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健康中國> >

體育法修訂草案都有哪些亮點?

發佈時間: 2021-10-20 10:21:40   |  來源: 中國網   |  責任編輯: 張豐

 

中國健兒在國際大賽上的發揮越來越好;各地馬拉松、戶外遊越來越受到人們追捧;城市街頭健身房、游泳館日漸增多,線上線下體育用品店越來越火爆……近年來,體育運動成為人們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而全民健身、學校體育、競技體育發展不協調,全民健身公共服務體系不健全,體育産業發展不平衡,體育糾紛解決機制特別是體育仲裁缺失等問題也日益突出。

10月19日,體育法修訂草案提交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1995年頒布實施的體育法迎來第三次修改。除了群眾熱議的“每年8月8日為國家體育節”規定,各類體育主體的權利義務關係如何通過法律進一步明確?應對青少年體質下降,法律如何保障體教融合?大量涌現的群眾性商業賽事活動,法律監管如何作出回應?對於這些問題,體育法修訂草案一一作出了解答。

依法保障運動員權利,堅決反對興奮劑

9秒83!今年8月,蘇炳添在東京奧運會男子百米飛人大戰中一鳴驚人。中國奧運健兒們帶著一波波正能量,頻頻登上熱搜,成為我國競技體育發展進步的一個縮影。

競技體育的可持續發展是體育的核心內容之一。為進一步促進競技體育發展,草案新增規定:國家規範職業體育發展,促進職業體育競技水準提高。國家依法保障運動員接受文化教育、選擇註冊與交流等權利。

針對現實生活中一些侵權行為,草案規定未經體育賽事活動組織者等相關權利人許可,不得以營利為目的採集或者傳播體育賽事活動現場圖片、音視頻等資訊。

與此同時,草案新設反興奮劑一章,明確規定禁止在體育運動中使用興奮劑。任何組織和個人不得向體育運動參加者提供或者變相提供興奮劑。國家建立健全反興奮劑制度和管理機制。國務院體育行政部門負責制定反興奮劑規範。國家根據有關國際公約,開展反興奮劑國際合作,履行反興奮劑國際義務。

國家立法保證體育課時不被佔用

一段時間裏,在不少學校,體育老師成了教師隊伍裏的“弱勢群體”,體育課課時經常被語文課、數學課、英語課等佔用。在不少影視作品中,體育老師也經常被塑造成發出“這節課到底是不是體育課”疑問的“卑微”形象。與此同時,青少年眼鏡越來越厚,體質越來越弱。

這種情況在改變。今年9月,新學期一開學,北京、上海等多地學生發現,課表裏的體育課又增加了。在教育部力推“雙減”工作的同時,“每天都有體育課”正成為越來越多地方課程的標配。

“學校必須開設體育課,保證體育課時不被佔用。”“學校應當將在校內開展的學生課外體育活動納入教學計劃,與體育課教學內容相銜接,保障學生在校期間每天參加不少於一小時體育鍛鍊。”“學校應當按照國家有關規定,配備合格的體育教師,保障體育教師享受與其他學科教師同等待遇。”“學校體育場地必須保障體育活動需要,不得隨意佔用或者挪作他用。”……在落實體教融合新要求方面,草案對現行體育法進行了諸多修改。全國人大社會建設委員會主任委員何毅亭在作草案説明時表示,學校是傳授體育知識,培養學生體育習慣的重要陣地。針對青少年體質下降問題,樹立健康第一的教育理念,在學校體育中明確教育部門、體育部門、學校等各自的職責,推動學生文化學習和體育鍛鍊協調發展。

鼓勵和支援公民參加健身運動

中國體育用品業聯合會發佈的《2021年大眾健身行為和消費研究報告》顯示,大眾對健身的認知正逐步深入,87%的大眾健身人群每次鍛鍊花費0.5~2小時。

體育強國的基礎在於群眾體育。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底,全國體育場地共有371.34萬個,體育場地面積30.99億平方米,每人平均體育場地面積2.20平方米……隨著全民健身國家戰略的深入實施,人民群眾通過健身促進健康的熱情日益高漲。

何毅亭表示,全民健身作為國家戰略,對提升國民素質,促進全民健康戰略實現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為突出全民健身的重要基礎性保障作用,“社會體育”一章的章名修改為“全民健身”,並增加“全民健身國家戰略”條款,規定國家實施全民健身戰略,構建全民健身公共服務體系,鼓勵和支援公民參加健身活動,促進全民健身與全民健康深度融合。

此外,草案規定居民委員會、村民委員會以及其他社區組織應當結合實際組織開展全民健身活動。

延伸閱讀