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健康中國> >

46個重點城市生活垃圾分類系統基本建成 改變國人生活

發佈時間: 2022-01-24 10:42:59   |  來源: 中國網   |  責任編輯: 張豐

 

46個重點城市生活垃圾分類系統基本建成,居民小區覆蓋率達86.6%

垃圾分類,在參與中更有獲得感

每天晚上19時,上海市靜安區寶山路街道會文大樓居民張弘會提著分好類的垃圾出現在小區垃圾房門口;在北京市朝陽區匯星苑小區,居民王女士在扔垃圾時被女兒攔下,“玉米核不是廚余垃圾,是其他垃圾”;在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區匯澤社區,72歲的居民張艷每天定時到小區垃圾桶前值守,這個習慣已經保持了3年多……如今,垃圾分類正在一點點改變著中國人的生活。

實行垃圾分類,關係廣大人民群眾生活環境,關係節約使用資源,也是社會文明水準的一個重要體現。2019年,住建部、國家發改委等9部門發佈《關於在全國地級及以上城市全面開展生活垃圾分類工作的通知》。隨著生活垃圾分類在全國地級及以上城市啟動實施,居民垃圾分類習慣加快養成。

如何把垃圾分類這件“關鍵小事”推向深入?專家表示,應進一步提升城鄉生活垃圾分類和處理能力,推動更多城市基本建成生活垃圾分類處理系統,並持續增加居民的參與度和獲得感。

“垃圾分類雖然事情很小,但要長期堅持才能做好”

家住北京市朝陽區匯星苑的王女士這些年生活習慣正在發生變化:每天早上8時,她拉著買菜用的帆布車出門,裏面裝著幾個布袋,手裏則提著已經分好類的廚余垃圾、其他垃圾。

從2020年5月1日北京實施垃圾分類新規以來,很多變化出現在人們身邊。王女士居住的小區樓下有一組垃圾桶站,上面清楚地標明瞭垃圾分類收運公司名稱、聯繫人、監督電話等,一拉桶蓋上方吊繩,就能把垃圾投到對應的桶裏。在菜市場,商戶也不再免費提供一次性塑膠袋。“垃圾分類雖然事情很小,但要長期堅持才能做好,現在真做起來也沒有很重的負擔。居住環境變好了,我覺得值。”王女士説。

隨著垃圾分類在全國深入開展,首批先行先試的46個重點城市生活垃圾分類小區覆蓋率已達86.6%。在上海、北京、廣州、深圳等城市,居民對垃圾分類的知曉率、參與率都達到九成以上。

成績背後是居民的主動投入。早上7時,四川省成都市匯澤社區72歲的居民張艷和其他志願者準時出現在小區垃圾桶站旁。她們胳膊上套著紅袖標,看到有人提著垃圾袋走來,就上前瞧瞧,並和沒有正確分類的居民委婉地“嘮叨”幾句,然後動手幫忙分好類。

這個常住人口達2.3萬餘人的社區,是一個新合併小區,垃圾管理曾是一大問題。2019年,退休多年的張艷和幾名街坊在社區支援下成立起一支環保志願隊。剛開始桶前值守時,她們也曾遇到刁難。“有的居民罵我們又臟又臭,大家就相互鼓勵,‘我們是手臭心不臭’。慢慢地,居民不再諷刺嘲笑,自覺分類的也多了。”張艷説。

到府宣傳垃圾分類知識、開展桶前值守、每月組織“社區清潔日”……志願者不拿工資、不計報酬,在張艷的帶動下,活動卻越搞越多,人數也增加到50余名。

由於居民參與程度不同,各地垃圾分類形成了很多模式。有的地方實行“三定一督”模式,通過定時定點定人,督導員及志願者指導居民分類投放垃圾,如北京、廣州等;有的實行“撤桶並點+定時定點+智慧”模式,通過撤銷垃圾桶,居民定時定點投放垃圾,並利用智慧分類箱、電子秤、積分兌換一體機、分類巡查小程式等軟硬體了解分類情況,如上海、廈門等;有的地方根據各個區域的不同特點應用多種分類模式,如蘇州……

“近年來,我國加速推行垃圾分類制度,初步形成了以法治為基礎、政府推動、全民參與、城鄉統籌、因地制宜的垃圾分類制度體系。”中國城市建設研究院有限公司總工程師徐海雲説。

“讓居民實時看見垃圾分類成效”

垃圾分類是一項系統工程,涉及投放、收集、運處、處置等環節。當前端自覺分類後,如何確保後端也分類收運與處置?

上海日旭環境保潔服務有限公司徐家匯作業隊承擔著徐家匯地區的垃圾分類收運任務。“不分類、不收運”是該隊工作人員收運垃圾的準則。在徐家匯作業隊隊長助理何俊的手機上,一個名叫“上海分類品質線上”的APP能看到所有點位的數據。他介紹説,在收運垃圾時,一旦發現垃圾品質不合格,收運人員會拍照取證並上報平臺。APP與街道、物業、城管、綠化市容等多個部門聯動並推送不合格報告,小區連續7次、單位連續3次不合格,環衛就會開具拒絕清運告知書,並對其停運。作業隊的垃圾清運車上還安裝了車載計量系統,車輛收運的垃圾重量能同步反饋到小區垃圾廂房的智慧顯示屏上。“這樣做是為了讓居民實時看見垃圾分類成效。”何俊説。

垃圾類別不同,收運和處理方式也不同。在上海,幹垃圾採取直運、壓縮車收集後轉運、小壓站收集後轉運;濕垃圾採用以桶換桶、壓縮車收集直運或轉運;可回收物通過服務點進行回收;有害垃圾則先統一放至暫存場,隨後統一運送到分揀中心處理。深圳等地按照“大分流、細分類”策略,對産生量大且相對集中的餐廚垃圾、果蔬垃圾、綠化垃圾實行大分流;對居民産生的家庭廚余垃圾、廢舊傢具、廢舊織物和有害垃圾進行細分類,並實行專車專運、分別處理。

當垃圾分類各環節被順暢地串聯起來,成效初步顯現。統計顯示,目前全國生活垃圾分類收運能力約50萬噸/日,46個重點城市生活垃圾平均回收利用率達30.4%。

不過,在垃圾分類推進過程中,一些問題仍然存在。比如垃圾分類如何因地制宜、如何避免急於求成、如何解決成本費用問題等還需要不斷探索。徐海雲認為,先行先試的46個重點城市雖然僅佔全國城市數量的7%左右,但其帶動作用和示範意義很強。

“從目前各地垃圾分類實踐看,重點是完善可回收物收集利用,難點是完善廚余垃圾收集處理和利用,堵點是完善有害垃圾收集和處理。可回收物分類與再生資源回收銜接,要充分考慮費用與成本;餐廚垃圾分類收集與生物質資源化利用銜接,要考慮市場需求;有害垃圾分類收集與危險廢物處理銜接要精準高效。”徐海雲説。

有業內人士認為,目前農村地區垃圾分類有待深化,部分城市在垃圾分類各環節的監管力度有待加強。

“在共商共建共用的社區治理中實現自我管理”

“有60度啊,菌寶寶的家可真暖和!”1月15日,山東省青島市城陽區實驗二小的百餘名學生來到位於順德居小區的社區廚余堆肥培訓推廣中心參觀,看見堆肥箱裏測溫計讀數時,熱烈地討論起來。

社區廚余堆肥中心主任徐進講解到:“廚余垃圾加上破碎的綠化垃圾堆肥,是在模倣大自然綠色迴圈的過程,通過神奇的微生物分解廚余垃圾的有機質,變成肥土回歸土壤。”活動中,孩子們獲得了海創智邦公司製作的垃圾分類投放卡片,在接下來的兩個月時間裏,他們需要記錄家庭垃圾分類行為,以換取海爾家電優惠清洗服務。

推動社區堆肥並不容易。據城陽區垃圾分類辦公室仇寧德科長介紹,區裏邀請環保堆肥專家和青島你我社工組織指導,制定了科學的原料配比方案,在物業公司推動下最終成功。“堆肥使廚余垃圾變成了可利用的資源,社區花園美了,居民還領到堆肥土育出的花苗,廚余分出率和參與垃圾分類的積極性大幅提升。”仇寧德説。

根據相關規劃,到2025年,建成生活垃圾分類處理系統的範圍要從目前的46個重點城市擴展到全國地級及以上城市,生活垃圾分類收運能力要從現在的約50萬噸/日提高到約70萬噸/日。對生活垃圾分類和處理提出的更高目標,要求各方開展更多的創新實踐。

社會組織在動員公眾參與垃圾分類方面有獨特作用。北京師範大學社會發展與公共政策學院教授陶傳進表示,社區可通過支援社會組織開展社區堆肥、打造陽臺花園、組建志願隊等活動,讓居民看到垃圾分類行動的價值,還能推動物業公司等社會力量加入,完成市場化運作。“當各方找到利益平衡點時,就能在共商共建共用的社區治理中實現自我管理。”

一些熱心垃圾減量的人士倡導更加健康環保的生活方式。每到週末,位於北京市三元橋的有機農夫市集便熱鬧起來。在這裡,消費者可購買到幾十家農戶不打農藥、不施化肥的蔬菜、水果等農産品,提供的醬油、醪糟、豆漿、麵包等需要顧客自帶容器或布袋“散裝”,市集還開展閒置物品交換、可回收物回收、“舊物新生”、蔬菜種植線上培訓等活動。

“我們希望倡導一種對環境更友善的生活方式,這需要更多人參與、改變和行動。”北京有機農夫市集工作人員塔拉説。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