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食尚中國>美食地圖>

媒體人焦中理新書《剛剛好》將版 捐贈部分為公益

發佈時間:2016-09-27 09:53:26  |  來源:中國網  |  作者:  |  責任編輯:楊波

    

    近日,媒體人、知名青年詩人焦中理新書《剛剛好》將版。據了解,他的新書將捐出一部分用於公益捐贈。而他的新書自序《一切都是剛剛好》則引發了網友們對於生命意義的思考。

一切都是剛剛好 

                                                            焦中理                                                   

  (一)

  我們生活在一個什麼樣的時代?

  這是一個很難以回答的問題,會涉及龐雜的學科和專業的解讀,當然也可以乾脆概括為“變革”,任何荒誕不經的故事都在披上“深刻”和“潮流”的外衣。時代在變,世界在變,你周圍的人也在變,你呢?

  我希望看到你一天天在成長,在壯大,可以有足夠的能力去愛,而初心未泯。

  那麼問題來了,你用什麼去守護你的初心?

  它像一盞燈。

  (二)

  人為什麼活著?你可以大開腦洞去想像——我聽過最精彩的回答是:人為高興活著。

  如果四季風景對你來説毫無感應,如果你不開心,如果你看不到希望沒有期待,那你活著的理由是什麼呢?

  思考一分鐘,告訴我。

  佛家講:苦集滅道。這應是可以抵禦人生所有饑寒的真諦,可知之者眾,悟之者寡。

  人生不過緣起緣滅,高興是一種心情,也是一種態度,高興時哼一段小曲喝兩杯小酒,人生的味道就有了,你會覺得這才像人的活法。

  (三)

  爾曹身與名俱滅,不廢江河萬古流——你我終是這個世界的過客,沒有什麼是永恒,你年輕時的容顏,你的豪情萬丈,都會很快遠去。

  那,人又該怎樣活著呢?

  窮盡一生換取一世榮華富貴,用大愛之心去滋潤天下蒼生還是獨善其身?

  一將功成萬骨枯,有成功就有代價,有失落也會有所得,在這樣的時代,你給了自己什麼樣的定位呢?

  這涉及到人的姿態問題,如果你細心去觀察身邊的人,他們所有的姿態向你坦白了一切:諂媚的人低頭哈腰,猥瑣的人獐頭鼠腦,説謊的人眼神閃爍,善良的人面如佛佗,自信的人挺胸抬頭,聰明的人眼神有光,大智若愚,大象無聲。

  我們不禁去問,這是生活改變了我們,還是我們正在改變生活;我們是在變得不幸,還是更加幸運?

  (四)

  這些問號,就挂在我二十五歲的年輪上,需要我用時光去譜寫。

  可恨的時光,它終將還將讓我變成一個小老頭,但我希望是有趣的、可愛的、可敬的,會在一場紛飛的大雪中為你備好綠蟻美酒,也會在人潮人海中彈奏幾曲老調。

  我永遠相信:也許,我們每個人都無法變得更好,但永遠都是與這個世界相處得更加融洽並且遵守契約,變得更加主動——我們善惡分明,痛恨戰爭、欺騙和偽善,我們歌頌真實、自由和夢想,這大概就是活著的一種意義。

  回到最開始,你靠什麼來守護你的初心?

  它像一盞燈。

  寫在八月之末,寫在九月之初。寫給我,也寫給和我共同成長的朋友。書名《剛剛好》,我解釋為:什麼都是剛剛好,無需強求無需煩躁。愛的剛剛好,恨的剛剛好,做人剛剛好,姿態剛剛好,朋友來的剛剛好,醉的也剛剛好,一切有上天的安排,也有我們不屈不撓的改變。不用諂媚誰取悅誰,保持好自己的節奏,就會剛剛好——因為無數個剛剛好,才給了我們別樣的精彩。

  這是我的第一本詩集,詩歌很青澀但很令人懷念,裏面紀念了我的初心,有我二十五年來特別是二十幾歲的點滴,謹以收藏。

  詩歌篇選摘

  1

  《沙沙如葉》

  想念一陣風

  文藝和源自遙遠的音符

  我奢望還可以和它們握手 互道相安

  如果可以 我要把心留一半給過去

  留給白鴿,沙灘,藍天

  和那個讓我怦然心動的三月。 那些美好的

  值得用熱淚來哺育

  還有許多沙沙如葉的往事

  化為你杯中的酒

  它們和明月一起靜靜躺在這歲月的長河

  偶爾生起的漣漪 也是動聽的述説

  於是,你醉了

  它們入你的夢來 撕咬你的耳朵

  溫熱的氣息流轉

  你的詩行竟也如我般哀傷

  唱啊,也跳吧,這生命的旋律

  我終究要融化在你的掌心啊

  那清風、朗月、白雲、纖塵不染的雪

  那都是你的呢

  為何還要別人施捨快樂、激情和心安

  煙消了,茶淡了,風把姑娘的相思銜向溫暖的南國

  一個季節也在漸行漸遠

  還有很多約定沒有如期而至

  於是,我們在這個世上守望

  2

  《很久以前》

  很久以前,那棵菩提樹還沒有開花

  艾草唱著粗獷的歌,酣暢淋漓

  生硬的黃土目送著時光從葉子的脊背

  悄悄溜走

  歲月無聲,愛情還不會哭

  很久以前,那片陽光還不懂得文字

  卻滿懷希冀,用垂涎的乳汁

  哺育著這裡的糧食,整日整夜

  將日子串成珠子,挂在情人的白頸上

  像依戀著月亮的詩人在深夜打了長長的瞌睡

  像失落的帝王,面朝大海,將風華輕輕揉碎

  後來我們都老得不敢再與這個世界相認,蕭索在秋風裏

  卻還會記得,很久以前,這裡流傳過很美的故事

  當高貴的腳步落下,大地從此甦醒,麥子熟了,很香

  3

  《我永遠是隨遇而安》

  我們似乎在等一輛永遠不會到來的末班車

  時令深了,葉子也老了

  鐘聲在午夜十二點的衣襟裏打起瞌睡

  風聲來過

  抒情,永遠如此率真和傷感

  在霓虹漸漸黯淡了的歲月裏

  我赤裸的姿態開始尷尬

  轉眼,已是一世春秋

  宋朝的雪把我喚醒

  我向著四季的各個方向

  一一叩拜,雙手合十

  抑或,托起前生的缽

  點化來世與你的某次邂逅

  在奈何橋,在普照寺的鐘聲裏

  在一條你孤獨走過的小徑上

  和一個有琴聲交錯的小巷中

  我揀拾起你的腳印,妥為收藏

  枕風而眠

  有一種歸宿在夢裏也已泛黃

  在一個人的國度

  和時光的洪濤中

  我永遠是一個人

  隨遇而安

  作者簡介:

  焦中理,筆名江河,生於山東,媒體人,青年詩人,作協會員,初心文學社社長,泰山學院本科畢業,中國傳媒大學在職研究生。

  工作期間曾採訪敬一丹、白岩松、成龍、劉芳菲、濮存昕、邱啟明、姜昆、金波、馬德華、張朝陽、馮侖等百餘位社會各界精英。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