著濃厚的興趣,並自己創辦了以呈現古玩文化和藝術價值的品牌“藝術鳥”。在他看來整個古玩行業隨著目前電商、微商的興起也慢慢帶動了其先進的一面,他經常邊旅遊邊買貨,買完繼續旅遊,快遞會送到家。作為新晉玩家,他也表現出了一些擔憂“古玩行業真正存在一些問題的是在資訊和市場上,訊息不平等導致了假貨叢生,對於做真貨的老闆來説是不公平的。包括目前古玩行業消費觀很糟糕,年輕人可能好一些,但是年紀稍微大一點的都想要撿漏,越外行越撿漏。而且古玩市場男性比例高,這其實是個嚴重的問題。”

邱季端:捐贈路漫長,但不會停止捐贈

北師大捐贈一事,一夜之間在收藏圈傳得沸沸颺颺。如今捐贈台灣高校又將其推上了藏界新聞中的熱門。“捐贈圖”、“假貨”等等字眼屢屢霸屏。而作為當事人,邱季端是否真的像傳聞中的那樣爭議?就此,本報記者專訪了邱季端先生。

與邱季端先生約在廈門的一家咖啡廳,邱季端先生很守時,提前到達了約定地點,從他的精神、面貌看得出來比上一次見到他時來得消瘦了不少,可見這次事件對他本人帶來的影響和壓力。

與其説他是收藏家不如説是慈善家,邱季端是福建石獅人,1967年畢業于北京師範大學中文系。原福建省政協常委、原福建省僑聯副主席。現為北師大校友總會副會長、香港福建社團聯合永遠名譽主席、上市公司喜夢寶的董事長,這幾年他捐建了7所希望小學、1992年開始贊助福建女排,培養出了10個中國女排的國手,去年3月份郎平帶著中國女排到漳州集訓,邱季端先生承諾女排若拿奧運冠軍就給500萬獎金,並於去年9月份兌現了承諾。做了不少公益慈善的他,卻因為“捐贈”這個事兒使其成為藏屆“網紅”甚至還背負了不少罵名。

邱季端先生聊起“這些年我共收了30萬件左右的藏品,這其中不乏會買一些高倣來做比較和研究。這些都在我的庫房,早期我有開放庫房供人參觀,並且沒有拍照限制,不少照片被流傳出來,並非官方流出,更不是這次要捐贈的藏品。光從圖片上判斷真偽還硬説是捐贈圖錄,實在太冤了!”

藏家邱季端

據了解,所謂不少的名號大的專家,卻不一定具備專業水準。近日關於“偽專家”的事件也被頻頻爆出,不少皆是藏界的知名專家。據業內人士透露,老一輩的專家中,有不少是早期因為退休津貼的原因通過關係拿到“鑒定師”職稱,他們確實在文物行業工作過,但並非是接觸到古玩的真正意義上的鑒定師。對此,邱先生在捐贈藏品時是如何篩選鑒定師的?邱季端先生坦言:“目前沒有真正的100%公正度的陶瓷專家,篩選時,第一看會看其著作,再看研究成果,當然我自己也有個團隊在幫忙鑒定,平時我也會到各地的古玩城進去買來研究,這次捐贈,會挑一些沒有爭議的藏品進行捐贈。”

邱季端先生告訴記者:“我在漳州建了4萬多平的博物館,配有管理團隊,並撥出一筆資金用於博物館未來幾十年的運作經費。我的藏品有字畫、玉器、青銅、陶瓷等總共30萬件左右。真、新、精。老、破、殘。的古陶瓷,有機緣碰到都會收,才會對古陶瓷的歷史有全方位的研究。我也買一些贗品,各個朝代有代表性的。北師大的捐贈是開始的第一步,我會把大部分捐贈出去,留一部分留給兒子。中國民間存在大量祖先存在的文物,要好好保護起來就不會流出國外,哪怕是有爭議的也先保護起來,慢慢研究。”

他嘆了一口氣説:“這十幾年來凡是有人捐贈古代文物的,基本上沒有一個捐贈成功,全被打下去。一個年紀跟我相倣的澳洲老華僑,20幾年前他就把祖宗留下的一對元青花想捐給我們國家博物館,8個大專家集體簽名認定,但博物館卻不收。這是一個很奇怪的現象,每年動用那麼多錢到國外拍賣行拍下東西,民間捐贈的東西,由國內知名的大專家共同來鑒定你卻不收,而且在我捐贈北師大以前沒有一件捐贈成功。一連串的新聞對我本人生活也造成了影響,整天看到這些評論確實會煩惱,煩惱我本來用心良苦,一片好心受到了不公道的攻擊。但另一方面也給了我更大的信心,幾百萬的民藏呼聲出來了,毫不保留的站在我這邊,吾道不孤。”

愛好是感性的,收藏是理性的。

戰國蒲紋玉環

在這個愈發顯得群眾容易觸及的古玩行業中,不少玩家容易被其包裝出來的故事感動,通過故事來判定真偽,顯然這是不可取的。收藏,看的是藏品,買的也是藏品,而不是買經過包裝的故事。古玩行裏説東西往往“大開門”,那是藏品自己會説話,如果沒有專業的判別知識,就容易被對方的故事打動。這個時候你買的就是故事不是藏品。通過這幾年古玩行業發展,反應出了專家不要看頭銜看專業。以客觀事實為基準,理性的專業辨別,要知道我們愛好古玩是感性的,但要收藏就必須是理性的。如果對藏品沒有精準判斷和理解範疇,感性的把錢去揮霍在古玩市場,不如依舊默默的當個吃瓜群眾圍觀。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